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238章 赤雀帝鏡

  屠神的話都說出來了,在場的人都噤若寒蟬了,沒有人敢去妄議,萬一說錯話了,惹得真神大努,說不定會招來滅門之災。●雜/誌/蟲●
  “大言不慚——”此時陳泰合怒喝一聲,說道:“敢言屠神,大逆不道,欺師叛祖!”
  “別自作多情。”李七夜打斷了陳泰合的話,隨意地說道:“屠神而言,何足為道。至於所謂的欺師叛祖,一群偽神也敢自稱正統。這狂庭道統每一世都是王朝更迭,在這狂庭道統門派林立,一群人自詡正統而已!”
  雖然在場的很多人不敢說話,但是對於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不少人心麵還是暗暗讚同的。
  事實上,在這億萬年以來,王朝更迭,掌執過狂庭道統的門派世家多如牛毛,數之不盡,所謂的正統,無非是掌執了權柄而已。今天你可以稱之為正統,明日他也可以稱之為正統。
  在狂庭道統之中,掌執權柄的人天天可以更換,但唯一不會變的就是狂庭道統的道源,唯一不會變的就是這個道統。
  “狂妄小兒,今日我等便替天行道,為狂庭道統除去你這等大逆不道之徒。”此時北境之主也怒吼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陳泰合和北境之主他們自己代表著正統,把李七依打成了大逆不道之徒,讓他們自己站在了道德製高點。
  “那就不要廢話那麼多,出手吧,我等著。”李七夜隨意地笑著說道:“你們先出手吧,以免得說我不給你們反抗的機會。”
  李七夜如此的話,瞬間把上部、聖院的所有強者都氣得臉色鐵青,李七夜這話何止是囂張狂妄,那已經是視他們無物了。
  “起——”在這個時候,陳泰合也不多言,狂吼一聲,在這那之間,他們陳家上千的弟子瞬間形成,聽到“轟”的一聲巨響,他們陳家上千的弟子宛如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漩渦。
  在這樣的漩渦之中爆發了恐怖無比帝威,因為陳泰合此時手中掌執著一麵赤紅如火的古鏡,當他們陳家幾千弟子形成巨大的漩渦之時,這麵赤紅如火的古鏡就懸在了這個漩渦的中央。
  “赤雀帝鏡。”看到陳泰合手中這樣的一隻赤紅如火的古鏡,有門派長老認出了來曆,不由暗暗吃驚,這是真帝留下來的兵器。
  陳家出手便是帝兵,這一點是很多門派世家是無法相比的,畢竟陳家是出過真帝的世家,他們祖先離開之後,給後人留下了不少寶物。
  “轟——”的一聲巨響,緊接著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隻見北鏡之主帶著北境的幾千弟子瞬間形成,一下子化作了一隻巨大無比的蠍子。
  這隻蠍子比十座山峰還要高大,它的一對蠍螯就已經是巨大無比,這樣的一對巨螯夾來,可以輕而易舉地把一座山峰夾得粉碎。
  這樣的蠍子雙螯狠狠地砸下的時候,隻怕可以把任何東西砸得粉碎。
  這隻巨大無匹蠍子的蠍尾更是粗長無比,它的毒針瞬間射出的時候,宛如是可以把天上的星辰射下來一樣。
  在化作這樣的巨大蠍子之時,隻見北境之主雙手捧著一隻巨甕,這隻巨甕散發著寒氣,這樣的寒氣流出的時候,似乎可以冰封整個世界一樣。
  此時這隻巨甕是嵌鑲在了這隻巨蠍的心髒位置之處,這隻巨甕好像是成了這隻巨蠍的心髒一樣,讓人看去好像是一顆心髒在跳動一樣。
  “寒冰古甕——”有世家的老祖看到這隻巨甕,也不由暗暗吃驚。
  這隻寒冰古甕是北境的真帝留下來的一件古甕,寒氣驚人,如果能倒出麵的寒氣,必定會冰封一切。
  在這那之間,陳家和北境都形成了恐怖無比的大陣,一隻巨蠍,一個漩渦,它們一前一後,圍困住了李七夜,對李七夜形成了前後夾擊之勢。
  看到北境和陳家的兩個大陣都在這那之間形成,李七夜也隻是隨意地笑了笑而已,他隻是隨手一招而已,瞬間大道之力彌漫。
  “鐺、鐺、鐺……”隨著大道之力彌漫之時,劍吟不絕於耳,就在這那之間,千萬把神劍衝天而起,如同天瀑一樣逆衝上天空,無窮無盡,在這瞬間,似乎是成了神劍的海洋,當千萬把的神劍衝上天空之後,恐怖的劍氣已經形成了汪洋大海。
  “鐺——”的一聲,劍吟九天,與此同時李七夜身後瞬間張開了一把又一把的天劍,這每一把的天劍有千萬丈之高,每一把天劍都可以輕而易舉地把天上的星辰斬下來。
  當這樣一把又一把的天劍張開之時,宛如孔雀開屏一樣,形成了巨大無比的屏障,擋在了李七夜的身後。
  “狂神劍道——”再一次看到“狂神劍道”從李七夜手中施展出來的時候,不少人為之神往,甚至有人如癡如醉。
  “他究竟是誰,竟然如此熟嫻地掌握了’狂神劍道’,甚至是精通無比。”有世家老祖都不由心麵疑惑地說道。
  可以說,在狂庭道統修練了“狂神劍道”的老祖都是寥寥無幾,他們不是掌握著重權,就是閑雲野鶴的高人,眼前的李七夜絕對不是其中一個。
  “若是說在狂庭道統之中,誰修練的’狂神劍道’最強,誰能真正掌握’狂神劍道’的奧妙,隻怕是非道源的守護者莫屬了。”也有門派的掌門不由揣測地說道。
  但是,作為狂庭道統的守護者,作為守護道源的老祖,他們基本上是不會出世,他們十分的低調,除非是狂庭道統在危難之時,他們才會出現。
  “狂神劍道——”此時連聖院的老祖都不由冷哼一聲,不得不承認,連聖院的老祖對於“狂神劍道”都有所嫉妒,因為他們也未能修練成“狂神劍道”,而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小輩,卻偏偏修練了“狂神劍道”,這怎麼不讓人為之嫉妒呢。
  “殺——”此時北境之主與陳泰合兩個人同時狂吼一聲,聯合著幾千的強者瞬間催動著自己的無敵大陣。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陳泰合他們巨大漩渦瞬間噴湧出了一股脈衝,這一股脈衝宛如蒼天怒火一樣,當它衝擊而來的時候挾著真帝的暴怒之火,它撞擊而來,可謂是摧枯拉朽,可以把擋在它前麵的任何東西瞬間衝擊得灰飛煙滅。
  “砰——”的一聲巨響,與此同時,聖院北境的那隻巨蠍也是雙螯左右夾擊,狠狠地砸向了李七夜。
  如此巨大無比的巨螯夾擊而來,就算是神峰巨嶽也會一下子被擊得粉碎。
  更可怕的是,是這隻巨蠍的那支毒尾,那之間,毒針刺向了李七夜的心髒,它一旦鎖定了李七夜,任你怎麼樣遁逃都是無濟於事,聽到“噗”的一聲響起,這一道毒針瞬間超越了時光一樣,似乎李七夜還沒有來得及出手就已經刺到了他的心髒一樣。
  左右夾擊,不論是陳泰合的漩渦還是北境之主的巨蠍,一出手就是給了李七夜致命的一擊,似乎不給李七夜任何反擊的機會。
  “太強了——”看到這樣的致命一擊,那怕是世家老祖,都臉色大變,這樣的絕殺,也隻有真神才能應付得來,其他的強者都是自尋死路,特別是在這樣的兩件帝兵夾擊之下,如果真神手中沒有帝兵,那隻怕都會吃大虧。
  在這樣的一擊之下,不論是一教之首還是世家老祖,都是臉色大變,聖院也好,北境也罷,他們能成為狂庭道統的四大勢力之一,他們的確是擁有著許多門派世家所沒有的底蘊,他們擁有著今天的地位,他們的確是擁有著與之相匹配的實力。
  “鐺——”的一聲響起,就在這那之間,隻見李七夜身後的一把把天劍一下子張開,宛如是一麵劍牆一樣,瞬封鎖了世間的一切。
  劍牆封絕,這不僅僅是擋住了一切的攻伐,這是隔斷了一個世界。
  “砰——”的一聲巨響,那怕是擁有著真帝力量的脈衝轟來,依然被這如同孔雀開屏的劍牆所擋住了。
  “轟、轟、轟……”轟鳴之聲不絕於耳,空間為之顫抖,隻見漩渦瘋狂地轉動,脈衝一波緊接著一波,凶猛無比。
  但是劍牆無上,當它隔絕一個世界的時候,任何攻伐都不要想超越,都不要想衝破。
  “鐺、鐺、鐺”的劍鳴之聲不絕於耳,就在巨蠍的兩隻巨螯以粉碎一切的姿態砸來的時候,隻見千萬道神劍如同狂潮一樣俯衝而下,最終化作了一道浩瀚無匹的劍道,隻要劍道輕輕舒卷,就能把整個世界卷入其中。
  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劍道一化為二,聽到“砰”的一聲響起,一化作二的劍道左右擋住了狠狠砸來的巨螯。
  那怕這兩隻巨螯可以把一切都能砸得粉碎,但劍道堅硬無匹,那怕是巨螯狠狠地砸在了上麵,都沒有留下任何一點傷痕。
  最終聽到“鐺”的一聲響起,隻見刺向李七夜心髒的毒針也是一下子被擋住了,隻見一把巨劍豎在了李七夜的胸前,擋住了這恐怖無比的毒針。(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1 02:01:03  ExecTime: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