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293章 毒王

  在穆雅蘭走了之後,梵妙真立即用手肘頂了一下李七夜,嬌笑地說道:“大師兄,該你表現的時候了。雜∩誌∩蟲”
  “表現什麼?”李七夜乜了梵妙真一眼。
  梵妙真嬌笑地說道:“當然是拿下我們的師妹了,你沒看到嗎?毒王黃權威來了,他可是對我們的二師妹愛慕已久了,不知道追求我們二師妹多久了,現在我二師妹請他來幫忙,這豈不是給了他大好的時機。”
  “關我什麼事情。”李七夜興趣缺缺,搖了搖頭。
  梵妙真環了李七夜一眼,說道:“話可不能這樣說,俗話說得好,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二師妹長得既漂亮,又有天賦,仁心妙手,這樣的好姑娘上哪找去?這麼好的姑娘,焉能讓萬壽國的王八蛋搶走了。”
  李七夜瞅了她一眼,笑著說道:“你這是愛護你師妹,還是存心要與萬壽國為敵呢?”?“兩者都有。”被李七夜一口道破,梵妙真也不臉紅,理直氣壯地說道:“我們二師妹,如此美麗冷傲、仁心聖手的好姑娘,當然是嫁我們長生穀的天才了,比如大師兄這樣的人才。至於萬壽國嘛,哼,哼,哼,這群白眼狼本姑娘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作為大師姐的我,當然是有義務去打擊這樣的一群白眼狼。”
  梵妙真把這話說得理直氣壯,也沒有什麼隱著掖著的,她說出這樣的一席話,也不是什麼私人恩怨。
  萬壽國號稱是長生道統最強大的疆國,他們窺視、垂涎長生穀那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情,萬壽國早就有心取而代之,隻不過忌憚於長生穀深不可測,一直不敢動手而已。
  梵妙真作為年輕一代的大師姐,別看她時不時人來瘋,事實上她有著很多弟子所沒有的遠見和智慧,她也明白萬壽國對長生穀的窺視垂涎,所以在心麵她對萬壽國抱有戒心和敵意。
  “這也與我無關。”李七夜笑著輕輕地搖了搖頭。
  “誰說與你無關了。”梵妙真白了他一眼,惱氣地說道:“你可是我們長生穀的席大弟子,既然是席大弟子,就有義務維護長生穀,你說是不是?”
  “話雖這樣說。”李七夜摸了摸下巴,說道:“但,作為席大弟子,那可不包括去讓我泡妞什麼的。當然了,如果你真心想打擊一下萬壽國什麼的,你也必須拿出點好處給我吧。俗話說得好,有錢能使鬼推磨。”
  “哼,想好處也不難,先給我挫挫毒王的銳氣,當然了,最必要的,那可是把我們的二師妹泡到手,我們二師妹可是我們長生穀的掌上明珠,可不能讓外人搶走了。”梵妙真瞪了李七夜一聲,嗔聲地說道。
  “把二師妹泡到手?”李七夜瞅著梵妙真,笑吟吟地說道:“一般而言,這樣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難道你是要買一送一,泡你二師妹,你這個做大師姐的是不是也一定嫁過來?”?“你想得臭美!”梵妙真頓時粉臉一紅,畢竟她是一個黃花大閨女,那怕她再大膽,談起這樣的話題,也是會害羞。
  梵妙真狠狠地剜了李七夜一眼,說道:“哼,你倒還夠貪心,想享齊人之福,挺臭的!哼,哼,想泡我們師姐妹,那等你立了功再說吧,如果你擊潰了萬壽國,莫說是我給你嫁過去,說不定你還能一口氣娶我們百花穀三美人!”
  梵妙真這話也隻是開玩笑而已,但毫無疑問她把萬壽國視為心頭大患,視為長生穀最大隱患,所以她這個大師姐有壓製、擊潰萬壽國的遠見。
  “你這話說得我是怦然心動,這都把我的骨頭說酥了,一抱三美,這是多麼香豔誘惑的事情。”李七夜笑了起來。
  “哼,等你擊潰萬壽國再做這個白日夢也不遲,哼,現在就像一抱三美,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梵妙真粉臉燙,狠狠地白了李七夜一眼。
  “這麼說來,你這是看好我了,對我信心十足了,認定我必能擊潰萬壽國了。”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被一個美女如此的看重,那實在是讓我受寵若驚,我都不知道我有這麼強大的本事。”
  當然,李七夜絲毫沒有受寵若驚的模樣。
  “少給我貧嘴。”梵妙真白了李七夜一眼,說道:“長生穀的席大弟子焉是隨便某人都能當的,我師尊的智慧,又焉是一般的凡夫俗子揣摩的!”
  梵妙真這話說得很平淡,這毫無疑問是對於她師父長生真人的十分信心。
  “說得我有點飄飄然。”李七夜摸著下巴,笑著說道:“不過嘛,既然我是那麼的不凡,也不是誰都能嫁給我的,就算是帝女仙子,隻怕也能是給我當洗腳的丫頭而已。”
  “我知道你臭美了,少給我貧嘴,敵人都攻和我們的大本營了,還不快給我打擊打擊他的威風。”說著,梵妙真也不管李七夜同不同意,拉著他轉身就跑,往外麵跑去。
  在外麵,穆雅蘭親自接見了來自於萬壽國的毒王黃權威!
  “黃道兄萬奔波,一路辛苦了。”見到了毒王黃權威,穆雅蘭抱拳,依然是清冷疏離,七分的客氣,三分的疏離。
  不論什麼時候,穆雅蘭都如寒梅傲雪,顯得清清冷冷,似乎對於任何人都是那麼的疏離一樣。
  “哪,哪,穆師妹相邀,再遠也要來,隻要穆師妹一句話,一切勞累算得了什麼。”毒王黃權威立即精神抖擻,一雙眼睛充滿了愛慕之情,一雙眼睛貪婪地望著穆雅蘭,似乎是百看不厭一般。
  毒王黃權威號稱是毒王,事實上年輕並不大,他很年輕,穿著一身青衣,頗有幾分風範,宛如一介書生,隻不過他常年與毒物相處,身上總是帶著一肌陰氣,讓人不寒而栗。
  毒王黃權威,是萬壽國的弟子,也是萬壽國的天才,是回春公子的師弟,隻不過他所走的道路與回春公子不一樣。
  毒王黃權威所鑽研的乃是藥理之道,但他更喜愛鑽研各種毒草毒蟲,修練了十分深湛的毒術。
  毒王黃權威對於穆雅蘭的愛慕這也不是什麼秘密,而且黃權威自視欺高,自認為自己一身毒術無術,與醫術無雙的穆雅蘭正好相配,更何況出身於萬壽國的他,也配得上長生穀。
  至於萬壽國的不少長輩,也是樂見其成,如果說黃權威能娶到長生穀的天才弟子,這對於他們萬壽國而言無疑是百利無一害了。
  “我這有一個病人,乃是我們長生穀旁支的一位長輩,他在入深穀采藥的時候不小心中毒,此毒凶猛,無法根除,小妹也是束手無策。黃道兄乃是毒術無雙,故邀請黃道兄出手相助。”穆雅蘭徐徐地說道。
  穆雅蘭掌管百醫堂,百醫堂每天都有上百的病人,一般的病人無需她親自出手,隻不過有一位長生穀旁支的長老采藥中毒,穆雅蘭幾次出手,都無法除去他身上的劇毒,隻能為他穩住傷勢,不讓劇毒蔓延。
  在驅毒無功之下,穆雅蘭不得不向精通毒術的黃權威提出邀請。
  “應該的,應該的,萬壽國與長生穀乃是一家人,師妹有事相求,我必定全力相助,那怕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黃權威立即說道,他的一雙眼睛未能離開過穆雅蘭美麗的臉龐。
  “黃道兄毒術無雙,希望長老也能藥到病除。”穆雅蘭輕輕地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梵妙真拉著李七夜衝了過來了,她嬌笑地說道:“我們也去探望一下長老,看一下他老人家的傷勢。”
  看到梵妙真,黃權威也未敢怠慢,立即抱拳,說道:“原來是梵師姐,久違,久違了,師姐的丹道隻怕又是精進不少了。”
  梵妙真乃是長生穀年輕一輩的大師姐,那怕她很少在外麵走動,但她在長生道統有著很高的地位。
  “哪,哪,比不上黃師弟的毒術來,遜色多了,遜色多了。”此時的梵妙真一點都不像瘋丫頭,端莊貴氣,一副大師姐的派頭。
  “既然黃師弟來也,那就再好不過了。”梵妙真含笑,說道:“我們還擔心長老的傷勢呢,現在看來,黃師弟一出手,必定是藥到病除。”
  “不敢,不敢。”黃權威忙是說道:“隻要長老的確是中毒了,其他的我是不敢誇下海口,隻要是毒物,我都有破解之術。”說到這,有幾分傲氣,不覺間也挺了挺胸膛。
  以毒術而言,這的確是值得黃權威驕傲的事情,畢竟在毒術上的造詣,在年輕一輩沒有任何人能比得上他黃權威了,否則他也不會有毒王的稱號。
  “此事甚好。”梵妙真輕點頭,說道:“我正打算請大師兄看一看長老的毒傷呢,看來不一定需要大師兄出手了。”
  梵妙真這麼一說,穆雅蘭都不由看了李七夜一眼,她都不知道這是誰的主意,或者這是李七夜慫恿梵妙真來攪一攪這趟渾水,畢竟師姐一直對於萬壽國抱有戒心。
  “這位是”被梵妙真這樣一說,黃權威這個時候才注意到李七夜。
  

Snap Time:2018-11-16 06:59:01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