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210章 遺產

  跪在了地上,此時彭威錦是臉色煞白,雙腿發抖,他做夢都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小廝竟然是皇後娘娘所妝扮的。ξ雜↓誌↓蟲ξ
  想到剛剛自己還罵她“賤婢”,此時彭威錦不由打了一個哆嗦,這是滅門之罪,就算不滅他們彭家莊,隻怕他都會被拖出去砍頭。
  “娘娘,請饒命!”此時彭威錦不由磕頭地叫道。
  王涵冷漠地看了彭威錦一眼,為之討惡,她懶得再去理會他,隻是看著李七夜而己。
  此時李七夜的目光依然是落在手中這塊岩石上而己,他根本就懶得去看彭威錦一眼,在王涵望來的時候,他隻是擺了擺手,淡淡地說道:“掌嘴!”
  李七夜話一落下,這樣的事情無需王涵親自動手,楊勝平操勞便是,隻見楊勝平捋起了衣袖,冷漠地對彭威錦說道:“彭少莊主,公子與娘娘已經是格外開恩了,已經是皇恩浩蕩!”話一落下,捏住了彭威錦的下巴。
  “啪、啪、啪——”此時楊勝平按住了彭威錦,一巴掌一巴掌地抽在了楊勝平的臉上,幾巴掌下來,就把彭威錦抽得臉頰又紅又脹,嘴角鮮血直流。
  “啪、啪、啪”一個個響亮無比的耳光響起,抽是彭威錦嘴角鮮血直流,但此時彭威錦一句話都不敢吭聲,此時不把他拖出去砍頭已經算好了。
  很多人都還沒有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看到彭家莊的少莊主楊勝平竟然跪在地上,被人按著一個又一個耳光地抽,把不少人都嚇了一大跳。
  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楊勝平如此捏著嘴巴,被一個又一個耳光狠抽,這對於彭威錦來說是一種奇恥大辱,但是,那怕再羞辱的事情,總比丟掉性命好。
  “啪、啪、啪——”一個個狠狠的巴掌抽在了臉上,十幾巴掌下來,彭威錦被抽得滿口是鮮血,滿口的牙齒都被抽得漏風。
  李七夜隻是琢磨著手中的這塊岩石,王涵冷漠地站在李七夜身邊,也懶得去理會被當眾掌嘴的彭威錦。
  不少人著彭威錦被如此狠地掌嘴,都不由為之抽了一口冷氣,都不敢說話。
  “這件東西,我要了。”最後李七夜吩咐珍寶閣的夥計說道。
  珍寶閣的夥計二話不說,立即給李七夜包好,不用李七夜說話,王涵立即就把錢付了,剛才她把價格報到了一千萬,依然是直接付了一千萬,對於她而言,這算不了什麼事情。
  看到李七夜竟然花了一千萬買了這樣一塊不起眼的岩石,讓珍寶閣的不少客人都覺得瘋狂,就是連珍寶閣的夥計也都覺得瘋狂,這個價格快要接近於原價的十倍了,如此財大氣粗的客人,還真的是十分難見。
  李七夜收下了這塊岩石,也沒有交給身邊的王涵,然後轉身就走。
  李七夜離開之時,王涵和朱思靜跟著離開,楊勝平又是狠狠抽了彭威錦幾十耳光之後,這才追隨著李七夜他們而去。
  滿口鮮血的彭威錦跪在那,被羞辱得無地從容,恨不得地麵裂開一道縫來,立即鑽進去消息。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彭威錦不由緊緊地握住了拳頭,指甲都刺入了手掌之中了,他不由咬牙切齒,雙目中噴出了可怕的殺機,他心麵發誓,他一定要報此仇,不報此仇,誓不為人,他一定會讓今天羞辱他的人都付出代價!
  李七夜回到了住處之後,李七夜遣退了王涵他們,封閉了空間,緩緩地取出了剛剛從珍寶閣買到的那塊岩石,神態鄭重,徐徐地說道:“老頭,或許這就是一個機緣,或許有些東西是注定的。”
  說完了這話,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嗡”的一聲響起,在這一刻他命宮浮現,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太初原命浮現,十二道法則垂落,守護著李七夜。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的識海之中有一個個符文浮現,這一個個的符文古老無比,似乎是在漫長的歲月中形成的一樣。
  聽到“鐺”的一聲響起,這個時候一個個符文交織而成,在短短的時間之內這一個個符文交織成了一條細小的法則,這細小的法則如絲如鏈,看起來十分的奧妙,也是十分的美麗,它在閃動著光澤。
  在這個時候這樣一道細小如絲的法則在遊動著,最後從李七夜的指尖鑽了出來,鑽入了那塊如舊磚一樣的岩石之中。
  在這個時候,聽到“嗡”的一聲響起,隻見這塊像舊磚一樣的岩石散發出了一縷縷的光芒,這一縷縷的光芒宛如仙光一般的浮現,每一縷的仙光都是像有生命一樣。
  “蓬”的一聲之中,隻見仙光交織,在仙光之中浮現了一個人的影子,這是一個老人,這個老人雖然不是很真切,但他那一雙眼睛卻宛如穿越了亙古一樣。
  李七夜看著這個浮現的影子,他是沉默不語,這個影子他實在是太熟悉了,這個影子便是仙魔洞的長生蕭氏——他留下的一縷執念!
  “小子,如果你能打開它,那就意味著是真的。”此時長生蕭氏的影子開口,徐徐說道:“我曾翻閱無數古閱,曾以九大天書之一的法則推算,我展望過未來,欲窺億萬世,異象紛呈,真假未辨,就如今日你我相隔遙遠的時光相見,這也不知是真假,若是真的,那就意味著我也已經死了……”
  “……人總是有一死,萬物都難逃過此劫。舉世間,有人或許能長生,比如說長生草,又比如說一些躲在背後的人,但,這都不是真正的長生不死,這都不是真正的跳脫!唯有不依仗任何外物而能長生,那才是真仙,那才真正的跳脫,否則那隻不過是偽仙而己……”
  “……如果你拿到了我的記憶石,那麼今天這一切都是真的,以前我所推算的一部分也是真的,其他的或許隻不過是幻象而己。若今日所發生的一切皆是真的,那麼這也算是我不願意看到的結果,畢竟誰都想長生不死!”
  長生蕭氏徐徐說道,宛如是和久別重逢的老朋友在說話,又好像是在與親人叨叨細語一樣。
  “……不論如何說,小子,你能走到這一步,我也為你而驕傲,在這世間我也沒有親人,孤家寡人一個,在今天我也是把你當作我唯一的親人,當然,你也是不可能認我這個親人。不論怎麼說,我們能相識一場,也算是有緣,有些事情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說到這,長生蕭生笑了一下,說道:“你有今天的成就,我相信你已經不缺寶物仙品,不過,我依然有一點遺產留給你,這也算是我的一點禮物吧,畢竟我把你煉成陰鴉,你心麵多少也會恨我。這是一份記憶,雖然談不上是無價之寶,但在未來的道路上或許多多少少能幫得上你……”
  說到最後,長生蕭氏望著李七夜,過了許久之後,他歎息一聲,輕輕地說道:“再見了,永別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長生蕭生的身影慢慢地消散而去,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似乎他從來沒有在這個世界上出現過一樣。
  “嗡——”的一聲響起,此時這塊看起來如舊磚一樣的岩石竟然一頁一頁翻開,宛如它不是岩石,而是要一本古書一樣。
  緊接著聽到“蓬”的一聲響起,隻見這翻開的一頁頁竟然瞬間噴湧起了無數的符文,如此多的符文是古老無比,讓人無法看得透,更讓人無法能倪得見它的奧妙。
  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隻見這個個的符文在相互交織,交織成了一條條細小的法則,每一道法則都閃動著深邃的光芒,似乎在這樣的一條細小無比的法則之中它是承載著無限歲月痕跡一樣,在這麵記載著太多讓外人無法窺視的秘密。
  看著這樣一道道浮現的法則,李七夜不由輕輕地歎息了一聲,他伸手把這一道道的法則吸了過來,隨之這一道道法則宛如是暖流一般,無聲無息地流淌著。
  最終,在太初原命的守護之下,李七夜煉化了這一道道細小的法則,每一法道則都融入了他的識海之中,最後聽到了“蓬”的一聲響起,在李七夜的識海之中被開拓了一個角落,被點亮了一份記憶。
  這是屬於仙魔洞長生蕭氏的記憶,這一份記憶浩瀚如海,一點都不比枯石院懸崖下的老頭差。
  如此一份浩瀚如海的記憶,就像是一部厚厚的古書,在這樣的一份記憶之中承載著太多的東西,記載著無數的痕跡。
  這就如長生蕭生所說的那樣,這是他留下來的一份遺產,但它又並非像長生蕭氏所說的那樣並不珍貴,事實上它珍貴無比,這樣的一份記憶稱得上是無價之寶。
  在以前,在仙魔洞的時候李七夜從長生蕭氏那知道了很多的秘密,這都是外人無法獲知的東西。
  但是,現在再擁有了這一份記記,這毫無疑問是讓更多的秘密豐滿起來,彌補了很多的空白,特別是三仙界的許多事情,更是一下子清晰起來。
  畢竟當年長生蕭氏也曾經來過三仙界,也曾經在這留下過道統。
  推薦一本朋友的書:神級巫醫在都市
  “哥哥我胸小怎麼辦?”“沒關係,我有一門按摩術,最能豐胸美臀。來,讓我給你揉揉……”(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16:47:58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