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313章 木蠹虱

  張岩和胡青牛都站出來與李七夜賭一局了,在場的其他年輕修士一時之間你看我、我看你的,最後其他的年輕修士都沒有站出來與張岩、胡青牛站在一條陣線上。雜∩誌∩蟲
  大家都看得出來,李七夜與穆雅蘭、秦芍藥關係不一般嘛,他們何必去招惹長生穀呢,長生穀怎麼說也是長生道統的統治者,同時也沒有必要去惹美人不高興。
  更何況,他們與張岩、胡青牛都是情敵關係,憑什麼在這個時候他們要與胡青牛、張岩共同進退,如果張岩、胡青牛丟人現眼的話,這將會使得他們在美人心目中的地位有所降低,他們幸災樂禍都還來不及呢,憑什麼要與胡青牛、張岩他們一同進退?
  “胡兄,我們兩個綽綽有餘。”見其他人都不與他們站在一條線上,張岩心有不滿,冷哼一聲,徐徐地說道。
  “那我們就開始賭吧。”胡青牛此時雙目犀利,頗有咄咄逼人的氣勢,說道:“如果我們輸了,這些都是你的,如果你輸了,那就啃泥巴!”
  此時胡青牛就是要爭一口氣,他就是要看到李七夜出醜的模樣,如果說李七夜真的是啃泥巴了,那就是該揚眉吐氣的時候,也是該他在美人麵前揚威的時候。
  李七夜看了一眼胡青牛他們放在桌上的賭注,他笑了一下,說道:“這點賭資也想跟我賭,都是些什麼破爛,不值得一提。”
  “你”胡青牛臉色十分難看,雖然說他的膏藥和離山參不算是絕世之物,但也是十分珍貴的東西,現在李七夜竟然如此貶低,他雙目一冷,冷喝道:“好大的口氣,我離山參乃是生於半月幽穀,此參受幽月籠罩,吸月光精華……”
  “一根草參而已,有什麼值得吹噓的。”李七夜打斷了胡青牛的話,說道:“雅蘭,我這有根小參須,幫我泡杯參茶。”說著,李七夜隨手就把一個木盒扔在桌上。
  穆雅蘭打開木盒,瞬間仙氣氤氳,隻見木盒之中躺著一條手指大小的參根,這條參根流淌著星耀,宛如是從星辰深處采摘回來的一般。
  “辰月寶參”一看到條參根,站在旁邊的秦芍藥也不由大吃一驚,說道:“傳言此參隻生於仙統界,無比罕見。”
  一看到木盒中的這條參根,胡青牛也一樣臉色大變,不由吃驚,叫了一聲:“辰月寶參!”
  作為神醫的他,當然知道辰月寶參的價值了,與這辰月寶參一比,他的離山參真的是一根草參了,真的是不值得一提了。
  “辰月寶參。”一聽到這個名字,一些年輕的修士也知道這種寶參的珍貴,他們都不由大吃一驚。
  此時穆雅蘭已經是一杯參茶湯上,李七夜吹了吹,輕輕地啜了一口,淡淡地說道:“年份嫩了點,再老點,就更可口了。”
  一時之間,在場的人都無語了,一條辰月寶參的參根拿來泡茶喝,這等奢侈已經是無法用筆墨來形容了,這樣的奢侈,那是實在是讓人羨慕得眼紅,就算是他們大教的老祖,都沒有如此的待遇,這實在是讓人嫉妒無比。
  當然,這樣的一條寶參的參根對於李七夜而言,那是根本算不了什麼,當年滅了輪回荒祖,他寶庫的豐厚,那是足可嚇死人,區區一根辰星寶參,那可謂是不入流。
  在場的人都傻傻地看著李七夜喝茶了,就算是胡青牛和張岩都說不上話來了。
  “還要加點賭注什麼的嗎?”李七夜喝著參茶,看著胡青牛他們。
  胡青牛和張岩兩個人一時之間是臉色漲紅,此時他們的那點賭資是顯得那麼微不足道,因為他們比較珍貴的離山參都還不如李七夜現在喝著這麼一杯茶參呢,甚至他們傾盡所有,都不見得比李七夜這麼一杯參茶好到哪去。
  一時之間,胡青牛和張岩兩個人滿臉通紅,站在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這就好像一個人拿出一顆寶石在別人麵前炫富一樣,而人家卻用比他貴十倍的寶石鑲在鞋上,這種被狠狠打一個耳光的滋味那是十分不好受。
  “既然都說賭了,那我也不貪圖你們這點丹藥,也不欺負你們,免得你們說我仗財欺人。”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這樣吧,如果我輸了,我就把這泥巴啃幹淨,如果你們輸了,我也不為難你們,下去滾泥巴吧。”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賭注,大家都麵麵相覷,一時之間大家都覺得這樣的賭局並不過份,正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李七夜的確是沒有欺負他們。
  “這的確是可以。”有年輕的修士不由嘀咕一聲,那怕他們看李七夜不順眼了,但也不得不承認這樣的賭局也是公平。
  “你們還敢賭嗎?如果不敢賭,那就算了,從哪來,回哪去吧,都不要留在這礙眼。”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好像是趕蒼蠅一樣。
  “賭有什麼不敢去賭,我輸了,就下去滾泥巴!”胡青牛這個人心高氣傲,但也是敢做敢為,他就是要爭這麼一口氣,那怕是輸了,他都要撐下去。
  “嗯,好膽識。”李七夜鼓掌笑著說道:“你呢?”此時看著張岩。
  “這個”一時之間張岩猶豫不定了,比起倔強鑽牛角尖的胡青牛來,他更機靈。
  在剛才參加賭局的時候,他都是有些勉強,隻是硬著頭皮來的,現在看到李七夜如此的底氣十足,他心麵一下子動搖了,有臨陣退縮的想法。
  “大不了滾泥巴,張兄,賭。”胡青牛立即拉張岩下水,慫恿鼓動他。
  雖然說滾泥巴對於張岩來說是沒有什麼實質的損失,但是,對他而言,這實在是太損尊嚴了,他堂堂的百丹門傳人,竟然輸得滾爛泥,說出去這隻怕會成為他一生的汙點,更重要的是,在美人麵前滾泥巴的話,那以後真的讓他有些難於抬起頭來。
  “我,我賭一把。”最後,張岩一咬牙,也豁出去了,如果說在美人麵前臨陣退縮的話,隻怕他也是顏臉無存,既然是如此,那何不硬撐下去,說不定還有機會贏了李七夜。
  “那我們開始吧。”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一時之間,大家都望著灘塗,在水中李七夜在那塑起了一個又一個泥洞,每一個泥洞都十分的古怪。
  大家都還以為李七夜會再次下水去挖,但他隻是掏出一隻金燦燦的葫蘆而已,這正是一陽葫。
  “呼”的一聲響起,一陽葫打開的時候,竟然噴出了一股小小的流光,這股流光如星辰大海中的碎光一般蕩漾,似乎這就是星耀流水。
  這流水瞬間分作了一股又一股,瞬間流淌入了那一個又一個的泥洞之中,眨眼之間,所有的流光全部都灌注入了其中。
  隨著流光灌注入了一個又一個的泥洞之中,聽到“噗、噗、噗”的聲音響起,隻見整個泥灘竟然是慢慢地凸了起來,這就好像是蒸籠中的饅頭,那是越蒸就越大。
  看著泥灘越來越鼓,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幹什麼,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啵”的一聲響起,當泥灘鼓到一定程度之後,鼓起來的泥灘一下了炸開了,爛泥濺射,不少年輕修士都紛紛躲避,怕被爛泥濺到。
  “嗡”的一聲響起,當整個泥灘炸開之後,竟然好像是一下子炸開了馬蜂窩一樣,爛泥之下一下子飛出了密密麻麻的小東西,撲天蓋地,像蟲災一樣。
  “這是什麼東西”如此多的小東西一下子從爛泥灘中飛了出來,把大家都嚇了一大跳,紛紛一看,隻見從爛泥灘中飛出來的一個個細小的飛蟲看起來像是水虱,但全身又披著綠光,特別是它們全部都停留在水麵的時候,它們身上的綠光閃爍之時,好像是一個又一個細小的綠燈一樣。
  “是木蠹虱。”船上有年輕的修士立即認出這東西,他說道:“木蠹虱是最喜歡啃食陰木了,特別是由藥廬所產的藥木,更是它的最愛,聽我師父說,如果在藥廬的溪水中發現木蠹虱,這一帶一定是沒有藥木,就算曾經是有,也早就被它們啃光了。”
  “的確是木蠹虱。”看到如此撲天蓋地的木蠹虱,胡青牛不由鬆了一口氣,露出了難得的笑容,說道:“或許這曾經是有過大塊的藥木,可惜現在早就不複存在了。”
  在這個時候,露出笑容的胡青牛不免有幾分得色地望著李七夜。作為神醫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有木蠹虱的地方必定沒有沉木之類的陰木,更別說是它們最好的藥木了,那怕曾經是有,隻怕早就被它們啃食光了,往往很多時候木囊虱比修士更早發現藥木。
  毫無疑問,如此撲天蓋地的木蠹虱是在這泥灘中結巢,木蠹虱結巢的地方又怎麼可能還有藥木呢。
  看到如此多的木蠹虱,張岩也鬆了一口氣,感覺是勝券在握,但他依然不放心,立即上前去看,隻見被炸開的泥灘除了爛泥之外什麼都沒有,更別說是藥木了。
  

Snap Time:2018-11-14 06:16:19  ExecTime:0.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