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270章 銀甲戰軀

  看著李七夜的背影,不僅僅是魯道魏呆在了那,在場的其他神玄宗弟子都呆在了那。∫雜∠誌∠蟲∫
  在翠鳥峰的年輕一代弟子中,願意挑戰楊肆的人並不多,更別談是道行比楊肆弱的弟子了,更加不敢去挑戰楊肆了。
  在修士之間,一個境界的差距,那是十分巨大的,甚至可以說是無法跨越的鴻溝,相差一個境界,沒有特殊的天賦或絕世無雙的珍寶,根本就是無法跨越一個境界的鴻溝。
  對於修士來說,跨越一個境界去挑戰比自己更加強大的敵人,那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然而,李七夜與楊肆之間足足是差了兩個境界,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差距是何等的巨大,這樣的鴻溝,根本上就是無法彌補的。
  然而,現在李七夜卻偏偏去挑戰楊肆,一個凡胎肉身的弟子,去挑戰一個銀甲戰軀的弟子,這是在場的所有弟子中,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但,這卻不是笑話,李七夜的的確確是當著所有人的麵去挑戰楊肆,而且還大言不慚地說要斬楊肆。
  “誰斬誰呢?”有弟子都覺得李七夜是得了失心瘋了,搖頭,說道:“這小子不會是瘋了吧,一個凡胎肉身,竟然敢大言不慚,就算再修練十年,都斬不了銀甲戰軀。”
  “不知道死的東西,竟然想越級挑戰楊師兄,簡直就是活膩了。”另外一個弟子不由冷笑,不屑地說道。
  “哈,哈,哈……”連楊肆都不由呆了一下,當他回過神來,不由大笑。
  他也沒有想到李七夜竟然如此的挑戰自己,而且還敢大言不慚地說要斬他,這真的是讓他心麵的怒火直冒。
  “哈,哈,哈,好一個斬我。”楊肆都不由怒極而笑了,他這位師兄,好歹也是擁有銀甲戰軀的存在,今日卻被李七夜當著所有人的麵指著他鼻子說,要斬了他,而且,李七夜還隻不過是一個凡胎肉身而已,不值得一提。
  被這麼一個如此弱小的弟子瞪鼻子上眼,這怎麼能不讓楊肆大怒呢?這簡直就是赤裸裸地邈視他。
  楊肆都不由大笑,說道:“今天,我就要看一看這究竟是怎麼樣的奇跡,看一看一個凡胎肉身,究竟是怎麼樣跨越兩個境界來斬我的!”
  “師兄,好好教訓教訓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旁邊的一個弟子也附和地說道。
  “師兄,好好教他做人,讓他知道在我們神玄宗是有尊卑之分,休得放肆,讓他以後夾著尾巴好好做人。”在翠鳥峰不少弟子與楊肆交情都不錯,所以,在這個時候,不少弟子都站在楊肆這一邊,為楊肆捧場。
  “快點,別磨蹭,斬了你,我趕著回去看書。”此時李七夜站在藏經閣外麵,負手而立,輕描淡寫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已經有不少翠鳥峰的弟子聞風而動,許多的弟子都趕來看熱鬧了。
  大家一聽到李七夜這麼一個凡胎肉身的弟子,竟然要挑戰楊肆,而且還大言不慚地說要斬楊肆,這讓大家聽了都覺得這個笑話真冷。
  所以,趕來看熱鬧的弟子,他們都是想看看李七夜究竟是怎麼樣倒黴的,他們要看看楊肆是怎麼樣好好教訓一下李七夜這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
  楊肆目光一寒,冷出森冷的殺意,森然地說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進來,今天,就讓你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說著往外麵走去。
  楊肆本來就是要找李七夜的麻煩,想從李七夜身上探出一些什麼有用的消息來,現在倒好了,李七夜竟然不知道天高地厚,反而挑釁起他來了,對於他來說,這豈不是天賜良機,就算他不殺了李七夜,也是要好好折磨李七夜一番,讓他永遠地無法在其他弟子麵前抬起頭來。
  “真的要打呀。”藏經閣之外,已經有許多弟子把校場圍得三層外三層的了,有弟子看楊肆走出來,不由嘀咕地說道。
  “還能有假嗎?”有年輕大一點的弟子搖了搖頭,說道:“誰讓姓李的那麼嘴賤呢,竟然去挑戰楊師兄,不知死活,楊師兄在我們翠鳥峰的實力,隻怕能入前十,他一個剛入門的弟子,才凡胎肉身而已,竟然不知道尊卑,挑戰師兄,那是自討古吃。”
  “他這是膨脹了,在入門的時候,運氣好,得到了‘仙古九法’就真的以為自己是絕世天才,了不起的人傑,真的以為奇跡會一直眷顧著他。嘿,這一次,有他好受的,楊師兄下手絕對不會留情的。”也有不少弟子此時是幸災樂禍。
  在翠鳥峰中,本就沒有幾個弟子與李七夜有交情,反而,李七夜叩擊亮了十三個方塊,得到了“仙古九法”,這讓神玄宗的許多弟子都認為李七夜運氣太好了,讓很多弟子都是在心麵羨慕嫉妒。
  現在李七夜要落難了,當然讓一些弟子在心麵有著說不出來的舒暢了。
  此時楊肆走了出來,背向雕像,麵向李七夜而站,看著李七夜,冷森森一笑,說道:“你是想怎麼樣的下場呢?是我把你打得趴下,把你一身骨頭踩碎,還是一腳把你的臉蛋踩得稀巴爛呢?”
  說到這,楊肆神態間都露出了殺機,本來,他一開始沒有想過要去殺李七夜的,但是,現在看到李七夜那胸有成竹的模樣,他就想殺了李七夜,因為他不喜歡看到李七夜這種什麼都在掌握之中的模樣。
  “不,應該說,你有什麼遺言。”李七夜淡淡地說道:“趁你還活著,有什麼遺言,就說出來吧。”
  “哈,哈,哈,問我有什麼遺言?”楊肆都怒極而笑,大聲笑起來,俯視地看著李七夜,不屑地說道:“你不會真的以為你能斬我吧?這是什麼給了你如此大的信心?你真以為自己是大少爺嗎?你隻不過是一個小破山村走出來的凡胎而已,隻不過是一隻微不足道的螞蟻而已。”
  其他的弟子,也都覺得李七夜這口氣太大了,太自不量力了,太狂妄無知了。
  “凡胎肉身,也想斬銀甲戰軀,他不會是沒有睡醒吧,還是在睡夢中吧。”有弟子不由冷冷地笑了一下。
  “看著吧,他很快就會醒悟的,不過,到時候醒悟已經遲了,他將會付出十分慘重的代價。”其他的弟子都等著看李七夜的笑話。
  一個凡胎肉身,敢挑戰銀甲戰軀,那簡直就是自尋死路,活得不耐煩了。
  “既然你沒有什麼遺言,就出手吧。”李七夜也隨意,淡淡地說道。
  看著李七夜那胸有成竹的模樣,楊肆現在就想踩爆李七夜的這張臉,在他眼中看來,李七夜這張神態自若的臉龐,是那麼的刺眼,是那麼的欠扁。
  “讓我出手”怒極而笑的楊肆大笑地說道:“是不是你也再打算讓我三招?你以為你是誰?是第一天才嗎?真的以為自己是奇跡之子嗎?竟然敢大言不慚!”
  此時,楊肆怒到了極點了,心麵的怒火直冒,他可是一尊銀甲戰軀,以他的實力而言,一個巴掌就可以把李七夜這麼一個凡胎肉身拍成肉醬。
  現在李七夜竟然輕飄飄地說,讓他先出手,似乎他這個比李七夜高出兩個境界的人,在李七夜眼中似乎就存為了微不足道的存在,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視,這能不讓楊肆胸膛中的怒火直竄嗎?
  “不知死活的東西!”其他的弟子聽到李七夜叫楊肆先出手,都不由笑了起來,很多的弟子都不屑地看著李七夜,在他們眼中看來,李七夜不僅僅是不知死活,而且就像小醜一樣,死到臨頭,竟然一點察覺都不知道。
  此時連魯道魏都苦笑了,他也無能為力了,在一開始的時候,他想拉著李七夜離開這的,但是,李七夜卻不離開。
  現在把事情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還如此的羞辱楊肆,發展到這樣的地步,已經沒有人能救得了李七夜了。
  “出手。”李七夜都懶得再看楊肆一眼,淡淡地說道。
  “好,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楊肆目光森冷,露出殺機,森然地說道:“我會讓你死得痛苦不堪的!”
  話一落下,楊肆身上混沌真氣湧出,聽到“鐺、鐺”的聲音響起,在那之間,混沌真氣附著在了楊肆的身上,一下子全身銀光閃閃,猶如一身銀色的鎧甲穿在了身上一樣。
  銀甲戰軀,這就是楊肆所修練的境界,發銀甲戰軀這個境界,能以氣化鎧,使得修士的防禦和肉身變得更加強大。
  以銀甲戰軀來說,普通的兵器,特別是凡人的鐵器,根本就傷不了他了,那怕再多的凡人兵器,不論是如何砍殺,楊肆站著不動,都傷不了他。
  甚至可以說,黃階之內的兵器,在楊肆這樣的狀態之下,都很難把他斬殺了,除非對手比他還要強大了。
  “銀甲戰軀的中境。”看到楊肆身上的銀光閃閃,銀鎧厚重,不少弟子驚呼一聲。
  雖然楊肆不算是天才,但是,他天賦很不錯,作為年輕弟子,如此年輕就達到了銀甲戰軀的中境,的確是很強大了。
  

Snap Time:2018-11-20 07:57:18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