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076章 相見傾心

  在天神學院,除了人宗這樣的終極存在之外,帝府和聖院可以說是藏龍臥虎,在這有著無數的天才,而且在這也曾經出過一尊尊的上神,也曾出過仙王。雜誌蟲
  可以說,作何一個大教疆國乃至是帝統仙門的天才放在聖院、帝府之中都不見得是最優秀的,特別是帝府,堪稱是匯聚了百族所有最強大的天才,如當今大名赫赫的人聖就是出自於帝府!
  此時在這山峰上匯聚了天神書院帝府和聖院最有天賦、最強大的男女學生,可以說這些學生不會輕易服於人,都是自認為自己天下第一的天才。
  但是,對於梅素瑤講的這一段心法,卻讓在場的男女學生都是心服口服,為之驚歎,為之傾倒,可以說梅素瑤所講的這段心法,可以媲美於學院的老師,要知道,天神學院的老師都是屬於上神甚至是有仙王這樣的存在,這可以想象梅素瑤把這一段心法是參悟到了何等地步了。
  “梅仙子講此一段心法,我們學生中已經無人能超越了,亦凡自慚不如,就算是玄極兄講得隻怕也不見得能超越梅仙子。”此時在男女學生中一個男學生站了起來,十分驚歎地說道。
  這個男學生全身散發出神光,腦後生出了神環,整個人看起來神聖無比,讓人看到了都不由為之敬畏。
  這個男學生可是天神學院的風雲人物,他是一門四仙王的思神宗的少主,名叫陳亦凡,人稱思宗神子。
  他與帝府的縱天少主王玄極、百堂的六劍少皇孔葉林被人稱之為天神學院三子,縱天少主王玄極居首,思宗神子陳亦凡居於第二,六劍少皇居於第三,他們三人的交情很好。
  六劍少皇是百堂的領袖,而思宗神子又何嚐不是聖院的領袖呢,以思宗神子的天賦,那絕對是能入帝府,他卻偏偏留於聖院。
  思宗神子曾經追求過梅素瑤,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隻可惜,梅素瑤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思宗神子卻努力不懈,他對自己是信心十足。
  此時思宗神子站出來說出這一席話,除了的確是梅素瑤講得太好之外,也有討好梅素瑤之意。
  “陳學長過獎了,雕蟲小技而己,獻醜了。”梅素瑤反應很平淡,靜如流水,隻是徐徐道來而己。
  “梅仙子太了不起了,這麼厲害還如此的謙遜,如果我是男人,我也會愛死她的。”在場有天才女生不由羨慕無比,有些花癡地說道。
  “梅仙子謙虛,除了學院的老師,我沒聽過誰能把這一段心法講得如此之好。”思宗神子笑著說道:“比起梅仙子來,我都自慚形穢。”
  “是呀,梅仙子隻是出道晚了一點,說不定能與人聖、少年王這兩位前輩爭雄呀。”在場的天才男學生也不由感慨地說道。
  在場之中不少天才男學生對梅素瑤有愛慕之心,他們也是極為優秀,隻不過比起思宗神子來是差一點而己。
  “梅仙子不如講一段’戰訣’如何?這可是我們天神學院最經典的一段心法,每一個人對它的詮釋都不一樣,聽說每一位老師都講過’戰訣’,每一位老師講的都不一樣,十分妙。”有一位在場的天才男同學躍躍欲試,忙是說道。
  “是呀,講一段’戰訣’如保?”此時不少男女學生都紛紛出言附和。
  梅素瑤看了看在場的諸位學生,她含笑,輕輕搖首,說道:“素瑤才學淺薄,不敢與前人相比。”
  在九界的時候,梅素瑤倒是樂於講道授業,但後來她心態變了,認識了李七夜之後,她才明白天有多高,地有多廣,曾經何時,擁有眉心一塊仙骨的她,自負可以盡解開下大道奧妙。
  但認識了李七夜,與李七夜相處之後,她才真正明白,比起李七夜心懷浩瀚無盡的學識來,她對於大道奧妙的領悟,那隻不過是滄海一粟而己,不足為道。
  所以後來梅素瑤很少講道授業,在她心麵看來,自己講道,那隻是獻醜而己,根本無法與李七夜相媲美。
  “梅仙子過謙了,講一段又何妨。當年啟航老師曾講了一段’戰訣’,讓大家聽得如癡如醉。以梅仙子的天賦,不亞於當年的啟航老師,說不定梅仙子講此法,會更出色。”此時思宗神子忙是笑著說道。
  “是呀,就講一段,若是梅仙子超越了啟航老師,那我們豈不也是沾了光。”其他的學生都紛紛附和地說道。
  在眾學生口中所說的“啟航老師”就是古啟航,人稱少年王,一代絕世天驕,現在在天神學院執教,就算是思宗神子、六劍少皇這樣的天才都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
  “梅仙子,講一段,這也算是為我們這一次論道切磋畫上一個完美的記號。”在梅素瑤猶豫之時,在場的男女學生都紛紛附和,擁護梅素瑤講上一段。
  見在場的男女學生都如此的熱情,梅素瑤隻好是苦笑了一聲,最好隻好徐徐地說道:“恭敬不如從命,既然是如此,素瑤就獻醜了。”
  “戰,起於心,道衍於法,以戰為道,立萬法……”此時梅素瑤徐徐講道,聲如綸音,當她口吐真言之時,萬法妙生,此時連仙鬆都為之搖曳,仙氣彌漫,這呈紫色的仙氣變得更加濃鬱,宛如化作精靈一樣,繚繞於梅素瑤周身。
  梅素瑤徐徐講來,如天花亂墜,說到妙處,如地湧金泉,實在是妙不可言。
  一時之間,在場的男女學生都聽得如癡如醉,很多男女學生聽到妙處,都不由擊掌喝采,讓山峰上的氣氛推到了**。
  “戰道藏心,上為伐,不伐便威於人,此乃是善法,也是上道……”此時梅素瑤徐徐道來,口吐蓮花,讓人聽得如醉如癡。
  “錯”就在梅素瑤說到最奧妙之處時,突然有一個聲音響起,一下子打斷了梅素瑤的話,說道:“這一句說錯了。”
  本來大家都聽得如癡如醉,但這樣的一聲斷喝響起之時,宛如一盆冷冷的冰水一下子潑到了所有人的頭頂上。
  這一下子讓大家清醒過來,當在場的天才男女學生一清醒過來之時,又不由怒火從心生,他們聽著梅素瑤講道,大道奧妙,讓他們受益匪淺,現在突然之間被人喝斷,讓他們一時間跟不上節奏,這怎麼不讓他們大怒呢。
  “是何人敢在此口出狂言!”此時有男學生清醒過來,不由為之憤怒地說道。
  所有人都紛紛望去,隻見一個平凡普通的男子跨空而至,喝斷梅素瑤的正是這個男子,一時之間所有學生的目光都鎖在了他的身上了。
  “戰何需藏心,大道伐天,一戰到底,這才是上道。戰從無善,隻要心生有戰,便無需掩飾。”踏空而來的人正是李七夜,他口吐真言,一字一句,宛如晨鍾暮鼓,一一敲擊在了梅素瑤的道心中。
  別人不了解梅素瑤,但李七夜了解她,他知道梅素瑤的心結,所以,此時他口吐真言,一字一句地敲打在她的道心上,為她解惑,為她指引著道路。
  當李七夜的真言一字一句敲打在梅素瑤道心中,這頓時讓梅素瑤心麵一震。
  當然,思宗神子他們不知道李七夜與梅素瑤的關係,見李七夜當然敢當眾如此的斥喝梅素瑤,如此貶低梅素瑤,頓時讓在場的男女同學大怒。
  “不自量力的東西,竟然敢在梅仙子麵前班門弄斧!”有學生跳出來,大喝道。
  “就是,這是從哪跑出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敢在我們聖院、帝府麵前口出狂言,應該教訓教訓他。”有天才學生一見李七夜不是他們帝府、聖院的同學,頓時雙目一冷,根本就看不起李七夜。
  “小輩,滾下山去!否則,休怪我打斷你的雙腿!”此時思宗神子也沉不住氣,立即大喝一聲,雙目露出殺機。
  本來這一次品茶會他是想好好表現一般,這一場講道本來氣氛很好,卻被一個不知道從哪跑出來的小子給攪黃了,這怎麼不讓思宗神子大怒呢。
  李七夜根本就不去理會思宗神子他們,他一步跨來,行走到仙鬆之下。
  “公子”此時梅素瑤回過神來,驚喜無比,一下子跑了過來,投入了李七夜的懷抱中,緊緊地抱著李七夜。
  “看來,你的確是收獲很大。”李七夜抱著懷中的梅素瑤,不由欣慰,笑著說道:“這一條道路你的確是能走很遠。”
  “很久未見公子,甚是想念。”此時梅素瑤也並不顧忌什麼,在李七夜懷中,緊緊地抱著,十分的高興,十分的歡喜,她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能見到李七夜。
  當年破天而來,他們來到驕橫洲便與李七夜失去了聯係,雖然她相信李七夜有麵對作何困難的能力,但許久未見,心中也不由日夜想念。
  “我也甚是想念,隻是諸事未了,未及時趕來。”李七夜輕輕地撫著她那美麗無比的秀發,輕輕地笑著說道。(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07:26:26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