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306章 十塊道骨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連張越和長老們都怔了一下,一時之間,張越和諸位長老們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雜誌蟲&
  這並非是他們瞧不起李七夜,但,他們都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演化十塊道骨的功法,這開什麼玩笑,就算是宗主平蓑翁出手了,那怕是選最低階的道骨了,隻怕也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演化出來。
  畢竟,每一塊道骨都蘊藏著大量的符文,把一個個符文編序、演化那是談何容易的事情,這不僅僅需要強大的實力,還需要了不起的悟性。
  在剛才弓千月都已經嚐試了,但,卻沒能成功。
  “十塊道骨,沒可能的事情。”張越都否定了李七夜這樣的想法。
  張越沒有貶低和嘲笑李七夜的意思,雖然他對於李七夜抱著一些偏見,或者有些看法,但,李七夜至少現在還是翠鳥峰的弟子,在這一方麵上,張越還不會去打壓李七夜什麼的。
  現在李七夜說要演化十塊道骨的功法,張越當然覺得不可能了,不說李七夜沒有那個實力,沒有那個天賦,也不說現在時間已經不夠,就算這些都可不是問題,他們也都覺得李七夜不可能演化出十塊道骨的功法。
  “好大的口氣,演化十塊道骨的功法。”黃寧冷笑一聲,說道:“演化功法,乃是盡天地奧妙,非人力所為,你以為是塗鴉亂畫?輕易就能做到的?”
  黃寧根本就不相信李七夜能演化十塊道骨的功法,就算是一塊道骨的功法,都不會相信。
  因為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強大如弓千月,年輕一輩第一高手,神玄宗第一天才,而且還擁有先天真命,但她想演化一塊道骨的功法都沒能做到。
  李七夜隻不過是鐵皮強體、三凡之姿,他這樣的人能演化十塊道骨的功法,那簡直就異想天開,那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哼,你都能演化出十塊道骨的功法,我就能成仙了。”有弟子冷笑一聲,不屑地說道:“淨吹牛皮,沒那個本事,別口出狂言。”
  這也不怪其他弟子如此不信,甚至是不屑一顧,這樣的話,任由誰說出來,都難於相信,就由弓千月,她說她要演化十塊道骨的功法,在場的弟子隻怕都不是很相信。
  “十塊道骨,這是不可能了。”連對李七夜邪門很有興趣的首席長老也都不由搖頭。
  弓千月看著李七夜,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她就是很相信李七夜,對於他所說出來的話,就是十分有信心,她向張越和長老們說道:“何不妨讓他試試呢,又不會有什麼損失。”
  弓千月這樣的話,頓時讓張越和諸位長老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弓千月這話也沒有錯,若是讓李七夜試試,又有什麼損失呢?
  “好,不說十塊,就算你能演化出一塊,那怕是黃階下品的道骨功法,我給你作主,把這塊道骨賜你。”年紀最大的首席長老盯著李七夜一會兒,最後笑著說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說道:“這話,我喜歡聽,給我不小的好感,那就開始吧。”說著,他徑自去挑選道骨。
  “這真的可能嗎?”看著李七夜去挑選道骨的背影,在場的幾位長老都麵麵相覷,他們都覺得不可能,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說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演化出十塊道骨功法,連平蓑翁都做不到的事情。
  “不管行不行,給他試試,這小子,我有點喜歡。”另外一個長老說道。
  “嗯,的確,了不起的人,總會招人嫉。”也有長老看了一下在場的弟子,淡淡地說道:“隻有庸才,才會平淡無人嫉。”
  李七夜得到一些長老的許可,這讓不少弟子心麵不服氣,特別是與李七夜結怨或者是弓千月的愛慕者,他們心麵更是不爽了。
  李七夜這麼一個三凡之姿的人,僅僅隻有鐵皮強體的實力而已,他們這些人的實力不知道比李七夜強大多少,天賦不知道比他高出多少。
  憑什麼李七夜就能得到弓千月的青睞,憑什麼他就能得到長老們的高看一眼,所以,這些弟子心麵特別的不爽,也特別的仇視李七夜。
  “哼,演化十塊道骨的功法,做夢。”沒有任何一個弟子能相信李七夜能做到,不屑地說道。
  “不急,等著他出糗吧,現在吹的牛皮再大也沒有用,等一下他實現不了,就是出醜的時候了。”也有弟子冷冷一笑,等李七夜不能實現的時候,再好好羞辱他也不遲。
  此時李七夜開始挑選道骨,他所挑選的道骨,都是未演化的道骨,不過,他所挑選的道骨十分駁雜,有地階上品的道骨,也有黃階下品的道骨,有火屬性的道骨,也有水屬性的道骨……
  大家看著他選擇這些道骨,都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連張越和長老們都看不出什麼玄機來。
  如果說,李七夜真的想要演化十塊道骨的功法,最好的做法就是挑選十塊黃階下品的道骨。
  誰都知道,品階越低,道骨就越容易演化,品階越高,就越難演化。
  如果是天階上品的道骨,隻怕連入聖的存在,都不見得能有那個實力去演化。
  所以,換作任何一個弟子去選擇,都會選擇十塊黃階下品的道骨,現在李七夜竟然連地階上品的道骨都選擇了,這簡直就不可思議的事情。
  “地階上品?”看到李七夜連地階上品的道骨都挑選了,長老們他們都不明白了,地階上品的道骨,想演化它,談何容易。
  不要說李七夜這樣的實力,就算是宗主平蓑翁了,他有那個實力了,他想把一塊地階上品的道骨演化成功法,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也是需要消耗大量的心血與時間。
  現在李七夜這樣的實力,竟然挑選地階上品的功法,任何人看了,都覺得李七夜是得了失心瘋了。
  當李七夜挑好了十塊道骨之後,擺放在了桌上,摸了摸下巴,露出了笑容,沒有立即動手,隻是目光在這一塊塊道骨上掃過而已。
  “時間不多了。”此時,戰虎冷冷地看著李七夜,提醒地說道。
  “現在就算你想耍什麼花招都沒有用。”見李七夜看著道骨,沒有任何舉動,有弟子冷笑,說道:“等時間一到,你就輸了,到時候,你就必須學狗劈……”?“閉嘴——”弓千月冷冷斥喝,冷聲地說道:“再羅嗦,就把你扔出去。”說著秀目一寒,目光如寒劍一樣。
  這位弟子被弓千月目光一掃過去,頓時毛骨悚然,噤若寒蟬,立即閉上嘴巴,不敢再吭一聲。
  被弓千月如此一聲冷冷斥喝之後,不僅僅是這位弟子,那些本是想嘲笑李七夜的弟子,都立即閉上了嘴巴,都不敢再吭聲了。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緩緩地拿起了道骨,他把一塊一塊的道骨豎立起來,每一塊道骨都擺放出了不同的姿態,不同的方位,他擺放道骨的時候,有點像擺放多米諾骨牌一樣,雖然每塊道骨是不能相互挨倒,但是,卻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似乎每一塊道骨都彼此有牽連一樣。
  李七夜把十塊道骨豎起擺放在桌麵上,一次又一次調整位置,擺放出一個十分奇特的造形。
  至於這樣的造形是奇特在哪,不論是弓千月,還是在場的長老們,都說不出來,他們就是覺得李七夜擺放出來的這樣一個造形,是十分的奇特,給他們一種十分別扭的感覺,完全是影響著他們的感觀,好像是扭曲了什麼。
  “空間嗎?”看到這很奇特的造形,見識最廣最豐富的首席長老都不是很肯定,也看不出多少的玄妙,但是,就是覺得,這樣的造形,無法去模仿,就算他能把這個造形記住了,但是,讓他去擺放,他也擺放不出來,這種感覺很詭異。
  這就好像是扭曲了他們的記憶,扭曲了他們的感觀,扭曲了他們眼前的空間……
  這樣的事情,根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要說是李七夜這樣的實力,就算是他們都是無法做到的。
  “好了,要開始了。”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說道:“見證奇跡的時間到了。”
  說著,他曲起手指,向其中一塊道骨彈去。
  李七夜用手指去彈叩道骨,這頓時讓在場的長老們、所有的弟子都不由呆了一下。
  傻子都知道,演化道骨功法,當然是要用生命之柱了,用手指去叩擊就能演化功法,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的事情。
  “啵”的一聲響起但,就在李七夜手指輕輕彈在了這塊道骨之上的時候,這塊道骨瞬間有大道力量波動了一下。
  這種感覺就好像一滴水珠落在了湖麵上,就是“啵”的一聲輕微之聲,湖麵瞬間泛起了漣漪。
  在“啵”的一聲中,這塊道骨瞬間大道之力蕩漾,這是一塊有水屬性的道骨,瞬間就好像有波光蕩漾一樣,水氣瞬間撲麵而來,清涼爽人!
  

Snap Time:2018-11-16 19:39:15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