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1)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1)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1)     

第2251章 九重天真神

  多少年過去,狂血三神重新歸來,而修羅戰天已經不在世間,唯一依靠李謙一個人獨撐門戶。/雜誌蟲/
  在這個時候李謙也是神態凝重,因為憑他一己之力無法對抗眼前的狂血三神。
  握著血劍的乃是狂血三神之首狂血凶神,另兩個便是狂血魔神和狂血惡神。
  “可惜,修羅戰天後繼無人,當年修羅戰天何等的無敵,今日唯一在世間的弟子那也隻不過是區區五重天真神而已。”狂血三神之一的狂血魔神冷冷地說道。
  聽到這話,大家都望著李謙,大家都不知道李謙原來是一尊五重天真神,難怪霸上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是弟子無能,愧對先師,一身所學不及他老人家的十之一二。”李謙隻有徐徐地說道。
  的確,論道行,論實力,李謙是遠遠比不上他的師父修羅戰天,試想一下,當年天德真神所向披靡,最後都被修羅戰天所斬殺,可想而知修羅戰天是何等的強大。
  但這也不能怪李謙,因為當年為了剿滅天德真神他們,道源守護者可以說是傾剿而出,不僅僅隻有修羅戰天應戰,這一場戰爭可以說是十分的殘酷,絕大多數老祖都戰死,就是連李謙的師父修羅戰天在斬殺天德真神沒幾年之後,便是因為重傷複發,而病死在床。
  李謙當年還年輕,沒有參加這一戰,在當年他隻是守護者一脈最年輕的弟子,修練平平而已,在最後幾年雖然他師父修羅戰天傾注心血去督教李謙,但終究是時間太短了,當修羅戰天死了之後,李謙在道行之上都是自己一個人摸索。
  要知道,在當年經曆了這樣的黑暗歲月,狂庭道統已經是凋零,沒有人才,更是沒有人能指點李謙,李謙一個人苦苦摸索修練,能達到今天的成就,那也是十分不容易。
  “莫說是你區區一位五重天的真神,就算當今狂庭道統有三個命宮的真帝,也非是我們三兄弟的對手,識相的,就投降吧。”狂血魔神看著李謙,冷冷地說道。
  狂血魔神這樣的話,讓人抽了一口冷氣,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為李謙擔憂起來。
  當真帝擁有了大道之泉之後,也是擁有了十二個命宮,但這對於真帝來說,那隻是開始而已,因為真帝還必須點亮每一個命宮,讓命宮真氣凝集,流入大道之泉,以壯大自己。
  所以,當真帝每點亮一個命宮,便稱之為一宮真帝!
  真帝點亮了十二個命宮之後,十二個命宮歸一,大道之泉化源,擁有了大道之源,從此可以築建道統,成為始祖。
  現在眼前的狂血三神自稱他們三兄弟在此,連三宮真帝都不怕,這可想而知他們是多麼強大了。
  “九重天真神!”李謙已經知道狂血三神的實力了,他也神態無比凝重,這對於他而言,是一場沒有勝算的戰爭。
  他作為守護者的領袖,他不止是狂庭道統最強大的老祖,也是守護者中最強大的老祖,如果他不敵狂血三神,其他的人更加不是狂血三神的對手。
  “你們就守著道源吧,狂庭道統的諸事就莫再插手,我們也不去清算你們,否則的話,以後道源的守護者就要換人了。”狂血凶神徐徐地說道。
  狂血凶神表態,讓所有人都為之一窒息,所有人都看著李謙,毫無疑問,此時李謙的選擇關係著整個狂庭道統的命運。
  狂血三神歸來,似乎已經是預兆著狂庭道統的命運,似乎黑暗將會再一次籠罩著狂庭道統。
  “原則的事情,沒有什麼可談判的可能。”李謙冷冷地說道:“今日我將繼續履行我的職責,完成先師的遺誌!”
  “好,那我便成全你!”狂血凶神冷哼一聲。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這那之間,李謙全身亮了起來,在這一刻轟鳴之聲不絕於耳,整個狂庭道統都為之搖晃起來,在這那之間李謙的腳下道紋浮現,大道之力一下子就像是汪洋大海一樣湧入了李謙的體內。
  “鐺”的一聲劍鳴巨劍,在這瞬間一把天劍從李謙體內破體而出,天劍無比璀璨,擁有了舉世無敵的力量,整把天劍彌漫著磅無盡的始祖力量,似乎在這一刻李謙不止是人劍合一,似乎他也是與整個狂庭道統合一。
  “道源的力量,可惜,你比你師父差遠了,你參悟的道源力量,那隻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狂血凶神長嘯一聲,“鐺”的一聲響起,血劍衝天。
  在這那之間,血劍席卷天地,如同狂潮一樣,血海滔天,一下子是無數的血劍如怒浪一樣傾瀉而下,狠狠地拍向了李謙。
  血劍凶殘,可以撕裂一切,任何生靈一旦被血劍傷了,就難於愈合。
  “砰”的一聲巨響,李謙人劍合一,一劍衝天,瞬間刺穿了血海,劍蕩九天,以最狂霸的力量碾殺而下,在這樣的劍道之下,在場的所有強者都不由為之窒息。
  “砰、砰、砰”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雙方硬撼幾十劍,李謙怒戰狂血凶神,僅僅以五重天真神的實力撼住了這位擁有九重天真神實力的狂血上凶神。
  如此的一幕,堪稱是不可思議,稱得上是奇跡,李謙隻不過是五重天的真神而已,與九重天的真神實力要差得太遠了。
  不過,李謙終究是守護者的領袖,他們守護者一脈一代又一代地守護著道源,沒有人能比他們更能借用道源的力量了,此時李謙借著道源力量力敵狂血凶神,也算是不易。
  看到這樣的激戰,不知道多少人屏住了呼吸,一顆心髒不由高高懸起,雖然大家都知道這一戰已經沒有懸念了,但在心麵大家依然渴望著李謙能勝出,畢竟如果李謙敗了,那麼狂庭道統從此萬劫不複。
  “兄長,我助你一臂之力”見到狂血凶神久戰不下,狂血魔神長嘯一聲,“鐺”的一聲響起,一把血劍在手,瞬間破天而起。
  “鐺”的一聲,就在這那之間,刀劍合一,狂血凶神和狂血魔神終究是兄弟,一直以來都是聯手上戰場,他們兄弟三人之間已經有了天衣無縫的默契了,一出手便是合擊之術,刀劍合一,瞬間殺戮無敵,血芒瞬間刺破了李謙的劍道。
  “噗”的一聲響起,刀劍之下,李謙瞬間不敵,刀劍還未斬在他的身上,血芒都瞬間刺穿了他的身體,讓他鮮血濺射。
  “砰”的一聲響起,刀劍合一之下,李謙的劍道再也擋不住,一下子崩碎,刀劍交加,瞬間斬向了李謙的頭顱。
  “我命休矣”麵對這樣的一擊,李謙根本就擋之不住,隻有閉目待斃。
  就在這危難瞬間,一直坐於龍椅之上的李七夜瞬間張開了手掌,五指如劍,“鐺”的一聲響起,一把把天劍憑空誕生,巍峨齊天,大道法則如天瀑一樣垂落,一把把天劍瞬間相攏,“砰”的一聲,宛如是無上劍牆,瞬間擋在了李謙身前。
  “砰”的一聲巨響,刀劍斬在了劍牆之上,卻未能擊碎,讓李謙逃過了一劫。
  李謙回過神來之後,定眼一看,竟然是李七夜救了自己一命,他一時之間是驚疑未定。
  “退下吧,你不是他們的對手。”李七夜風輕雲淡地吩咐說道。
  驚魂未定的李謙回過神來,深深地向李七夜一鞠身,緩緩退到一邊療傷。
  好一會兒之後,所有人都從驚魂中回過神來,大家都向李七夜望去,自從李謙出手之後,大家都快把坐在龍椅之上的李七夜忘記了,現在一見李七夜出手,又把所有人拉回神來,所有人的目光又聚集在了李七夜身上。
  “你是何人,竟然能掌禦道源力量?”狂血凶神雙目一厲,盯住了李七夜。
  狂血三神都一下子盯著李七夜,他們終究是九重天真神,在李七夜出手的瞬間,他們一下子看出了端倪,讓他們大吃一驚,他們也沒有想到會突然冒出一個如此可以隨心所欲掌禦道源力量的人。
  在李謙出手的時候,李七夜一直坐在龍椅上看戲,此時出手救下了李謙,對於他而言,那也隻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斬你們的人”李七夜隨意一笑。
  這話一出,讓狂血三神臉色一沉,雙目血光吞吐,露出了可怕的殺機。
  “老祖,他自稱是祖淵複活的先祖。”霸上忙是對狂血三神說道。
  “無稽之談!”狂血魔神冷哼一聲,說道:“我們狂庭道統築建億萬年之久,先祖早就灰飛煙滅,若真的先祖要複活,早就複活,何需等待到今日!”
  對於狂血三神來說,所謂的祖淵先祖複活,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真的會有先祖複活,早就複活了,怎麼可能等現在,更何況,狂祖他們葬入祖淵是億萬年之久了,隻怕他們早就是灰飛煙滅了,又怎麼可能等到今天呢。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看著李七夜,但是此時所有狂庭道統的弟子都更渴望李七夜是祖淵的先祖複活。(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2 01:59:04  ExecTime: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