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354章 叫地主

  在金錢落地,每時每刻都能聽到有人得到寶物的消息,也時時刻刻能聽到有人死在寶地上的消息。雜=誌=蟲
  盡管說機會與風險並存,寶地上出現再可怕再恐怖的凶物都依然製止不了大家心中的貪婪,每天依然源源不斷地有人往金錢落地而來。
  “南疆山的一個小弟子以三百枚六級真徒的真幣在一塊野地上得到了一件通靈寶獸皮,這真的是發達財了,通靈寶獸呀,這可是傳說中的神獸,它的皮毛可通靈,擁有它的皮毛,未來真的是前途一片光明。”有一個老修士傳出這樣驚人的消息。
  “三百枚的六級真徒真幣就能得到一張通靈寶獸的獸皮!”聽到這樣的消息,不知道有多少人一下子眼紅了。
  “走,我們去找野地,野地才是大賭局,搞不好一枚真幣都能換來通天造化。”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紅無比,不少人瘋狂地尋找野地。
  “鐺、鐺、鐺……”一陣陣真幣落地的聲音響起,這樣清脆的聲音回蕩在山野之間,可以說這樣的聲音成為了金錢落地的樂章。
  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在一個山穀中,隻見有一個大教的弟子把大量的真幣撒在了地上。隻見真幣傾瀉而下,一落入地上,便一下子融化,消失不見。
  “吳兄,不要再弄了,你已經砸了三百萬的真幣了,連什麼都沒有看到。”這個年輕人身邊有好幾個朋友勸他。
  “不,好不容易能找到這樣的一塊野地,又怎麼能放棄呢,再砸二百萬。”這個年輕人說著又砸下了大量的真幣。
  在“鐺、鐺、鐺”的聲音中砸下去的二百萬真幣一下子融化消失。
  “喀嚓、喀嚓、喀嚓”就在這個時候整個山穀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縫了。
  “來了,來了,驚天寶物來了,這一次我要逆天了。”看到山穀開始裂開,這個大教的弟子十分的興奮,興奮得忙是搓了搓手。
  最後“砰”的一聲響起,終於整個山穀徹地的裂開了,隻見有一物破土而出。
  這個大教弟子立即興奮無比地跑了過去,把這件東西拿到手了,但一看手中的東西,他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媽的,這是跟開玩笑嗎?老子我花了五百萬的真幣,竟然隻給了我一塊隻值十枚真幣的精銀礦!還是粗礦,日了個狗了!”這個大教弟子破口大罵,把手中的精銀礦石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狗日的,快賠我五百萬,快點賠。”他狠狠地一腳又一腳踩在了精銀礦石之上,但無濟於事。
  “吳兄,算了,願賭服輸,這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這是野地,不像官地那樣明碼標價。在這野地,有可能一枚真幣讓你撞個大運,也有可能砸進一千萬進去,不要說是寶物沒得到,小命都有可能搭進去,現在隻是空手而歸,人也平安無事,也算是好運氣了。”見到他大罵,同伴笑著安慰地說道。
  ……………………
  比起一些興奮得隨便砸錢的年輕修士來,一些有經驗的老祖就老成了很多了,一位老祖帶著自己的徒弟們穿過了一片又一片的森林,最後見一株古樹,忙是鞠身,又是伏拜。
  然後恭恭敬敬地取出了滿滿的一袋真幣,輕輕地倒入了樹洞之中,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隻見所有真幣落入樹洞就一下子融化消失。
  “婆樹姥姥,婆樹姥姥,請告訴我,哪有好的野地,我隻求一張古圖,不敢求多。”這個老祖喃喃祈禱地說道。
  徒弟們看著都覺得不可思議,他們師尊乃是威名赫赫的真神,今天竟然向一株老樹祈禱,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都讓他們不敢相信。
  “沙、沙、沙”一陣樹葉之聲響起,在這個時候隻見這株老樹慢吞吞地伸出了一株樹枝,往一個方向指去。
  這老樹突然像人一樣指路,也把一些弟子嚇得一大跳,沒有想到竟然這樣也能行得通。
  “謝謝婆樹姥姥。”這個老祖拜了又拜之後,帶著自己的徒弟們上路。
  “那是什麼樹?”上路之後,有徒弟就好奇地問自己的師尊了。
  “叫婆樹姥姥,是金錢落地很特有的一種樹,也很罕見,隻要你給錢,它就能給你指路。”老祖說道。
  “真是一個好地方,什麼都要錢。”弟子不由苦笑地說道:“婆樹姥姥指路能準嗎?我們一定能找到一塊發大財的野地嗎?”
  “不一定。”老祖搖了搖頭,說道:“婆樹姥姥不一定能給你指對路,也不一定能給你指到你想要的野地,但至少比你自己瞎撞強很多,而且,婆樹姥姥所指的路,比你自己找的野地,風險會降下很多來。”
  “原來是如此”聽到自己師尊的話,另一個徒弟這才恍然大悟,不由說道:“這個金錢落地真是怪地方,坐船要錢,問路要錢,問價格也要錢,什麼都要錢。真不明白連樹都要錢,它們要錢用來幹什麼?”?“都說是金錢落地了,隻要你有錢,才能走遍天下。”老祖說道:“隻不過很多人無法參透這個地方而已,如果你能參透,那就好了,說不定你給一隻癩蛤蟆真幣,它都能給你帶來機緣,當然,這還是要看你的運氣。”
  他的徒弟們都不由苦笑,他們真的是來到了一個見錢眼開的地方了,連蛤蟆都要錢,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地方。
  …………………………
  在金錢落地,不止是野地有危險,也有官地充滿著危險,除了這些之外,在金錢落地的地方,竟然還有一些恐怖無比的遺跡。
  在一個高原荒野之上,隻見有一座巨大無比的寺廟屹立在那,如此一座巨大無比地寺廟屹立在那,遠遠都能看到,更何況這座寺廟散發出了淡淡的金光。
  所以這樣的一座巨大無比的寺廟吸引了許多修士強者,所以有修士強者遠遠看到這樣的寺廟之時,就一下子怦然心動了。
  “這樣的黃金寺廟一定有寶物。”有強者立即雙眼發亮,想衝過去。
  “不要去。”他長輩立即拉住了他,神態凝重,望著這座寺廟,徐徐地說道:“去了也去送死。”
  “為什麼?”弟子不明白,看著這座寺廟。
  “這是遺跡。”這個長輩神態凝重,說道:“傳言上,大約在八萬年前被一個強者以叫地主的方式叫出來的寶地,但他卻沒有得到麵的東西,後來很多人進去了,都死在了那。”
  “叫地主?”弟子第一次聽到這麼新鮮的名字。
  “就是把整片天地叫出來。”這個長輩徐徐地說道:“你把一枚真幣拋到天上,讓你的真幣在天上轉一圈,你想劃多大的麵積都行,比如說,你想把千大地劃出來,那麼你的真幣就會以千的大地為麵積,轉一圈,在這一圈之內的地方都是你的,然後金錢落地會顯示一個價格,這是一個天價的價格,隻要你能給得起這個錢,那就會讓這片天地歸屬於你,而且這片天地冒出來的東西,絕對是無上之物,超級的逆天。當然了,能不能拿走,就看你的本事了。”
  聽到長輩這樣的話,弟子明白,他們這些買寶地的,那隻是小打打鬧而已,叫地主,那才是真正的玩大的,那是直接買下一片天地。
  “當年淨陽道統的老祖就是在這叫地主,砸了大價錢,叫出了這個高原,可惜,他沒能這個命得到寶物,把自己搭進去了。”長輩指著巨大的寺廟說道:“看到沒有,那有一個惡魔,沒有人知道是什麼,後來不少真神進去過,但都被它殺死了。”
  這個弟子望去,果然看到寺廟中有一個巨大的陰影,籠罩著整個大殿,似乎任何人進去都會被它撕滅一樣。
  “叫地主和我們一般買寶地有區別。一塊寶地賣了之後,以後它會恢複原樣,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但叫地主不一樣,你一旦叫出了地主,它就再也回不去了,所以,叫地主遺留下來的地方又被人稱之為遺跡。”這位長輩說道:“一般來說,隻有真帝、不朽這樣的存在才敢玩叫地主,其他的人就算你有那個錢去買叫地主,那也是自尋死路。”
  看著寺廟中的陰影,這個弟子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
  在一個廣闊的沙漠邊沿,竟然有一個大海,隻見這個大海碎裂,大海的中央被擊穿,形成了巨大的漩渦,正是因為如此,整個大海的海水十分的狂暴,似乎任何東西進去都會被撕裂。
  有很多修士強者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遠遠看去,都不由有些發毛。
  “狂海”看到這個大海,有老祖肅然起敬地說道。
  “為什麼叫狂海?”旁邊有強者問道。
  “因為是狂祖叫出來的。”這個老祖說道:“傳言說,當年狂庭道統的狂祖在這叫地主,砸下了一筆極為龐大的數目,叫出了這個海洋。傳言說,當時在這海洋中出現了極為恐怖的血暴漩渦。但是狂祖一怒之下直殺了進去,直接把血暴漩渦推平了,打碎了這個海洋,從海洋深處取走了一件極為強大的寶物,從此之後,這被後人稱之為狂海。”
  “狂祖,果真了不得,難怪會創建仙統傳承。”聽到這樣的傳說,連強者都不由肅然起敬。
  

Snap Time:2018-11-20 19:26:06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