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202章 美人侍候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王涵不由沉默起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擇辭為好,她明白是李七夜在考驗她,也明白李七夜對於她的能力不滿。々雜じ誌じ蟲々
  “道統傳承,應止於相互殘殺。”最後王涵隻能是輕輕地說道。
  雖然說王涵是想有一番作為,但她絕究不是絕頂之輩,莫說是在整個狂庭道統,就是在他們王府,她也不是最有權勢之人,她也是受到有肘掣之時。
  當日皇帝還未道崩之時,他們夫妻兩人更撐起大局,對於他們而言,能掌執柄權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一個道統的權柄是多麼受人垂涎之事。
  在皇帝還在之時,她則是一片賢內助,是皇帝背後最強有力的支撐,是她凝合了王府的力量全力支持皇帝的各種事務。
  而皇帝麵對狂庭道統各方勢力,手握權柄,調遣各方諸候。在這些年來他們夫妻雖然並不容易,但也就算是能穩住大局。
  但現在皇帝道崩,毫無疑問受到最大衝擊的就是作為皇後的王涵了,她手中的權柄不穩,而且,王府也是希望能有一個更加大有力的人來掌執權柄。
  畢竟王涵終究是一個女流,雖然她的能力很強,實力也很強,但她依然缺乏了那一份開拓的果斷殺伐。
  毫無疑問,李七夜此時的一席話正是說中了王涵的不足,她的確是缺乏果斷殺伐,一旦權柄在手,想握住手中的權柄,對於王涵來說,那是十分大的挑戰。
  “止於相互殘殺,那是建立在團結的基礎之上,上令下行,這才能止於殘殺,否則便是一句空話。若令不行,便先安內,清除道路,這才能施展你的抱負之時,這才能讓你大刀闊斧卻施行你的政令。”李七夜徐徐地說道。
  王涵張口欲言,但最終她隻有輕輕地歎息一聲,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那麼她必先凝合王府的力量,因為王府的力量才是她最大的依仗,沒有王府的力量給她作靠山,那是難於施展手腳,更別說是大刀闊斧了。
  問題是,此時王府之內也是人心不穩,以前她能凝合王府的力量,那是因為皇帝還在,這讓王府毫無條件支持他們夫妻兩個去打開局麵,但是現在皇帝道崩,王府之內有老祖更希望讓其他的人掌握權柄,這也是王涵現在的危機所在。
  王涵不由沉默,她為李七夜洗完腳之後,便為他揉捏,粉拳輕捶雙腿,為李七夜鬆腿,她那麼的溫柔,是那麼的順從。
  “你是如何打算的?”看著鬆腿的王涵,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一向來,對於效忠自己的人,李七夜都從來不會虧待她的,畢竟現在狂庭道統的其他人物,在李七夜眼中那也隻不過是路人甲、路人乙而己,而王涵最先效忠於他,若是需要,他也樂意助她一臂之力。
  王涵猶豫了一下,最終她抬起頭來,望著李七夜,輕輕地說道:“還請公子指明道路。”
  此時王涵也稱李七夜一聲“公子”,這也是李七夜的喜好。
  美人在前,眼前的美人是無比的溫柔,無比的順從,那嬌豔的風情,撩動人的心弦。當美人蹲於自己身前,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美麗,一種旖旎的風情,那如雪脂一般的豐腴,溝壑春光彌漫,宛如是熟透的水蜜桃,讓人想咬上一口,那渾圓飽滿的香臀,那是妙不可言,讓人為之怦然心動。
  此時李七夜伸出手指,輕輕地挑起了王涵那精致而美麗的下巴,朱唇如火,美豔無雙,嬌嫩的紅唇宛如可以咬出蜜汁。
  “你可相信我?”李七夜挑起王涵的下巴,似乎像是調戲,但卻沒有絲毫的輕佻,是那麼的自然愜意,自在由心,完全給人沒有一種輕薄之感,沒有絲毫的猥瑣之感。
  “相信。”王涵毫不猶豫地說道,在她的心麵對李七夜毫無理由的信任,自從在她被李七夜征服的那一那間起,她就無條件的信任李七夜,毫無理由地對李七夜充滿了信心,別人或許會懷疑李七夜,但她卻深信不疑。
  李七夜露出淡淡的笑容,緩緩地閉上眼睛,沒有說話。
  王涵也沒說話,未去詢問,她是那麼的柔順,那麼的溫柔,隨後她為李七夜輕揉著雙肩,為李七夜鬆著筋骨。
  美人侍候著,是那麼的舒服,是那麼的享受,美人指間的力量適到好處,讓人十分的放鬆,如此的美妙,讓人喜歡上這種感覺。
  “你的道路也不難走。”過了甚久之後,李七夜這才徐徐地說道:“先是深思熟慮,然後便是放手而為,這便足矣,天不會塌下來。”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王涵愕了一下,然後細細地品味著李七夜這一句話,體會著李七夜這句話的深意。
  隨後,王涵也未再發一言,慢慢地為李七夜揉捏著雙肩,李七夜則是閉上眼睛,好像是睡著了一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隨後李七夜說道:“明日,我出宮一趟,走驕橫商行走走。”
  “我隨公子前往。”王涵輕輕地說道,聲音十分的溫柔,宛如春水,讓人特別的舒服。
  李七夜也未反對,隻是閉著眼睛而己,好像是睡著了一樣。
  第二天,李七夜起程要離開皇宮,前往驕橫商行一趟。李七夜想去驕橫商行一趟,除了要買點東西之外,他倒是想從驕橫商行中聽到一些想要聽的消息。
  李七夜起程之時,有楊勝平、朱思靜隨行,除此之外,作為皇後的王涵也早早到來,她身邊也沒有一個隨從,而且王涵打扮成小廝模樣,遮去了真容,讓人無法認得出來。
  因為現在大局未定,王涵也不敢在外麵隨意的拋頭露臉,所以她低調地遮蔽了自己的真容。
  “走吧。”對王涵的妝扮,李七夜也不置評,隻是淡淡地說道。
  李七夜也未坐馬車出行,也騰飛而去,而是用步行,他是一步一步地走出皇宮,好像是觀賞皇宮的美景一樣,一步步走去,宛如閑庭信步,是十分的輕鬆。
  楊勝平也不明白為什麼李七夜要這樣一步一步地走出去,似乎這是十分浪費時間的事情,但他不敢去過問。
  王涵看著李七夜一步一步走出皇宮,每一步就好像尺子一樣丈量著大地,這讓王涵心麵一凜,雖然她不能完全看出李七夜此舉的奧妙,但也能看得出一點,李七夜這是在丈量著整個皇宮。
  走出了大半個皇宮之後,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堂堂一個道統,也的確是沒落了。當年狂庭道統在仙統界之時,何等的不可一世,現在如此龐大的道統,連找一個能登天的真神都難,不要說是不朽了。”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出,楊勝平和朱思靜的反應倒比較平淡,楊勝平對於狂庭道統的底蘊還是了解不多,至於朱思靜更是了解得少之又少了。
  而作為皇後的王涵則是不一樣,一聽到這樣的話,她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因為李七夜一語便道破了他們狂庭道統的底蘊,這是多麼可怕的實力,似乎在他眼中狂庭道統沒有任何秘密可言一般。
  要知道,他們狂庭道統究間有著多少的高手,也隻有他們狂庭道統中有份量的人才知道,至於真神這一層次,特別是登天這一個層次,那就是隻有像她這樣身份的人清楚了,一般的強者都不知道。
  畢竟到了這個層次的老祖,是外人無法見得到的,最多也僅僅留於猜測,但李七夜隻是僅僅丈量了一下皇宮,對於狂庭道統的實力就一清二楚了,這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這讓王涵心麵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在心麵對於李七夜更是心服口服,對李七夜臣伏得五體投地。
  “大言不慚!”就在李七夜這一席話落下之時,旁邊立即一聲斥喝響起。
  隻見此時一個青年拉著一匹駿馬,也正欲打算離開皇宮,這個青年穿著一身蟒袍,雙目光芒冷厲,身上散發出的真氣十分的旺盛,一看便知道是個高手。
  這個青年也剛好路過,正欲離開皇宮,聽到李七夜這樣狂妄的話立即斥喝,他冷喝道:“小子,蟻螻也敢言大樹!狂庭道統之強盛,焉是你所揣摩的。”
  “彭家少主——”看到這個青年,楊勝平臉色變了一下,他一下子認出了這位青年的來曆。
  至於李七夜,根本就懶得去理會這個青年,徑自而去。
  “小子,你叫何名字?”見李七夜不理會自己,如此邈視的態度,讓他心麵不爽,冷喝道:“我彭威錦倒要看一看你是何方神聖,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慚。”
  但是,此時李七夜已經越走越遠了,根本就不去理會他。
  這個青年大怒,想追上去,但楊勝平攔住了這位青年,他說道:“彭少主,請莫誤會,這位公子乃是貴客。”
  楊勝平好歹也算是一個人物,他雖然背景低微,但他這樣的一尊真豪也不是浪得虛名,該做的事他還是會去做的。(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11:41:36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