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1)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1)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1)     

第1896章 找茬

  一時之間在場的所有賓客都看著李七夜,有不少人低聲議論起來。$雜誌蟲$
  “他就是第一凶人呀,聽說是他殺了天凰太子。”有修士強者忍不住低聲地說道。
  “噓”這修士身邊的朋友立即噓了一聲,示意自己的同伴不要說話,低聲地說道:“小聲點,千萬別被聽到了,這事鬧得很大。”
  這話不止是讓他的同伴心麵一凜,旁邊的不少賓客在心麵也為之一凜,不少人偷偷地瞄了此時雙目殺機騰騰的天凰皇主一眼。
  第一凶人殺了天凰皇主的兒子,隻怕天凰皇主是誓死不休,更讓人發怵的是天凰皇主的女兒天凰公主可是金戈的未婚妻,這隻怕會引來戰王世家對第一凶人的瘋狂報複。
  李七夜端坐於角落之中,好像是沒有聽到天凰皇主的話一樣,輕輕地啜著美酒,細嚼著龍肝鳳肺,悠閑自在,從始至終也都沒有多看東宮正和天凰皇主一眼。
  李七夜不想在踏星上神壽辰之上發生衝突,也不想讓鮮血染紅這場壽宴,所以他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李七夜不找別人的麻煩,那就已經謝天謝地了,不管你是大帝仙王還是九界仙帝,隻要李七夜能安份守己,不惹是生非,那就已經是一種福祉,一種恩賜了。
  可惜,天凰皇主他們不明白這個道理,世間有很多人也不明白這個道理。
  李七夜的沉默卻被人看作了示弱,見李七夜沉默著不說話,讓一些賓客都以為李七夜是怕了天凰皇主了。
  “小畜生,你以為不吭聲就能躲得了嗎?”此時天凰皇主殺氣大盛,一步向李七夜這邊走去,不為他死去的兒子報仇,他誓不為人!
  天凰皇主的話讓李七夜挑了一下眉頭,但依然不說話,安靜地坐在那,做一個安靜的美男子。
  “不要說是坐在這角落不吭聲,就算你躲進老鼠洞本皇也要把你揪出來。”此時天凰皇主已經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氣了,向李七夜這邊衝過去。
  “陛下”此時彭逸忙是擋住了天凰皇主的去路,忙是說道:“請陛下息怒,若是陛下有什麼恩怨仇恨,請在壽宴之後再清算也不遲,我相信李兄也不是一個逃避的人。恩怨遲早都是需要清算的,陛下又何必急於一時呢。李兄,你說是吧?”
  此時彭逸當然不會希望在他們老祖宗的壽宴之上發生這種打打殺殺的事情了,這樣不止是破壞他們壽宴的喜慶,這也是讓他們彭家顏臉蕩然無存。
  在他們老祖宗這麼重要的日子,竟然讓人打打殺殺,這簡直就是砸他們彭家的場子,如果他們彭家控製不住場麵,這讓他們彭家在域外天城如何立足!
  在彭逸攔住天凰皇主的時候,東宮正笑了一下,徐徐地說道:“彭兄,這並非是陛下不給彭家情麵。彭兄也應該知道,姓李的乃是陛下的殺子仇人,此仇不共戴天……”
  “……彭兄卻讓姓李的坐在這高堂之上,待之如貴賓。難道說彭兄你們彭家是有意與陛下為敵,又或者是彭兄本就是與姓李的是蛇鼠一窩。”
  此時東宮正是在煽風點火,在火上加油,他就是有意要砸了彭家的壽宴,誰叫彭家的踏星上神殺了他們的老祖宗宮城上神,此仇也一樣是不共戴天!
  東宮正這樣的話讓彭逸皺了一下眉頭,他明知道東宮正和天凰皇主前來賀壽那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但來者是客,他也不能把他們趕出去。
  “東宮兄,此事莫胡亂猜測。”彭逸說道:“今日乃是我們老祖宗的大壽,不論是誰來,我們彭家都歡迎,我們彭家焉有拒絕天下人為我老祖宗賀壽之理!”
  “彭賢侄,我也無意與你們彭家為敵,但此獠殺我兒,此仇必報不可,不讓他血濺五步,本皇誓不為人!”此時天凰皇主神態冰冷,語氣咄咄逼人,雙目露出可怕的殺機!
  天凰皇主和東宮正前來賀壽本來就不懷什麼好意,試想一下,當年踏星上神參加了狙擊金戈的行動,在這一戰之中踏星上神斬殺了宮城上神!
  天凰皇主是金戈的老丈人,而東宮正是宮城上神的子孫,如果他們能真心誠意地來為踏星上神賀壽,那才是世間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麵對天凰皇主咄咄逼人的神態,彭逸都有些壓不住場麵,像東宮正這樣的同輩,彭逸還能壓得住,但是像天凰皇主這樣的皇主根本就不會給他這個年輕家主情麵。
  “咳”就在此時,坐於上首的彭越咳嗽一聲,他蒼老的聲音響起,緩緩地說道:“皇主,喪子之痛,老朽能理解。但今日乃是我們老祖宗大壽,來我彭府者皆為賓客,還望皇主就是揭過這一日,等大壽結束之後,再快意恩仇也不遲。”
  彭越一開口,這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修士強者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看著天凰皇主,特別是那些來自於百族帝統仙門的弟子,大家都覺得在這大壽之日,天凰皇主和東宮正來為踏星上神,這並不是什麼好意。
  一個道天境界的強者,擁有八千萬鬥的混沌之氣,他的話絕對是有份量的。
  “彭老祖,本皇主想給你這個情麵,本皇也並不願砸了上神的壽誕,但是此仇難忍!”此時天凰皇主咄咄逼人說道。
  “如此說來,皇主這是要砸我們彭家的大宴了?”彭越也皺了一下眉頭,神態鄭重,徐徐地說道。
  一時之間,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的,然後大家都望著彭越和天凰皇主。
  天凰皇主也是一位道天境界的強者,事實上天凰皇主的天賦隻能算是中人之資,在他這樣的年紀想達到道天境界是比較困難的事情,甚至可以說,在天凰國的皇室之中,以天凰皇主的資質實力,也難於出任皇主之位。
  但是沒辦法,誰叫天凰皇主有一個爭氣的女兒,他這個爭氣的女兒不但是天賦極高,造化驚人,為他們家這一脈打下了基礎,更重要的是他的女兒嫁給了金戈,這樣的聯姻能給他們天凰國帶來前所未有的優勢,這大大地提高他們天凰國在青洲的地位。
  如此一來,天凰皇主出任皇主之位,那就是水到渠成,變得理所當然。
  當上皇主之後,天凰皇主得到皇室之內的老祖相助,又服用了大量的丹藥,最終讓他突破了瓶頸,擁有五千萬鬥混沌之氣的他終於勉強踏入了道天境界,成為了道天強者!
  “這不能怪本皇。”此時天凰皇主徐徐地說道:“隻能說你們彭家不該招來這種人,這將會給你們彭家招來大禍!”
  “那可是。”東宮正也緊接著天凰皇主的話,陰陰地一笑,說道:“彭兄,你作為家主,萬事可都要三思呀,一步走錯,那就是全盤皆輸,這將會為你們彭家帶來滅門之災!”
  “東宮兄,你這話什麼意思?”彭逸頓時臉色一沉,看這架勢他也知道今天是無法幸免了,就算沒有李七夜這一茬事,隻怕東宮正和天凰皇主都會借題發揮,他們並不是真正來賀壽。
  “沒有什麼意思。”東宮正陰陰一笑,說道:“我隻是好意相勸而己,畢竟今日不比往昔,現在是時代不一樣了,很多大教疆國已經是如旭日一般蒸蒸日上,也有不少的門派世家已經是日薄西山!若是一不小心,這將會江山易主!”
  東宮正這話一說出來,這讓彭逸臉色大變,東宮正這話已經是很明顯了,弦外之意是明指他們彭家已經是沒落了。
  東宮正這話一說出來,讓在場不少賓客都相視了一眼,大家也明白東宮正和天凰皇主並非是真正為賀壽而來。
  “是嗎?”此時彭越蒼老的聲音再一次響起,緩緩地說道:“我們彭家倒要看一看誰人能使我們彭家江山易主!”
  此時彭越的聲音是擲地有聲!作為老祖,他也是久經風浪,現在敵人已經欺到頭上來了,他們彭家也容不得敵人在自己頭上撒野,那怕放手一搏,他們彭家也必須維護他們家族的尊嚴!
  彭越這話一說出來,讓在場的賓客都抽了一口冷氣,彭越這話已經算是狠話了,他把這話砸出來,誰再鬧事,就是與他們彭家為敵。
  “彭老祖,你們彭家的江山我可不管。”此時天凰皇主冷冷地說道:“但,今日誰敢阻擋我報仇,便是與我天凰國為敵!不管是誰,敢與我們天凰國為敵,我們天凰國必定是誓死不休!”
  彭越說出了狠話,此時天凰皇主也一樣是說出了狠話,雙方都是寸步不讓。
  “如此說來,天凰皇主是執意要砸我們彭家的場子了。”彭越也雙目一厲,不怒而威,氣勢壓人。
  “彭老祖,我們大家不玩這一套。”天凰皇主也無懼於彭越的壓人氣勢,冷冷地說道:“你雖然是擁有八千萬鬥混沌之氣的強者,但,本座也無懼於你。如果你們彭家識相的,就別擋本皇的路,誰敢擋本皇報仇,殺無赦!”(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2 02:03:41  ExecTime: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