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1985章 天藏金水感謝黃昏的盟主

  說到這,老者神態一黯,那怕是他經曆過太多的人,心麵也不由戚然。雜誌蟲因為這海量的物資乃是由一個時代又一個時代的億萬生命所堆積出來的,整個世界一個時代又一個時代變成了煉獄,那是多麼恐怖的世界。
  最終,老者抬起頭來,看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你有多少兵力,你們的紀元有多少大帝仙王支持你打這一場戰爭!”
  “一個都沒有,隻有我一個人。”李七夜笑著說道。
  老者怔了一下,輕輕地搖頭,說道:“你是很了不得,但,在這不行,我比你更了解他,若是你獨自一個人,那怕是搭我上,也必死無疑。”
  “不,是錯了,更準確說,是你。”李七夜笑著說道:“你才是這一場戰爭的主力,我隻是輔助而己,這一場戰爭是勝是負,一切都得靠你。”
  “這隻怕讓你失望了,如果我能獨狙巨頭,我隻怕早就成功了。”老者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我打不過他,隻怕再加上你也一樣不行。”
  “不要忘記了,你再加上我,兩顆絕世無雙的道心,你覺得會有怎麼樣的威力?”李七夜平靜地說道:“兩個道心齊鳴,能讓你飆上去,這會讓巔峰狀態的你飆升一倍!你自己想一想,當年巔峰狀態的你,飆升一倍,能不能戰勝他!”
  李七夜的話讓老者心麵震了一下,老者不由沉默了一下,他不得不考慮李七夜所說的這種情況。
  “讓我們用道心來說話,它已經是蹉跎了大半個紀元了!也該讓道心來定下乾坤的時候了。”李七夜徐徐地說道。
  沉默的老者再一次抬起頭來,說道:“以道心定乾坤!這不是不行,但,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了,我無法再重回當年的盛況,以我現在的情況,能發揮出當年五成的戰力,那已經是很了不起了。”
  “我知道,所以我特地為你準備了一樣禮物。”李七夜淡淡一笑,從懷中取出了一樣東西,放在了老者麵前,徐徐地說道:“這件禮物我可是尋覓了一個時代又一個時代,飽含著很多人的心血。”
  放在老者麵前的是天藏瓶,這是當年在千鯉河的黃金神柳之下千鯉仙帝留給他的東西。
  老者拿起天藏瓶,拔開塞子,隻見麵盛著金水,這金水乃是天藏金水,天藏金水像是細膩無比的金沙在流淌,在這天藏金水之中有一隻東西,這東西好像會動一樣,而且它散發出了與天藏金水不一樣的金光,宛如一縷縷的金絲。
  天藏金水和麵的這隻東西,乃是李七夜在帝疆的時候從秘密神洞中得到的,而這個洞口曾由帝衛守著。
  “這東西你都能找到。”老者看到麵的東西之後,也不由為之驚訝,抬起頭看著李七夜,說道。
  “天下無難事,隻怕有心人。”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當然,它無法讓你真正恢複,但它能讓你臨時恢複當年的巔峰狀態,我相信這個時間足夠了。”
  “到時候就知道了。”老者點了點頭說道。
  “既然如此,那該是我們開戰的時候了,斬了巨頭,這也是了卻了你的心願。”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李七夜與老者商談了很久,他們把戰略的每一個細節都談得一清二楚,甚至可以說沒有說過任何的一種可能,畢竟他們麵對的是極為恐怖的存在,就算是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前來,都不見得能全身而退的存在。
  商談完了所有細節之後,李七夜與老者最終敲定了方案,一切定下來之後,李七夜也該離開的時候了。
  “你應該知道,這是必勝。”在李七夜離開的時候,老者徐徐地說道。
  離開的李七夜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說道:“若這一場戰爭都不能勝,未來談何最終一戰呢,這隻是未來最終一戰的開胃小菜而己。”
  “是的,這隻是開胃小菜。”老者也點了點頭。
  李七夜再一次離開,但他又停住腳步,回頭,徐徐地說道:“老頭,你應該知道,你必死的。”
  “我知道,你也知道。”老者並不驚訝,很平靜,說道:“我不死,又何贏此一戰!”
  “此一戰,不止是要贏,你也必死。”李七夜平靜,說出這樣的話顯得很冷酷。
  “是呀,世間終需要有聖人,不論是處身於黑暗中的人,還是光明中的人,都應該知道,世間有聖人。”老者也是十分的平靜,平靜地述說著這件事情。
  “是的,世間有聖人。”李七夜沉默,最終還是緩緩地說道:“隻有點亮你這個聖人,才能照亮人心,不論是前行者,還是沉淪者。你就像一盞燈,照亮著人心,指引著心懷光明的人在黑暗中前行,威懾著在黑暗中的人,讓他們畏懼於光明。”
  “所以,你來遠荒,不止是需要拖出巨頭,斬了他,奪走他的財寶。”老者徐徐地說道:“你還要我死,要我點亮這個世界。”
  “是的,這也是我來遠荒的第二個目的。”李七夜輕輕地說道:“再多的豪言壯語,那都是蒼白無力,再美麗的許允,那都隻不過是畫餅。在黑暗中,不論是心有動搖的人,還是心依然懷著光明的人,他們都需要一盞光明來指引著他們。”
  “你點亮了我,為你未來的最終一戰而作準備。”老者輕輕地說道。
  “是呀,未來一戰,我需在太多了。”李七夜說道:“一個又一個紀元過去,有人會相信光明普照嗎?一個又一個先賢失敗,又有還會相信這條道路將會有盡頭嗎?在漫長的歲月煎熬中,誰都不敢說自己有沒有動搖過……”
  “……所以,在這個時候,要讓前行的人知道,世間有聖人,他蹉跎了大半個紀元,那怕自己的紀元毀滅了,他依然不放棄,依然會堅持戰爭到底,黑暗不死,他便不滅!光明,會世代傳承,所以我要點亮你!”說到這,李七夜把話說得很輕很輕。
  “這樣的事情終究是需要一個人來做,不是你,便是我。”老者波瀾不驚,露出溫和的笑容。
  “我隻是劊子手而己,我隻是一個屠夫,所以就讓我這個屠夫來點亮你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如果未來有輪回,或者我永世不得輪回!”
  “誰又會去渴望輪回呢,不是我,也不是你。”老者也不由笑了起來。
  李七夜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陰鴉”在李七夜離開的時候,老者再一次叫住他,李七夜回過頭來,看著他。
  “你一定能成功的,你必勝,告訴自己!”老者說得十分鄭重,神態莊肅穆。
  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一口氣,指著自己的心髒,鄭重地說道:“我是會換得一片天空的,這世間沒有我戰勝不了的!”
  老者露出了笑容,說道:“再見了,陰鴉,隻怕以後我再也沒機會說這句話了。”
  “再見了,聖人。”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一口氣,轉身離開,不願意再回頭。
  他不願意讓人看到那濕潤的眼角,因為點亮了聖人,也是點亮了他,他們是同樣的人,同樣的道心,隻是不同的紀元而己。
  聖人,救贖自己的世界,李七夜,屠盡自己世界的魅魑魍魎,一個是救世主,一個是屠夫,事實上他們要做的事情都是一樣的!
  狂少天帝進入了遠荒的一個偏僻大地,在這群山高聳,每一座的神峰就像狼牙一樣直插入天宇,一座座的神峰乃是犬牙交錯,整片天地看起來十分的森然,特別是那深不見底的深淵,宛如是可以直通地獄一樣。
  當踏入這片天地之後,陰風陰陰,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好像是來到了地府一樣。
  盡管是很多人都知道這一定是大凶之地,但是看到狂少天帝都踏入這,這讓後麵的許多修士強者都忍不住跟了進來,他們都遠遠跟著狂少天帝的身後。
  大家都知道,狂少天帝到這來,肯定是挖什麼寶藏的,所以大家都冒著風險跟來,說不定狂少天帝挖走寶藏之後有什麼遺漏的,大家好撿點破爛。
  同時也有很多人跟來不止是想分點羹湯,大家也想看一看大帝仙王出手的威力,大家都想親眼看一看天命的威力。
  畢竟,不是誰都有資格看到大帝仙王全力一戰的情況,如果能親眼一見天命的威力,那也不枉此生。
  齊臨帝女他們在釋魂林的帶領下也跟了進來,也踏入了這片群山之中。
  最終,狂少天帝在一座山峰上停了下來,他張望了一下四周,說道:“就是在這了,與記載中是一模一樣!”
  話一落下,狂少天帝手起手落,接著聽到“轟、轟、轟”的一聲聲巨響,大地一陣搖晃。
  在這個時候,隻見狂少天帝擲出了一麵麵的帝旗,一麵麵帝旗的旗杆刺穿了一座座山峰,每一座山峰就插著一麵帝旗。
  當所有帝旗都插好之後,那之間帝威彌漫於天地之間,而且是無孔不入,絲絲縷縷,無處不在,似乎大帝之威鑽入了每一寸的土地,它鑽入了大地最深處。(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3 06:47:01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