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263章 襲殺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天下再大,我也是來自去路,道統而已,何足為道,欲滅之又有何難?莫說是萬統界的道統,就算是仙統界的道統,我欲滅之,又有何難!”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陽明須陀他們這些老祖都無話可說,這樣的話說得太囂張了,站在這萬統界,開口說要滅仙統界的道統,這毫不誇張地說,這是忤逆之事。※雜$誌$蟲※
  如果說,這樣的話傳到了仙統界,真的有某一個大人物要較真的話,無敵之輩降臨,那是足可以讓任何一個道統傳承都為之顫抖的事情。
  所以,李七夜這樣的話一說出來,沒有人願意去接腔了,那怕他們對於李七夜這種口出狂言的話語在心麵根本就不認同,根本就認為李七夜是狂妄無知,但他們都不願意去談論,畢竟一旦涉及到仙統界,他們都變得謹慎。
  “鐺”的一聲響起,就在李七夜話一落下的那之間,寒芒乍現,一下子刺向了李七夜的喉嚨,瞬間偷襲了李七夜,欲給李七夜致命一擊。
  “砰”的一聲響起,這突然乍現的寒芒並未能如願,未能刺穿李七夜的喉嚨,這突然偷襲的一擊十分的致命,速度快得無與倫比,而且鋒芒極銳,但依然逃不過李七夜的手掌心,李七夜手指瞬間夾住了刺來的寒芒。
  但就在被夾住的那之間,這一道寒芒又一下子消失了,似乎是一下子逃脫,沒有看到是誰出手,沒有人看到這是怎麼樣的突然襲殺。
  似乎這個躲於暗處的人極為了不得,可以來無影去無蹤,特別是在這狂庭道統的地盤上依然能做到這一點,實在是了不起。
  “有點意思。”李七夜笑了一下,靜靜地站在了那,等待著對方出手。
  突然有人襲殺李七夜,陽明須陀他們也不由屏住了呼吸,他們當然能希望這躲於暗中的人能襲殺李七夜成功。
  “鐺”的一聲響起,寒芒再一次乍現,以絕殺之姿瞬間刺向了李七夜背心,這一刻寒芒是在李七夜身後出現,在極速的絕殺之下,快到讓人反應不過來,讓人心麵毛骨悚然。
  “砰”的一聲響起,麵對這樣的絕殺,李七夜連頭都不回,隻是曲指一彈而已,便一下子震開了這絕殺的偷襲。
  “給我出來。”李七夜笑了一下,大手向虛空抓去,聽到“砰”的一聲,虛空宛如水波一樣蕩漾,瞬間被李七夜擊穿,把敵人的藏匿之地瞬間擊碎。
  就在李七夜擊穿虛空的時候,隻聽到“嗡”的一聲響起,那出現了一個人影,那是一個女子,嫋娜多姿,但這隻是驚鴻一瞥,在出現的瞬間又一下子消失了,不知道是躲在了哪去了。
  “還真有點意思,非空間法則,也非無上秘術,更非是憑借寶物,所依仗的無非是一株奇草而已。”看著這個影子一下子消失,李七夜也不驚訝,隻是淡淡地笑著說道。
  李七夜隨口就道破了這背後的玄妙,這頓時門陽明須陀他們這些老祖大吃一驚,因為他們知道出手偷襲的是誰,他們也知道出手偷襲的人有怎麼樣的本事和寶物。
  現在李七夜隨意一口就能說出來,這怎麼不讓他們大吃一驚呢。
  “冰兒,快走,你不是他的對手,快回武庭,向諸位老祖匯報情況。”在這個時候被鎖住的諸位老祖中,有一位出身於朱襄武庭的老祖立即大叫一聲,警告這躲於暗中的人。
  “既然來了,那就休想離開了。”李七夜笑著說道:“我李七夜想抓的人,又焉容得她逃走。”
  話一落下,李七夜打開了命宮,“嗡”的一聲響起,太初樹浮現,“涮”的一聲響起,太初樹一下子涮了過去,一切都歸原,空間也好,時光也罷,就在太初樹一刷而過的時候,一切都歸於原本。
  就在一切歸於原本的時候,那個躲於暗中的人瞬間暴露了,那怕她所倚仗的那株奇草是極為逆天,但在太初樹之下,都無處遁形,一下子暴露了行蹤,而且在太初樹的歸原之下,她無處可以遁形,想換個地方躲一躲都不行。
  “走”看到一下子暴露,朱襄武庭的老祖大叫地說道。
  這個暴露了行蹤的女子也不由大吃一驚,一直以來沒有人能破她的這種遁形,今天竟然被李七夜如此的輕易破了,她也反應極快,就在這驚鴻一瞥之間,她揚身而起,欲遠逃而去,欲逃出皇庭。
  “想走,遲了。”李七夜笑著說道,在這極速之間,他大手鎮壓而下。
  “破”這個女子見大手鎮壓而來,手中的戰戟如驚龍,龍嘯於天,戰戟吞吐著寒光,欲一戟刺破天穹,刺穿李七夜的大手。
  但此時李七夜乃是道源加身,擁有著狂祖的力量,就算是真帝到來也隻有被鎮壓的份,根本就無法與之對抗。
  “砰”的一聲響起,戰戟未能刺穿李七夜的大手,那之間被李七夜的大掌拍了下來,一下子摔落於地。
  在她還沒有爬起來的時候,就“鐺、鐺、鐺”的鐵鏈聲音響起,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始祖法則一下子就把她全身鎖得緊緊的,讓她想動彈都難。
  這個女子也是十分的倔強掙紮著,但無濟於事,就像李七夜所說的那樣,除非他們能強大到可以掀翻道源了,否則的話,根本就不可能從始祖法則中掙脫。
  “小丫頭蠻倔強的。”鎖住了這個女子之後,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隻見這個被鎖住的女子長得很年輕,而且是十分的漂亮,她的美貌姿色比起王涵、楚青淩來那是隻強不弱。
  眼前這個女子一雙鳳目明亮,宛如是天空的寒星一般,柳眉如劍,顯得英氣逼人,雖然她並未身穿鎧甲,穿著一身緊袍,但卻顯得她幹脆利索,同時也把她那完美的身材完全展現出來。
  蜂腰圓臀,那是一覽無餘,特別是此時法則捆綁住她的時候,更是把她那一對豐碩挺拔的玉峰凸現出來。
  眼前的女子可謂是美貌傾城、身材動人,但吸引人目光的卻不是她美貌或身材,而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氣息,這股氣息淩厲逼人,特別是她手握戰戟的時候,更是一股戰意高昂,宛如她就是一尊隨時都可以征戰沙場的女將戰,或者用更適合的詞語來形容她女武神!
  看到女子落入李七夜的手中,被鎖住的諸位老祖都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他們唯一的希望都沒了,這一次他們的聯軍隊伍,可謂是全軍覆沒。
  “長得倒蠻漂亮的。”李七夜看了一眼這個被鎖住的女子,笑著說道:“我好像正缺一個暖床的丫頭。”
  “呸”這個女子也是氣勢淩人,冷冷地說道:“要殺要剮,隨你的便!”
  “倒有幾分傲氣。”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你要知道,就算是鐵打的人,一旦落入我的手中,如果我真的要折磨他的話,那用不了多久,也隻有求饒的份。”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不少老祖臉色一變,他們這些老骨頭還真的不怕被折磨,但是萬一個這麼一個小姑娘落入李七夜手中,那一切都不好說了。
  “你們說一說,該怎麼樣折磨你們才好呢?”李七夜摸了摸下巴,笑吟吟地說道。
  “這位前輩一定是李謙道友所說的先祖。”就在這危難之間,伏牛明祖忙是出麵,向李七夜抱拳,顯得恭敬。
  在這一場戰役之中伏牛明祖是唯一沒有出手的人,這一次他算是雙方的見證者。
  在李七夜鎮壓了陽明須陀他們這些老祖之後,伏牛明祖與李謙作了個簡短的交流,因為伏牛明祖對狂庭道統有恩,所以關於李七夜的事情,李謙也並沒有隱瞞。
  “有事嗎?”李七夜笑了笑,看了伏牛明祖一眼,說道。
  “先祖,俗話說得好,冤家易解不易結。”伏牛明祖忙是說道:“剛才我也與李謙道友交流了一番,得知這次風波的罪魁禍首乃是狂血三神,先祖也平定了這一次風波,狂血三神也慘死在先祖手中,掃平了’狂魔血噬’的餘孽……”
  “……這一次的風波,也算是到此結束。雖然說諸道統聯軍攻入皇庭是有所不妥,但此次風波也是因狂血三神而起,其中也有所誤會。既然誤會已經解開,雙方損失皆為慘重。我們大家何惜再繼續為狂血三神他們這樣的餘孽所作的事情付出代價呢?”
  “……若是諸位為了大局著想,為了自己的道統著想,也是為了大家的安危,這一次風波,我們幹戈化玉帛如何?我們伏牛道統毛遂自薦,願繼續調停這一次衝突。當年諸道統也願意與狂庭道統達成議協,這一次又何嚐不能再繼續執行當年的協議呢?”
  伏牛明祖這一話可以說是通情達理,他也是為狂庭道統和諸多道統的和平相處作出了很大的努力。
  聽到伏牛明祖這樣的話,被鎖住的陽明須陀他們不由你看我,我看你的。(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13:43:37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