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347章 陽明散人與長生真人

  陽明散人看著長生真人一會兒,徐徐地說道:“萬事,莫過於肯定,有朝一日,或者長生道統會毀於你的自信之中。∥雜×誌×蟲∥”
  “怎麼?想跟我較量較量嗎?”長生真人輕笑一聲,話語之間有著挑釁。
  陽明散人看了長生真人一眼,說道:“較量?又有何可較量的,難道你長生道統要與我陽明教一決高底嗎?”
  長生真人和陽明散人兩個人被稱之為萬統界的兩大道人,她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很特別,她們既像是對手,又像是朋友,她們兩個人之間雖然說是沒有爆過戰爭什麼的,但彼此之間從來沒有停止過較量。
  她們兩個人之間的較量不一定是武鬥,往往她們兩個人的較量是在謀略各方麵之上。
  “戰火紛飛,那是有多麼的俗氣。”長生真人輕笑一聲,說道:“不如賭一下我這個徒弟呢,若是你輸了,我就替我徒弟作個主,收個小妾。”
  “如果你輸了呢?”陽明散人依然冷清,看著長生真人,眉目之間也是有著挑釁。
  長生真人輕笑一聲,有三分的妖媚,她這番的模樣,外人是看不到的,也輕挑起陽明散那吹彈可破的下巴,輕笑地說道:“如果我輸了,給你暖床又如何?”
  “你如意算盤倒打得響。”陽明散人輕輕地乜了長生真人一眼,那種傲嬌的神態乃是讓人一覽無餘。
  “那你想來個如何的賭注?”長生真人輕笑,眨了一下秀目,那個模樣還真的像是一個魔女,很難與她的身份聯係在一起。
  “何需要賭。”陽明散人淡雅冷清地說道:“衛道,乃是我輩責任,若是你徒弟重蹈魔教的道路,我必定第一個不會罷休。”
  “如果他真的是重蹈魔教的道路,隻怕你也奈他不何,說不定你會被他搶過去做押寨夫人,當然了,先要他看得上你才行。”長生真人笑著說道。
  “那看他有沒有這個能耐。”陽明散人秀目一冷,驕傲的模樣也十分的迷人,特別是那份高冷,更是讓人有征服的**。
  “放心,我徒弟肯定有這一份能耐。”長生真人輕笑,刁鑽地笑著說道:“當然了,如果我徒弟不收你,我可以替他收下你的。”說著挑了一下了陽明散人的下巴,兩個女子這番挑逗的模樣,實在是太過於迷人了。
  “你做夢還沒醒嗎?”陽明散人乜了長生真人一眼,淡淡地說道:“若真是重蹈魔教,到時候可不僅僅是我陽明教衛道,這可不是我與你過不去,而是整個萬統界必行之,朱襄武庭、蟠龍道統等等所有的道統都絕對不會放手的……”
  “……到時候就算你想選,都由不得你長生道統來選,難道你長生道統想孤注一擲嗎?”說到這,陽明散人的神態已經是很鄭重了,這是在警告提醒長生真人。
  長生真人伸了一個懶腰,那身材曲線實在是太迷人了,可惜沒有人有那個眼福,她並不在意,說道:“陽明妹子,我並不擔心他,就算他再瘋狂,他也比任何人都理智,而且沒有什麼可以左右得了他,他一雙眼睛就可以給你答案。”
  陽明散人看著長生真人那迷人無比的曲線,依然是清雅,說道:“不論你如何說,我是抱謹慎的態度,就算你再信任他,但我依然會抱於戒心。”
  “還有,你隻怕比我小,莫托大。”說到這,陽明散人乜了她一眼。
  “那隻能說是你們陽明教的態度。”長生真人輕輕地聳了聳肩,淡淡地笑著說道:“不過,我更相信我的直覺。”
  “那你好自為之吧。”陽明散人淡雅,說道:“有些事情,到了那一步,隻怕不是你我所能左右的,到時候你切莫玩火**。”
  “這倒也是。”長生真人笑了一下,說道:“不過,如果你真的是心有警惕,你應該警惕的不是我的徒弟,而是那個姓沐的,他才是真正值得警惕的人。”
  長生真人的話頓時讓陽明散人臉色一下子凝重起來,她看著長生真人,徐徐地說道:“你是去了朱襄武庭,你現了什麼?”
  “沒現什麼,朱襄武庭跟姓沐的走得太近了,但,他絕對是有所謀。”說到這,長生真人雙目一寒,她的臉上難得露出了殺意。
  很難想象,長生真人這樣的人竟然會露出殺意,這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
  “這麼說來,驅使萬壽國吞你長生穀,是有他的份了。”陽明散人也是雙目一凝。
  在平日陽明散人與長生真人兩個人算是一對冤家,兩個人隻要在一起的時候,絕對少不了彼此的較量,有時候甚至是針鋒相對,但事實上,在她們兩個人之間,也隻有她們彼此才了解彼此。
  “有些東西,這不是萬壽國所能擁有的。”最後長生真人說了這麼一句話,這句話是再簡單不過了。
  “他是為何而來,所求是何物?沐家在上麵可稱得上是隻手遮天。”陽明散人神態凝重起來。
  “不管他為何而來,都不簡單。”長生真人說道:“不管說以什麼借口從上麵下來,隻怕都不像他所說的那樣。未來必有風暴,隻怕風暴也起於他。”
  “這是帝統界的人對萬統界有所垂涎嗎?”陽明散人徐徐地說道。
  “隻怕不是,以我之見,是個人所為。”長生真人淡淡一笑,說道:“雖然說我們萬統界是不如帝統界,但不要忘記了,我們萬統界也是出了眾多始祖的地方,誰要真想吞了萬統界,先抬頭看一看天穹。”
  對於長生真人這樣的話,陽明散人也是讚同,她不由輕輕地點了點頭。
  “總之,以我之見,在這一件事上,總會有人玩火**。”長生真人徐徐地說道:“而且有可能席卷整個萬統界,所以說,你如果真的有警惕,不是放在我徒弟的身上,而是姓沐的身上。”
  “說不定未來,你們陽明教也有求於我徒弟之時。”長生真人含笑地說道:“如果說,誰敢鎮殺姓沐的,誰敢無忌於沐家,那隻怕是唯有我徒弟了。”
  “你自信得盲目。”陽明散人驕傲地說道:“就算你未上過帝統界,也知道沐家的可怕,若是殺了姓沐的,你可以想象後果,說不定沐家會不惜一切代價殺下來。再說,又有幾個人敢去挑釁沐家的權威,莫說是在萬統界,就算是在帝統界,沐家也是威懾八方。”
  “我徒弟。”長生真人輕笑,說道:“相信我,看著他的眼睛,一切在他眼中那隻不過是浮雲而已。你也看得到的,姓沐的在這萬統界,誰人不忌憚三分?他為什麼能橫行於萬統界?終究到底,那是因為沐家,帝統界的沐家。沒有人敢終結他而已,但,對於我徒弟來說,沐家,那隻不過是一個稱號而已!”
  “你又在算計著,你是驅虎吞狼。”陽明散人凝視長生真人。
  “妹子,話不能說得這麼難聽。”長生真人嬌笑,說道:“世間萬物,皆是隨緣。有些事情,終究有人去終結它而已。”
  “小心了,誰是下棋人,誰才是棋子,隻怕不是你說了算。”陽明散人冷冷地說道。
  “不,我豈不是下棋人,我也不是棋子,我隻是一個旁觀者而已。”長生真人輕笑,說道:“妹子,你是太入戲了,肩旁上的擔子太重了。你和我可不一樣,你是要維護陽明教在萬統界的地位,至於我長生穀嘛,無所謂了,我們隻不過是一個三流小門派而已,世間的權權勢勢,就讓有心人去爭吧。就像萬壽國要篡位一樣,那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他們有本事,就拿去唄。”
  說到這,長生真人顯得十分的灑脫,特別是伸了伸懶洋,昂起螓的時候,那雪白粉頸實在是太過於迷人。
  “陽明教,終是陽明教。”最後陽明散人隻說了這麼一句。
  這就是陽明教與長生穀不一樣的地方,陽明教號稱萬統界前三,甚至是號稱萬統界第一大教,陽明散必須有著匹配它地位的實力,也必須有匹配著它地位的權威。
  而長生穀萬世以來都是無為而治,大世不爭,所以就算很多人說長生穀已經沒落,甚至已經是衰落到三流門派,那都無所謂,因為長生穀不需要像陽明教那樣悍衛它的地位。
  “不過,小心了,姓沐的真的能拿下朱襄武庭,那麼他第一個想吃掉的必定是你們陽明教,隻要吃掉了你們陽明教,萬統界何愁不是手到擒來。”長生真人嬌笑一聲,說道:“就不知道你們準備好了沒有。”
  “若真的到了那一天,隻怕你長生穀更是在劫難逃。”陽明散人清冷地說道。
  “無所謂了,如果你們陽明教都撐不住大勢,我長生穀又有何力回天?”長生真人十分灑脫,嬌笑,美麗得驚心動魄,嬌笑地說道:“當然,我可以給你出個主意。不如你隨的我徒弟吧,讓我徒弟入主你們陽明教,以他的霸道再配上你們陽明教的實力,區區姓沐的,算得了什麼。”
  “白日做夢。”陽明散人乜了她一眼。
  

Snap Time:2018-11-21 14:04:56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