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305章 俯視

  李七夜看著肖鴻艦,淡淡地說道:“你覺得我會幹什麼呢?當然是砍下你的頭顱了,難道我會仁慈地放了你不成?”
  “你,你不要忘記了,我是萬壽國的國師,萬壽國更是與長生穀世代友好相處,你是撕破萬壽國與長生穀之間的千百萬年友誼,這是向萬壽國宣戰!”肖鴻艦也害怕了,立即搬出了所謂的千百萬年友誼,這也算是他另外一種的求饒方式了。ξ雜↓誌↓蟲ξ
  “千百萬年友誼?”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說道:“你這個友誼未免得得太及時了吧。我們穀主被人偷襲受了重傷閉關,你們萬壽國竟然如此巧的上門提親,還是想強娶我們長生穀的女神醫,撕破臉皮的時候,你這位國師那也來得太及時了吧,難道說你就是十分巧合地在長生穀附近?”
  李七夜這席話一說出來,外麵的很多修士強者都不由暗暗吃驚,因為長生真人受傷的事情很少人知道,現在再聽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大家一下子也明白了,萬壽國想趁這個機會對長生穀進行探試。
  “這,這,這隻是巧合,真的是一個巧合。”肖鴻艦立即說道,在這個時候他連什麼尊嚴都顧不上了,在死亡麵前,尊嚴又值得幾文錢。
  “原來是個巧合呀。”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看來我手一滑,不小心砍掉你的頭顱,那也是巧合,我這個人最喜歡的就是巧合了。”
  肖鴻艦臉色煞白,一下子明白此時向李七夜服軟或者求饒都不起作用了。
  “如果你殺了我,這隻怕會給長生穀帶來滅頂之災。”最後肖鴻艦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服軟求饒都沒有用,他威脅地說道:“在這背後,有一些人永遠是你惹不起的,永遠是長生穀惹不起的。”
  “世間還有我惹不起的人?”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了。
  “沒錯。”肖鴻艦立即板下臉,冷冷地說道:“有一些人,你永遠都是惹不起,而且他是從上麵來的,不要說是殺你,隻怕是滅你們長生穀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然而,肖鴻艦的話還沒有說完,李七夜隨手一揮,他的頭顱落地,鮮血從脖子處狂噴而出,染紅了大地。
  肖鴻艦的頭顱落在地上,滾得很遠很遠,他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他想不到自己就這樣死了,而且他威脅李七夜的話一點作用都沒有。
  “我惹不起的人?”李七夜淡淡一笑,風輕雲淡:“我愉悅,便是海闊天空,舉世升平;我一怒,便是萬世崩滅、眾帝顫抖。舉世之間,何人我惹不起?”
  這話風輕雲淡,但霸氣無匹,在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他們第一次聽過如此霸氣的話,竟然敢說眾帝顫抖。
  在如此霸氣的話之下,大家都久久回不過神來,這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那怕輕描淡寫的話在李七夜口中說出來,依然是霸氣無匹。
  最後,長生穀把那些還活著的萬壽親王的弟子全部逮捕了,被押到了山門之外,押到了李七夜麵前。
  這些弟子跪在山門之外,臉色煞白,全身發抖,他們來的時候是胸膛挺得高高的,在這個時候他們就是砧板上的魚肉。
  李七夜隻是隨便地看了他們一眼,隨手一揮,一顆顆頭顱,滾落在地上,鮮血染紅了泥土。
  最後一個活下來的弟子被嚇得癱軟在地上,屁滾尿流。
  “幫我捎一句話。”李七夜溫柔地說道:“我什麼時候抽個時間,去你們萬壽國走一走,滅了你們。”
  最後,隨手把這個活口扔了出去,好不容易回過神來,這個活著的弟子嚇得魂飛魄散,轉身就逃,恨不得自己再多生兩條腿,能讓自己以最快的時間逃出去。
  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不論是外麵的修士強者,長生穀的弟子,一時之間他們都是麵麵相覷。
  對於長生穀的弟子來說,他們既是有點不適,但更多的是有些興奮。因為一直以來長生穀都是顯得低調務實,很多時候與外界無爭。
  那怕是說長生穀掌握著長生道統的權柄,但是往往很多時間長生穀是被人忽略一樣,不像其他道統的掌權正統,他們都是高高在上,號令天下,左右著道統中的許多大教傳承,在這一方麵長生穀更多的是主張無為而治。
  也正是因為如此,往往很多時候作為一個道統的掌權者,長生穀的弟子在道統內其他大教宗門的修士麵前並沒有說是咄咄逼人、或者氣勢淩人什麼。
  甚至有時候還被一些大教疆國的弟子欺到了頭上,就如萬壽國。
  現在李七夜的做事風格完全與長生穀的低調無為不同,甚至可以說是格格不及,囂張、霸道,凶猛,這些東西都是長生穀所沒有的。
  現在李七夜一言不合就大開殺戒,甚至屠殺登天真神,瞬間撕毀了長生穀與萬壽國之間的脆弱從屬關係,甚至是不惜同萬壽國宣戰。
  若是換作長生穀的其他人,那怕是老祖,都不見得能做出這樣的事情,長生穀做事風格一直以來都是給人留有回旋的餘地,而不像李七夜,一出手那簡直就是趕盡殺絕。
  所以當李七夜大開殺戒的時候,不少長生穀的弟子有些不適應,但更多的是為之興奮,因為不知道有多少弟子早就看萬壽國不順眼了,早就想狠狠教訓一下萬壽國了,讓他們知道誰才是長生道統的主人。
  現在李七夜所做的事情,無疑是他們心麵想做的事情,這讓不知道多少長生穀的弟子心麵覺得痛快,都不由覺得是揚眉吐氣。
  “長生穀要出世了嗎?”看到李七夜這樣的一位首席大弟子做事風格與長生穀迥異,外麵觀望的修士強者中有老一輩不由揣測地說道。
  在以前,長生穀的低調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長生穀在大家眼中是一副隱世出塵的姿態,不愛幹涉風塵中的種種恩怨,現在李七夜一鳴驚天,甚至是大開殺戒,一時之間不讓不少人心麵為之猜測了。
  對於外界的猜測,李七夜是完全無所謂,他神態自然地回到了百花穀,完全就不把這當作一回事,對於他而言,殺一位登天真神,那跟踏死一隻螞蟻沒有多不的區別。
  “萬壽國找到了靠山。”比起神態輕鬆自在的李七夜來,梵妙真頗為擔憂,徐徐地說道。
  不論是萬壽親王還是肖鴻艦,從他們的話中就可以聽得出來,萬壽國突然對長生穀有所舉動,這隻怕不僅僅是因為萬壽國垂涎長生道統的權柄那麼簡單,在萬壽國的背後,有人推波助瀾。
  “有靠山是好事。”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人越多,殺起來越有意思。”
  “你說得倒輕鬆。”梵妙真輕輕地白了李七夜一眼,有著少女的嫵媚,沒好氣地說道:“這隻怕會把我們長生穀拉到無窮無盡的戰火之中。”
  “就算長生穀對萬壽國一步又一步的退讓,難道萬壽國就會罷手嗎?就會讓長生穀逃得掉戰爭嗎?無非是助漲萬壽國的氣焰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對於這樣的話,梵妙真不由沉默,她也明白李七夜這話說的是實情,萬壽國垂涎長生道統的權柄已經很久了,隻不過他們一直按兵不動而已,但這不代表萬壽國會一直按兵不動,總會有一天萬壽國會對長生穀發動戰爭。
  萬壽國想掌執長生道統的權柄,那就必須打敗長生穀,甚至是滅掉長生穀,隻有這樣萬壽國才能真正的掌執長生道統的權柄,號令天下。
  所以不論長生穀如何的退讓,戰爭都將會發生,隻不過是遲與早的問題而已。
  “我需要知道這背後究竟是誰在推波助瀾。”梵妙真不由輕輕歎息一聲,說道:“這是一樁陰謀。”
  從她師尊長生真人被襲擊,到萬壽國上門提親,再到雙方衝突,這背後絕對是有人在謀劃著什麼。
  “知與不知,都無所謂。”李七夜隨意地說道:“在絕對的力量之下,什麼陰謀,什麼算計,那都隻不過是浮雲而已,絕力量之下,一切所謂的計謀,都會一下子被轟殺成渣。”
  “你說得容易呀。”梵妙真沒好氣,但她都不知道怎麼了,對於李七夜的話卻又有著百分之百的信心。
  不知道為什麼,梵妙真總覺得,李七夜說得到就是做得到,他就轟殺成渣就是轟殺成渣。這可是長生穀的年輕一輩弟子呀,竟然讓她能如此盲目相信,梵妙真都覺得這太不可思議了。
  “穀主如何?”李七夜隨口問道。
  梵妙真輕輕地搖頭,說道:“我也不清楚,到現在為止,我也未能見到她老人家。希望她老人家沒事,祖爐能起死回生,一定能把她救活。”
  最後一句話,梵妙真都是為自己鼓氣,是自我安慰。
  畢竟,對於長生穀來說,不會輕易動用祖爐,現在用上了祖爐,這可想而知她師尊的傷勢是多麼的可怕了,所以這些日子以來,梵妙真在心麵都是忐忑不安,不止是她,長生穀上下的弟子心麵都不安。
  

Snap Time:2018-11-16 13:21:14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