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239章 劍道無敵

  劍道在,劍無處不在,這就是“狂神劍道”,劍道代表著一切,劍道就是至高無上。雜誌蟲
  看到“狂神劍道”擋住了北境之主和陳泰合的絕殺,讓所有人都不由為之震撼,不知道多少人一時之間是心神搖曳,眼前的這一幕實在是太過於炫目了。
  “狂神劍道——”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知道多少人羨慕無比,甚至是口水直流。
  狂神劍道,這是狂祖所留下來的最高劍道,堪稱是舉世無雙,萬古無敵,不要說是在萬統界,甚至在仙統界,它都曾經留下過無數的輝煌戰績。
  在狂庭道統之中,很多人都聽過“狂神劍道”,都知道“狂神劍道”是代表著狂庭道統最高的劍道,但是,說真的,親眼見過“狂神劍道”的人還真的是寥寥無幾,今天能親眼看到“狂神劍道”,這對於很多人來說,那實在是大開眼界,讓他們看得都不由為之心神搖拽。
  事實上,甚至連聖院和上部的老祖都一直盯著這一場搏殺,他們也是死死地盯著李七夜的一招一式,不願意錯過任何一個細節,因為他們也沒有修練過“狂神劍道”,如果說能從李七夜身上窺視出一些端倪來,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殺——”見致命一擊未能成功,北境之主和陳泰合都同時狂吼一聲,瞬間轉變了殺伐之招,在這那之間,他們幾千個強者都血氣衝天、真氣如同洪水一樣滔滔不絕。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一刻隻見漩渦噴湧出了帝火,他們的赤雀帝鏡揮到了瘋狂無匹的地步,帝火宛如是一股脈衝一樣衝擊而來,似乎是在這那之間越了一切。
  “呼——”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隻見巨蠍也是張口噴出了寒氣,隻見寒冰古甕傾瀉下了滔滔不絕的寒氣,在這那之間寒氣宛如是淹沒了整個世界一樣。
  聽到“滋、滋、滋”的聲音響起,當寒氣襲來的時候,能看到一切都被冰封住,連神劍都能被冰封。
  但不論是衝擊而來的帝火,還冰封天地的寒氣,在這那之間都不是轟在李七夜的身上,它們的目標不是李七夜。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這一刻,寒氣與帝火瞬間撞擊在了一起,這樣的一幕就好像是一顆星球撞擊在了大海之上一樣,瞬間掀起了億萬丈的巨浪。
  “滋——滋——滋——”的聲音響起,在這瞬間,帝火與寒氣竟然一下子融合,聽到“砰”的一聲響起,它們瞬間擴張,當它們是水火相融的時候,竟然是化作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陰陽。
  陰陽轉動,煉化一切,在這瞬間聽到“啵、啵、啵”的煉化之時響起,隻見空間和時光都在融化,在如此恐怖的煉化力量之下,似乎一切都會被融化掉。
  聽到“嗡”的一聲響起,在陰陽的力量煉化之下,就算是劍道中的神劍都開始融化,似乎在這種陰陽力量煉化之下,沒有什麼東西能擋得住。
  “這怎麼會這樣?”看到這樣的一幕,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氣,有人為之駭然地說道:“聖院北境和上部陳家為什麼會有著如此默契的絕殺之招。”
  突然的水火相融,陰陽煉化,這一下子來得讓任何人都為之猝然不防,因為聖院和上部一直都是敵人,他們之間的大陣不可能突然之間配合得如此天衣無縫,他們的殺招不可能達到如此的默契,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聽說陳家與北境曾經合作過,雙方曾經聯手創造出了一門絕殺之術,外界一直認為這是一個假消息。”有一位世家的老祖低聲地說道。
  但是,當大家看到眼前這樣的一幕之時,大家都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並非是謠言。
  “滋、滋、滋”的聲音響起,融化的度很快,在如此恐怖的陰陽煉化之下,連“狂神劍道”都在融化,而且融化的度十分驚人,似乎於這樣下去,用不了多長的時間,不要說是“狂神劍道”,隻怕是李七夜都會被煉化掉,被融化得連渣都不留下。
  “如此的殺招,隻怕真神都撐不住吧,除非是大境真神了,否則的話,小境真神、中境真神都懸了,都有可能在短短的時間被融化掉。”有一個教主都覺得這樣的絕招太過於恐怖了。
  很多人在心麵都為之毛骨悚然,因為北境和陳家的聯手殺招實在是太過於恐怖了,他們真神都還沒有出手,他們就已經擁有了斬殺真實的實力了,這是多麼恐怖的實力。
  此時連聖院和上部的老祖都屏住呼吸看著眼前這一幕,因為這是他們雙方聯手的殺手,如果這樣的殺手都殺不死李七夜的話,那麼這個小輩就太恐怖了,必須要他們這樣的真神親自出手,而且必需要全力以赴,才有可能殺得死他了。
  “滋——”的一聲響起,此時不止是“狂神劍道”在融化,連李七夜他都在融化,似乎再這樣下去,李七夜整個人都要被煉化掉了。
  “隻怕李七夜是不敵了,連’狂神劍道’都擋不住,他隻怕是無力回天了。”有世家的老祖喃喃地說道。
  “這也不奇怪,畢竟聖院和上部乃是我們狂庭道統的四大勢力之二,他們雙方聯手,在我們狂庭道統誰不顫抖?隻怪李七夜太過於狂妄了,一下子就樹立了兩大強敵,此舉實在是不智。”也有大教掌門不由為之遺憾地搖了搖頭,說道。
  “小輩,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看到李七夜將要融化,北境之主狂吼一聲,他終於出了一口氣,因為他終於要親手斬殺李七夜,為他死去的兒子報仇。
  “我還以為你們還有什麼本來,看來你們也隻不過就隻有這麼一點本事而已,黔驢技窮,該我出手了。”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而已。
  “鐺——”的一聲響起,就在李七夜話一落下,本是融化的狂神劍道瞬間散出了光芒,就在這那之間,光芒璀璨奪目,聽到“轟”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劍道拋起了無窮無盡的光粒,宛如一縷縷的劍芒衝天而起一樣,這衝天而起的劍芒刺破了天宇,瞬間刺穿了陰陽。
  “鐺”的一聲劍鳴,就在這一刻李七夜肋下生出了一把把的仙劍,這一把把的仙劍輪轉,宛如是斬鍘之劍一樣,當這樣的一把把仙劍如此輪轉之時,好像李七夜生出了一對劍翅,當這樣的劍翅一扇下之時,可以斬殺一切。
  “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狂神劍道——”就在這那之間,李七夜長嘯,劍翅一扇,讓李七夜瞬間脫陰陽,跨越時光,劍翅瞬間剖開了世界,斬開了混沌,辟開了虛無,沒有什麼擋得住這樣的劍翅了。
  “鐺——”劍鳴九天,就在這那之間,隻見劍翅拖起了長長的劍芒,每一縷劍芒都有億萬之丈,每一縷劍芒斬下,劈碎了世間的一切。
  就在這那之間,劍翅輪斬而下,聽到“噗——”的一聲響起,兩隻劍翅瞬間劈開了陳泰合的漩渦、北境之主的巨蠍。
  “噗、噗、噗……”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血光滔天,隻見鮮血高高濺起,宛如血浪一樣,劍翅劈開了兩個絕世大陣之時,聖院和上部的幾千弟子瞬間被斬殺。
  隻見幾千個頭顱瞬間高高飛起,鮮血濺射,宛如直噴而上的浪花一樣,十分的震撼人心,十分的凶猛瑰麗。
  “休得行凶——”就在劍翅劈開兩個大陣的時候,離戰場最近的北境營地之中,突然有真神大喝一聲,一隻大手抓來,欲救走北境之主和陳泰合。
  但是,就在這那之間,兩隻劍翅瞬間合一,聽到“鐺”的一聲響起,劍翅一下子化作了一把仙劍,直斬向這隻前來救人的大手。
  仙劍斬下,一切都擋之不住,劍芒銳不可匹敵。
  聽到“噗”的一聲響起,鮮血濺射,隻見這位真神的大手也一下子被斬中,鮮血噴湧,嚇得這位真神以最快的度縮回了大手,否則的話這隻大手都會被斬下來。
  “嗤——”的一聲響起,那怕手中有帝兵,那怕有真神出手相救,但是,陳泰合和北境之主依然未能逃過一劫,他們兩個人的頭顱被仙劍一掃即中,他們兩個人的頭顱瞬間高高飛起。
  在他們的頭顱滾在地上的時候,他們才看到自己的身體“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地上的頭顱是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驚恐地看著自己那已經無頭的屍體,但這一切都已經晚了。
  一時之間,戰場上沒有一個活人,聖院和上部各有幾千強者,全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他們的無頭之屍整齊地倒在了原地,頭顱滾落得到處都是,在劍翅斬下的時候,他們連逃的機會都沒有,一下子被斬下了頭顱。
  地上的頭顱是一雙雙眼睛睜得大大的,鮮血從斷頸處汩汩流出,流淌的鮮血慢慢地匯聚成了一股,宛如是一條小小的血溪在流動著。(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9 00:19:12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