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289章 百花穀

  百花穀,四季如春,在穀內生機盎然,有芝草叢生,有奇卉開放,有柳枝如煙,更是有佳人出入。×雜∮誌∮蟲×
  在百花穀,處處可見佳麗,燕瘦環肥皆有,可謂是美女如雲。
  在百花穀中,能見高傲冷豔如寒梅的美人在澆灌著奇花;能見到笑態憨人的可人兒追著糜鹿奔跑,也能見美麗溫婉的佳麗在采摘寶藥……
  可以說百花穀不僅僅是氣候宜人,風景美麗,更是美女如雲,讓人來到了百花穀,那都是流連忘返。
  李七夜走入了百花穀,招來了不少佳麗的目光,有美女見李七夜則是抿嘴輕笑,也有冷傲的美人一見李七夜,隻是冷冷看了一眼而已,也有佳麗見到李七夜是友善點頭致意……
  美女如雲,這可謂是看得人眼花繚亂,換作其他男子處身於如此妙境,隻怕是忍不住是心猿意馬,但李七夜看著諸多美人佳麗,也隻是淡淡一笑而已,安步當車,走得不快,仔細地欣賞著百花穀的美景。
  百花穀突然來了一個男子,這已經讓穀中的女弟子好奇了,更讓人好奇的是,李七夜還是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
  所以當這樣的消息傳出去之後,百花穀的不少女弟子都紛紛來看觀,當然多數女弟子還是遠遠地看了李七夜一眼,神態間有些好奇,又有些嬌羞,畢竟百花穀很少有男弟子能住進來的。
  一些好奇的女弟子偷偷地多描李七夜幾眼,就抿嘴輕笑,也有一些女弟子大膽一點,則是對李七夜指指點點,私底下與閨蜜議論起來。
  李七夜這麼一個大男人進入了百花穀之後,引起了不小的波瀾,也引得不少女弟子紛紛駐足觀望,似乎這一刻李七夜就好像是籠子的猴子一樣,引來了不少人的好奇。
  當然李七夜也不在乎被人觀望,含笑而行,神態自然。
  看著這麼一個平凡的男子,行走在她們百花穀之中沒有絲毫羞怩不自在的神態,這也引得更多女弟子的側目。
  這也不能怪這些女弟子如此好奇,首先百花穀一直以來就很少有男弟子入住,就算是有那也是十分特殊的情況,更重要的是,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這個位置一直空懸著。
  因為首席大弟子一般而言就是傳人,如果被選為了首席大弟子在某種程度而言就將會成為長生穀的未來繼承人,也是長生道統的未來掌權人。
  但現在長生真人年輕還很輕,道行也深不可測,倍受長生穀上下和萬統界各方推崇,在眼下時機長生穀的確是還沒有到確立繼承人的時候。
  也正是因為如此,長生穀首席大弟子的位置一直空懸著,現在突然之間一下子冒出了一位首席大弟子來,這怎麼不讓人為之好奇呢。
  如果是在一般情況之下,李七夜這樣一個突然冒出來的人竟然會是他們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那一定會被讓人認為是假冒的。
  但李七夜卻持著他們穀主長生真人的手函而來,其他的東西可以假,但是他們穀主長生真人的手函卻假不了,所以說李七夜這個首席大弟子乃是貨真價實,的確是假不了。
  當李七夜走入了百花穀的時候,李七夜這個首席大弟子就好像是親姑爺一樣,引得了眾多姑娘的圍觀,不少姑娘們看到李七夜還抿嘴輕笑。
  不過,李七夜臉皮厚,風浪也見得多,在這樣的情況下依然是老神在在,安步當車,且行且欣賞著百花穀的美景和美人。
  “真是個大膽的流氓。”看到李七夜那麼自在地欣賞著百花穀的美景和美人的時候,有百花穀的女弟子不由嬌嗔一聲,低聲罵道。
  李七夜的確是無所顧忌,不論是百花穀的美景,還是美人,他都是仔細欣賞著,他的目光十分的霸道,那怕是陌生的美人他也依然是上下打量一番,仔細品味著眼前的美人。
  但是女孩子臉皮就薄多了,在這百花穀中沒有哪個女弟子能承受得了李七夜那霸道的目光,在李七夜那充滿侵略性的目光之下,女孩子都感覺自己是**裸的,一時之間嬌嗔不斷,不少女弟子對於李七夜這樣的霸道都為之惱氣,不敢與他對視,紛紛罵他為“流氓”。
  可以說,李七夜這個首席大弟子還有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流氓”這個名字已經成了李七夜的稱號了。
  嬌嗔惱罵,鶯語雀聲,聽起來也是特別的舒服,特別的悅耳,當然了首先你有足夠厚的臉皮,聽著這麼多女孩子罵你“流氓”,那才能聽得舒坦。
  李七夜一點都不在乎眾多女弟子罵他“流氓”,他依然是笑容燦爛,神態自然。
  “真是個臭流氓!”見到李七夜笑容更加燦爛,一點臉紅的意思都沒有,這更讓不少女弟子為之惱氣了。
  一時之間,百花穀是嬌嗔惱罵之聲不絕於耳,整個百花穀的氣氛是變得更活躍了。
  最後長生穀的弟子把李七夜安頓下來,因為他是百花穀的唯一一個男弟子,所以不能與其他的女弟子居住在一起,他在百花穀中偏僻之處獨占了一座庭院,這也顯得他愜意自在。
  被安頓下來之後,李七夜也沒有外出,閉目養神,靜修大道。可以說在長生穀乃是生機盎然,是一個充滿了生命力的地方,在這樣的地方修練那是再好不過了,有如此生機勃勃的地方,讓人修練起來也是特別的有活力。
  李七夜剛剛安頓下來,就已經有人來拜方了,而且前來拜方的是一個大美人。
  這個女子黛眉如煙,一雙秀目又大又圓,宛如會說話一樣,但這一雙十分動人的眼睛水波盈盈,何止是會說話,同時也是閃動著狡黠的光芒,宛如是一隻小狐狸一樣。
  女子臉如桃花,肌膚十分的粉嫩,更重要的是她臉上那燦爛的笑容十分的有感染力,讓人感覺十分親近。
  女子穿著一身淺紅衣裳,大裙曲衣,更襯托出她的美麗,雖然她的美麗與身材比不上武冰凝之流,也無法與長生真人相比,但卻有著十分強烈的魅力,有著很強的親近感。
  “小妹梵妙真,拜見大師兄。”這個女子一見李七夜,也不顯得陌生,反而是有著十分的熱情,向李七夜一鞠首,舉止也是十分的得體。
  原來這個女子梵妙真便是百花穀的大師姐,也是長生穀年輕一輩弟子是的煉丹好手,可稱得上天才。
  李七夜打量著眼前的梵妙真,上下打量一番,仔仔細細地品味,似乎要把梵妙真看個夠一樣。
  比起其他的女弟子的嬌羞來,梵妙真倒顯得大膽多了,她站在李七夜麵前,落落大方地任由李七夜看,見李七夜打量得差不多了,她也抿嘴輕笑,嬌笑地說道:“難怪眾姐妹都說大師兄是個流氓,看來還真是個流氓,哪有大師兄這樣打量著一個姑娘家的,任何一個姑娘家也經不起大師兄這麼一個大男人如此的打量品味。”
  “但,你經得起。”李七夜淡淡一笑,隨意地坐在那,大馬金刀,雖然平凡自在,但就是這樣的平凡自在,就顯得他的霸氣了。
  “因為我是個大師姐呀,如果我都像小姑娘一樣嬌羞,以後在這百花穀誰來侍候大師兄這麼一個男人呢,總得有一個臉皮厚的人來侍候師兄你吧。”說到這,梵妙真眨了眨一雙水波盈盈的秀目。
  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這就不好說了,說不定我這個人口味獨特,喜歡愛臉紅的女孩子,太大膽子的女孩子,隻怕會把我嚇跑。”
  如果有其他的女子在場,一定會對李七夜這樣的話不屑一顧,這樣的話那實在是太要臉了。
  “如果都能把大師兄嚇跑,那得是多麼大膽子的姑娘,隻怕我是嚇不跑大師兄了。”梵妙真輕笑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起來,自在地坐在那,隻是十分隨意地看著梵妙真,目光沒有任何收斂,是那麼的放肆,也是那麼的自然。
  “大師兄再看下去,小妹就渾身不舒服了。”梵妙真不由嬌嗔一下,一雙秋波盈盈的秀目跳動著光芒。
  “俗話說,有其師必有其徒,長生真人的弟子必定是不俗。”李七夜笑著說道。
  “不,大師兄這話是用錯對象了。”梵妙真盈盈一笑,看著李七夜說道:“這話應該用在大師兄身上才對,而不是我。其師必有其徒,這必定說的是大師兄,也唯有師尊這等高瞻遠矚的人才會有大師兄這樣的弟子。大師兄高遠,未來必定讓諸位姐妹大開眼睛,以後小妹還需要靠大師兄提攜呢。”
  說到這,梵妙真輕輕一蹲身子,又顯得那麼的從容得體。
  “你這算是套我的話嗎?”李七夜看著梵妙真,笑著說道。
  “不敢,小妹隻是如實說而已。”梵妙真秀目中露出狡黠的光芒,輕笑地說道:“再說,以大師兄的神通,諸姐妹又焉敢探試大師兄呢。”
  “還真是討打。”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你自己想探我就直接,不用拉著你們的姐妹們。”
  s:新年新氣象,請大家把月票投給《帝霸》,謝謝。
  

Snap Time:2018-11-18 03:16:58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