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3136章 信使

  一個人東來,飄然而至,全身黑霧繚繞,猶如來自於黑暗,整個人深不可測,似乎可以吞噬世間的一切。∞雜誌蟲∞
  但是,說來也怪,就是這麼一個全身黑霧繚繞,猶如來自於黑暗的人,他卻沒有給人一種邪惡的感覺,相反,他給人一種獨立遺世,飄然出塵的韻味。
  似乎,他來自於天外,不沾紅塵,又似乎,他與世間的一切,是那麼的格格的不入。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那怕他是黑霧繚繞,那怕是來自於黑暗,甚至他是一尊魔王,但,他給你的第一印象,都不是邪惡,他給你的第一印象,就不由想到了四個字——鶴立雞群。
  這是一種十分詭異的感覺,一個人若真的是來自於黑暗,或者他代表著邪惡,不論怎麼說,或許會讓人驚懼,或許會讓人為之毛骨悚然,又或許會讓人感到厭惡。
  但,這麼一個人,飄然而至,他卻沒有給人一種如此的感覺,相反,他似乎是在眾生之上,他似乎不論是走到哪,都是鶴立雞群,他身上的黑霧,卻一點都不影響他獨一無二的氣息。
  這是多麼奇特的感覺,這是多麼荒謬的感覺,但它卻又是那麼的真實。
  “絕對是一個十分了不得,十分驚天的人物。”看著這個徐徐而來,那怕再強大的長存,都不敢有絲毫的輕敵,不由暗暗吃驚。
  因為那怕強大的長存、真帝,都無法看出這個人的深淺,但是,從這個人獨一無二的氣息告訴了所有人,這個人絕對是強大到無與倫比的地步。
  “他究竟是誰,若是出身於三仙界,不可能是無名之輩。”也有老祖心麵猜測,不敢說出口來。
  畢竟,現在任何的可能,任何的一個猜測,都會對某一位始祖或某一位先賢造成詆毀,所以,強大的老祖們都不敢輕易下斷論,隻能心麵暗暗猜測。
  在此時,這個全身黑霧的人來到了天雄關之前,他靜靜地站在那,顯得特別的安靜,似乎他是一個十分有修養的人。
  “來者何人?”看到這個人安靜地站在天雄關外,太伊喜沉聲地說道。
  這個人輕輕地鞠了鞠身,徐徐地說道:“海外歸客,道友,你可是天塹的守護者?”
  有心留意的人,心麵不由為之一震,海外歸客,一個“歸”字,使得他的身份昭然若揭,讓人心麵不由為之一凜。
  很多人一下子知道,這個人真的是出身於三仙界,至於他的真實身份,那暫且還不得而知,但,大家心麵已經猜測著,希望某一位先人能與眼前這個人對上號。
  “我乃是天塹軍團的將領,肩負守護天塹之責。”太尹喜目光一凝,每一縷的目光都猶如銀針一樣,欲看透這個人的黑霧:“不知道尊駕如何尊稱?”
  可惜,太尹喜失望了,那怕他的天眼打開,都無法看透眼前這個人,更別說是猜測他的身份,猜測他的來曆了。
  要知道,太尹喜可是一位至尊長存,實力之強,在當今仙統界沒有多少人能超越,能比他更加強大的,可謂是寥寥無幾,但是,他卻無法看透這個人的絲毫。
  這讓太尹喜心麵不由為之一凜,知道這個人比自己強出太多了,他都無法估量或者去推算這個人的實力。
  “尊稱?”這個人輕輕地說道:“尊稱,不敢,我隻是天地間的一顆塵埃而已,渺小不足為道,今日來,我僅僅是個信使而已,至於叫什麼,已經不重要了。”
  這個人說出這樣的話之時,並沒有拿捏,也沒有裝腔作勢,他十分的低調,也是十分的自謙,這一切都出自於肺腑。
  這個人這樣的話,這樣的姿態,不由讓人心麵抽了一口冷氣,這個人強大如廝,卻如此的謙卑,這不見得是性格的使然!
  “不知道信使閣下,要傳遞什麼?”太尹喜徐徐地說道,神態鄭重。
  此時,在仙統界,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看著眼前這一幕,一個個老祖,一位位長存,都關注眼前的這一切。
  這個信使不由望著天雄關,不由望著天雄關身後的仙統界,似乎他看得出神,忘記了回答太尹喜的話了。
  太尹喜也靜靜地等待著,靜靜地等待著他的回答。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這個信使收回了目光,徐徐地說道:“故人歸鄉了,這是一片讓人眷戀的故土,還請將軍打開城門,迎接故人歸來。”
  不少老祖、不少長存,聽到這樣的話之時,心麵不由震了一下,一時之間,他們不少人暗暗相視,心麵不由有些茫然。
  在這個時候,有不少人望向沙灘上的陣營,看著那如堡壘一樣的戰艦。
  在這一刻,很多人都明白,也都聽懂了這位信使的話,有先賢回來了,而且不僅僅隻有那麼一二位,或許,這一艘艘戰艦上的人,都是進入不渡海的先賢。
  試想一下,千百萬年以來,進入不渡海的始祖、長存、真帝……那是何其之多,若是今天有始祖、真帝回來,那人數絕對不在於少數。
  更何況,在千百萬年以來,始祖、真帝有多少身邊的人是追隨他們進入不渡海的。
  如果,今天他們回來了,這將會如何呢?
  若是換作以前,隻怕不知道多少修士強者心麵興奮得不得了,畢竟,他們的祖先回來了,有可能是他們的祖父,也有可能是他們的老祖宗,也更有可能是他們道統的始祖!
  這對於每一個修士來說,那是多麼值得興奮的事情,那是多麼值得去慶祝的事情。
  但是,今日,卻不一樣了,當聽到故人歸鄉,反而讓所有道統的老祖、長存心麵惴惴不安。
  甚至說句誅心的話,隻怕不少老祖、長存他們在內心麵並不希望自己的先賢回來,那怕是死在了不渡海,都比故人歸鄉強。
  因為大家心麵都在害怕,害怕著可怕的事情發生,害怕著黑暗降臨到自己始祖、先賢的身上。
  試想一下,對於多少子孫而言,他們以自己的始祖為傲,以自己的先祖為榮,若是今天,突然之間,他們的始祖,不再是他們心麵的那位始祖,不再是他們引以為傲的始祖,這是讓多少的子孫心麵的夢想崩碎,讓多少人心麵的騰圖一下子毀滅。
  雖然太尹喜早就是心中有數了,但是,真正要麵對的那一刻,他心麵也是不由沉甸甸的,畢竟,他所麵對的,不是洪荒巨獸,也不是什麼來自於某些黑暗世界的惡魔,而是曾經他們引以為傲的先人,曾經讓他們緬懷的前輩。
  “天雄關,關乎仙統界安危,尹喜肩負重任。”太尹喜輕輕鞠身,並不失禮,徐徐地說道:“今日,非同往時。若是故人歸鄉,尹喜盡是歡迎,仙統界的世人,也是歡迎。隻不過,為了仙統界的安全著想,若要進入天雄關,那必須接受天雄關的審查。希望前輩能理解,也希望能見諒。”
  太尹喜這話說得很客氣了,也沒有惡言相向,畢竟,他所麵對的,乃是三仙界的前人。
  “如果不呢?”這位信使輕輕地說道。
  “那隻有抱歉了,沒經同意,任何人都不得進入天雄關,得罪之處,還望見諒。”太尹喜一口拒絕了信使的話。
  “我是能理解。”這位信使輕輕點頭,也不生氣,徐徐地說道:“但,你要知道,那怕天塹再高,天塹再厚,都擋不住的,該來的,還是要來。”
  雖然信使沒有直接說出威脅的話,但,他這話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誰都能聽得明白。
  在這個時候,仙統界不知道有多少老祖、多少長存,心麵為之一寒,不由毛骨悚然,心麵惴惴不安。
  他們擔心的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
  “責之所在,見諒。”太尹喜的態度也是十分的堅定,他目光冷厲,盯著這位信使,徐徐地說道:“以前輩而言,是真的故人歸鄉,還是有其他目的而來?恕我以小人之心度君之子腹。”
  “沒什麼區別。”這位信使說道:“當年,我們在這個世界灑下了光輝,今日歸來,我們也為這個世界灑下希望而已,都一樣。”
  這位信使的話說得很輕淡,但,卻讓所有人心麵毛骨悚然。
  毫無疑問,在這位信使說出這話的時候,大家已經可以肯定他們的身份了——一位始祖!
  一位始祖歸來了,一位無敵的始祖,至於是哪一位始祖,不得而知。
  一位始祖歸來,按道理來說,多少子孫應該為之興奮,但,此時,更多人心麵毛骨悚然。
  因為這位信使的話已經讓很多人明白,不僅僅隻有一位始祖歸來,而且,他們不是簡單的歸來!
  黑暗降臨,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想到了在此之前一直預言的事情,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
  “前輩要為這個世界灑下怎麼樣的希望?”太尹喜神態凝重,徐徐地說道。
  “擁抱全新的世界。”這位信使說道:“開拓更廣闊的視野!”
  

Snap Time:2018-11-17 04:54:44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