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1891章 彭家大壽

  這個弟子的話已經很明顯了,雖然是踏星上神誕辰,但並沒有邀請外人來參加壽宴,這個弟子也拒絕得委婉。雜誌蟲
  “我知道。”李七夜平靜地說道:“我是不請自來,怎麼,你們彭府不歡迎客人嗎?”?“不敢,不敢。”聽到李七夜這樣問,這位弟子忙是說道:“我們彭府樂意天下人前來作客,不知道尊駕如何稱呼,來自何方?”?“李七夜,一介散修而己,念踏星上神功績,故特來為上神賀壽。”李七夜平淡地說道。
  李七夜的話讓守在門口的兩位弟子相視了一眼,這位弟子說道:“請尊駕稍等,容在下進去稟報一二。”
  李七夜點了點頭,便站在府前,抬頭看著門上的那個老匾,看著落款“明仁”兩字,他心麵也不勝籲噓,昔日的種種一眨眼就過去了,宛如還是昨日一般。
  在過往的昔日,不管明仁仙帝與他有何分支歧,但是在大是大非之前,明仁仙帝會毫不猶豫地站在他這一邊,一如既往地支持他。
  在獵帝戰役爆之前便是如此,可以說當年在這一場戰役之上他是一如既往的衝鋒陷陣,獨擋一麵,大戰天、魔、神三族的巔峰大帝!
  可惜,時至今日,已經是人事全非,留下來的故人已經不多,踏星上神是其中一個。當年獵帝戰役踏星上神就是跟隨在他身邊的其中一個上神。
  比起巔峰大帝、無敵古神來,踏星上神是有所不如,但是在獵帝戰役上他卻是勇猛無比,瀝血披傷而戰!
  就在李七夜在心麵不勝感慨之時,進去匯道的弟子已經回來了,對李七夜說道:“李公子,麵請,下人為公子安排起居。”說著為李七夜引路。
  李七夜點了點頭,跟著這位弟子走進了彭府。雖然說李七夜是不請自來,但對於彭府來說,能為自己老祖宗賀壽,那都是客人。
  彭府為李七夜安排了居住小院,雖然不是什麼貴賓的待遇,但彭府也並沒有冷落李七夜,招待也是十分的周到。
  李七夜在彭府住下之後,當府他打開了老人所贈送的那張黃紙,他仔細琢磨起來,越是琢磨,他越是驚訝。
  作為仙帝的導師,作為沉浮千百萬年的幕後黑手,怎麼樣的功法是李七夜沒見過的?天命之術,伐天秘術,遠古奇術……等等絕世無雙的功法他都見過,可以說他見過的功法數之不盡,隨便說出一門功法的名字來都能嚇死很多人。
  但當看到老人記錄在黃紙上的心得之時,李七夜也不由驚訝起來,他不由喃喃地說道:“老頭這是了不得,曾然有這樣的參悟。這也難怪是天誅不會降下的仙帝,換作是其他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隻怕是沒有這樣的機會來看清,也沒有這個機會來琢磨。”
  老人乃是一位了不得的仙帝,雖然現在他化身為凡人,但他終究是一位仙帝,更何況他是一位天誅不會降下來的仙帝,所以他比其他的仙帝更有機會窺視蒼天!
  換作是其他的大帝仙王,或者會比老人更加強大,但是他們卻沒有這個機會,因為他們要躲避天誅,他們遁入探索之地,遮天蔽地,不讓天誅降下。
  老人這樣窺視的心得十分奧妙,深奧難懂,就算是老祖級別的存在也無法看明白這份心得,隻有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這一級別的存在才能看得情這一份心得。
  李七夜仔細閱讀這一份心得,細細地參悟起來。黃紙上所記載的隻是心得,不涉及功法招式,所以李七夜細細地參悟之時,把這心得一次又一次推演,李七夜這是要把它推演出一門絕世無雙的功法來。
  李七夜在彭府剛住下來的第二天,就立即有一個年輕人來見他,這個年輕人年紀不大,隻有二十出頭,穿著很體統,相貌俊氣,他在舉止之間顯得老練,盡管他也神態嚴肅,但他終究還是年輕,在他老世和嚴肅的神態間依然透露出了三分的青蔥。
  這個年輕人一見到李七夜,就立即抱拳地說道:“李兄到來,使彭府蓬蓽生輝,小弟瑣事纏身,未能遠迎,失禮,失禮。”
  這個年輕人對李七夜十分的客氣,一進門就是快步走了進來,而且小小地彎著腰,也是十分的熱情。
  “不請自來,無需遠迎。”李七夜淡淡一笑,輕輕地點了點頭。
  這個年輕人也忙是說道:“小弟彭逸,暫主掌彭府事務,有什麼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讓李兄見諒。”
  眼前這位年輕人叫彭逸,正是彭府現在的家主。他一聽到門下弟子匯報有一個叫李七夜的人來賀壽,他心麵都嚇了一跳。
  彭逸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家主,這讓李七夜不由多看了一眼。
  並非是李七夜看不起年輕人,也並非是李七夜對於年輕人當上古世家的家主有什麼偏見,而隻是說這並不是什麼好的預兆。
  一個古世家,一向都是沉穩有序。一般來說一個古世家的家主都是久經風浪的人來擔當,能當家主的人都是有一定年紀的。
  如果一個古世家讓一個二十出頭的人來當家主,那麼隻有兩種情況,一就是這位年輕人十分的傑出,才華橫溢,經曆大風大浪,甚至有可能是絕世天才;二則是家道衰落,老一輩提早凋零,年輕一輩不得不早早接班,早早地麵對風雨。
  毫無疑問,眼前的彭逸並不是屬於前者,他道行雖然不俗,天賦也不錯,但離絕世之才還有著很遠的距離。既然彭逸不是絕世天才,那就意味著彭府是家道衰落,老一輩凋零。
  被李七夜這樣多看了一眼,彭逸也明白了,他笑著說道:“小弟年少不更事,家中長輩歸隱,故此小弟隻好臨時擔起大任,小弟年少無知,以後有所不當的地方還請李兄指點一二。”
  “年少也是一種資本,隻要願意去積累,未來充滿無數可能。”李七夜徐徐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一說,彭逸忙是抱拳說道:“李兄讚譽,小弟受之有愧,小弟也緊記李兄的金言玉語。”
  李七夜隻是笑了笑,點了點頭。
  “我家老祖宗誕辰,知者不多,李兄能有心請來賀壽,實在是讓彭府生輝。”最後彭逸斟酌了一下言辭之後,拿捏分寸地說道。
  這並不是說彭逸多疑,隻能說他不得不謹慎。域外天城離青洲很遠,離齊臨境就更遠了,雖然他聽到的消息少,但彭逸還是聽到了一些消息,他聽到一些消息說,一個叫李七夜的人殺死了天凰國的太子。
  毫無疑問,眼前這個李七夜就是跟描述的李七夜是相吻合了。
  在彭逸看來,敢殺死天凰太子的人,那絕對是凶人。要知道,天凰太子是帝統仙門的傳人,更是金戈的小舅子,一般人哪敢去招惹他?更別說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把他殺了。
  現在這個叫李七夜的人把天凰太子殺了,不是凶人是什麼?
  現在這個叫李七夜的人出現在了他們彭府,為他們老祖宗踏星上神賀壽,這就讓彭逸心麵有所擔憂了。
  雖然說過幾天便是他們老祖宗的誕辰,但因為種種原因,而且他們老祖宗並沒有回來,依然是遁隱避世於探索之地,他們這些子孫無法當麵給他賀壽,隻能是在家麵舉行一個小小的宴會,遙賀一番。
  而且他們彭府也不如當年了,衰落了不少,所以彭逸他們並沒有邀請外人,隻是家麵私底下子孫相聚一番,為老祖宗遙賀。
  現在李七夜卻不請自來,這讓彭逸心麵不免有所擔憂,這個凶人是真的為賀壽而來,還是有另的目的而來呢?
  彭逸那點心思,李七夜也是一眼能看得出來,他笑了笑,說道:“放心,我是誠心來賀壽的,踏星上神為百族所作的一切,都值得人尊敬。”
  “不,不,不,李兄誤會了,小弟沒這個意思,小弟隻是好奇而己。”李七夜一語點破,這反而讓彭逸有些尷尬,他畢竟還是年輕,臉皮薄了一點。
  李七夜笑了一下,取出一個寶盒,淡淡地說道:“踏星上神遁隱於世,我也不去打擾他了。這有一點小小的賀禮,以聊表我的一點心意吧。”
  彭逸愕了一下,忙是接過寶盒,打開一看,他瞬間石化了。在寶盒之中傳來一陣陣的香氣,任何人隻要聞一口這香氣,就宛如飄飄欲仙,全身舒泰,在這那之間好像打通了全身的經絡一般。
  而是當寶盒打開之時,隱隱傳來一陣龍吟之聲。就算不能看到寶盒的東西,聞這香氣,聽這龍吟之聲,也讓人知道寶盒所盛的東西不俗。
  “這,這,這是傳說中的龍脂?”彭逸回過神來,不由抽了一口冷氣,不可思議地說道。
  雖然說他們彭府不如當年了,但終究是古世家,彭逸也是一個識貨之人,雖然他是沒有見過真正的龍脂,但這與書上所描述的一模一樣。
  要知道,龍脂是無價之寶,這可是真龍之脂,不是什麼蟒蛇或蛟龍這種偽龍。
  可以說,真龍之脂,乃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所專享之物。(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5 07:50:13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