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264章 生死奪予

  對於伏牛明祖的調停,李七夜也隻是隨意地笑了笑而已,也沒多說什麼。&雜誌蟲&
  見李七夜不說話,李謙上前一步,幹笑了一聲,輕輕地說道:“先祖,這,這事,你看,你看是不是緩和一下?”
  對於李謙而言,他也當然希望這一次的風波能和平解決,畢竟狂庭道統遲早有一天還是需要融入萬統界的。
  對於狂庭道統來說,未來不論如何,他們終究是要走出去,他們狂庭道統想繼續強大,想實現中興的目標,他們狂庭道統不能像現在這樣閉門造車,不能長久封閉山門,否則的話,他們狂庭道統想崛起,那隻不過是一句空話而已。
  狂庭道統未來想走出去,想融入萬統界,除了自己要足夠強大之外,那也必須與萬統界的各個道統有著一定的良性關係,就算不能成為盟友,但也不能說要成為整個萬統界的敵人。
  如果狂庭道統繼續像以前那樣,依然背負著魔教的罵名,隻怕將會與萬統界的諸多道統繼續為敵。
  也正是因為如此,狂庭道統想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李謙作為守護者的領袖,他也是想緩和一下狂庭道統與諸多門派的關係。
  現在李七夜已經戰勝了聯軍,一口氣屠殺了聯軍的絕大部分人,已經說明了狂庭道統有著這樣的底氣,也說明狂庭道統有與諸門派坐下來談一談的資本,也達到了威脅的效果。
  如果在這個時候,能與萬統界的諸多道統談和,留眼前這些老祖一條生路,對於狂庭道統而言是一個十分難得的機會。
  對於李謙的求情,李七夜隻是隨意地笑了笑,隨意地說道:“我個人是無所謂了,與萬世為敵,那也是小菜一碟的事情。”
  李謙不由苦笑了一下,如此霸氣無匹的話,那也隻有這樣的老祖宗才能說得出來了。
  “先祖乃是舉世無敵。”李謙幹笑一聲,忙是說道:“先祖無懼於任何人,比肩始祖……”
  “好了,李謙,馬屁就不要拍了,你不是拍馬屁的好手,拍起馬屁來顯得生硬。”李七夜笑著打斷了李謙的話。
  這話讓李謙十分不好意思,幹笑了一聲,地搓了搓雙手。
  李七夜瞥了李謙一眼,然後又看了看在場被鎖住的諸位老祖,笑吟吟地說道:“我這個人嘛,一般不接受求和,既然有人願意站出來求和,那就看你們自己的誠意了。”
  “諸位,既然狂庭道統誠心誠意坐下來談一談,那我們又何嚐不能坐下來談一談呢?”伏牛明祖忙是打圓場說道:“大家沒有必要因為狂血三神這樣的餘孽搭上自己的道統宗門,既然這些餘孽都已經被鏟除了,我們應該消除彼此的誤會才對。”
  “正是,正是。”在一旁的丹王也立即附和地說道:“我看這位前輩道高無雙,乃是高人,絕對容不下狂血三神這種餘孽,既然是如此,大家都是有識之士、都是得道高人,何必再繼續相互殘殺呢,有什麼事情,就坐下來談談嘛。”
  伏牛明祖在萬統界本來就有著很高的聲望,與諸多道統的老祖都有很深的交情,也正是因為如此,當年他在狂庭首統與諸多道統之間才能進行斡旋。
  丹王的話也是十分有份量,特別是他煉出來的長生丹,堪稱是萬統界的一絕,不知道有多少老祖有求於他,那怕是不朽的存在,都是有求於丹王的時候。
  所以現在伏牛明祖和丹王都紛紛開口,有意調停,這讓在場被鎖住的諸位老祖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
  當然了,更重要的是,此時聯軍的老祖們都已經成為了階下囚,在這個時候是李七夜掌握著予奪生殺的大權,如果他們不接受調停,那就會被李七夜斬殺掉。
  現在擺在他們麵前的,也隻有兩條道路可以走,要麼拒絕調停,被斬殺掉,要麼是接受調停。
  “哼,把我們鎖在這,談什麼坐下來談一談。”對於丹王他們的調停,萬臂天王冷冷一哼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起來,撫掌笑著說道:“給你們三分顏色,還真的開起染坊來。我現在屠你們,那也隻是舉手之勞而已。不殺你們,那是給你們麵子。我手下敗將,未讓你們跪著跟我說話,那已經是抬舉你們了。”
  這話一出,讓所有人臉色一變,大家都不由怒視李七夜。
  “士可殺,不可辱,有本事就殺了我們,我們難道會怕你們狂庭道統不成……”有一位老祖厲喝道。
  “噗——”的一聲響起,這位老祖的話還沒有說完,鮮血濺射,一顆頭顱飛了起來,當他的頭顱落在地上的時候,他一雙眼睛都睜得大大的,他做夢沒有想到,他隻是說一句硬氣話而已,李七夜就把他的頭顱給砍了,一下子就把殺了。
  一言不合,便斬頭顱,這那之間讓整個場麵寂靜起來,讓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所有人都頭皮發麻。
  “給你們一點情麵,還真以為我怕你們不成。”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你們不怕我狂庭道統,難道我怕你們不成?一群手下敗將,一群階下囚而已。是不是要我親自去一趟你們道統,踏滅你們道統,才彰顯一下我的舉世無敵!”
  一言不合,就斬了老祖,大家都不說話了,畢竟誰都不想白白送死,在這一刻多數人的心底還是接受調停的。
  “就算你們始祖臨世,我也照樣斬你們!一個萬統界而已,三仙界要與我為敵,我也不放在心上!”李七夜氣定神閑地看著在場的老祖,平淡地說道:“我接受調停,無非是念在舊輩的情份上,給你們晚輩一個情麵而已,不要把這個調停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也不要真的以為我怕你們萬統界的所有道統聯合起來!”
  李七夜如此強硬的態度,已經不言而喻了,他的姿態擺在那,誰都看得出來,他根本不在乎他們這些老祖的生死,一言不和,依然是能把他們全部斬殺掉,就像他一劍屠殺他們整個聯軍一樣。
  “有話好說,有話好說。”見到這樣的僵局,伏牛明祖忙是打圓場說道:“我想諸位老祖都沒有惡意,隻是心直口快而已,心直口快而已。”
  在這個時候,不論是陽明須陀還是萬臂天王,他們這些最強大的老祖都不開口了,畢竟誰都不可能真正做到視死如歸,雙方的仇恨還沒有達到不共戴天的地步,更重要的是,現在他們的生命完全掌握在李七夜手中,他們不要說一點優勢都沒有,他們現在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在這個時候,他們想不服軟都不行了。
  “我相信諸位老祖都不會因為狂血三神這樣的一點誤會非要與狂庭道統拚個你死我活,這樣的血仇還不至於不共戴天。”伏牛明祖忙是對陽明須陀他們說道:“現在狂庭道統也鏟除了當年的餘孽,平定了血噬狂潮,這件事情也算是塵埃落定了。既然誤會都已經解開了,大家說,是不是沒有必要再繼續相互殘殺?”
  “我覺得明祖說的也是有道理。”丹王也忙是附和說道:“現在誤會都解開了,沒必要為了這樣的事情再把自己的性命擺進去,大家說是不是,大家也就是心頭這口氣過不去而已,退一步海闊天空,活著才是硬道理。”
  伏牛明祖和丹王的話讓陽明須陀他們這些老祖相視了一眼,最後陽明須陀沉聲地說道:“這一次聯軍乃是由我親自率領,作為統帥,我有義務把活著的人帶回去。既然血噬狂潮的餘孽已除,那我也相信明祖的保證,我願意接受調停,不知道諸位老祖如何?”
  毫無疑問,在諸位老祖之中,陽明須陀和萬臂天王的地位最高,也是以他們的實力最強大。
  更何況陽明須陀出身於陽明教,陽明教在萬統界的實力是數一數二的,他的話十分有份量,而且現在陽明須陀都帶著服軟了,這也是給了大家一個下台階。
  這也是陽明須陀最先接受調停的原因,畢竟他作為整支領軍的統帥,就如他所說的那樣,他有義務把活著的人帶回去。
  他作為一個統治,都願意低頭服軟,這也是讓其他的老祖心麵好受一點。畢竟在場被生擒的老祖也是位高權重的人,都是一尊尊強大的真神,他們都有著很強的自尊心,讓他們先服軟,的確是有點說不過去。
  陽明須陀一開口,就完全不一樣了,連他們中出身最高、實力最強的陽明須陀都低頭服軟,願意接受調停,其他的老祖也沒有可能不接受調停。
  畢竟,誰都做不到視死如歸,在這樣的局勢之下,隻要條件允許,當然是活著最好了。
  “我也沒有意見,我朱襄武庭也接受調停。”此時有朱襄武庭的老祖開口了,這也是出身極高、實力極為強大的老祖。
  朱襄武庭在萬統界的地位號稱是前三,不見得弱於陽明教。
  

Snap Time:2018-11-15 12:02:42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