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913章 故人相見

  現在他們的老祖宗踏星上神卻是向李七夜行如此大禮,甚至是以晚輩自居,這頓時把彭越、彭逸他們兩個人嚇得魂都飛了起來。ミ雜※誌※蟲ミ
  要知道,他們的老祖宗可是高位上神呀,甚至可以與一些大帝仙王平起平坐,現在竟然以晚輩自居,那麼眼前的李七夜究竟是何來曆?
  想到這一點,彭越和彭逸都不由冷汗涔涔,李七夜這隻怕是一尊無上的巨頭行走於世間呀。
  一般而言,這種無上巨頭是不會行走於世間的,現在李七夜卻行走於世間,想透了這一點,這真的是把彭越和彭逸嚇得魂都飛起來。
  特別是彭逸,這兩天來他一直都跟李七夜稱兄道弟,現在連他老祖宗都要以晚輩自居,現在好了,變成了他的輩份都在他老祖宗之上了。
  想到這一點,彭逸都不由直冒冷汗,雙腿不爭氣地直接哆嗦,這也不能說彭逸膽小,隻能說生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嚇人了。
  彭逸算是有膽量了,沒有被直接嚇得坐在地上已經是很了不起了。
  此時李七夜與踏星上神坐定,踏星上神是老懷大悅,雖然說他與李七夜沒有師徒之名,但有師徒之實,他能有今天,都是李七夜所指點,特別是當年的獵帝戰役,他更是追隨於李七夜的戰車左右,為李七夜衝鋒陷陣。
  可以說在上神之中踏星上神是最隨於李七夜身邊最久的一位上神之一,當年李七夜重回九界之後,踏星上神就再也沒有見過李七夜了,現在李七夜真身歸來,這能不讓踏星上神喜不勝喜嗎?
  “你們兩個過來,快快拜見大人,今日能一拜大人,是你們的福份。”坐定之後,踏星上神向懵的彭越和彭逸招了招手說道。
  被老祖一聲叫呼,彭越和彭逸回過神來,他們忙是上前,跪拜在地上,戰戰兢兢地說道:“小的拜見大人”?彭越和彭逸都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何方神聖,是哪一位無上巨頭,但是此時此刻跪拜於地就沒有錯了。
  彭逸更是被嚇得戰戰兢兢,他伏拜於地,久久不敢起來,說道:“小的有眼無珠,不知道大人駕臨,多有冒犯得罪……”此時他說話的聲音都會抖。
  想想這兩天他伴隨於李七夜身邊,還天天稱兄道弟,想一下這樣的一個巨頭就在自己身邊,自己卻毫無所知,這是嚇得他全身冷汗涔涔。
  “起來吧,不知者不罪。”李七夜看了看彭逸,笑著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彭越和彭逸都不由鬆了一口氣,如釋重負,幸好大人有大量,並沒有怪罪下來。
  “子孫多不肖。”看著彭越和彭逸,踏星上神隻好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彭家也是日薄西山,頹勢難挽。”
  踏星上神雖然他本身很強大,但他這樣的存在不可能停留在凡世間,他必須歸隱於探索之地,所以就算他心索彭家,也沒有那個時間和精力去經營彭家。
  被自己老祖宗這樣一說,彭越他們都不由羞愧地低下了頭顱。他們彭家擁有不錯的資源,特別是還有老祖宗在世,一般門派傳承都不敢來招惹他們彭家,他們彭家與各門派之間少有戰火。
  但是這幾代以來,彭家卻沒有出什麼人才,隨著老一輩的凋零,年輕一輩難有作為,這讓彭家日薄西山,再沒有當年的盛況。
  對於踏星上神這樣的評價,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彭逸還是可以栽培的,他是天賦差了一些,道心還未經過打磨。不過,知進退,懂分寸,栽培一番,就算在大道上沒有驚人的成就,未來掌舵彭家,還是有中興之望。”
  彭逸在修練上的確是沒有什麼驚人之舉,不過他做事能懂審時度勢,頗有將風,隻是他經曆太少,還顯得幼稚。
  “連大人都如此看,那就值得打磨一二。”踏星上神點頭,對彭逸吩咐地說道:“你就留於我身邊一段日子吧,我親自打磨打磨你!不要讓人失望,彭家大任在你的肩上!”
  踏星上神知道大人看透萬世,彭逸能得到如此的評價,這說明彭逸還是有那個潛質的,正是因為如此,踏星上神也讓彭逸留在身邊打磨打磨,未來彭家需要中興之材!
  聽到這樣的話,彭逸他自己都震撼得愕在了那,一時之間回不過神來,當他回過神來之後,驚喜,忙是跪拜於地,恭敬地說道:“老祖宗栽培,子孫一定全力以赴!”
  這對於彭逸來說幸福來得太突然了,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有機會留在自己老祖宗身邊,而且這僅僅是李七夜一句話而己。
  彭越看到這樣的一幕,也不由為彭逸高興,因為能留在老祖宗身邊是很難的事情,隻有天賦極高的弟子才有資格留在老祖宗身邊修練,現在老祖宗竟然破例地把彭逸留在身邊,這對於彭逸來說是一大了不得的機緣。
  “退下吧。”踏星上神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
  彭逸和彭越兩個人再次拜了拜,然後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當彭逸和彭越退下之後,踏星上神不由對李七夜說道:“此時大人真身駕臨第十界,是不是打算大幹一場呢?準備向天、魔、神三族開戰嗎?”
  “大幹一場是肯定的,至於是不是向神、魔、天三族開戰,那就看他們三族自己的覺悟了。如果他們還依然自認為他們才有資格主宰這個世界,那麼該讓他們清醒清醒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如果他們願意與百族和平相處,我想我也不是一個戰爭狂人。”
  “難,就算世帝他們能改變自己的立場,像天庭這樣的神、魔、天三族的起源傳承都不一定願意承認我們百族的地位。雖然說世帝是一個睿智之人,但他一個人也決定不了神、魔、天三族的大勢,除非能得到玄帝他們這樣的巨頭支撐了,否則,想跳出天庭這些傳承的影響,是不容易的事情。”踏星上神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頗為感慨。
  踏星上神活了這麼久,雖然久隱於探索之地,他對於十三洲的局勢還是有著真灼的見解。
  “沒事,大不了再來一場大場殺,到時候就不是獵帝戰役了,就是屠帝戰役!總之,當我在踏上最後一戰之前,我是不希望看到任何刺頭,不管怎麼樣的刺頭,我都會把它鏟平的。”李七夜平淡地笑著說道。
  “末將願再次追隨大人左右,隨大人一戰到底。”聽到李七夜的話,踏星上神不由興奮地說道。
  “會有機會的。”李七夜不由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不過現在的情況你還是回你的洞府安心修行吧,算了一下時間,你也很久沒異象了,若是出來時間久了,隻怕會降下天誅。”
  “是呀,我覺得天誅離我也不遠了。”踏星上神不由感慨地說道:“否則上一次狙擊金戈,我也不會來去匆匆,就是怕招來天誅。”
  談到天誅,任何人都為之色變,連巔峰的十二條天命大帝仙王都無可奈何,更不要說是他這種上神了,如果天誅降下,他還在凡世間的話,必死無疑,他唯一的選擇就是躲回探索之地。
  “你做的已經足夠了,任何時候都以百族為己任,就算以後你不出世,誰也沒有資格指責你。”李七夜緩緩地說道。
  可以說踏星上神參加過很多戰役,隻要涉及百族生存的戰役他都毫不猶豫站出來,正是因為如此,他雖然不是巔峰的上神,但他在百族中有著很崇高的地位。
  “我一直不敢忘記大人的教誨,一直以來大人是以身作則,以人族存亡為己任,所以有人族需要我的地方,我會盡力而為的。”踏星上神說道。
  “歲月淡了。”李七夜笑著說道:“人族有自己的路要去走,雖然很多仙王仙帝都作出了了不起的貢獻,但最終還是要靠自己。如果一直在前人的庇護之下,人族也是強大不起來。”
  “大人說得也是。”踏星上神也不由點頭說道:“人族這些時代也出了不少人才,這一世年輕一輩也是人才不少,如驕橫洲的人聖能當大任。隻可惜,這一次他承載天命,遭受到神、魔、天三族的報複,錯失了這次承載天命的機會。”
  人聖是驕橫洲的絕世天才,能與金戈比肩。當年狙擊金戈就是由他起的,金戈承載天命失敗,後來也到了人聖承載天命,可惜,他遭受到天族的報複,也受到狙擊,他也錯失了承載天命的機會。
  這也不足為奇的事情,人聖狙擊金戈,天族錯失一位大帝,這肯定讓天族咽不下這口氣,所以天族也對人聖進行了狙擊。
  不過,人聖也的確是強大,在狙擊之中活了下來,隻可惜,是錯失了這次承載天命的機會。
  “隻有磨礪,才能長久。”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大帝也好,仙王也罷,就是九界仙帝,未來的路都很漫長,承載天命,這隻是起步而己,走到這一步,需要更加堅定的道心,否則的話,就算你再了不起的天賦,在未來也不是一件好事,禍福總是相存相依的。”(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6 12:05:49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