《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361章 金鑰匙

  “我們進去吧。雜誌蟲”最後李七夜淡淡地說道,登上了台階。
  淩夕墨回過神來,她急忙跟在了李七夜的身後。對於迷仙殿,她就不敢多想了,先不說她有沒有那個本事、有沒有那個運氣,單是迷仙殿所需要的真幣就是她所承受不起的。
  登上了台階,進入了第一座迷仙殿,一進去之後,一股古樸大方的氣息撲麵而來,宛如是進入了充滿了無數蒼桑歲月的古殿一樣。
  事實上,迷仙殿也是不知道經曆了多少的蒼桑歲月,在有記載起,落地金錢就已經存在了,而落地金錢的存在,迷仙殿也一直同在。
  迷仙殿很大,能融入幾千人,在整個迷仙殿中沒有多餘的的裝飾之物,除了一根根石柱之外,還立有一些不知名的雕像,在四麵的殿牆之上也雕畫有不少的古老畫像,這些畫像形形色色,有飛禽走獸,也有古老人像,更是有日月星河……
  當進入了迷仙殿之後,你會發現自己不是進入一個什麼寶殿,更像是進入了一個藝術殿堂一樣,在這的雕像、壁畫都是充滿了藝術的氣息,似乎是很多大師留下了自己的作品,讓人看得心神搖拽。
  事實上,就算有一些人不來撞運氣,也忍不住來迷仙殿看一看,至少說明自己也曾經來過,同時也是想欣賞一下迷仙殿中的雕像、壁畫。
  李七夜進來之後,也並不著急去撞大運,也是仔仔細細地瀏覽著這麵的一尊尊雕像,一幅幅壁畫。
  李七夜是看得津津有味,而跟隨在李七夜身後的淩夕墨也跟著李七夜看這些雕像、壁畫,但她看不出什麼東西來,最多也就是很奇特而已,在壁畫上很多飛禽走獸她從來沒有見過,也叫不出名字來,甚至她懷疑這些壁畫是不是憑空想象畫上去的。
  相比起淩夕墨看不懂來,李七夜就看得津津有味了,有些壁畫或雕像甚至讓李七夜駐足久久觀看。
  事實上,這麵的壁畫和雕像都記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曆史,這些東西都是極為古老極為古老,古老到讓人無法想象,也正是因為如此,萬世以來那些來迷仙殿的人真正能看懂這些雕像、壁畫的那是寥寥無幾。
  李七夜卻是萬古以來真正知道那些不為人知曆史的人,也正是因為如此,這才讓李七夜看得津津有味。
  事實上,迷仙殿它並非是撞大運的仙殿那麼簡單,也不是大家所想象的它就是一個賭場那麼簡單,它在很久很久以前,迷仙殿的作用並非是用來撞大運的。
  很多修士強者跟淩夕墨一樣,根本就看不懂這些壁畫、雕像,很多的人也隻是獵奇而已,多多少少去看幾眼,偶爾隻有一些老祖級別的存在才會用心去揣摩這些雕像和壁畫。
  在李七夜欣賞著這的雕像、壁畫之時,已經有大把在場的修士強者開始撞大運了。
  其實撞大運很簡單,隻要你在這迷仙殿中隨便挑一幅壁畫或者雕像就可以了。
  在這個時候,有一個老祖站在一尊石雕像的麵前,撒下了真幣,在“鐺、鐺、鐺”的一聲聲真幣落地聲中,所有的真幣融化消失。
  就在這個時候聽到“軋、軋、軋”的聲音響起,隻見這尊雕像的胸膛竟然打開了,像是一個寶箱一樣,當它的胸膛打開之後,散發出了一縷縷的光芒,隻見在麵放著一排整整齊齊的金鑰匙,每一枚金鑰匙都銘刻有古老的花紋,這些花紋密密麻麻,宛如像是古老的篇章纏繞在這金鑰匙之上。
  在這個時候,這位老祖猶豫了一下,伸出手掌,在這一刻他手掌浮現了大道法則,每一條大道法則輕輕垂落,在這個時候他的每一條大道法則都落入這一百二十八把的金鑰匙之中,隨著它的法則落入金鑰匙之後,金鑰匙也浮動著不一樣的光芒。
  毫無疑問,這個老祖是在推演著一百二十作把金鑰匙的奧妙,他想知道哪一把金鑰匙才藏著迷仙殿真正的奧妙。
  “就這把了。”最後這位老祖在一百二十八把金鑰匙中選中了一把,把它拿了出來。
  “嗡——”的一聲響起,這個老祖把這把金鑰匙取出來之後握在手中,就在這個時候整把金鑰匙竟然一下子化作了金粉,在指間漏落下來,然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操,選錯了。”見到金鑰匙化作了金粉,消失得無影無蹤,這位老祖不由罵了一句。
  “林兄,算了,今天你玩了三局了,而且還在第四個迷仙殿取走了一個寶箱,這已經是發財了,還想怎麼樣?”在旁邊一個老修士勸說道:“每次再玩一輪,就會比上一次價格漲十倍,你再玩下去,小心輸得精光。”
  “好吧,走了。”這個老祖也苦笑了一下,拍了拍手,搖頭離開了。
  在迷仙殿隻要你有錢,那怕失敗了,那你都依然可以玩下去,就比如說,就比如說,你第一次抵達了第三座迷仙殿出來之後,你依然可以再回第一座迷仙殿從新玩起,隻不過,你再重新玩起的話,第二次所需要的真幣就要比第一次高出十倍了,以後重複一次,都是前麵一次的十倍。
  也正是因為如此,曾經有老祖帶來了天文數字的真幣,最後玩到輸得精光,連一枚真幣都不剩。
  “我們選壽仙圖,聽說壽仙圖的機率比其他的更高。”在這個時候,有一個長輩帶著自己弟子來長見識。
  隻見這個長輩帶著弟子們來到一麵壁畫之前,隻見這麵壁畫是畫著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像是一個壽仙,十分的古老。
  此時這個長輩向這幅壁畫撒出了足夠多的真幣之後,聽到“軋、軋、軋”的聲音響起,這由壁畫打開了,如寶箱一樣,麵一樣是放著一百二十八把金鑰匙。
  看到了這一百二十八把金鑰匙之後,這位長輩並沒有立即去選自己的金鑰匙,而是向這幅壽仙圖拜了拜,喃喃地說道:“老壽仙,托福一下了,幫我甄選一下。”說完又取出了足夠數額的真幣,撒在了壽仙圖上。
  當所有的真幣融化消失之後,聽到“嗡”的一聲響起,隻見一百二十八把的金鑰匙竟然有一半的金鑰匙是融化成金粉,然後消失,剩下了六十四把金鑰匙躺在那。
  “這樣也行?”第一次來迷仙殿的修士看到這樣的一幕,有點不相信,說道。
  “這是甄選,隻要你付出兩倍價錢的真幣,它就可以幫你甄選掉一半的金鑰匙。”有老修士笑著說道。
  “操,這個地方真的是有錢什麼都可以,這樣玩作弊也行。”這讓第一次來迷仙殿的修士都覺得太離譜了。
  此時這位長輩已經推算了一番,從六十四把金鑰匙中取出了一把金鑰匙,但這把金鑰匙並沒有化作金粉,隻聽到“滋、滋、滋”的一聲聲響起,這把金鑰匙直接烙印在了他的手掌上了,好像是一下子融入他的手掌心一樣,在他手掌上留下了一個鑰匙的烙印。
  “他挑對鑰匙了。”看到金鑰匙烙印在了這個長輩的手掌心,周圍立即有人叫了一聲,不少人紛紛觀望。
  “好了,你們抓住我的手,我們要進入第二座迷仙殿了。”這個長輩立即對自己說道。
  當他的弟子們都抓住他的大手之後,聽到“嗡”的一聲響起,他手掌心的金鑰匙烙印散發出了金色的光芒,金色的光芒一下子籠罩著他和他的弟子,緊接著聽到“嗡”的一聲響起,他們一下子消失了,他們已經進入了第二座迷仙殿了。
  雖然說迷仙殿隻能有一次取寶物的機會,但你隻要挑對鑰匙了,卻可以帶你身邊的人進去。
  “運氣還真的不錯,竟然一次就挑對鑰匙了。”有人也不由為之羨慕。
  “這見鬼了,我三次都沒有挑對鑰匙。”就在這個時候,有青年大罵一聲,說道:“這也太離譜了吧,我花了那麼多的錢,屁都沒有見到,不玩了。”說著悻悻地離開了。
  事實上,這樣的事情在這迷仙殿中已經見怪不怪了,很多人來到迷仙殿,花了大量的真幣,最後連第二座的迷仙殿都進不去,隻好是窮手離開。
  進入迷仙殿,哪有那麼容易的事情,事實上運氣隻是占了很小的一部分,往往很大程度上是實力決定著機率,隻要你強大到可以推算每一把鑰匙的玄妙,你才知道哪一把鑰匙才是進入下一座迷仙殿的關鍵,而且,越是往後,這麵的玄妙是越難推算,所以說,有人能進入到第十座迷仙殿,那就已經很了不得了。
  盡管大家都知道很難,機率也很小,因為迷仙殿的寶物實在是太珍貴了,所以讓很多人忍不住前赴後繼,那怕把所有的真幣輸得精光,都在所不惜。
  “就這吧。”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站在一幅太陽從海麵升起的壁畫,笑了笑,然後撒下了足夠數額的真幣。
  聽到“嗡”的一聲,真幣融化,壁畫打開,麵放著一百二十八把金鑰匙。
  

Snap Time:2018-11-18 03:17:01  ExecTime: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