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3293章 侍候好少爺

  弓千月是離李七夜最近的人,也是在場中看得最清楚的人。雜≧誌≧蟲
  在魯道魏出手的時候,弓千月也看得清清楚楚,李七夜的手掌就是搭在了魯道魏的肩膀上。
  從“王八拳”的招式來說,沒有任何問題,而且,這輕輕推出的一拳也十分的奇妙,滑過了劉文勇的掌沿,瞬間擊穿了劉文勇這一掌的破綻,一拳狠狠地打在了劉文勇的臉頰之上。
  從招式變化來說,魯道魏的“王八拳”完全是沒有任何奇特的地方,“王八拳”依然是“王八拳”,而且它也的的確確發揮到了一拳擊中破綻的奇妙。
  在這那之間,隻能說是化腐朽為神奇,當然,這樣的奇妙,弓千月也能理解,事實上,當修士強大到了一定程度之後,任何一式普通的招式,也能發揮十分強大奇妙的威力。
  但是,以魯道魏的功力來說,那怕他的“王八拳”真的是擊中了破綻,也一樣無法攻穿破綻的。
  畢竟劉文勇乃是紫侯狂體的實力,魯道魏與他的實力相差太遠了,他沒有辦法攻破劉文勇的紫氣護體。
  所以,在這那之間,弓千月看明了其中的奧妙,問題不是出在“王八拳”本身,而是這一拳擊出的力量。
  這一拳所蘊藏的力量擊穿了劉文勇的防護,擊破了護體的紫氣,這一點是魯道魏完全是做不到的。
  所以,弓千月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的身上,魯道魏能擊穿劉文勇的護體紫氣,瞬間一擊把劉文勇轟飛,打得他滿口碎牙,這樣的力量,隻怕是在紫侯狂體的境界之上。
  在這個時候,弓千月不由目光一凝,欲燭照李七夜,欲窺視李七夜的本源,但,不論她是怎麼樣看,李七夜都是鐵皮強體的實力而已。
  再三觀看之後,弓千月覺得自己不會看錯,現在的李七夜的確僅僅是擁有鐵皮強體的實力而已。
  這就讓弓千月搞不懂了,李七夜所擁有的鐵皮強體的實力,不管他怎麼樣去幫助魯道魏,他都不可能把擊穿劉文勇的護體紫氣。
  但是,現在事實卻擺在了麵前了,她也說不出其中究竟是怎麼樣的玄機。
  當然,在弓千月搞不明白麵的玄機之時,在場的很多弟子,甚至是台上的長老們,都不由懷疑,是不是弓千月助李七夜一臂之力。
  所以,有弟子雖然不敢明說,但私底下不由嘀咕:“為什麼千月師姐會對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廢物如此青睞呢?”
  “可憐的家夥,隻怕牙齒找不到了。”此時,昏死過去的劉文勇被抬下去了,他的一口碎牙噴得到處都是,他醒過來,想找都找不到了。
  “好了,你也闖關成功了。”李七夜笑了笑,拍了拍魯道魏的肩膀。
  魯道魏還是如同做夢一樣,那怕他是親身經曆了,他也感覺如夢如幻,是那麼的不真實,所以,他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不由抬頭望著台上的長老。
  “可以,過關,得二十分。”台上的長老們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不管這背後有什麼玄機,李七夜和魯道魏他們的的確確是把劉文勇打得滿地打牙。
  “謝謝少爺。”魯道魏很是興奮,向李七夜鞠身,盡管他得到了二十分,他依然回到他的隊伍之中,依然是參加下一輪的挑戰。
  弓千月隻是冷冷地看了大家一眼,轉身就走,登上台階。
  “好了,你們慢慢搏殺,我們在上麵等著你。”李七夜笑吟吟地向在場的弟子招了招手,一副小人得誌的模樣,然後與弓千月登上了台階。
  大家隻能是眼睜睜地看著李七夜和弓千月登上了台階。
  此時,在台階之上,弓千月在蔭涼處坐了下來,環膝而坐,秀發輕垂,她那姿態,那模樣,十分的美麗動人。
  而李七夜大馬金刀地坐在了弓千月的身旁,然後理直氣壯地靠在弓千月的身上睡著了。
  弓千月不由氣惱,她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無賴,而且還是光明正大地占她便宜的無賴,最囂張的是,還當著所有人的麵。
  弓千月推了李七夜一下,想把李七夜推開,但,李七夜卻不為所動,依然靠在她的身上,一切都好像理所當然。
  “你是不是找死?”弓千月秀目一寒,可以殺人。
  但,李七夜一點都不受影響,嘀咕了一聲,說道:“什麼找死,你是我的丫環,待候好少爺,那是應該做的事情。”
  “我什麼時候成了你的丫環了。”弓千月氣得想把李七夜踩死。
  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忘了賭局了嗎?你輸了就是我的丫環,好好待候少爺,少爺不虧待你。”
  “那也等你贏了我再說。”弓千月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不要臉的人。
  “都一樣,在我手中,你還能翻出什麼浪花來。”李七夜隨意地說了一句,挪了挪身體,找一個更舒服的姿態,繼續靠在弓千月的身上,竟然是睡著了。
  “你就真的那麼有信心打敗我?”弓千月不由為之惱火,她第一次被人這樣看扁,這不是她自傲自大,她的的確確是神玄宗年輕一輩的第一高手。
  李七夜這麼一個僅僅隻擁有鐵皮強體的人,她都想象不出來,他究竟有什麼樣的手段能打敗她。
  但是,李七夜沒有回答她的話,他已經睡著了,勻稱的呼吸聲傳來。
  這頓時把弓千月氣得吐血,這是第一個趴在她身上睡著的男人,而且,完全是理直氣壯,一切都理所當然一樣,好像她真的是他侍女一樣,她就是應該要侍候好他的。
  似乎,他也是第一個看光她身體的男人……
  弓千月越想越氣惱,有一股想把李七夜掐死的衝動。
  在台階之下,不知道有多少弟子看到了這一幕,大家都覺得李七夜做得太過份了,他竟然敢光明正大占弓千月的便宜。
  所有弟子都會認為弓千月會發飆,會把李七夜一腳踩死,或者是把李七夜一下子從上麵踹下來。
  但是,弓千月卻沒有,他們兩個人坐在樹蔭之下,相依而坐,似乎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這頓時一下子氣煞了許多弟子。
  一時之間,在場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咬牙切齒,恨不得把李七夜碎屍萬段,這個王八蛋、這個廢物,竟然敢占他們心目中女神的便宜,他們一定要殺死李七夜這個廢物!
  “啊——”在決鬥之中,有一個男弟子看到了這樣的一幕,一失神,就被自己的對手擊飛了,這頓時讓他怒得狂吼一聲。
  對於這個男弟子來說,這不僅僅是輸了這麼一場決鬥,丟了二十分,更是因為自己的夢中情人被人占了便宜,這怎麼不讓他怒火攻心呢。
  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有多少弟子是身同感受,他們也都對李七夜恨得咬牙切齒,但,又是無可奈何。
  “砰——”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黃寧帶著他的隊伍,以極快的速度擊敗了對手,也登上了台階。
  他登上台階之後,向弓千月走去,看到李七夜靠在弓千月身上睡著了,他都不由雙目直冒怒火,他現在就想過去一腳把李七夜踩死。
  “師妹,這等無賴,何不把他趕走。”黃寧不悅,目光死死盯著李七夜,在這個時候,隻需弓千月點點頭,他就把李七夜拎起來扔下去。
  事實上,此時已經有不少弟子打敗了自己的對手,登上了台階,這些對弓千月有愛慕之意的男弟子,看到李七夜靠在弓千月身上睡著了,他們都羨慕嫉妒恨。
  羨慕李七夜有這樣的豔福,嫉妒李七夜竟然占弓千月的便宜。當然,如果換作他們有這樣的機會,那麼,對於他們來說,折一千年的壽命他們都願意。
  若是能得到弓千月的青睞,讓他們去赴湯蹈火,他們也都一樣願意。
  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有多少弟子恨恨地瞪著李七夜,他們也一樣同意黃寧的話,這些年輕的男弟子雖然沒有出聲,但,他們都不由點了點頭,讚同黃寧的話。
  弓千月也沒有發飆,隻是看了看靠著自己肩膀睡著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他,累了吧。”
  不知道為什麼,黃寧看到弓千月望著李七夜的目光,似乎是特別的不一樣,至於怎麼不一樣,他也說不清楚,他心麵希望這隻是他想多了。
  再說了,李七夜這麼一個廢物,根本就配不上弓千月,也根本不可能得到弓千月的青睞,隻不過是弓千月宅心仁厚而已。
  “哼,這種廢物,還沒有出手,就已經是疲倦了,第二關,他休想闖過去。”黃寧心麵不是滋味,冷冷地說道。
  “他能闖過第一關,那都是托師姐的福,憑他這樣的廢物,第一關都沒有資格闖過去。”登上台階的弟子也都紛紛附和。
  此時他們都把李七夜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巴不得說李七夜所有的壞話,破壞他在弓千月心目中的形象。
  “就憑他那點王八拳,三歲小孩都都打不倒。”有男弟子盡力去貶低李七夜,冷冷地說道:“第二關,隻怕鍾聲一響,他就倒下去了!”
  

Snap Time:2018-11-18 10:22:27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