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359章 暴風雨

  “嘩啦、嘩啦、嘩啦……”的一次次江水聲響起,香象馱著李七夜和淩夕墨以極速前行。雜誌蟲
  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香象超過了許多最先出發的金魚、海龜乃至巨舟。
  沒有多少時間,隻見前麵有一艘巨舟飛速前行,它的速度之快宛如離弦之箭,也是把其他的金魚、海龜遠遠地甩在了後麵。
  “是夏郡主他們。”看到前麵這艘巨舟,坐在身後的淩夕墨不由低聲地說道。
  在心底麵,淩夕墨還是有些怕夏郡主他們。雖然說現在林夏王朝已經是徹底掌握了劍塚了,而他們淩家也徹底的沒落了,但林夏王朝依然時不時會有人來為難他們淩家,或者找他們淩家人的麻煩。
  畢竟,淩家乃是劍聖的後代,乃是劍塚的正統,就算林夏王朝已經徹底地掌握了劍塚的權柄,但他們依然不放心。
  但是林夏王朝又不敢把淩家趕盡殺絕,原因很簡單,劍聖創下的道統不隻有劍塚這麼一個。
  一開始劍聖是成為了一尊萬統的始祖,但在後來他登峰造極,成就了仙統的始祖,在仙統界創下了第二個道統。
  也正是因為如此,試想一下,如果說林夏王朝殺了淩家的後人,一旦消息傳到了仙統界,說不定仙統界會有人為淩家報仇,到時候就算是一百萬個林夏王朝也不夠仙統界的人來滅掉。
  更重要的是,還有傳說認劍聖還沒有死,依然存活於世,也正是因為如此,就算給林夏王朝一百萬個膽也不敢說把淩家趕盡殺絕。
  至於淩家已經沒落,這是大家都無話可說的事情,那是因為淩家它自己不爭氣。
  香象的速度極快,在眨眼之間就追上了巨舟,巨舟上的夏郡主他們也一下子看到了李七夜和淩夕墨了。
  看到李七夜和淩夕墨兩個人竟然騎著香象,這頓時讓夏郡主就冷哼一聲了,她乃是劍塚的郡主,那也隻不過是乘巨舟而已。
  現在淩家的那個賤人竟然與一個無名小子共乘香象,這怎麼不讓她心麵特別的不爽呢??“喲,這不是淩家的妹子嘛,怎麼了,又勾搭上一個有錢的男人了嗎?”夏郡主滿臉笑容,說道:“這年頭呀,隻要放得開,就是好。人窮一點,醜一點,那都沒關係,隻要裙子一鬆,什麼都有了,也大把男人可以勾搭。”
  “哈,沒錯,就是這樣。”與夏郡主同舟的不少劍塚弟子哄然大笑。
  被夏郡主他們如此嘲笑,如此的羞辱,這頓時讓淩夕墨臉色漲紅,羞怒無比,她有些哆嗦地指著夏郡主他們,說道:“你,你們胡說八道什麼,我,我跟李公子沒有什麼事情。”
  “當然沒有什麼事情了。”夏郡主立即嬌笑起來,眼如桃花,笑著說道:“對於有些女人來說,上上床,那算得了什麼事情呢,那隻不過是小菜一碟而已。”
  “你,你,你……”淩夕墨指著夏郡主,哆嗦了小半天,說不出話來,她都快被氣得哭了,她力薄道行淺,又能奈得了夏郡主他們何。
  “嘩啦”的一聲巨響,此時香象揚起了大蹄,狠狠在砸了下去,立即掀起了巨浪,一下子把巨舟衝擊得搖晃不止。
  “小心”巨舟上的夏郡主他們頓時臉色一變,大叫一聲,緊緊地抓住船舷。
  “小子,你要幹什麼。”好不容易穩定下來,夏郡主立即怒喝一聲,憤怒地瞪著李七夜。
  這正是李七夜驅使香象砸下大蹄的,差點把他們的巨舟都掀翻了。
  “隻是一個警告而已。”李七夜風輕雲淡,說道:“再胡說八道,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放肆”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巨舟上不少劍塚上的弟子都怒喝一聲,紛紛怒視李七夜,甚至已經有人拔劍了。
  “小子,你可知道本郡主是何人?我乃是劍塚的郡主,劍尊便是我師兄,你敢與我為敵,隻怕你家的長輩都庇護不了你……”夏郡主厲喝一聲,狐假虎威。
  “嘩啦”的一聲水響,香象再一次大蹄砸下,巨浪衝卷而去,瞬間把巨舟欣起,嚇得夏郡主他們尖叫連連,臉色發白。
  “你,你,你好大膽”這個時候夏郡主被嚇得臉色發白,至於劍塚的弟子不敢再開腔,也被嚇得不輕了。
  “劈啪、劈啪、劈啪……”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閃電降下,天空一下子烏雲密布,形成了漩渦。
  “小心,風暴來了,抓緊了。”這突然密布的烏雲,讓大家感覺不妙,前麵有修士強者大叫一聲。
  “轟、轟、轟”一陣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暴風雨說來就來,瞬間大浪滔天,狂風大作,一下子是驚濤駭浪出現在大家的麵前。
  “不”就在這個時候,前麵有乘金魚的修士強者根本抱不住自己的金魚,一下子被高高掀起,落在江水之中的時候,一下子消失不見了。
  這可不是普通的江水,一旦落入江中,就再也回不來了。
  “小心了,坐穩了。”有道行強的人,坐在自己海龜之上,宛如與海龜合成一體般,任由大浪掀翻,也沒辦法把他們掀飛。
  “抓穩,不要鬆手。”此時夏郡主他們也大叫一聲,見暴風雨衝擊而來,夏郡主他們大叫一聲,一個浪頭打來,把他們巨舟掀起,但巨舟依然是平穩。
  “小子,上岸之後,一定會與你清算。”在大浪打來的時候,夏郡主依然忍不住向李七夜叫囂一聲,她咽不下這一口氣。
  “滾”李七夜隻看了她一眼,香象一下子高高的踏起,直踩在了浪頭之上,聽到“砰”的一聲響起,巨浪再一起掀起,直接把巨舟掀得高高飛起,一下子被掀得遠遠的,瞬間被掀入了浪滔之中,一下子不見了,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如果他們的巨舟都顛覆的話,他們就是必死無疑了。
  李七夜突然下狠手,把身後的淩夕墨也嚇了一大跳。
  “我的媽呀,這小子夠狠的。”這一帶騎著金魚、海龜的修士強者見李七夜毫不留情地讓香象把夏郡主他們的巨舟掀飛,這把他們都嚇得一大跳。
  一時之間些騎金魚、騎海龜的修士都離李七夜遠遠的,他們可不想被李七夜的香象一蹄掀翻落入江中。
  李七夜也懶得理會眾人,撒蹄狂奔,在這個時候香象的優勢一下子表現出來了,那怕此時狂風暴雨席卷而來,香象也是穩如泰山,乘風破浪,以極快的速度向對岸狂奔而去,一點都不受狂風暴雨的影響。
  這也難怪騎香象所要的真幣遠遠比騎金魚、海龜乃至是巨舟都要貴,它在大江之中履如平地,那怕是狂風暴雨都通暢前行。
  一開始,看到狂風暴雨來襲,這也把淩夕墨嚇得一大跳,不由緊張起來,緊緊地握地拉著李七夜,直到見香象乘風踏浪前行,根本不怕暴風雨,這才讓她輕輕地鬆了一口氣。
  香象一路狂奔,乘風破當,衝過了暴風雨,最終是踏上了對岸。
  “嘩啦”的一聲響起,香象身體一抖,李七夜和淩夕墨被抖落,香象又一下子潛入了江水之中,眨眼之間消失了。
  雙腿落地之後,淩夕墨不由長長地籲了一口氣,她雙腿依然不爭氣地打了個哆嗦。
  “好了,到岸了。”李七夜拍了拍身上的水珠。
  淩夕墨回過神來,不由為之感激,如果不是李七夜帶她過江的話,她自己騎著金魚過江,隻怕早就像一些修士那樣已經是葬身江底了。
  “謝謝。”淩夕墨不由道謝地說道。
  李七夜隻是點了點頭,轉身就走,往前而去。
  淩夕墨站在岸邊,一時間不由為之迷茫,她一時間不知道該去哪好,雖然她翻過家族的很多典籍,在途中也有人指點過她,她隻知道要渡江,具體的位置她也不知道在哪。
  淩夕墨回過頭來,看了大江一眼,她想到夏郡主他們不知道有沒有死,她不由打了一個激靈,心麵為之一寒,如果夏郡主他們沒死的話,絕對是不會放過自己的。
  她向前望去,隻見李七夜的身影在夕陽下越拉越長,她也不知道從哪鼓起來的勇氣,向李七夜追去,突然之間,她覺得跟著李七夜或許還安全一點。
  李七夜走得也不是特別的快,淩夕墨好不容易才追上他,跟在了他的身後。
  李七夜當然也知道淩夕墨追上來了,他停了下來,轉過身看著淩夕墨。
  淩夕墨不由低下了頭,不知道該怎麼辦好,畢竟她和李七夜非親非故,不要說讓李七夜幫她,換作別人,隻怕跟都不會給她跟。
  好一會兒,淩夕墨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抬起頭來看著李七夜,低聲說道:“我,我,我不知道去哪找那個地方,聽說,聽說我們始祖去過。有很多人說,那個地方要渡江。我,我,我不知道還有多遠。”
  她一路走來,花了很長的時間,但卻還沒有搞清楚這個地方真正的位置。
  “跟著我吧。”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吩咐說道:“到時候看能不能去瞅一下。”
  聽到李七夜的話,淩夕墨頓時為之一喜,忙是鞠身說道:“謝謝你……”
  李七夜轉身就走,淡淡地說道:“我可不怎麼樣等人,你可要吃得了苦。”說著繼續前行。
  

Snap Time:2018-11-17 12:41:30  ExecTime:0.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