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202章 傳說的仙女

  深處極寒之地,到了深處的時候,連空間都被冰封了,可想而知,這是多麼可怕的極寒,在這樣的極寒之下,任何生靈都難於生存,就算是始祖進入這樣的極寒,隻怕也都難於維持多久。雜#誌#蟲
  李七夜邁跨步而,穿越了這極寒之地,跨越了這被冰封的空間。
  在這極寒之地的最深處,有著一幕奇景出現在眼前,看到眼前這樣的一幕之時,讓人為之不由驚歎一聲。
  在這極寒之地的最深處,乃是極寒的起源,在那天空之上,一方天水,就是這一方天水,散發出了極寒,把整個海域冰封,把空間都冰封。
  說來也奇怪,這一方天水雖然把這一片海域給冰封住了,把整個空間給冰封了,但是,這一方天水本身卻沒有被冰封住。
  再仔細一看,在這一方天水之中,竟然有一個女子橫躺在那,這個女子美貌絕倫,堪稱之為仙女,用筆墨難於形容她的美麗,當看到這樣絕世美女之時,隻怕世間會很多人為之驚歎,世間真的有如此美人嗎?或許,如此美人,不屬於世界,而是屬於天上,乃是從天上落於凡塵的仙女。
  這個仙女太過於美麗了,任何人走到這,隻怕都會被她絕無倫比的美貌所吸引住。
  隻不過,李七夜的目光不是落在這個美人身上,而是落在一方天水之上,一方天水,雖然沒有被可怕的寒氣所冰封,但是,一方天水之內卻泛起了細小的冰晶,冰晶在一方天水之內沉浮的時候,好像這麵的世界在下起了大雪一樣。
  毫無疑問,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得出來,冰封天地的極寒也不是由這一方天水所散發出來的,而是由浸泡在一方天水的絕世女子所散發出來的。
  在這一個時候李七夜的目光落在了絕世美女身上,不過,僅僅是看了一下而已,並沒有多去停留。
  當你的目光轉移的時候,才會發現,這個絕世美女的腰間係著一根紅線,這一根紅線一直往下落,垂落於地麵。
  但,仔細去看的時候,你會發現這並非是一根紅線,因為這看起來一根紅線的東西,卻有暖流在流淌著,仔細去看,是鮮血。
  所以,這是流淌著的鮮血,並不是紅線,鮮血流成了一條紅線,係在了另外一個人的身上。
  而另一個人,就是跌坐在一方天水的下方,此時這個人全身都已經被極寒所冰封,看起來如同冰雕一樣。
  雖然這個人已經被極寒冰封,但是,依然能看得清他的麵目。
  這是一個中年漢子,神武無雙,雖然歲月已經在他的臉龐上留下了痕跡,但是,從他臉龐的棱角看得出來,他年輕是絕對是一個絕世無雙的美男子。
  雖然他已經不複當年的俊美,但是,歲月讓他具備有了成熟的風采,有著另一番無雙的魅力。
  此時,李七夜也僅是看了一眼這個被極寒冰封的中年男子而已,目光依然落在了那條如紅線一般的鮮血之上。
  當再看仔細,你才發現,如紅線一樣的鮮血是在流動著,而且,並不是從高往下流,而是從低往上流,也就是說,乃是中年漢子把自己的鮮血流入了天空上仙女的體內,是他的鮮血一直供養著仙女。
  李七夜走近,看了看中年漢子,又看了看天空上的仙女。
  “喀嚓、喀嚓、喀嚓……”一陣崩碎之聲響起,就在李七夜走近的時候,化作冰雕的中年漢子他身上的所有寒冰一下子崩碎,冰渣濺飛。
  “尊駕是何方神聖——”這個中年漢子身上的寒冰一下子崩碎,他雙目瞬間浮動了絕世光華,猶如一縷時間光芒一樣穿透了古今,十分的可怕。
  “過路客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依然有些興趣地看著中年漢子和天空上的仙女,摸了摸下巴。
  見到李七夜並沒有什麼敵意,這個中年漢子是鬆了一口氣,向李七夜抱拳,徐徐地說道:“在下玄囂,不知道先生如何尊稱。”
  玄囂!如果世間有人聽到這個名字,一定會大吃一驚,特別是萬統界的世人,聽到這個世界,一定會為之震撼。
  玄囂,就是那個在迷仙殿通過了一百多個殿,最後得到了一口仙棺,開啟出一位仙女,最後飛升入仙統界的人。
  在萬統界,有很多人認為玄囂是一個幸運兒,他太過於幸運,才會能如此順利地通過了一百多個殿,也有人認為玄囂是絕世無雙,才能通過一百多過殿的……
  但是,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的,玄囂與仙女一同飛升而去,進入了仙統界,也正是因為如此,玄囂成為了後世無數人心目中的幸運兒。
  畢竟,萬古以來,誰人能有玄囂如此的幸運,竟然能得到一個仙女,而且不費吹灰之力就進入了仙統界,這簡直就是太幸運了,簡直就是上天的龐兒。
  在後來,關於玄囂的傳說也有很多,種種皆有,有的傳說認為,玄囂與仙女結為夫妻,也有傳說認為仙女撇下玄囂,回到了仙界,而玄囂為了尋找仙女,進入了不渡海……
  在世間,關於玄囂的種種傳說都有,也有人說他是一位真帝,也有人說了是一位始祖。
  今日,李七夜卻在這遇到了玄囂,而且還不僅僅隻有玄囂,還有那位傳說中的仙女。
  “我知道你是誰。”李七夜報了名號之後,笑了笑,抬頭看了看天空上的仙女。
  “這是內子。”見李七夜往天空上望去,玄囂徐徐地說道:“不知道先生為何而來?”說出這話之時,他神態間有幾分警惕。
  “用不著緊張。”李七夜笑了一下而已,輕輕搖了搖頭,徐徐地說道:“我並不是為她而來,雖然說,她有著驚人的價值,也有人想得到她。不過,對於我而言,可有可無,再說,我也不奪你所好。”
  “先生大義,玄囂多謝。”玄囂鞠首,向李七夜一拜。
  李七夜看著玄囂身上如紅線一般流淌著的鮮血,徐徐地說道:“你要知道,人死了,就活不了。”
  “我知道。”玄囂當然知道李七夜說的是什麼,徐徐地說道:“但,我還是要試試,不論如何,一定要嚐試一下。”
  “死而複生,輪回轉世,此乃是大忌。”李七夜看著仙女,輕輕搖頭,說道。
  “先生也知,我輩修道之人,乃是逆天而行,伐天而戰。”玄囂神態端莊,說道:“我們修士一生中所做逆天之事,還少嗎?又何必在乎再多做一二件逆天之事?”
  “她已經死透了,沒有什麼印記與痕跡。”李七夜笑笑,徐徐地說道:“你的妻子,來曆不一般,這個你也應該知道的,此舉,蒼天不容!天地不容!世間也不容!”
  玄囂沉默了一下,徐徐地說道:“我知道,但,不管如何的後果,我都會去做。這是三仙界,這是不渡海!無需蒼天容之,無需天地容之,更無需世間容之,她活著,便可!”
  玄囂說出這話,擲地有聲,鏗鏘有力。
  “說得也是。”李七夜輕輕點頭,難得讚他這席話,看著他身上所流淌的鮮血,徐徐地說道:“她做極陰,你體極陽,乃是萬古難得一見的極陽極剛之體,可謂是亙古罕有。不否認,以你極陽真血去滋生她的極陰之血,的確有一定機會活過來。”
  “但,這機率……”李七夜輕輕搖頭,歎息一聲。
  玄囂沉默了一下,輕輕點頭,說道:“我知道,渺茫無比,億萬分之一,這猶如塑全新的生命!這不是我們應該插手的領域。”
  “是的,生命,賜於生命,蒼老天也慎之。”李七夜也鄭重地點頭。
  “但,我依然要一試,那怕千百萬年,那怕是億萬年,一直到我生命盡頭,隻要有絲毫的機會,我都不會放棄,我一定會把她救活。”說到這,玄囂望著天空上的仙女,雙目中露出無法言喻的深情。
  “情至此,足矣。”李七夜輕輕點頭,認真地說道。
  片刻之後,他鄭重地對玄囂說道:“就算她在億萬分之一的機率之中,活了過來,但,你要知道,真正的她活過來,這機率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此乃是天地不容,或許,這將會不是你所想要的,這將會是一場不好的開端,或者對於你來說,一切都會夢碎。”
  玄囂沉默,過了許久,他鄭重地點頭發,說道:“回先生話,我知道,在做之前,我已經知道一切可能,也想過一切的解決之道。但,那怕隻有一絲毫的希望,我都會去嚐試,不論後果如何!”
  說到這,他看著自己的妻子,目光久久不再移動。
  “萬一,她蘇醒過來,她真的變成你所不希望的存在呢?”李七夜淡淡地對玄囂說道,雖然說得很平淡,但是,十分的認真。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玄囂的身體顫了一下,雖然動作十分的細微,但是,李七夜依然能看得一清二楚。
  在這個時候,玄囂不由緊緊地握著自己的拳頭,他沒有說話,或許,他心麵在掙紮著。
  

Snap Time:2018-11-20 23:31:25  ExecTime: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