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262章 無雙

  “轟”的一聲巨響,這一擊宛如是星辰隕落一樣,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星球撞擊向李七夜一樣,有著毀天滅地的威力,四周的不少建築在發嘴恐怖的威力之下,瞬間崩滅,宛如是要把整個大地都撞毀一樣。∮雜誌蟲∮
  丹王大叫一聲,欲喝止這樣的事情,他可是希望看到李七夜把這一煉長生丹煉成。
  一擊轟天,麵對這樣的致命一擊,李七夜連看都沒有多看一眼,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李七夜一手掌爐,伸出了另外一隻手,大手瞬間張開,“轟”的一聲巨響,無比的璀璨。
  就在這那之間,李七夜的手掌心瞬間噴湧出了光芒,在李七夜的手掌心中隻見有一個大道的漩渦在轉動著,就好像是整個道源就在他的手掌心轉運一樣,在這一刻李七夜手掌中的漩渦好像是瞬間擁有了整個道源的力量一樣。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千鈞一發之間,李七夜的手掌心也是一下子噴湧出了一股光柱,這股光柱瞬間衝擊而出,宛就是一股可以追溯時間、可以跨越萬古的脈衝一樣,這樣的一股光柱噴湧而出,無人能擋,無人能敵。
  “掌中道源”看到這樣的一幕,陽明須陀他們臉色大變,但在這一刻他們就算是想撤退,那都已經是遲了。
  陽明須陀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李七夜對於狂庭道統的道源掌禦得如此的得心應手,宛如這整個道源都是他自己的一樣,按道理來說,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李七夜卻偏偏做到了,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能把一個道源掌握得如此得心應手,就算是一個道統的真帝都是很難做到的,更別談是一個默默無名的小輩。
  “砰”的一聲,李七夜這一股光柱重重地衝擊在了陽明須陀他們聯手的致命一擊之上,“轟”的巨響震蕩著整個皇庭,陽明須陀他們的致命一擊瞬間被衝毀,就是他們所構築的巨大無比的盾牆也在這那之間崩碎毀滅。
  陽明須陀也好,萬臂天王也罷,在場的幾百位老祖都瞬間被這恐怖絕倫的道源力量衝得飛出了去,鮮血狂噴。
  在這一擊之下,陽明須陀、萬臂天王他們都受了重傷,血氣翻滾,壓製不住,使得他們鮮血狂噴。
  但是被震飛的陽明須陀他們剛剛摔落在地上,還未來得及爬起來,就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在這瞬間大地上一下子浮現了一道道的始祖法則,這樣的一道道法則,就像鐵鏈一樣,瞬間鎖住了陽明須陀他們,如同五花大綁一樣,把他們綁得牢牢的。
  “開”一下子全身被一道道的始祖法則綁得死死的,萬臂天王他們掙紮著想站起來,怒聲狂吼,但是卻無濟於死,這樣的始祖法則把他們鎖在了原地,根本就是無法把它掙脫。
  “蓬”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萬爐神收斂爐火,長生丹煉成,爐火如同潮水一般退去,火候恰到好處。
  “收”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李七夜開爐,把爐中的長生丹收入了寶瓶之中,這一瓶的第四劫長生丹總算是煉好了。
  片刻之後,李七夜從寶瓶中倒出了這顆長生丹,仔細看了看,隻見這顆長生丹乃是丹氣流轉,宛如是有著一條遊龍盤旋在這顆長生丹之中,而且時不時有龍吟之聲傳出,如此的一顆長生丹,就算是真神看了也會為之垂涎三尺。
  “好丹,好丹,好丹。”看到李七夜手中的這一顆長生丹,在一旁的丹王看得也不由是雙眼發亮,大聲讚道。
  然後他是搓了搓雙手,幹笑地說道:“嘿,嘿,道兄,能否讓小老看一看你這顆寶丹?”
  對於丹王這樣的人,陽明須陀、萬臂天王他們這些老祖都一下子徹底無語了,他們與李七夜拚個你死我活,他倒好,竟然是和李七夜打成了一片,一副稱兄道弟的模樣。
  陽明須陀他們也是無可耐何,丹王癡迷於丹道,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會在丹道中有著如此高深的造詣。
  李七夜看了丹王一眼,然後隨手把這顆長生丹拋給了丹王。
  丹王接過仔細詳端著手中的這顆長生丹,他號稱丹王,可不是浪得虛名之輩,他仔細一看,便能看出這顆發長生丹的端倪,不由咂了咂舌頭,說道:“這是極品呀,那怕是大境真神,若是第一次服用,服了這顆長生丹,就算不能延壽一萬,也能延壽八千。能以這樣的藥材煉出如此極品的第四卻長生丹,那實在是了不得,了不得,我這輩子隻怕都難於煉得出這麼一爐好丹了。”
  丹王這樣的話,就是連陽明須陀、萬臂天王他們這些老祖都不由相視了一眼,對於他們這樣的老祖來說,長生丹有著很大的誘惑力。
  最後丹王把這顆長生丹還給了李七夜,抱了抱拳,笑嘻嘻地說道:“嘿,嘿,嘿,不知道道兄,不,不知道前輩招徒弟不?指點一下小輩如何?”?看到丹王如此不正經的做法,這不止是跟敵人套起了近乎,還是一副要拜師的模樣,這徹底的讓陽明須陀、萬臂天王他們是徹底無語了。
  “不招。”李七夜直接拒絕了丹王的請求。
  “那招苦役不?比如說做做苦力的那種。”丹王搔了搔頭顱,嘿嘿地笑著說道,依然不死心地問道。
  “不招。”李七夜依然是一口拒絕了丹王,完全沒有給他機會。
  丹王一下子沒招了,徹底的沒有辦法了,他隻能是站在那幹瞪眼睛,他一雙老眼也是滑溜溜地轉動起來。
  “開”就在這個時候,陽明須陀、萬臂天王他們都狂吼著,使盡了全身的力氣,欲從鎖住的始祖法則中掙脫出來,但是那怕他們使盡了吃奶的力氣,都無法掙斷這始祖法則,似乎這是世間最堅硬的鐵鏈一樣,任你有千萬神通,一旦被鎖住那也隻有乖乖的束手就擒。
  “不要白費力氣了。”在陽明須陀、萬臂天王他們掙紮著的時候,李七夜隻是風輕雲淡地看了他們一眼,淡淡地說道:“此乃是狂祖的法則,連接著道源,除非你是能把整個道源掀翻了,否則,任你神通無敵,也掙不脫它的枷鎖。”
  “尊駕是何方神聖?”此時陽明須陀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寶相尊重,徐徐地說道。
  “李七夜,這個世界的一個過客而已,說了你們也沒有聽過。”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這樣的話讓陽明須陀、萬臂天王他們這些老祖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他們之中不乏有著見聞廣博之輩,甚至對帝統界、仙統界的世事都有所知,但他們卻偏偏沒有聽過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名字。
  “你們說,我是把你們燉著吃了,還是清蒸著吃了呢?”李七夜看著陽明須陀他們,淡淡地笑著說道:“說起吃人肉呀,我都很久很久沒吃過了,現在想起來,還真有點懷念那種味道。”說著咂了咂嘴唇,一副回味的模樣。
  李七夜這番模樣,讓有人有點毛骨悚然,真的讓人懷疑他是不是真的是吃過人肉,就算是眼前這些被鎖住的老祖,都一樣有點毛骨悚然。
  “要殺要剮,隨你的便,我們既然敢來,就沒想過要活著離開。”出身於陽明教的陽明須陀也是一條硬漢,冷喝一聲。
  萬臂天王冷冷地說道:“就算你殺了我們又怎麼樣,我們蟠龍道統,萬統界的所有道統,都會為我們報仇,萬統界絕對不會允許魔教為非作歹,絕對不會允許你們魔教殘害同道!”
  自從當年天德真神掀起了血噬狂潮之後,在萬統界的其他地方,狂庭道統已經是背上了“魔教”這樣的一個罵名。這也沒辦法的事情,當年天德真神他們的血噬狂潮席卷萬統界的時候做得太過份了,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人的鮮血。
  “總有一天,萬統界的諸多道統,會鏟平你們的狂庭道統,把你們的狂庭道統連根拔起。”在場的老祖也不服軟,對於李七夜這樣的威脅也不怕,冷冷哼了一聲。
  “是嗎?”李七夜隨意地笑了一下,說道:“被你們這麼一說,我豈不是要先去你們什麼蟠龍道統這樣的道統走上一走,先下手為強,把你們的道統全部滅了一遍再說。”
  這樣凶悍的話頓時讓陽明須陀他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這話簡直就像是向萬統界的所有道統宣戰一樣,隻要不是瘋子,都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好大的口氣。”有老祖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離開狂庭道統,焉容得你撒野放肆。在萬統界比你們狂庭道統道源強大的道統多如牛毛。”
  這位老祖說的也並非不是沒有道理,他們都看得出來,李七夜完全是借禦著狂庭道統的道源力量才打敗他們的,他本身的力量不見得會如此的強大。
  更何況,如果李七夜去到別的道統,他不止是無法禦用狂庭道統道源的力量,反而敵人還能用他們自己道源的力量鎮殺李七夜。
  可以說,這就是主場最大的優勢。(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0 16:24:44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