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245章 凡人李七夜

  弓千月老羞成怒,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這樣那麼的自然而然地回答他的話,似乎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一樣,似乎眼前這個青年隨口一句話,就是充滿著權威,有著至高無上的力量一樣,那怕他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都讓人不能拒絕。#雜ㄨ誌ㄨ蟲#
  “快說,是誰派你來的?你又怎麼會躲在這?否則,絕不輕饒!”弓千月粉臉一沉,嬌叱道。
  “嘩啦、嘩啦、嘩啦……”就在這個時候,潭水翻滾,好像潭底下有巨泉狂噴而出一樣。
  突然有異變,這讓弓千月都不由怔了一下。
  見潭水翻滾,李七夜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苦笑了一下,搖頭,說道:“怎麼我就和水有緣呢,送我到這也就罷了,還要來。”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弓千月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潭底下突然噴湧起了巨大無比的水柱,把整個水潭都掀翻了,弓千月都瞬間被這麼可怕的潭水衝擊得飛了起來。
  被潭水轟得飛了起來的還有李七夜,他整個人被強猛無匹的潭水瞬間轟上了天空,最後衝上天空的水柱是“嘩啦”的水聲響起,化用了雨水,灑落於天地之間。
  “操,我還不會飛——”李七夜整個人從高空中高高地墜落下來,他不由苦笑了一下。
  最後聽到“砰”的一聲響起,李七夜整個人重重地從高空中摔了下來,壓斷了不少樹枝,一陣鑽心劇痛傳來,這頓時讓李七夜眼前一黑,一下子昏死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這才慢慢地蘇醒過來,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乃是屋頂,這是木材築建的屋頂,屋頂已經被煙火薰黑,有些地方已經掛著塵絲。
  看這屋頂,就知道這不是什麼富貴人家,也不是什麼修道之人居住的地方,應該是農舍木屋。
  當李七夜側首看了一下四周,四周擺設十分的簡單普通,除了一些桌椅和日常生活用品之外,就再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了。
  李七夜動了一下,發現自己全身被布條綁得嚴嚴實實,一股藥香味撲麵而來,他全身是被塗滿了藥膏,綁上了布條,把他綁得像木乃伊一樣,想動彈都難。
  “做個凡人,也真的不容易。”李七夜見自己全身被布條綁得嚴嚴實實,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輕輕地搖了搖頭。
  此時李七夜簡簡單單地給自己內視了一下,事實上,就算不給自己內視,李七夜也知道自己的情況。
  在這個時候,他就是一個凡人,一無所有的凡人,一窮二白的凡人,什麼都沒有。
  在蒼穹之外,一炸之下,他死透了,徹底地死了,絕對是不可能活下來了,而且,徹底死透了,也不可能複活了。
  但是,不要忘記了,他是李七夜,他是陰鴉,他要麵對的,那可是更加可怕的一戰,該準備的,他都準備好了。
  在九界之中,不,現在這已經不是九界了,以前的九界早就崩分離析,現在是全新的紀元,全新的世界——八荒。
  在這八荒之中,他是留下了逆天的後手,不管天地如何變化,但,他的後手依然還在。
  死透的他,在後手滋養之下,經曆了千百萬年的演化蘊養之後,他終於複活過來了,隻不過,複活過來的他,隻不過是凡人而已。
  當然,是凡人,還是仙人,對於李七夜而言,這都並不重要,他還是他,依然是那個道心無敵的他,這才是最根本的東西。
  隻要他的道心依然那麼無敵,依然是堅不可破,那麼就算是凡人,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他一樣是可以卷土重來。
  “凡人。”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從容不迫,依然是那麼的自在,也不由輕輕地咂了咂嘴唇,品嚐做凡人的滋味。
  畢竟,他離上一次做凡人,那已經是很久的事情了,今天,他再一次做凡人,那種滋味也的確還可以。
  李七夜緩緩地閉上眼睛,淡定自然,這也是難得一個十分安閑的時光。
  當李七夜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床旁已經站著一個小女孩,穿著布衣,身上的布衣還有幾個補丁,雖然小臉曬得有點黑,但一雙眼睛還是很有神的。
  當這麼一個小女孩看到李七夜突然睜開眼睛,她也是嚇了一大跳,立即跑開了,跑到門外的時候,大叫地說道:“教官,教官,那個人醒了,那個人醒了。“
  看著小女孩的背影,李七夜也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
  片刻之後,門外一黑,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這是一個中年漢子,身材高大魁梧,雙臂很長,垂落左右,手掌寬大。
  這個中年漢子穿著一身粗布,雖然簡樸,但他身體站得筆直,五官的線條很剛毅,給人一種沉默而又有力量的感覺。
  這個中年漢子走進來,坐在床邊,看了看李七夜,開口說道:“你醒了。”
  李七夜也看了一下中年漢子,說道:“你救了我。”
  中年漢子有些怪詭,看了李七夜一下,點頭,說道:“下雨的時候,你從天上掉下來,掉到村,幸好命大,沒摔死。”
  中年漢子的話也是簡單直率,當然,他也覺得很詭異,那一天本來是朗朗晴空,突然之間下起了傾盆大雨,更怪的是,李七夜從天上掉了下來,而且,他竟然還是一個凡人。
  如果說,他是一個修道之人,還能說得過去,但是,他偏偏是一個凡人。
  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什麼下雨,那隻不過是轟上天空的水柱而已。
  “隻怕你需要躺上一段時間。”中年漢子看了看李七夜,他輕輕搖了搖頭,可以說,當時李七夜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作為一個凡人,還沒有摔死,那已經是個奇跡了。
  “你叫什麼名字?家住哪?”中年漢子見李七夜醒來之後,就不由詢問。
  “家,不知道。”李七夜笑了一下,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中年漢子都不由多看了李七夜幾眼,他都還以為李七夜是腦袋摔壞了,記不得自己的家住哪了。
  隻不過,不論是怎麼樣看,李七夜都不像是腦袋摔壞的人,不過,中年漢子不是愛多嘴的人,也沒有再多去問。
  這個中年漢子叫劉付友,是劉村人,土自土長的劉村人,當然,也修行過。
  “這藥,不咋的。”李七夜聞了聞身上膏藥味,輕輕搖頭。
  “是我宗門的金創藥。”劉付友沉默了一下,說道:“已經是最好的藥了。”
  當然,這對於劉付友來說是最好的金創藥了,他手頭上所剩不多的金創藥,都差不多用在李七夜身上了。
  按理來說,這麼一個素不相識的凡人,劉付友不應該救他,而且救不救都無所謂,但是,最後他還是救了李七夜一命,而且還把自己宗門所賜的金創藥都用在了李七夜身上,他也不知道為什麼。
  李七夜笑了一下而已,他當然無所謂了,不過,對於他而言,救不救,他都死不了,如果他還能下地的話,他能配出更好的藥,在最短的時間讓自己全愈。
  “好好休息吧。”最後,劉付友吩咐李七夜一聲,然後就離開了。
  李七夜就這樣呆在了劉村養傷了,平日,也隻有劉付友照顧他,而劉付友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很少與李七夜交談。
  隻不過,往往很多時候,劉付友一個人在那發呆,似乎有什麼心事。
  對於這樣的狀態,李七夜是既來之則安之,十分的坦然,自由自在地留在這養傷。
  李七夜的傷勢愈合的速度遠遠超過劉付友的意料,這也讓劉付友十分的奇怪,沒有想到李七夜的傷勢好得那麼快。
  這一大清早的時候,李七夜就能起床落地了,他走出了房間,這也是他第一次走出房間。
  走出房間之後,身處於一個小院子,乃是一個十分簡單的柴院,這就是劉付友的家。
  李七夜走出了小院,一股清新的氣息撲麵而來,站在小院之外,往外一望,這是一個坐落於群山之中的小村莊。
  這個小村莊四現環山,諸峰環抱,山峰之上,乃是霧鎖雲繞,能聞到一股森林中所獨有的清新氣息。
  這個小村莊隻有幾十戶人家而已,包括劉付友,全部都姓劉,所以才被稱之為劉莊。
  在這個時候,雖然是清晨,但是,劉村的村民都開始忙碌起來了,有上山打獵,有喂雞養狗,也有耕田種地……在田壟農舍之間,能聽到起伏的叫喝之聲。
  李七夜是被劉付友救回來的,而劉付友也是村麵唯一一個修道之人,在村麵有很高的威望,所以大家也都知道李七夜這麼一個病人,所以,李七夜行走在村的石道上的時候,村的一些村民都向李七夜打一聲招呼。
  這就是凡人間最普通的生活,樸素,而自然,又不得不為生存而努力,而忙碌。
  李七夜呼吸著這清新的空氣,行走在石道上,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此時,他隻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不是什麼無敵的李七夜,一身輕鬆的感覺。
  今天還是一更。
  

Snap Time:2018-11-21 01:34:49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