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058章 書齋

  此時李七夜收回了手掌,也沒有多看一眼被抽飛的嚴塵生一眼,隻是淡淡地說道:“我並不是一個大度之人,不聽話,應該掌嘴!”
  看著嚴塵生被李七夜一巴掌抽飛,頓時讓在場的學生心驚肉跳,他們還第一次見出手就把學生打得重傷的老師,這樣的老師出手也夠狠的。雜誌蟲
  “回去吧。”羽千璿看了看眼前這些學生,隻是吩咐說道,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公子,麵請,我代表學院諸老歡迎公子來天神學院任教,公子的到來,使學院蓬蓽生輝!”羽千璿忙是向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對羽千璿點了點頭,然後輕輕地拍了拍陶婷的螓首,笑了笑,說道:“丫頭,好好努力,莫折損你們祖上英名。以後就是我罩著你,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說完,笑了一下,隨羽千璿進入了山門。
  一時之間留下了久久發呆的陶婷,她一時之間都回不過神來,而且也無法消化李七夜這樣的話。
  一開始陶婷還以為李七夜是一位普通的強者而己,沒有想到他竟然能在天神書院出任老師。
  要知道,在天神書院出任老師那是要求極高的,這不僅僅是你道行強大就行,就算是單單以道行而論,隻怕也需要上神級別的存在才有資格在天神書院出任教。
  現在李七夜可以出任天神書院的老師,他的強大是可想而知了。如此一尊強大的存在一直在她身邊,她卻一直不知道,還懵懵懂懂地幫助李七夜。
  至於嚴塵生早就不敢在這停留了,他在其他的學生挽扶之下,灰溜溜地逃走了。這一次他本來是想教訓一下李七夜而己,沒有想到自己反而是顏臉丟盡,而且還無法向李七夜報仇,那怕他心麵有著再大的怨氣,都隻能是往肚子麵咽。
  羽千璿把李七夜引入天神書院,往書齋的方向而去。雖然說南門是離書齋最近的一個山門,事實上也是相隔萬。
  天神書院實在是太大了,行走在這虛空之上,隻見這是大江盤繞,神峰入雲,更是有巨大的山脈盤踞於大地之上,各種古樹神木參天,眼前的山河是十分的壯事。
  而且在這片山河之中不止有飛閣古樓建於神嶽巨峰之上,在山河之中更是有著三五座的巨大城池,在這樣的一座座城池之中,熱鬧萬分,人來人往,熙熙攘攘,各各買賣皆有。
  可以說天神書院不僅僅是一個書院,它在某個程度上像是一個疆國,隻不過它是沒有一個疆國的架構而己。
  “書齋隻有三個學生。”在同行之時,羽千璿為李七夜說道:“不知公子認為如何?”?“三個就三個了。”李七夜十分隨意,隻是淡淡地說道:“時代變了,大家都急著修行,卻忘記了一些東西。又或者時代一直都沒變,世人總是那麼的急功近利,隻不過以前更樂觀一點而己。”說到這,他有些感慨。
  “聽學院諸老說,這幾個時代書齋的學生的確是減了很多,不如以前。”羽千璿苦笑了一下,說道。
  又有幾個人願意跑來天神學院去學曆史、讀風土人情呢,大家來天神學院都是為了修道,都是為了學習功法,修練絕學,跑到天神學院來學曆史,讀風土人情,對於許多修士來說那簡直就是浪費人生,浪費精力。
  “這就是凡胎與智者的區別。”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有人懂得其中道理,有人能守住寞寂,所以他們能站在巔峰之上。諸位仙帝留下這樣的一個書齋,又不是僅僅讓後人緬懷自己,也不僅僅是讓史書能記錄自己。”
  “若能懂得這麵奧妙,這又何愁於世間無奇術可學。”羽千璿點了點頭,同意這樣的話,出身於古府的她,知道得更多,她輕輕說道:“歸凡古神就是其中之一。”
  談到書齋,大家都知道書齋是記載九界仙帝、百族仙王各種事跡的地方,也記載十三洲風士人情的地方,在很多修士眼中書齋那是一個書庫而己,是用來傳頌九界仙帝、百族仙王的豐功偉績而己,它並不是一個適合修練的學堂,所以很多學生都不願意拜入書齋。
  但世人卻不知道,作為天神書院這樣的一個古老而龐然大物,它卻留下了書齋這樣的一個學堂,而且與其他四個學堂並列,這麵是有著它深層的用意,這麵也藏著一般人無法懂的的奧妙,隻有守得住寂寞,沉得下道心的人,才會在這有收獲。
  歸凡古神就是其中的一個,歸凡古神一生所學當然不是出自於書齋,他也並非是依靠書齋得到某門絕學而天下無敵的。
  歸凡古神年輕之時曾經在書齋呆過,在書齋中歸凡古神曾經潛心研究,最終讓他得到了世間最完整的“歸凡訣”原本,這為他未來的道路奠定了基礎。
  “世人碌碌,隨他們去吧。”李七夜平淡,十分隨意地說道。
  “公子在書院有什麼需求嗎?”羽千璿忙是問道。
  “能有一口飯吃,我就很滿足了。”李七夜笑了笑,說道:“至於其他的,就不需要了。”
  羽千璿張口欲言,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像李七夜這樣的存在,不可能無端端的跑來他們天神書院任教,像他這樣的存在不可能是閑著無聊跑到天神書院來打發時間。
  至於李七夜究竟是為何而來呢,羽千璿就猜不出來了,就是天神書院的諸老也無法猜出來。
  “怎麼?有話就說吧。”看到羽千璿欲言又止的模樣,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
  “諸老想問公子有何需要呢,若是公子有需要之物,諸老或許能幫公子尋找一二。”羽千璿謹慎地措詞了一下,最後說道。
  “我知道。”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書院的老頭子們心麵還放心不下,對我有所警惕,這也算是人之常情了。書院的老頭子中,修羅還活著嗎?”
  “修羅老祖依然在世。”羽千璿一聽到李七夜提起這樣的一尊存在,心麵一凜,忙是說道。
  “把這東西拿給他,他就知道我是誰了。”李七夜隨手遞給了羽千璿一物,淡淡地說道。
  羽千璿接過此物,仔細端詳一番,但她看不出什麼奧妙,她小心翼翼地把這東西收起,說道:“公子放心,我一定會所它轉給修羅老祖。不知道公子還有什麼吩咐不?”
  “暫時沒有了,讓我安心教幾天書吧。”李七夜笑了一下,然後又看了羽千璿,說道:“丫頭,我知道你心麵有疑惑。沒錯,我來天神書院的確是尋找一物,隻不過我要尋找的東西,你們書院中的老頭子是幫不了我的,這麵的東西當年飛仙帝、終南神帝都未能參悟,更別說是他們了。”
  李七夜這樣一句十分隨意的話,這讓羽千璿心麵顫了一下,飛仙帝、終南仙帝是何等的存在,他們可是巔峰仙帝大帝,有資格發起終極征戰的存在。
  現在李七夜卻說連飛仙帝和終南仙帝都未能參悟,這麵所藏著的奧妙是多麼的驚天,多麼的絕世無雙。
  “怎麼,天神書院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小心謹慎了?”在羽千璿有些走神的時候,李七夜看了她一眼,淡淡地笑著說道:“天神書院與古府的關係不用多說,就算沒有你們古府,世間誰能撼動天神書院,在往日,天神書院怕過誰了?”
  羽千璿張口欲言,但又閉上了嘴,她是想說,但有些東西卻不能說。
  “看來,的確是變了。”李七夜淡淡一笑,淡淡地說道:“不止是時代在變,天神書院有些東西也一直在變,或者這也是一種劫數吧。”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羽千璿心麵顫了一下,因為這麵涉及的東西太驚天了,她不願意去說,但隱隱之間她又感覺李七夜猜到了一些東西。
  書齋,不像帝府、聖堂那樣處於天神書院中樞地帶,書齋也不像帝府、聖堂那樣十分的熱鬧。
  書齋是建於崇山峻嶺之中,在這隻見一座座險峰聳立,如星羅密布,就是在這樣的崇山峻嶺之中能看到一間間的古閣建於懸崖之中,也有一座座石屋是從絕壁之上鑿出來的。
  在這險峰峻嶺之中,隻見是一座座石橋橫跨,一條條靜幽的石道綿延,落葉蕭蕭,古樹搖曳,整片山河顯得特別的寂靜安寧。
  與帝府、聖堂的氣象萬千相比起來,書齋更顯得幽靜,似乎這樣的一個地方不願意被打擾一樣,甚至行人走至此,都不由放輕了腳步。
  但當人一邁入書齋的時候,如果足夠強大的人會感愛到一種不同的氣息,有著一種不一樣的氣場,當然這樣氣場和氣息不是一般修士所能感受的。
  “這曾經有多少仙帝留下了足跡,又有多少仙王留下了手澤。當年飛仙帝和終南神帝留下這片山河,可謂是用心良苦,可惜後世之人卻無法懂得。”李七夜踏入書齋之後,淡淡地笑著說道。(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0 08:56:40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