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226章 古祠

  李七夜進入狂庭道統道基之內布下天羅地網之地,此時缺牙山並得熱鬧非凡,因為血參又出現了。雜誌蟲
  在這一日,缺牙山脈的某一座山峰之中,突然之間,“蓬”的一聲響起,雲霞匯聚,血海翻滾,一時之間此處乃是霞霧彌漫。
  當出現這樣的異象之時,此地的花草樹木皆出現了異象,隻見花草樹木長勢極快,花開花落,果實也成熟的很快。
  如此的異象,應該吸引了許多修士強者的目光,所有人都紛紛望去,就在這一刻在霞霧之中、在血海之中,突然浮現了一個影子,拳頭大小,正在戲雲弄霧,顯得頑皮。
  “血參”離這座山峰最近的人一下子看清楚了這個影子的麵目,不由大叫一聲,立即往這座山峰奔去。
  “嗖”的一聲響起,就在有人往血參出現的方向奔去的時候,這株血參瞬間衝入了山嶺之中,眨眼之間消石在山澗亂石之中。
  “追”最先發現血統的門派長老、世家弟子又怎麼會輕易放過如此珍貴的血參呢,立即往血參所消失的方向追去。
  血參再一次出現,瞬間傳遍了整個缺牙山。自從血參出現之後,就有很多人進入缺牙山麵尋找血參的蹤跡,但是自從上一次出現之後,血參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所以很多人翻遍了山嶺,都沒有找到血參的蹤跡。
  就在很多人都要放棄的時候,現在血參再一次出現,立即引起了不小的轟動,許多本來是停留在缺牙山外觀望的門派長老、世家弟子都開始按奈不住了,跟著人潮衝入了缺牙山,紛紛往缺牙山所消失的方向追去。
  “哪逃”事實上,就在血參逃遁而去的瞬間,一聲嬌叱響起,最先衝入缺牙山的要屬楚青淩,她是一馬當先,以最快的速度衝入了血參所消失的地方。
  比其他人來,楚青淩更需要血參,因為她需要血參來蘊養,否則的話未來她能走多遠都是一個未知數。
  楚青淩一馬當先衝入了缺牙山中,其他人更是按奈不住了,都紛紛跟著衝入了缺牙山之中。
  接著沒有多久,連銀狐徐智傑和京師少保陳舒偉都帶著大隊人馬殺入了缺牙山之中。
  事實上,銀狐徐智傑和京師少保陳舒偉,他們背後的人物並不完全是為血參而來,他們背後的老祖乃是為了狂庭道統的祖器而來,否則他們就不會帶著如此的大隊兵馬而來了。
  隻是祖器一直沒有蹤跡,而他們背後的老祖也不清楚祖器究竟藏在那,所以一直都按兵不動。
  現在血參再一次出現,徐智傑、陳舒偉他們也不願意錯過這樣的時機,畢竟血參也是珍貴無比的靈藥。如果他們能得到血參,那也能增加他們的功力,這將會在爭奪皇位之上,能讓他們如虎添翼,所以對於他們而言,就算是沒有得到祖器,若是能得到這株血參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當很多人都沉不住氣湧入缺牙山的時候,也有一小部分人是按兵不動,有一二老祖是躲在幕後,保持觀望的態度。
  在狂庭道統並非是僅僅隻有上部、王府、聖院、陳營這四大勢力的門派傳承,事實上在王朝之外,還有很多的門派傳承,有一些門派傳承的實力也極為強大,他們的老祖也曾經是狂庭道統的風雲人物。
  所以,有四大勢力之外的老祖抱觀望態度,特別是看到血參出現之後,這老祖並沒有欣喜的神態。
  “狂庭道統是要變天了。”有暗中觀望的老祖看到血參出現之後,徐徐地說道:“缺牙山生有一株血參,這個傳聞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情,但它卻從來都是沒有出現過,來無影去無蹤,這些時日卻頻頻出現,這隻怕是缺牙山有變,這隻怕是要狂庭道統變天之時。”
  “血參如此頻頻出現,隻怕不是它故意現身,隻怕是有什麼邪物驚動了它,難道當年缺牙山的禍事還未過去?”另一個觀望的老祖也不免有所擔憂地說道。
  雖然說他們的宗門並不在王朝之中,並不參加狂庭道統的權力之爭,但他們終究是屬於狂庭道統,若是有一些不妙的事情發生,隻怕他們也逃不掉。
  “當年的禍事”提起狂庭道統當年的禍事,那怕是作為老祖的存在,都不由為之神態一般。
  血參逃入了山澗之中,一下子消失了,那怕是強大如楚青淩,都未能發現它的行蹤,它飛天遁地的本事實在是太高了,強大如真聖,也一樣無法捕捉到它的行蹤。
  就在這個時候,隻見在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之上,有一位中年漢子立於那,白衣飄飄,此時他一手執著一麵明鏡,聽到“嗡”的一聲響起,明鏡噴湧出了一道光柱,直接照入了山澗之中,似乎他手中的明鏡能照入地下一樣。
  “是寒長老,古祠的人也來了。”看到這個白衣飄飄的中年漢子,有人立即認出了他的來曆,不由暗暗吃驚地說道。
  “寒楓也來了,難道一直不問世事的古祠也要參加狂庭道統的權勢之爭了嗎?”看到這樣中年漢子,那怕是來自於上部的老祖也一樣暗暗吃驚。
  雖然很多人沒有見過這個中年漢子,但是一聽到“古祠長老”這樣的稱謂,都不由在心麵吃驚。
  古祠,它既是狂庭道統祭拜先祖的祠廟,同時它也是狂庭道統的一個門派傳承,在很久以前,就有一群人守護著狂庭道統的古祠,後來它發展成為了一個門派傳承,也被狂庭道統的很多人稱之為“古祠宗”!
  在後來古祠曾經出了一位極為了不得的人物,那就是古祠的真帝狂古真帝!
  傳言說,狂古真帝天賦極為逆天,曾經有一段時間把狂庭道統帶回了巔峰狀態,讓狂庭道統曾經短暫地實現過中興,而且傳言說,在狂古真帝的時代,在三仙界不僅僅隻有狂古真帝這樣的一位真帝,但他卻能力壓同一個時代的其他真帝,也正是因為如此,這才讓狂庭道統出現了一段中興的歲月。
  也正是因為如此,狂庭道統後世有人評論狂古真帝的時候,認為狂古真帝是狂庭道統繼狂祖之後的第一人。
  在漫長的歲月中,狂庭道統曾經出過好幾位真帝,如楚狂真帝,如狂血真帝,但是卻唯有狂古真帝被後代認為是狂庭道統繼狂祖之後的第一人,那怕是狂古真帝最終未能成為始祖,他依然是十分的恐怖!
  狂古真帝的時代,完全是可以想象古祠是多麼的強大了,甚至可以說是站在了狂庭道統的權力巔峰。
  但是狂古真帝之後,古祠卻是急流勇退,本是如日中天的古祠宗弟子退回了古祠,甘願過著默默看守古祠的日子,成為了狂庭道統曆代王朝之外的一個外野宗門。
  一代又一代過去,古祠宗依然沒有再參加過任何王朝,從不卷入狂庭道統的權勢之中,但是一個又一個王朝過去,古祠宗依然是屹立不倒,古祠宗也依然是狂庭道統中最強大的一個門派之一。
  在狂庭道統之下,也不知道更替了多少王朝,不知道多少曾經掌執權柄的門派世家從興盛而又沒落,但是在這樣時代更替之下,古祠宗的弟子依然是世世代代看著著古祠,主持著曆代的拜祭大典,但卻從未倒下過。
  一直處身於外野的古祠宗,突然之間,他們的長老出現在缺牙山,這的確是把不少人嚇了一跳,特別是有心爭奪皇位的上部、聖院這樣的勢力,他們的老祖心麵都發毛,畢竟沒有誰敢輕視古祠宗,如果他們加入這一場權勢之爭,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此時古祠宗的寒楓手持著明鏡,燭照著山洞,一次又一次搜索著這個地方,過了甚久之後,聽到“嗡”的一聲響起,隻見在明鏡的光柱燭照之下,有一個角落浮現了一縷的血霧,這一縷血霧一浮現之時,立即往北方竄去。
  “楚將軍,往北”此時寒楓大叫一聲,給楚青淩指路。
  “哪逃”楚青淩嬌叱一聲,往這縷血霧逃遁的方向追去,毫無疑問,寒楓的明鏡能搜索血參的跡痕,讓血參無處遁形。
  見楚青淩往北方追去,不少人也立即跟在了楚青淩的身後,也追了上去。
  雖然他們也不一定能得到血參,但是,萬一血參落下一二根參須,他們也是能撈到一些好處,更何況,必要之時若能助楚青淩一臂之力,那豈不是功勞一件?
  血參往北逃遁而去,它逃遁的本事極高,但是,寒楓站在高處,手中明鏡所照射出來的光柱一路追尋,所以血參不論如何逃遁,都會被發現行蹤。
  在寒楓的指路之下,楚青淩對血參狂追不舍,其他人也跟隨其後,都想分半杯羹。
  看到寒楓隻是幫助楚青淩追尋血參,這也讓上部、聖院的一些老祖心麵暗暗鬆了一口氣,看來古祠不是為祖器而來,他是被楚青淩請來追捕血參的。(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1 14:29:09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