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196章 驕橫商行

  現在突然得到了李七夜的欽點,不止是諸奇他們愕住了,就是朱思靜她自己也都愕住了,這樣的驚喜來得太突然了,她都不知道該如何去接受好。ξ雜★誌★蟲ξ
  “我,我,我……”朱思靜結巴了大半天,一句完整的話都沒能說出來。
  “思靜,你去收拾一二,隨老祖宗前往。”見朱思靜說話都不利索的時候,作為大劍門門主的諸奇回過神來,吩咐朱思靜說道。
  朱思靜回神來,立即卻收拾東西,然後乖乖地跟在了李七夜的身後。
  在臨行之時,諸奇再三叮囑朱思靜,說道:“一定要侍候好老祖宗,這是宗門交給你的重任。”
  說完,諸奇還把幾件值錢的寶物塞入朱思靜手中,低聲說道:“若是在皇庭之中缺錢花的時候,就把它們當了,裝點一下門麵。”
  諸奇也是把一些希望寄托在了朱思靜的身上,畢竟如果李七夜真的是他們狂庭老祖宗的話,那麼他未來必定是掌執他們狂庭大權,而朱思靜被李七夜欽點留在身邊,如果真的能是到器重,那麼未來他們大劍門中興更有希望。
  也正是因為如此,諸奇大下血本,把自己幾件最值錢的東西塞給了朱思靜,他並非是說僅僅是器重朱思靜。
  更重要的是,朱思靜跟在李七夜身邊,好歹也代表著他們大劍門的門麵,所以不論如何朱思靜也需要妝點一下。如果到了道統的皇庭,真的沒有錢了,就把這些寶物當掉。
  此時李七夜他們已經站在了大劍門的山門之外。
  “老祖宗,我們大劍門乃是窮鄉僻壤,未能有道門,所以小的特地請來了驕橫車行的馬車。”站在山門外,楊勝平忙是向李七夜說道。
  大劍門這樣的小門派,又怎麼可能擁有一個道門呢,就算大劍門這建有道台了,他們也一樣用不起道門。
  “呔”就在楊勝平話剛落下之時,一陣蛟馬的聲音響起,一輛馬車踏空而至,瞬間停在了李七夜他們的麵前。
  “老爺子,可是你叫的馬車?”此時馬車上坐著一個老者,雙目精光閃爍,一看就是一個好手。
  這是一輛由八匹蛟馬所拉的馬車,馬車古樸而又不失堂皇,可以說,平日楊勝平自己都舍不得叫這種馬車,但是為了迎接李七夜,他可是大下重金,向驕橫車行請來了這一樣馬車。
  “老祖宗,請。”此時楊勝平忙是向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他並沒有立即上馬車,他的目光落在了馬車上那個標記之上,那是一個不大的標記,看起來像是一把小小的斧子,又像是一個項錠上的墜子,看起來十分的精致,這樣的標記之下,刻有“驕橫”兩字。
  看著這樣的一個標記,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這樣的一個標記,他實在是太熟悉了。
  李七夜站著看這個標記的時候,楊勝平心麵忐忑不安,他還擔心李七夜嫌棄這馬車不夠豪華,迎接隊伍不夠壯大。
  但是,楊勝平哪搞得那麼的大張聲勢呢,畢竟李七夜的身份還未確定,而現在狂庭暗流湧動,他一步走錯,就是萬劫不複。
  當李七夜邁入馬車的時候,楊勝平這才鬆了一口氣。
  “諸位,走咧,三天內,必抵達皇庭。”這位車夫吆喝了一聲,趕著馬車狂奔而去。
  瞬間,馬車如閃電,一下子竄到了天邊,如此馬車的度,遠遠過楊勝平這位真豪獨自飛行的度,否則的話,楊勝平就不會下重金去請來驕橫車行的馬車了。
  李七夜憑窗而坐,看著飛馳的蛟馬,淡淡一笑,說道:“驕橫車行,有點意思。”
  “老祖宗或許不知道,驕橫車行是我們三仙界最好的車行了,隻要你付得起錢,通過驕橫車行,你可以抵達三仙界的任何地方,不僅僅是萬統界,就是仙統界、帝統界都行,可以說,驕橫車行是整個三仙界唯一有實力跨越整個三仙界的商行。”
  “看來實力不俗。”李七夜笑了笑,在三仙界之中,道統與道統之間,如果雙方不相通的話,除非強大到可以強行跨越了,否則是無法跨越彼此的道統的,驕橫車行可以跨越三仙界的任何地方,這可想而知他們的實力有多大了。
  “驕橫商行乃是三仙界最有財力的一個傳承,它不屬於道統,隻經商,車行隻是驕橫商行的很小一部分。”楊勝平忙是說道。
  “驕橫商行,年代不久呀。”李七夜笑了一下,明白這麵的乾坤。
  “是的,若論建立的年代,驕橫商行比起三仙界的很多道統都要年輕。”楊勝平說道:“大約是千百萬年之前,有一個十二三歲的年輕人,突然立下豪言壯語,要擁有世間最磅大的財富,一開始,世間所有人皆以為他隻不過是開玩笑而己,初生年犢……”
  “……但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成功了,在幾年之後實現了他的豪言壯語,建立了三仙界最龐大的商行,直通三仙界任何地方,成為了三仙界任何一個道統之中都可以建立據點的商行。”
  說到這,楊勝平都有些興奮,因為關於驕橫商行,這麵實在是太多的傳說了,整個商行可以譜寫為一本傳奇故事。
  “在我們三仙界,有著這樣的一句話,隻有你沒有足夠的錢,而沒有驕橫商行沒有的商品。在驕橫商行,隻要你能出得起價,他們能滿足你所需要的一切商品。”楊勝平談起驕橫商行,也是精神十足,娓娓道來,說道:“甚至連仙統界的一些寶物,都是三仙界弄下來做買賣的。”
  聽到楊勝平如此的話,李七夜隻是淡淡一笑,就對馬車說道:“你們驕橫商行,能買到任何東西嗎?”
  “老爺子,隻要你出得起價,我們驕橫商行就能賣給你任何東西。”馬夫也是頗為自豪地說道:“沒有我們驕橫商行沒有的商品,隻有客人出不起的價格。”
  “那就好。”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如果可以,那就跟你們商行說上一聲,我買一個真仙。錢,不是問題,隻要你們開口,爺我不缺錢!就缺一個真仙!”
  “呃”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馬夫給噎住了,那怕他是見過許多大人物的人,一時之間都接不上李七夜的話來。
  楊勝平也都一下子傻了眼,真仙,世間哪有真仙賣?傳說世間最巔峰的存在就是真仙,但那僅僅隻不傳說而己,世人從來沒有見過真仙!
  “老爺子,你開玩笑了。”過一片刻,馬夫這才回答李七夜的話,幹笑一聲說道。
  如果李七夜真的是要買一尊真仙,他們還真不知道上哪去找真仙,那怕李七夜真的是出得起這個價格。
  “我一點都沒開玩笑。”李七夜平淡地說道:“見到了你們商行中能作得了主的人,就跟他說一聲,我就是要買一尊真仙,錢,不是問題!我就住在狂庭道統的皇庭!”
  李七夜如此認真的話,一點都不像開玩笑,讓馬夫完全是接不上話來,隻好沉默。
  如果是平日,馬夫或許會認為李七夜是一個瘋子,買真仙,這開什麼玩笑,隻有瘋子才會如此誇下海口!問題是,現在的李七夜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一個瘋子。
  至於陪伴在李七夜身旁的楊勝平,一句話都不敢吭聲,舉世之間,還有誰人敢開口就說要買一尊真仙,如果換作是其他的人,他也一樣會認為這個人是瘋子。
  但眼前這個人卻是他們狂庭道統的先祖,一點都不可能是瘋子,現在他開口說要買真仙,這簡直就是太瘋狂了,太震撼人心了。
  但楊勝平並不覺得李七夜這是找驕橫商行的茬,畢竟在三仙界敢找驕橫商行茬兒的人隻怕是不多,畢竟驕橫商行能把買賣做到三仙界的任何一個地方,他們的實力、他們的底蘊,那是可想而知了!
  馬車在狂奔,如閃電一般掠過天空,李七夜看著腳下的這片壯麗的山河。
  如果隻看眼前這片壯麗的山河,你會覺得眼前這一片山河與九界、與十三洲沒有多少的區別,但如果你強大到一定程度,你會感受得到,這片大地每一寸泥土都是充滿了大道之力,每一寸泥土都是道土。
  畢竟整個狂庭道統的所有疆土都是由狂祖所煉化,每一寸泥土都煉化成了疆土,而且狂祖所開啟的道源,無時無刻不蘊養著這千百萬的大地,經曆了億萬年的蘊養,這片土地那怕是沒落了,它依處處是道土。
  “遙想當年,這狂庭道統,乃是如天宇星河,可是一個廣闊到億萬的江山,可稱得上是一個大千世界。”看著腳下的疆土,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可惜,現在隻剩下這片小天地了。”
  對於李七夜這一席話,楊勝平為之沉默,他也沒有見過還在仙統之時的狂庭道統,但是傳言說,他們狂庭道統還是仙統之時,廣闊無邊,底蘊深不可測。
  但是隨著他們狂庭道統的衰落,不少道土崩碎,從仙統界一直往下跌,最後跌到了萬統界!(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6 11:36:37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