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197章 皇庭

  狂庭道統的皇庭,它是整個狂庭道統的中樞,也是整個狂庭道統的要寒,因為狂庭道統的道源就是在皇庭之中。※雜ミ誌ミ蟲※
  而且,不論時代如何的變遷,那怕是億萬年過去,狂庭道統的中樞依然在皇庭。自從狂庭道統的狂祖開始,狂庭道統的曆代掌權人都居於狂庭道統。
  而且,在狂庭道統後來雖然也曾出過真帝,但他們都是依然入主皇庭,並未在外麵自立門戶。
  畢竟,對於一位真帝而言,除非他們能達到像狂祖那樣可以開啟道源了,隻有這樣他們才真正有資格自立門戶,否則的話,那怕他們自立門戶也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他們的門戶一旦脫離了狂庭道統,實力會被削弱很多。
  在三仙界,一個時代,有一位或許是好幾位的真帝,但是,能開啟道源的真帝,那麼好幾個時代都不見得能出一個。
  皇庭,是一個十分廣袤的城池,放眼望去,隻見這個古老的城池茫茫一片,好像是看不到盡頭一樣。
  這個古老的城池,不知道經曆了多少的滄桑,古老的城池,不知道是經曆了多少次的折除與重建,在這古老的城池不知道有多少建築是起起落落,在這個古老的城池,不知道有多少凡人是曆代更替……
  但是,不論時代如何變遷,這個古老的城池依然還在。隻要狂庭道統還在,隻要狂祖所開啟的道源還在,那麼這座古老的城池就依然還在!
  皇庭,放眼望去,山巒起伏,屋舍無數,在這所居的百姓乃是千萬乃至是億萬之眾,如此廣袤的古城,稱它為一個古城,不如稱它為一個古國更為適當。
  在皇庭的中央,有古建築,磅大氣,淩駕九天,這就是狂庭道統中樞的中樞,也就是狂庭道統的皇宮。
  或許,曆代以來,在狂庭道統之中最有權勢的人不一定是狂庭道統的掌權皇帝,也不一定是狂庭道統的掌權王朝。
  但是,代表著狂庭道統的很多決策、命令,最終都是由這發出,而且那怕狂庭道統中最有權勢的人,都會希望有一天能入主這座皇宮,畢竟,隻有這才真正代表著狂庭道統至高無上的權勢,這才真正代表著皇庭道統的正統。
  在這皇宮之外,那怕你再有權勢,再有實力,但如果你未能入主這座皇宮,那麼,你遲終不是正統,因為狂庭道統的道源就在這座皇宮之中!
  可想而知,整座皇宮對於狂庭道統而言是多麼的重要,是多麼的至尊。
  馬車如閃電,奔馳入了皇庭,奔馳在如此廣袤熱鬧的皇庭之中,任何人都顯得那麼渺小,一下子融入了茫茫人海之中。
  朱思靜看著腳下那如同一座巨大古國的皇庭,一時之間都被震撼了,她以前一直居住在大劍門這樣的窮鄉僻壤之中,今日來到了皇庭,那簡直就是像土包子剛入城一樣,這甚至比土包子剛入城還要震撼得多。
  李七夜隻是看了一眼,淡淡一笑,閉目養神。此時離狂庭道統的道源越近,他就越能感受到這當年狂祖所開啟道源的力量,這種力量十分的強大。
  而且,這樣的力量與李七夜十分的親切。這除了李七夜擁有了狂祖的一切記憶,識海中擁有了狂祖的一切大道法則、大道奧妙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的大道是舉世無雙的。
  李七夜開創的大道何止是翻開了一個全新的紀元,而且他的道大會走在最前麵,未來甚至會越超三仙界的修練係統!
  正是因為如此,李七夜一法通萬道,隻要他心有道,便是能掌握天地萬道的道統,狂庭道統的道源力量與他如此的親近,那是一點都不為之過,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最終馬車駛入了皇宮,當朱思靜第一次看到皇宮的時候,她都有些窒息,因為皇宮那種磅大氣,舉世無雙的氣勢,一下子震撼住了她。
  更見整座皇宮乃是真氣彌漫,大道之力無處不在,磅如汪洋大海,任何敢窺視這座皇宮的人,都會被這恐怖無比的力量鎮殺。
  看著眼前的皇宮,李七夜隻是淡淡一笑,平靜自在。
  因為李七夜的身份還沒有確定,楊勝平也不敢大張旗鼓進入皇宮,隻能是暗地從側門進去,再說,憑楊勝平的一句話,也不可能說召來狂庭道統的所有手握重權的人物前來迎接李七夜這一位老祖宗的複活歸來。
  楊勝平把李七夜接入了皇宮中的偏廳,忙是侍候著李七夜坐下。
  “老祖宗,皇庭暗流湧動,娘娘也未能掌執大局,未能以隆重的儀式相迎,還望老祖宗見諒。”楊勝平心麵戰戰兢兢,一來他是擔心李七夜發怒,二來在這皇庭之中,他也隻不過是小角色而己,隨便的一股勢力都能把他撕得粉碎!
  “罷。”李七夜大馬金刀地坐在龍椅之上,徐徐地說道:“讓她來見我吧。”
  李七夜雖然沒有驚天的氣勢,但是當他往龍椅上一坐的時候,突然之間懾人心神,不怒而威,那怕此時他很平淡,但依然讓人看了都不由為之心麵發毛,雙腿都為之發軟。
  畢竟李七夜可是掌執乾坤的存在,曾經屠殺九天十地的凶人,他不需要散發絲毫的氣勢,隻要他一認真起來,就足夠嚇死人。
  “小,小的這就去上稟,還請老祖宗稍等。”看到李七夜往那一坐,楊勝平心麵都發毛,背後冷颼颼的,雙腿都發軟。
  回過神來,楊勝平忙去請示。事實上,以楊勝平的身份,此時此刻也沒辦法直接去晉見,畢竟他這樣的真豪高手,在狂庭道統中沒有一萬隻怕也有八千,像他這樣的人物怎麼可能直接去晉見皇庭道統的皇後呢。
  過了甚久之後,狂庭道統的皇後這才見了楊勝平,楊勝平忙是一拜,恭聲地說道:“娘娘,你要請人已到。”
  “好,擺駕,我去見見他,看是真假。”聽到楊勝平的話,狂庭道統的皇後立即吩咐說道。
  狂庭道統的皇後,乃是王氏,她身於狂庭道統的王府,而王府則是狂庭道統的四大勢力之一。
  狂庭道統,這是一個道統的統稱,在這片天地間的所有門派都是出自於狂庭道統,都可以稱之為狂庭道統。
  而掌執整個道統大權的就是皇庭,所以,入主皇庭的人或門派,可以稱之為王朝。
  雖然可以稱之為王朝,但是狂庭道統的大權那可不是世代相傳,並非是父傳子,子孫傳的。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狂庭道統的皇帝是每一代選出來的,這是由各方勢力一致所認同的,雖然說,狂庭道統的皇帝不一定是狂庭道統最有權勢的人,但他絕對是代表著狂庭道統的正統,代表著整個狂庭道統,所以那怕你再有權勢,都不允許去衝擊正統,否則有可能會被驅逐。
  畢竟,如果人人都可以衝擊正統的話,那麼整個狂庭道統就不用傳承下去了,整個狂庭道統乃是受到道統的道章所約束的,這可是由狂祖親筆所書寫的,有著至高無上的威力。
  皇後名叫王涵,出身於王府,而崩駕的皇帝也即是她的丈夫,並非是一個白發蒼蒼的老頭,相反,他是一個中年漢子,卻在突然間崩駕。
  狂庭道統的皇帝並非是出身於狂庭道統的大勢力,但他娶了一個好老婆,再加上他能力出眾,得到各方的認同,所以才登臨帝位。
  當然了,狂庭道統皇帝背後最強大的後盾依然是王府,但在突然之間道崩,這對於王涵而言,衝擊極大,對於他們王府來說,衝擊也很多。
  對於他們王府而言,想培養一位有資格入主皇宮的皇帝,那不是容易的事情,這不止是實力足夠資格,同時也必須能服眾人。
  現在皇帝道崩,第一個受到衝擊的就是他們王府,在狂庭道統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虎視眈眈,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把代表著狂庭道統的權柄搶到手。
  所以,皇帝道崩之後,作為皇後的王涵是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不論是為了狂庭道統,還是為了他們的王府,他們都必須平息眼前狂庭道統的亂象,否則道統一日無主,必定會大亂。
  當然,對於王府而言,他們更希望新的一代皇帝依然是出自於他們王府!
  但,一時之間,他們王府之中也難有人勝任,也是讓王涵和王府最為頭痛的事情。
  若是平時,如果楊勝平這樣的一個人物說他們找到了複活的先祖,那麼一定會被趕出去,甚至有可能會被驅逐。
  但是,在當下狂庭道統這樣的困局之下,如果真的是有一位複活的先祖,毫無疑問是給整個狂庭道統帶來希望,也給他們王府帶來天賜良機。
  也正是因為如此,王涵才會冒著很大的危險讓楊勝平把這個複活的先祖請入皇宮。
  畢竟,他們還無法知道這樣的一個先祖是真是假,萬一是假的,這不止是對了其他勢力機會,同時也是怕其他道統派來的奸細。
  可以說,這一次王涵允許楊勝平把一個來曆不明的複活先祖請進皇宮,她的確是冒著很大的風險。(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08:12:53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