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257章 給我泡茶吧

  這一切就讓眼前這位女子所不明白了,眼前的李七夜,平凡到不能再平凡,最多也就是一個剛入門的修士,特別是他那懶洋洋的神態,根本就是一個不思上進的人。雜☆誌☆蟲
  但,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了,她擁有獨一無二的天賦,擁有著十分高貴的血統,正是這種獨一無二天賦、高貴血統的直覺告訴她,眼前這個男子非凡無比。
  至於如何的非凡,如何的不一般,女子她也看不出來,她也琢磨不透,或者說,她一眼就看透了李七夜,李七夜根本就是平凡到不能再平凡了。
  或許,這是因為她天賦、血統的直覺錯了,但是,憑著以前種種的經驗告訴她,她的直覺不會有錯,畢竟,她的天賦、她的血統,那是非同一般,乃是十分稀有。
  這個女子又不由再一次仔仔細細地打量著李七夜,但是,李七夜依然那麼的平凡,依然是那麼的普通,像他這麼平凡的一個青年,可以說實在是太過於普羅大眾了,屬於扔到大街上都沒有人去留意的那一種。
  但是,她的直覺依然是告訴她,眼前的人是非同小可。
  當女子又是再一次仔細看李七夜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覺得,李七夜有點眼熟,好像是在哪見過一樣。
  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她見過的人,應該是不會忘記,但是,在這個時候她卻偏偏覺得自己好像是哪見過李七夜,而且又是想不起來。
  女子也覺得不可能,如此一個剛入門的修士,應該和她沒有任何交集,但,為何偏偏讓她覺得眼熟呢?
  女子不由搜腸刮肚,但是,卻偏偏想不出來,自己哪見過李七夜了。
  “不知道公子如何的稱呼?”女子向李七夜輕輕一鞠身,這已經是很尊敬李七夜了。
  可以說,她極少向別人行如此大禮,不要說是一個剛入門的修士,就算是一門之掌,她也很少行如此大禮,不是誰都能承受得起她如此的大禮!
  在平日,一個剛入門的修士,見到她,那是頂禮拜之,根本就不會讓她行大禮,那怕她隻需要說上一句話,一個剛入門的修士,那都會覺得無上榮幸了。
  但是,李七夜一點反應都沒有,依然是躺在大師椅之上,連眼睛都沒有睜開,淡淡地說道:“水煮久了。”?這話一出,女子都不由愕了一下。
  她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試想一下,她是何等身份,若是她行如此大禮,就算是神玄宗的宗主了,那都必須是還禮,都不敢托大。
  至於當今北西皇的各大聖土宗門的天驕,若是見到她行如此大禮,那是喜不勝喜,倍感幸榮。
  但,李七夜莫說是起身還禮,他躺在大師椅上,連眼睛都沒有睜一下,似乎連多看她一眼都懶得,或者,他根本就是無所謂的態度,不論是因為她的美貌,還是她的身份,眼前這個男人,根本就不在乎。
  這樣的感覺,頓時讓女子都有一種十分怪異的感覺。
  “發什麼呆,泡茶。”在女子一愕之時,李七夜風輕雲淡地吩咐著。
  這一下子就更讓女子給呆住了,她都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她都不由張望了一下四周,四下無人,隻有潺潺的溪水聲,除了她和李七夜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你,你說我嗎?”女子都不肯定了,不由指了一下自己的瑤鼻,覺得不可思議。
  她是什麼樣的身份,她是怎麼樣的人?走到哪,多少宗門大教,多少天才俊彥,都對她畢恭畢敬,可以說,她就是金枝玉葉,走到哪都有人簇擁。
  不要說是她親手給別人泡茶了,就算是別人泡的仙茗珍品,她品上一口,對於他來說,都是一種榮幸。
  但是,現在李七夜這麼一個無名之輩,一個剛入門的修士,竟然指使她泡茶,難道不成把她當作一個侍女了?
  “不是你,還有誰?”李七夜看都未去看她,輕描淡寫。
  “你——”這頓時讓女子一肚子氣,心麵的火苗都不由一下子冒了出來。
  從來沒有人如此對她頤指氣使,她是什麼樣的身份?別人不侍候她就已經好了,還要她去侍候別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李七夜依然躺在那,閉著眼睛,猶如睡覺一樣,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她發怒的樣子,或者,他是根本不在乎她是不是願意的。
  女子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平息了一下自己心麵的怒氣,穩住了自己的心神。
  她再一次多看了李七夜一眼,敢對他如此頤指氣勢,不是高高在上的人,就是瘋子,但,李七夜似乎不是什麼瘋子?
  若是平日誰人敢對她如此的不敬,誰敢如此的對她大呼小教,她一定會教訓教訓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但是,此時此刻,她天賦、血統的直覺不敢去冒犯李七夜,不敢去做這樣的事情,除非是她喪失了理智了。
  雖然女子心麵有些不舒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最後還是乖乖去為李七夜泡茶了。
  取水,涮茶,搖茶,觀色……每一道程序都不能錯過……
  事實上,女子她親手泡過茶的機會,那是寥寥無幾,平日都是別人侍候她的,根本就不需要她去做這種下人之事。
  但是,現在她隻好親自去泡茶,而且還是為李七夜這麼一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入門修士泡茶,這樣的事情,如果傳出去,那是讓任何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
  任何人若是聽到這樣的事情,都會認為是不可能的事情,那隻不過是訛傳而已。
  甚至,連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她什麼時候給人如此使喚過了,但是,她最終還是乖乖地為李七夜泡茶,她的天賦、血統的直覺是從來沒有錯過。
  最終,一杯茶色淺碧、香氣嫋嫋的茶水已經泡好了,女子雖然有些心不甘情不願,但,還是端到了李七夜身前的茶幾上了。
  “喝茶。”為李七夜泡茶,那都已經讓女子感到委屈了,但,她最終還是招呼了一聲。
  “叫少爺——”李七夜此時不鹹不淡地說了這麼一句。
  這話頓時讓女子心麵怒火直冒起來,她給李七夜泡茶,那都已經是紆尊降貴,那都已經是給了天大的情麵,可以說是一種無比的遷就了。
  現在還讓她叫一聲“少爺”,這簡直就是得寸進尺,太過於囂張了。
  女子一個眼色橫了過去,目光不由一厲,她都想發飆,但是,她還是沒有發飆,她天賦、血統的直覺對她有警示,最後她還是忍了,默不作聲。
  而李七夜,似乎沒有看到女子想發飆的模樣,或者說,他根本不在意這個女子是不是發飆,甚至可以說,就算是這個女子想出手殺他了,隻怕他都不在意,甚至視之無物。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這才慢吞吞地起身,端起茶,輕輕地品了幾口,放下,緩緩躺在大師椅上。
  在這一刻,女子都不由望著李七夜,秀目之中都有點渴望,她都想知道這茶泡得如何,畢竟,這是她第一次給別人泡茶,她是想聽聽李七夜如此評價的。
  當回過神來的時候,女子都覺得自己這樣的心態實在是可笑,她是什麼樣的身份?那是尊貴無比,給別人泡茶,那是降尊紆貴,對於任何人來說,那都榮幸的事情。
  現在自己竟然還渴望得到李七夜的評價,心麵渴望能得到李七夜這麼一二句的讚美,這樣的心態,那實在是太離譜了,她都以為自己是瘋了。
  “如果你泡茶的功夫,能有你修練的一半功夫,那麼就是前途無量了。”可惜,這個女子沒有等來李七夜的讚美,李七夜這樣的評價,傻子都能聽得出來那是貶低之詞。
  “你——”女子心麵剛剛壓下去的怒火又一下子冒起來了。
  她給李七夜泡茶,那都已經是給他天大的情麵了,對於別人來說,是一種無上的榮幸,現在李七夜竟然還貶低她泡的茶,這讓她心麵能不怒火冒起來嗎??女子都不由咬了咬貝齒,有著把李七夜頭顱扭下來的衝動,她平生第一次看到如此托大的人,第一次看到如此高高在上的人。
  他把自己當作什麼了?道君?天尊?還是舉世無敵之輩?
  這個女子都不由被氣得牙癢癢的,有想揍人的衝動。
  但,在她的天賦、血統的直覺之下,最終她還是忍住了,沒有對李七夜動手。
  “泡茶有什麼前途可言。”女子不由冷冷地說道。
  “給我泡茶,就有前途,前途無量。”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
  女子都不由目光橫向了李七夜,她第一次聽到如此囂張無比的話,她敢說,在世間沒有幾個人敢對她說如此說話。
  “是嗎?”女子都不相信李七夜的話了,他僅僅是剛入門的修士而已,而她呢?身份之尊貴,何止是一個剛入門的修士,就是很多大教宗門的少主、天驕都無法與之比擬。
  

Snap Time:2018-11-21 01:34:30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