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895章 壽辰

  東宮正和天凰皇主的到來那隻是開始而己,接下兩天來竟然來了不少客人。ξ雜↓誌↓蟲ξ晚霞穀、神龍山、索天教、龍城……等等青洲的不少大教疆國都派有弟子前來賀壽,而且這些帝統仙門在青洲都算得上是龐然大物。
  這些帝統仙門之中,多數是屬於百族的大教疆國,這些帝統仙門雖然沒有派什麼大人物前來賀壽,但他們派了弟子前來賀壽,那也說明不少百族的大教疆國還是沒有忘記踏星上神對於百族的貢獻。
  事實上,來了這麼多客人賀壽,這讓彭逸沒有意料到的。因為他們的老祖宗遠隱於探索之地,那怕是他的大壽之日,他都不可能露臉,也正是因為如此,在這大壽之日他們壽家也並沒有邀請外人來參加壽宴,他們彭家也隻是打算家族的子孫遙遙為老祖宗賀壽。
  現在來了那麼多的客人前來賀壽,這也是彭逸也是料想不到的。
  來賀壽的帝統仙門多數是百族的門派傳承,天、魔、神三族占少數,這至少讓彭逸他們是稍稍地鬆了一口氣,這至少來賀壽的修士中多數還真心是來為他們老祖宗賀壽的。
  如果說來賀壽的是天、魔、神三族占多數的話,那就對於他們彭家不利了,這隻怕是群狼環伺,這是要瓜分他們彭家這塊肥肉的節奏。
  盡管前來賀壽的賓客之中多數的確是真誠為踏星上神賀壽而來,這依然讓彭家不敢掉於輕心,表麵上雖然是喜氣洋洋,但在暗中依然是嚴陣以待。
  如果在這一次大壽的日子生什麼大事的話,這絕對會讓他們彭家成為焦點,在這樣的局麵之下,如果他們彭家未能穩住陣腳,這將會對他們彭家產生衝擊,甚至會衝垮他們彭家,說不定昔日的友方都會趁著這個機會咬上他們彭家這一塊肥肉。
  畢竟在域外天城他們彭家擁有不少的產業,而域外天城乃是通往探索之地的起點,每年每月都無數的修士在這起錨揚帆,試想一下,有一天他們彭家突然被人擊潰,多少人會垂涎他們彭家在域外天城的產業,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是平日的盟友都有可能咬上一口。
  在接下兩天來,整個彭家上下都緊緊地繃著心的那根弦,雖然表麵是喜氣洋洋,但彭家上下的每個弟子都是枕戈達旦。
  終於好不容易熬到了大壽這一日了,在壽宴之時所有前來賀壽的賓客都出席了。
  大宴之時,彭府上下張燈結彩,彭府的每一個弟子都披紅掛壽,宴席之間侍者穿梭往來,山珍海味、奇飲佳肴一一上桌。
  在大宴準確就緒之後,諸位賓客都紛紛入席,而彭家有份量的強者、老祖都親自陪同,都一一陪宴。
  雖然說彭家的強者、老祖親自陪宴,更準確說他們是提防有什麼突之事生。
  彭家在世的最強老祖也親自來陪宴,這位老祖乃是彭家的玄祖,名叫彭越,他一頭白已如銀霜,一雙眼睛炯炯有神,十分的銳利。
  除了遁世不出的踏星上神之外,目前為止,這也是彭家唯一拿得出手的老祖了。
  彭越是彭家最強大的老祖,他已經是道天境界的強者,擁有了八千萬的混沌之氣,這樣的實力在普通修士之中已經是算得頂尖強者人,在普通修士之中已經是難有敵手了。
  雖然彭越精神矍爍,但他年紀已經很大了,血氣已虧,平日他是深居簡出,不問俗事,但是這一次他也不得不親自出來坐鎮,否則的話彭家其他強者、老祖是無法鎮坐得住這樣的局麵。
  彭越端坐於上方,這讓依序入席的賓客都不由敬恭了不少。畢竟有一位道天境界的老祖坐鎮,那就變得不一樣了,強大的實力擺在這,任何修士強者都要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一位擁有八千萬鬥混沌之氣的道天強者在場,除非是有巔峰的道天強者或者是上神出麵了,否則的話,其他的高手強者都不敢邈視。
  在場中的賓客雖然很多都是帝統仙門的弟子,不過他們多數是屬於普通弟子,並非是什麼高人或大人物,所以當看到彭越這樣的道天境界的大人物之時,他們都不失恭敬。
  事實上一位道天境界的強者,擁有八千萬鬥的混沌之氣,擱在十三洲的任何一個地方都是一個大人物,都是一個至尊級別強者。
  當然,跟上神相比,那又是另外一回事,這完全是無法相比的。
  天凰皇主也出席了,他是坐在最上的一席,而同席的也唯有東宮正,其他的賓客都不敢輕易跟他坐在一起,畢竟,在場的賓客多數是帝統仙門的普通弟子,而天凰皇主則是帝統仙門的皇主,更是金戈的老丈人,地位十分崇高。
  更重要的是,天凰皇主是站在天、魔、神這個陣營,最後生狙擊金戈之戰後,百族與天、魔、神三族的氣氛又有所緊張起來。
  現在金戈的老丈人就坐在這,試問一下有幾個普通的修士強者敢與他同桌而坐呢。
  在宴席之上,李七夜也出席了。事實上對於李七夜而言,出不出席都是無所謂,隻不過是彭逸邀請,他也就同意了。
  彭逸也是硬著頭皮把李七夜請過來的,李七夜殺了天凰皇主的兒子天凰太子,現在他們同時出席壽宴,這結果可想而知了。但是彭逸也不能不邀請李七夜出席這場壽宴,畢竟李七夜送了厚禮,有著足夠的資格坐在這大殿之上。
  這一切對於李七夜來說都無所謂,他出席於壽宴之時是十分的低調,甚至是讓人難得現,他隻是十分平靜地坐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李七夜當然是不怕惹事了,不管是天凰皇主,還是其他人,根本就難入於他的法眼。隻不過今天是踏星上神的壽日,他隻是想安安靜靜地度過這樣的壽辰而己。
  雖然李七夜不願意惹事,但當李七夜落坐的那個時候,一雙帶著殺機的眼睛就已經死死地盯住了李七夜了。
  這一雙眼睛不是別人,正是天凰皇主!雖然他是沒有見過李七夜,但他是見過李七夜的畫像,所以就算李七夜燒成灰,他都能認出來,此時他死死盯著李七夜,雙目中露出了可怕的殺機,就像是毒蛇盯上獵物一樣,此時他沒有立即找起來動手,已經是十分的有涵養、風度了。
  看到這樣的一幕,彭逸不由冷汗直冒,這樣的事情他是最不願意看到的,但最終還是生了。
  見所有的客賓都坐定之後,彭逸與玄祖彭越交了一個眼色,他立即站在上台,此時他是希望這一場壽宴能早一點結束。
  “諸位賓客,今日乃是我們老祖宗的誕辰,老祖宗遠在探索之地,我們作為子孫的也隻能是遙遙賀壽。”此時彭逸站在上台致辭,說道:“諸位貴賓的到來,使得彭府是蓬蓽生輝,彭逸年小位卑,有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諸位見諒……”
  當彭逸一番致辭之後,下麵的賓客都響起了掌聲,雖然說不少人也是渴望一見踏星上神的風采,但踏星上神不便出世,大家也不敢說什麼。
  “彭兄,今日乃是上神壽辰的大喜之日,可喜可賀。”在彭逸的話剛落下之時,東宮正就站起來,說道:“今日彭府乃是貴賓如雲,小弟見識淺薄,不如請彭兄一一介紹在席的貴賓如何?這也好讓小弟交結天下高朋。”
  東宮正這話一說出來,讓在場的不少修士強者點了點頭,事實上在場的賓客都是來自於青洲各地,平日是素不相識,今天能相聚一場認識一下也是不錯的機會。
  當然,東宮正是這樣說,但他的一雙眼睛卻一直盯著坐在不起眼角落的李七夜。當天凰皇主盯著李七夜雙目露出殺機的時候,東宮正就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東宮正有意挑起事端,這讓彭逸心麵突了一下,他知道要生大事了,但在這一刻想躲也躲避不了。
  “不知道東宮兄想認識哪一位道友?”此時彭逸也知道躲不掉,他與玄祖彭越交換了一個眼色。
  “這位道友乃是神采出眾,我想必定是出身於名門,彭兄介紹一二如何。”此時東宮正往李七夜這邊走去。
  對於東宮正想挑事,天凰皇主虎視眈眈,李七夜依然是悠閑自在地坐在那,他端坐在那一言不,隻是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而己。
  “李七夜——”此時彭逸還沒有開口,天凰皇主已經開口了,他已經是一下子站了起來了,他的聲音冷到了極點,他一雙眼睛噴湧出可怕的殺機,死死盯著李七夜。
  當天凰皇主這話一出的時候,在場不少的賓客為之一愕,回過神來,有不少賓客私下議論紛紛,低聲議論起來。
  “他,他就是那個第一凶人嗎?”有人聽過李七夜的凶名,但卻從來沒有見過李七夜,很多人還以為第一凶人是一個凶神惡煞模樣的人,沒有想到竟然如此的平凡普通。
  很多人也沒有想到第一凶人就在這,而且還坐在不起眼的角落。(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9 08:47:19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