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191章 複活的先祖

  玄冰融化的速度十分的慢,足足幾個月之後玄冰這才開始融化掉,聽到“喀嚓”的一聲響起,當玄冰麵的李七夜有動靜之時,把守著玄冰的女弟子嚇得魂都飛了起來。雜#誌#蟲
  這幾個月以來,這個女弟子一直都守在這,天天守著一個有可能是死人的屍體,這還真的讓這位女弟子有些心驚肉跳,萬一突然之間玄冰麵的死人一下子屍暴,從麵跳了出來怎麼辦?
  幸好的是,這幾天下來,玄冰麵的人一直都沒有動靜,這才讓這位女弟子一顆心是稍稍安定了一下。
  現在突然聽到“喀嚓”的冰碎之聲,玄冰中的李七夜突然有了動靜,這把這位女弟子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以為會發生屍暴,幸好的是並沒有。
  這個被嚇住的女弟子回過神來之後,飛快地稟報門主。聽到了稟報之後,諸奇和幾位長老立即嚇得一大跳,急忙地趕了過來。
  當諸奇和幾位長老趕過來之後,李七夜終於從沉睡中蘇醒過來了,他醒過來之後,緩緩地坐了起來。
  在此之前,諸奇他們心麵還認為玄冰中的李七夜十之**有可能是死人,現在見到李七夜活了過來,諸奇他們一時之間都束手無措,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李七夜蘇醒過來之後,緩緩地盤坐下來,看了一眼站在眼前的諸奇他們,開口徐徐地說道:“狂庭現在由誰當家作主!”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頓時把諸奇和幾位長老嚇得心驚肉跳,他們大劍門已經沒落到了無名小派的地步了,根本就沒資格接近狂庭的權力中心了,對於他們而言,像狂庭的庭主,也就是狂庭王朝的掌權人,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們根本就無法觸及。
  現在李七夜一開口便是問狂庭的掌權人是誰,這怎麼不把諸奇他們嚇得心驚肉跳呢,一時之間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接話才好。
  “回,回,回尊駕的話,狂庭,現,現,現在位還空懸。”好不容易,諸奇回過神來,心驚肉跳,口幹舌燥,說話都不利索。
  眼前這個年輕人,看起來十分年輕,但一開口便是詢問狂庭的掌權人,難道真的說他是他們狂庭的某一位祖先!
  李七夜隻是平淡地看了諸奇一眼,但就是李七夜這平淡的姿態,讓諸奇和幾位長老都不由心驚肉跳,因為他們一下子拿捏不準眼前這位年輕人究竟是何來曆,難道真的是他們的某一位祖先。
  “不,不,不知道尊駕,尊駕該,該如何稱謂。”好不容易,諸奇吞了吞口水,壯了壯膽,鼓氣勇氣,好不容易才問道,他問這個問題的時候都心驚肉跳,十分的害怕。
  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究竟是何來曆,萬一搞不好,惹了大事,他們大劍門就完蛋了。
  “怎麼?想摸清楚我的底細嗎?”李七夜看了諸奇一眼,徐徐地說道:“我與狂祖論道的時候,你們祖先還未出生,告訴你們稱謂,你們又能知否?”
  這話一說出來,頓時把諸奇和幾位長老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他們嚇得臉色煞白,瞬間雙腿發軟,直打哆嗦。
  狂祖,乃是他們狂庭的始祖,整個狂庭就是由狂祖所建,整個狂庭的道源、道統疆土,這都是出自於狂祖之手。
  現在眼前這個年輕人自稱曾與狂祖論道,那麼不是狂祖的子弟便是與狂祖共同打天下的某位老祖宗了!
  如此古老的存在,這怎麼不把諸奇和幾位長老嚇得魂都飛了起來,這一次他們真的是遇到了他們狂庭的老祖宗了。
  事實上,李七夜這話也並不是吹牛皮。狂庭的狂祖,就是枯古院懸崖下的老頭。這個老頭在他的紀元之時,他曾經來過三仙界,他也是為了尋找一些答案而來的。
  但是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老頭離開了三仙界,回到了自己的紀元。在三仙界的時候,老頭也作了很多的嚐試,在這一條修練的道路上摸索過,因此他在三仙界創建了狂庭!自稱為狂祖。
  當然,在自己的紀元之中,老頭並不叫做狂祖,隻不過在這三仙界,老頭自稱為狂祖而己。
  後來老頭捉了陰鴉,他們共享了記憶,在那漫長無聊的日子,老頭也的確是與陰鴉談論過三仙界的大道,隻不過為了防備仙魔洞,李七夜把這一切的記憶抹除掉而己,隻有當李七夜登上三仙界之時,才能真正觸發這些記憶。
  這些被抹去的記憶,不止有老頭狂祖的記憶,也有李七夜對於三仙界一些大道領悟的心得和奧妙,這些被抹去的記憶一直如同不存在一樣,直到今天登臨了三仙界,這些被抹去的記憶重新浮現。
  所以,現在李七夜說曾與狂祖論道,這話的確不是嚇唬人,的確是真的。
  一下子諸奇和幾位長老被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他們一下子趴倒在地,跪拜在那,說道:“子孫不知是祖先歸來,子孫不屑……”
  此時諸奇和長老們說話都顫抖,他們都被嚇得連抬頭看李七夜的勇氣都沒有。
  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徐徐地說道:“去吧,我休息休息,我有點累了。”
  此時諸奇和長老們哪還敢不聽從,如奉綸音,跪頭再拜,這才戰戰兢兢地離開了。
  諸奇和諸位長老離開之後,李七夜靜靜地盤坐在那,在這個時候他識海中所浮現的東西太多了,不僅僅隻有狂祖的記憶,甚至有仙魔洞的、輪回荒祖的……
  因為當時擊敗輪回荒祖的時候,李七夜剝奪了他的一切,所以當李七夜再次來到三仙界的時候,輪回荒祖一些隱藏的信息也因此也浮現在了李七夜的腦海之中。
  從這龐大的信息之中,李七夜對於三仙界有了一個徹底的了解,對於三仙界的種種情況有了具體的掌握。
  就在李七夜盤坐於室內之時,已經退下的諸奇和幾位長老相聚於一室,他們低聲地討論起來。
  事實上一時之間他們都沒有什麼對策,突然冒出來一個來曆驚天的老祖宗,這讓沒有經曆多少風浪的諸奇他們是束手無措,他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這,這該向狂庭匯報。”此時有長老說道:“這,這,這可是捅破天的事情,萬一不向狂庭匯道,一旦怪罪下來,我,我們可擔當不起。”
  這話讓諸奇和其他的長老都相視了一眼,他們都覺得有道理,狂庭的老祖宗複活了,如果不向狂庭匯報,這隻怕是說不過去。
  “這,這對於我們大劍門來說是天賜良機。”另一個長老也有些興奮地說道:“是我們大劍門發現老祖宗複活的,這對於狂庭來說,我們大劍門應該是領頭功,有這樣的楔機,說不定對於我們大劍門來說,是中興的時機。”
  這位長老的話讓諸奇和幾位長老都不由為之興奮起來,他們大劍門沒落得都快要維持不下去了,現在突然之間如果有一位複活的老祖宗作靠山的話,那豈不是可以中興他們大劍門。
  “但,但,萬一,這,這隻是假的呢,或者,或者是冒牌貨呢?”在諸奇和幾位長老都為之興奮的時候,還有一位比較謹慎的長老低聲地說道。
  這位長老的話就像是一盆冷水潑在了諸奇他們的頭頂上,一下子就熄滅了他們的興奮,熄滅了他們的激情。
  一時之間,諸奇和幾位長老都不由麵麵相覷,雖然他們真心希望李七夜是他們複活的老祖宗,但萬一真的是一個冒牌貨呢?
  “或,或許我們可以試探一下。”有一位長老猶豫了一下,出主意地說道。
  “我,我們怎麼試探?我們怎麼知道他是真是假?”諸奇不由說道:“萬一他是真的,一旦被發現是試探,他震怒下來,隻怕是一根手指都能滅掉我們大劍門。”
  這話一下子讓所有的長老都不由沉默起來,因為他們的確沒有辦法去分辨李七夜的真假,他們有什麼方法可以去分辨李七夜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如諸奇所說,一旦惹怒了他,這不止是沒有功勞,甚至怪罪下來,可以一根手指滅了他們大劍門。
  “我們隻有請楊老祖了。”最終一位長老為諸奇出主意說道。
  “這,這不妥吧,楊老祖是我們大劍門唯一的依靠了,他也是唯一能為我們大劍門在狂庭上說得上話的人了,萬一把楊老祖都搭進去,一旦失敗,我們豈不是連最後的靠山都搭進去了?”另外一個長老說道。
  “不然還有什麼辦法?就算我們真的發現了複活的老祖宗,這樣的消息怎麼去向狂庭匯報,就算匯報了,上邊的人相信我們嗎?”這位長老徐徐地說道:“如果老祖出麵,至少還能向狂庭那邊說上話,再說了,老祖比我們更有經驗,或許他能分辯出真假都不一定。”
  這話讓諸奇和幾位長老都商量了一下,最終諸奇也作出了決定,說道:“去請老祖,這至少還有一絲希望。”
  最終,諸奇派出一位長老親自去狂庭那邊請楊老祖。(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6 05:03:31  ExecTime: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