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3305章 一塊普通的道骨

  對於黃寧的炫耀,弓千月僅僅是看了他一眼,什麼都沒有說,然後她轉過頭去,目光繼續留在李七夜的身上,當弓千月的目光留在李七夜身上的時候,猶如李七夜充滿魔力一樣,牢牢地吸引住了弓千月的目光。*雜誌蟲*
  弓千月望著李七夜的時候,目光被牢牢吸引住了,似乎李七夜充滿了磁力,她看著李七夜,眼睛都不眨一下。
  黃寧看到這樣的一幕,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見弓千月的目光被李七夜牢牢地吸住,他頓時是臉色難看到極點。
  黃寧激活了兩塊道骨,而且還是地階下品,這樣的成績可以說是力壓群雄,在神玄宗的所有弟子中沒有誰比他這樣的成績更優秀了。
  取得這樣的成績,也的的確確是值得讓黃寧驕傲,他心麵也是十分的滿足,不少弟子的驚歎崇拜之聲,更是讓他的虛榮得到了大大的滿足。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向弓千月炫耀一番,想得到弓千月的讚美,想得到弓千月的注意,甚至是想渴望得到弓千月的青睞。
  沒有想到,他的得意,他傲人的成績,弓千月僅僅隻是看了一眼而已,弓千月的所有注意力,都被李七夜吸引過去了,這對於黃寧來說,那是多麼的難堪,多麼狼狽的事情。
  黃寧向李七夜看去,李七夜依然隻是大手放在那塊灰不拉嘰的道骨之上,閉目養神,似乎是神遊太虛。
  李七夜這樣的姿態,在黃寧看來,那是故弄玄虛,作腔作勢,所以,他覺得李七夜這樣的動作,是那麼的不順眼,是那麼的惡心,讓人厭煩。
  “哼,你會不會參悟道骨?”此時黃寧盯著李七夜,目光中充滿了冷意,冷冷地說道:“你見過用手可以參悟道骨的嗎?不會參悟道骨,就向其他的師兄弟請教,別在這裝腔作勢。”
  黃寧現在恨不得找到各種機會去打擊李七夜,讓李七夜出醜。被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廢物搶盡風頭,使得弓千月對他是再三的青睞,這讓黃寧又怎麼能忍受呢。
  “因為故弄玄虛可以引起別人的注意呀。”有妖族的弟子附和黃寧,陰陽怪氣地說道:“這不,大家都覺得他與眾不同,隻過是白癡而已。”
  “哼,不論他如何故弄玄虛,隻要時間一到,他還沒有做到,就給我們乖乖地學狗叫吧。”本是無仇無怨,但是,卻有弟子對李七夜恨之入骨。
  ………………………………………………
  對於這種種的譏笑嘲諷,李七夜一點反應都沒有,他大手依然是按在這塊道骨之上,整個人神遊太虛。
  事實上,主持大考的張越、長老們都注意李七夜,因為在這一次大考之上,李七夜的表現用邪門來形容,那是一點都不為之過。
  一開始是用“王八拳”大發神威,然後在第二關的時候,胡搗亂敲,竟然轟出了黃金巨龍的咆哮,這都不是純粹的巧合,還是李七夜有意而為,所以,在這一關上,張越和長老們都對李七夜特別的關注。
  現在在這寶庫之中,有那麼多的道骨,李七夜哪一塊道骨都不感興趣,卻偏偏對這塊道骨感興趣,這讓張越和長老們都覺得奇怪了。
  這一塊道骨,僅僅是一位弟子在葬土撿到的而已,宗門內的長老們鑒定過,這一塊道骨有可能是一塊廢骨,因為它麵沒有蘊藏多少符文,也沒有什麼混沌元獸的力量。
  在諸位長老鑒定之後,都認為,這一塊道骨就算不是廢骨,那最多也就隻能是黃階下品的道骨而已。
  就是這麼一塊道骨,為何卻偏偏吸引李七夜這個邪門弟子的注意呢,這一點,連張越和諸位長老都看不明白。
  在這個時候,甚至連張越和諸位長老都想知道,在這一關之中,李七夜是否又能搞出什麼邪門的東西來。
  事實上,張越和諸位長老在心麵多少都有些期待,他們都想知道李七夜是否又要發生什麼邪門的事情。
  過了好一會兒,李七夜終於張開了眼睛,收回了按在這塊道骨上的大手。
  “喲,我們的奇跡之子,在這一塊道骨之中領悟出了什麼絕世無雙的功法沒有?”看到李七夜終於睜開了眼睛,立即有弟子嘲笑地說道。
  “怎麼可能沒有呢?奇跡之子可是擁有著無雙的運氣,說不定現在他就已經通天地,盡奧妙,下一刻,他就能一口氣演化出十塊八塊道骨的功法。”另外一個弟子冷冷地笑著說道。
  但是,對於這樣的嘲笑,李七夜根本就不去理會,對旁邊的長老說道:“這塊道骨,我要了。”
  對於李七夜的要求,這位長老含笑,搖了搖頭,說道:“這都是宗門的財產,任何弟子都不能帶走。”
  “哼,你以為這是你家呀,想要什麼就要什麼?”黃寧見李七夜高高在上的模樣,誰都懶得理會,他就不爽了。
  弓千月對於李七夜突然要這一塊道骨,也覺得奇怪,這一塊道骨根本就沒多少價值,他為什麼會要這一塊道骨呢。
  “長老,宗門弟子若是立功,不是可以獎勵的嗎?”弓千月就對在場的張越和長老們說了這麼一句話,她也是為李七夜爭取這樣的一個機會。
  弓千月如此的維持李七夜,處處為李七夜著想,這頓時讓黃寧心麵特別的不是滋味,不由冷冷哼了一聲。
  “這就要看他立什麼功了,雖然這塊道骨價值有限。”年紀最大的首席長老對於李七夜的邪門,也特別感興趣,說道:“但是,入庫之後的道骨,原則上是不會再出庫,這將會成為宗門的財富,成為宗門的底蘊。”
  說到這,這位首席長老抬頭看了李七夜一眼,說道:“你為何一定要這塊道骨呢?”
  事實上,張越和在場的長老都看不出這塊道骨有什麼玄機,一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道骨而已。
  “和我有緣吧。”李七夜笑了笑,望著這塊道骨,他心麵也有些疑惑。
  “時間差不多,還沒有成功的弟子要努力了,爭取一下。”此時,有長老看了一下時間,對在場的所有弟子說道
  聽到長老這樣的話,那些道骨沒有動靜的弟子都不由著急起來了。
  “哼,時間快到了,李七夜,到時候就是你兌現承諾的時候了。”此時站在一旁的戰虎冷冷一笑,提醒李七夜。
  在戰虎一聲冷冷提醒之下,其他參加了賭局的弟子又想到了這件事了。
  “是呀,可是很多人跟你賭,你輸了,學狗叫隻怕是要叫到天亮了。”在場的一位妖族弟子大笑一聲,幸災樂禍。
  “哼,這是他自尋苦吃,沒有好個本事,也敢大言不慚,時間快到了,看他如何演化十塊八塊道骨的功法。”有其他弟子也冷笑,他們冷笑連連,盯著李七夜不放。
  在他們看來,李七夜這一次是輸定了,現在時間不多,他根本就不可能演化出十塊八塊的功法來。
  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了,他說道:“你們不說,我都差點忘記了。”
  然後,他看著一下在場的諸位長老,摸了摸下巴,笑笑,說道:“如果我演化十塊八塊道骨的功法,是不是有獎勵。”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張越和其他的長老都不由呆了一下,最後,張越是親自開口,說道:“如果這十塊八塊的功法是沒有演化,那麼,有人把它演化出來,貢獻給宗門,這何止是一樁功勞,乃是大大的功勞,重賞!”
  “沒錯,重賞。”首席長老也都鄭重點頭。
  一個大教宗門的功法有兩種來源,一,自己宗門的師祖所創;二,就是從道骨之中演化出來!
  隻要一塊道骨完整,而且演化道骨的人擁有著足夠強大的實力,能把這塊道骨中所蘊藏中的功法演化出來,那麼這就能得到一門與道骨同階的功法。
  就比如說,一塊地階上品的道骨,能把它完整演化出來,那就是能得到一門地階上品的功法。
  能演化道骨的強者,必須是入聖,對於一個宗門而言,一個入聖的強者,十分珍貴珍有,就像神玄宗一樣,隻有宗主平蓑翁才是入聖的存在。
  同時,越是高階的道骨,越是珍貴,越是難於擁有,就像神玄宗,所擁有天階的道骨,隻怕是十分有限。
  現在神玄宗在低階的道骨方麵,是有著不少的庫存,隻不過,並不是每一塊道骨都被演化過。
  畢竟,如平蓑翁這樣的存在,他不可能擁有好麼多的精力和時間把每一塊道骨都去演化,而且,有些低階的道骨,根本就不值得平蓑翁去浪費時間和精力去演化,因為神玄宗已經擁有不少低階的功法了。
  當然,任何一個大教宗門都不會嫌棄功法多的,如果說,能有更多的功法,對於一個宗門來說,是一件好事。
  所以,如果有弟子真的能演化出道骨的功法,神玄宗當然會重賞了。
  “好,我就演化十塊道骨的功法,什麼重賞就算了,我隻要這塊道骨。”李七夜露出笑容,指著那塊普通的道骨。
  

Snap Time:2018-11-15 21:22:10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