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312章 美人一笑

  “啃泥巴?”對於胡青牛的話,李七夜隻是淡淡地笑了笑,說道:“那我就需要做點準備才行了。∞雜誌蟲∞”說著,往大船走去。
  “你這是要幹什麼?”看李七夜要攀上船,張岩不由皺了一下眉頭,說道。
  李七夜攀上了大船,笑著說道:“既然都說你們要跟開賭局了,那我豈能一身泥水呢,當我是盛裝出席了。”
  “下去吧,這不是你該上來的地方。”張岩不悅,吩咐地說道。
  雖然說剛才聽起來張岩是對於李七夜一番好意的模樣,事實上,對於他而言,李七夜隻不過是他拿來活躍氣氛的工具而已,打心麵就沒有正眼看過李七夜,也未把李七夜當作一回事。
  現在李七夜要上船,張岩當然不悅了,這樣的一個無名小輩,焉能有資格跟他們同一條船,更何況他一身泥水,宛如是街上的要飯的乞丐,上船來豈不是弄髒了船隻。
  “是嗎?”李七夜隻是隨意地笑了一下,已經攀上船隻,踏上了甲板,一身泥水的李七夜踏上甲板的時候,那就在甲板上踩下了一個個汙泥的腳印,泥水也滴落到甲板上到處都是。
  “下去”胡青牛見到李七夜全身都是泥水,髒兮兮的,弄髒了甲板,一陣厭惡,斥喝道:“這焉是你有資格上來的地上,滾下去。”
  “你立即下去吧。”立即有兩個青年自告奮勇,攔住了李七夜,厲喝道:“否則就把你扔下去。”
  船上的這些青年,不少是青年俊傑,他們根本就看不起那些草根或者散修,在他們眼中那些草根和散修那隻不過是蟻螻而已。
  剛才船上的人那麼的熱切地參加這樣的賭局,無非是看到穆雅蘭和秦芍藥感興趣而已,他們無非是想討得美人的喜歡,想搏得美人一笑而已。
  現在李七夜這樣的一個無名小輩,一個全身泥水的人竟然想登船,想跟他們同坐一艘船,那是他們不允許的,這種蟻螻怎麼有資格跟他們同坐一艘船呢,更何況,李七夜一身泥水,讓他們看了都厭惡。
  穆雅蘭和秦芍藥她們兩個人都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胡青牛他們就立即擅作主張了,這頓時讓她們兩個不悅。
  “就算是賭局,你也隻不過賭局的棋子,焉有資格與賭客同坐,滾下去吧,別讓你的臭腳弄髒了秦仙子的甲板。”這兩個青年中的另一個青年接著厲喝道。
  李七夜沒有理會這兩個青年,吩咐穆雅蘭和秦芍藥說道:“一身都是爛泥,幫我收拾一番。”
  李七夜如此理直氣壯地吩咐穆雅蘭和秦芍藥,這頓時讓在場的所有年輕修士臉色一變,在他們眼中穆神基、秦仙子是何許人也,這個無名小輩竟然敢拿她們當作侍女來使喚。
  “放肆”一時之間,不少年輕修士紛紛出言斥喝。
  胡青牛和張岩更是臉色大變,胡青牛臉色一冷,露出殺機,森然地說道:“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瀆褻仙子,要你狗命……”
  但是,胡青牛話還沒有說完,就硬生生地噎住了。
  此時隻見冷淡疏離的穆雅蘭已經上前去挽扶住李七夜的一隻手,好像怕他腳下一滑摔倒一樣,而秦芍藥為李七夜脫下全是泥水的外套。
  在這個時候,穆雅蘭和秦芍藥她們兩個人也不在乎李七夜身上的爛泥已經弄髒了她們的衣裳,就像是李七夜的侍女一般為李七夜整理。
  “你一身是泥,要洗一洗了。”秦芍藥看他一身衣裳都是爛泥,隻好說道。
  “我去準備盥洗之物。”穆雅蘭立即去張羅。
  而秦芍藥扶著李七夜進入了艙內,有些抱怨地說道:“你一下子失蹤了那麼幾天,大師姐都被你嚇了一跳了。”
  “隨便走走而已。”李七夜笑著說道:“這等小事情,何需如此的焦慮,隨手也能橫掃。”
  在他們兩個人談話之間,已經消失在了艙內了。艙外隻留下了呆如木雞的眾人。
  一時之間,船上的所有年輕修士都是嘴巴張得大大的,一時之間都回不過神來,他們都被眼前的這一幕懵傻了。
  穆雅蘭和秦芍藥,乃是長生穀出身,當世赫赫有名,地位也是甚高,更何況她們美貌傾城,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傾倒。在多少人心目中,她們乃是高高在上的神女,讓人為之傾慕的仙子。
  但此時她們在李七夜身邊宛如是一個婢女一般,是那麼的順從,是那麼的溫柔,又是那麼的體貼。這樣的豔福,是他們永遠所不能享受到的。
  特別是剛才斥喝李七夜的人,此時更是臉頰是火辣辣的,十分的尷尬。
  一時之間,就算是張岩和胡青牛這樣的人傑都說不出話來,神態十分的尷尬,他們想討美人歡心,想搏得美人一笑都難,現在卻對另一個男子是如此的溫柔順從。
  更讓張岩和胡青牛心麵不是滋味的是,這個男子還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還是一個默默無名的小卒而已,這怎麼不讓他們心麵氣呢?
  在這個時候,張岩和胡青牛心麵的滋味都是無法形容,百味紛呈。
  “這,這,這……”有年輕修士嘴巴張得大大的,說了大半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甚久之後,李七夜終於洗漱完了,一身清爽的他,長長籲了一口氣,淡淡地笑著說道:“人生洗個熱水澡,再來一杯熱騰騰的好茶,那是多麼愜意的事情。”
  大家看著站在艙門口伸懶腰的李七夜,心麵都不是滋味,覺得李七夜這是特別的礙眼。
  在這個時候,穆雅蘭是溫柔體貼地為他披上了外套。
  “我種的凝雪纖毫正好還有一罐未開封。”秦芍藥露出笑容,說道。如深穀幽蘭的秦芍藥一笑之時,宛如幽蘭盛開,是那麼的清雅脫俗,讓人為之眼前一亮。
  “那就泡來喝喝吧,看一下你茶藝如何。”李七夜笑著吩咐地說道。
  “論茶藝,我就不如大師姐了。”秦芍藥三分嬌羞,七分的謙虛,此時的她是十分的美麗。
  秦芍藥臨窗煮茶,穆雅蘭備了案椅,李七夜舒舒服服地坐在了那,當陽光透過窗台灑落在他的臉頰上的時候,懶洋洋有他宛如剛睡醒一樣。
  片刻之後,茶香飄滿了大船,秦芍藥雙手奉上香茶,說道:“這是春茶,你嚐嚐味道如何。”
  穆雅蘭都不由淡淡一笑,點上幽香,為李七夜備上茶點。
  美人在側,素手捧茶,糕酪如酥,這是何等的享受,如此的一幕,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羨慕。
  船上的年輕修士看得都傻傻的,心麵特別不是滋味,一時之間都說不出話來。
  “茶不錯,不過雅蘭的手藝也很好,點心剛剛好。”李七夜品嚐之後,茶點入口,笑著說道。
  在這個時候胡青牛和張岩兩個人心麵特別不是滋味,事實上其他人都不是滋味,但他們都沒辦法,也唯有胡青牛冷哼一聲。
  聽到胡青牛一聲冷哼,李七夜這才抬頭,看了眾人一眼,笑著說道:“我都差點忘了賭局的事情了。”
  “繼續,繼續,我們的賭局繼續。”李七夜笑吟吟地對胡青牛他們說道。
  “師兄,你就別戲弄他們了。”穆雅蘭淡淡一笑,宛如寒梅盛開,美得動人心弦。她輕輕搖了搖頭,說道:“這等事情,對於你來說那是十拿九穩。”
  穆雅蘭這也算是一番好意,她很清楚,李七夜出手,那必定是十拿九穩的事情,張岩他們敢與李七夜打賭,那是必輸無疑。
  “這怎麼說是戲弄,又不是我說一定要賭的。”李七夜聳了聳肩,無所謂地說道:“既然是輸不起,那我們不賭便是。”
  “誰說不賭?”胡青牛立即站出來,冷冷地哼了一聲。
  胡青牛心麵咽不下這口氣,更何況在秦芍藥麵前他更不能弱了氣勢,不論如何在這個時候他都不能退縮。
  “哦,是你要賭呢,還是所有人要賭?”李七夜笑著說道。
  “隻要你敢賭,又有誰怕了。”胡青牛一挺胸膛,目光犀利,冷聲地說道:“既然都說賭了,我們怎麼都會奉陪到底。”
  雖然說胡青牛這個人是心高氣傲,說話常常冷場,但是他做事是一個十分倔強的人,也是一個十分好勝的人。
  在這個時候,他絕對不可能是退縮了,更不能在自己喜歡人的麵前弱了氣勢,那怕是硬撐,他也要撐到底。
  “張岩兄,我們就與他一賭到底。”此時胡青牛也拉上了張岩。
  “這個”張岩不由猶豫了一下,最後他也一咬牙,與胡青牛共同進退,說道:“那要賭就賭到底,看一看這能不能挖出藥木。”
  張岩是比較機靈的人,此時大家都看得出來,李七夜與穆雅蘭、秦芍藥的關係非同小可,更是她們的師兄,這更了不得了。如果是平日,張岩當然不願意去與長生穀有什麼衝突。
  但是,現在如果在自己喜歡的人麵前退縮的話,那他這就成了懦夫了,所以他一咬牙,要與胡青牛共同進退。
  

Snap Time:2018-11-21 10:36:22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