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355章 喂螞蟻

  在金錢落地,怎麼樣稀奇的事情都有,每時每刻也都有人發大財、撞大運,每時每刻也有人倒大黴、甚至是把小命地搭進去了。雜+誌+蟲
  不過,這兩天在金錢落地倒是有一件趣事在傳播著,成了不少人的談資。
  “在東麵的一個懸崖之下,有個傻子。”在這兩天不少人提起這樣的事情。
  “傻子,怎麼樣的一個傻法?”聽到有人提起這樣的事情,也有人好奇地問道。
  “那個瘋子以真幣喂螞蟻,他已經在那呆了那幾天了,真是人傻到沒得救了。”這個修士笑著說道。
  正是因為有人談起這樣的事情,一個傻子用真幣喂螞蟻的事情在短短的幾天內傳遍了金錢落地。
  這樣有意思的事情也引得不少修士強者去看他,大家都想看一看這樣的傻子究竟在做什麼事情。
  不少人走到大家所說的那個地方,隻見那的確是一個懸崖,在這個懸崖之下的確是蹲著一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穿著一身長袍,看起來普普通通,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整個人看起來就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那一種,扔到大街上都沒有人會去注意他。
  隻見這個大家口中的傻子此時手中拿著一個乾坤袋,也不知道他口袋究竟裝有多少的真幣。
  他就這樣的蹲在地上,看著地上的一排螞蟻,大家順著目光望去,隻見這排螞蟻是從懸崖下的一個石縫中鑽出來的。
  每一隻螞蟻排隊來到了這個年輕人的腳下,這個年輕人就會拿出一枚真幣遞給了螞蟻,每一隻螞蟻咬著真幣轉身就走,進入了懸崖下的石縫之中,沒有一會兒這一隻隻的螞蟻又從石縫中出來了。
  隻不過此時出來的螞蟻都是口中咬著一顆細如米粒一般看起來像沙子而又不像沙子一樣的東西。
  螞蟻一個一個地把這像沙子一樣的東西放在年輕人的腳下,年輕人又立即給每一隻螞蟻一枚真幣,然後螞蟻又咬著真幣走入石縫,如此周而複始。
  大家仔細地看了看這個年輕人腳下的沙子,隻見這些沙子像是晶石,細小如米粒,每一個沙子都有棱角,隻能說一把這樣的沙子抓在手中是亮晶晶的,除此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但,這個年輕人卻十分有興趣一樣,他就是拿出一枚枚的真幣來與這些螞蟻換沙子,這樣的事情讓任何人看起來都感覺不可思議。
  “這究竟是幹什麼?”大家都看不懂這個年輕人究竟是要幹什麼。
  甚至也有人好奇,學著他的模樣,弄了一點的沙子,甚至有老祖仔細琢磨了一下這些沙子,但看不出什麼奇特的地方來。
  “這隻是晶石沙而已。”有老祖甚至以自己天眼去掃描這些沙子,最後隻能說道:“這些沙子隻是多了一點點晶礦,除此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
  連老祖級別這樣的存在都可以確定這種沙子沒有什麼用處,這更讓大家搞不明白了,這個年輕人究竟要來幹什麼。
  “他來了多久了?”有一些人看到這個年輕蹲在那以真幣向螞蟻換沙子,就不由好奇地問道。
  “好幾天了。”有路過的修士搖頭說道:“他都已經用了好幾袋的真幣了,收拾起來的沙子也都像小山一樣了,裝了好幾袋了。”
  “喂,你這是幹什麼?”有人忍不住問這個年輕人。
  “玩玩而已。”這個年輕人淡淡一笑,手上沒有停,依然是一枚枚的真幣給了那些螞蟻,說來也奇怪,這些螞蟻也是十分的勤奮,馬不停蹄,把真幣一枚枚地往自己巢穴搬去。
  “呃”這年輕人的話頓時讓在場不少修士一下子無語,花了好幾袋的真幣,竟然隻是玩玩而已。
  “現在的年輕人,真讓人搞不懂。”有老一輩的修士聽到這樣的話,不由搖了搖頭離開了。
  “媽的,如果說你去買野地,那還能理解,畢竟說不定錢砸下去還能撞個大運什麼的。”有修士不由搖了搖頭,說道:“你竟然拿真幣來喂螞蟻,這實在是有病。”
  “你傻了吧。”有修士都乜了這個年輕人一眼,說道:“你這麼多錢拿來喂螞蟻,還不如去賭賭野地。”
  “我錢多,任性。”這個年輕人淡淡地說道。
  這話一說出來,頓時讓在場的人都說不出話來了,人家就是錢多任性,就是喜歡喂螞蟻,這讓大家都沒辦法了。
  “好吧,你錢多,人也傻。”最後不少修士苦笑了一下,搖頭離開了。
  不過,在這幾天這個年輕人都被人笑稱是拿錢喂螞蟻的傻小子,雖然大家都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卻知道金錢落地來了一個錢多人傻的螞蟻小子。
  當然這個被人稱之為錢多人傻的螞蟻小子就是李七夜,他也不在乎大家稱他是個錢多人傻的螞蟻小子,隻是每天都呆在那,以一枚枚的真幣向這些螞蟻換來一顆顆的沙子。
  李七夜在這一呆就是好幾天,而且時刻都不停地以真幣換螞蟻,正是因為他這個螞蟻小子錢多人傻實在是太出名了,所以這讓不少來金錢落地的人都想來看一看他,一時之間李七夜都成了金錢落地的名人了。
  在這個時候大家還不知道他這個長生穀大師兄的威名,卻已經知道他螞蟻小子的大名了。
  一呆就是好幾天,李七夜也用了大量的真幣,換來了一袋袋的晶沙。這樣的一幕讓不少修士看得都直搖頭,有人忿忿不平地說道:“這個世界真是不公平,人傻還有這麼多錢。如果我有這麼多真幣,一定會去堵一把野地,說不定我就能撞個大運,發大財了。”
  最後,在眾多人所說的人傻錢多的李七夜也終於收手了,他吹了一聲口哨,收起了地上的所有晶沙,淡淡地一笑,拍了拍地,笑著說道:“好了,小夥伴們,該結束了,我也該走了。”
  還真的不知道是不是李七夜這個錢多人傻的人實在是錢砸得太多還是怎麼樣了,連那些往回走的螞蟻在離開的時候都回過頭來看了看李七夜,似乎是有些不舍。
  當然了,誰叫李七夜錢那麼多,在這短短的幾天之內,他都被這些螞蟻搬走了大量的真幣,讓不少人看得都直眼饞,甚至有人都想直接搶了這個錢多人傻的傻小子算了。
  不過不管別人怎麼樣說,李七夜都是滿載而歸,滿滿的晶沙,這對於他而言就已經足夠了,至於什麼人傻錢多,李七夜隻是笑了笑而已。
  李七夜離開了懸崖之後,一路北去,最後來到了一條大江之前。
  “哇,錢多人傻的螞蟻小子來了。”李七夜還沒有達到江邊,就有人認出他這個名人來了。
  這樣的話引得不少人哄然大笑,就算不少沒見過李七夜的人,也聽過他這樣的一個名人,以真幣喂螞蟻的傻子,這幾天金錢落地的很多人都聽過這件事情。
  “唉,你這麼多錢,要不要去賭一把野地,或者叫地主什麼的。”也有人慫恿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隻是笑了笑而已,往前麵的大江而去,站在江邊遠眺。
  這是一條極為廣闊的大江,放眼望去,江水茫茫的一片,如此的江水似乎是看不到盡頭一般。
  “想北渡,那必須過此江呀。”此時站在江邊的不僅僅隻有李七夜,有著不少的修士強者都站在江邊遠眺。
  “我們飛過去嗎?”有修士問身邊的同伴說道。
  “不,這飛不過去,隻有出錢。”同伴搖頭說道:“可以坐金魚過去,可以坐海龜過去,也可以坐巨舟過去。”
  “我們人多,坐巨舟過去吧。”這個修士看了身邊的十幾個同伴,立即說道。
  “開什麼玩笑,巨舟那是賊貴了。一艘巨舟,需要八萬枚真豪境界的真幣。”這個同伴搖頭說道。
  “操,不是吧,這是想錢想瘋了嗎?叫一艘巨船竟然是這樣的天價。”聽到這樣的價格,這個修士也被嚇了一大跳。
  “不要忘記了,這是金錢落地,什麼都要錢,而且是黑得不能再黑的價錢。”同伴苦笑了一下。
  “那什麼最便宜?我們就坐最便宜的過去吧。”這個修士也無奈,畢竟他們也不是什麼有錢人,能省一點便是省一點。
  “金魚最便宜了,隻需要三千枚真士境界的真幣。”這個同伴說道。
  “那我們坐金魚過去吧。”這個修士說道:“我們還想去廟麵上香,省一點好。”
  “不,我們坐海龜過去。”這個同伴搖了搖頭,說道:“金魚不夠安全,一旦遇到風險就會死在江麵。”
  最後,這幫修士商量了一下,都紛紛決定坐海龜過去。
  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隻見這個他們撒下了一大把的真幣,就在這個時候,聽到“嘩啦”的一聲響起,江水下竟然冒出了一隻巨龜,真幣落到龜背上的時候,一下子融化消失。
  “走了。”這群修士紛紛跳上了海龜背,勉強擠得下他們,然後海龜馱著他們入對岸遊去。
  也有人撒下了三千枚的真幣,聽到“嘩啦”的一聲水響,有一條金燦燦的金魚躍出了水麵,真幣落在了它的嘴,一下子融化。
  這個修士二話不說,騎起金魚,便往對岸而去。
  

Snap Time:2018-11-18 14:00:21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