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3125章 重無量

  一劍飛天,李七夜踏劍道而來,在這那之間,李七夜化作了劍仙。&雜誌蟲&
  禦劍道,亙橫於天地之間,劍還未出手,劍道已經存於萬古,似乎自從天地起,此劍就在那一樣。
  “鐺”的一聲響起,就在這一刻,天地萬劍齊鳴,無數修士的佩劍自鳴而去,好像在這一刻所有修士強者的佩劍都一下子蘇醒過來,都一下子擁有了靈性。
  在“鐺”的劍鳴響起的時候,緊接著響起了“砰、砰、砰”的一聲聲倒地之聲傳出,很多人都一下子倒在地上。
  這並非是外力使得如此之多的修士強者倒地不起,而是他們的佩劍一下子把他們壓得站不起來。
  在這那之間,千萬修士的佩劍變得沉重無比,沉重到他們都提不起自己的佩劍,一下沒有站穩,就被自己的佩劍壓倒在地上。
  這樣突然發生的事情,把多少修士強者嚇得都傻住了,對於他們而言,世間還有人比他們自己更加了解自己的佩劍嗎?還有人能比他們更加能掌執自己的佩劍嗎?
  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們的佩劍卻一下子變得無量之重,似乎不再是他們的佩劍,這一把把佩劍好像一下子擁有了自己靈性一樣。
  “鐺”的一劍齊天,在這一刻,天穹之上,銅劍懸空,大地厚重,隻見李七夜隻手一揮,便是一劍斬下。
  劍無招,道無法,一劍斬落,唯有重量而已,在這一劍之下,無盡的厚重,世間再也沒有比此劍更重之物。
  劍還未落,就聽到“喀嚓”的崩碎之聲,劍之重,壓塌了空間,壓滅了時光,壓碎了因果,壓崩了輪回!
  世間的一切,都承受不起這一劍,這一劍太重了。
  整個三仙界,夠重了吧?但,這一劍之下,整個三仙界,那也隻不過是輕如鴻毛而已。
  此劍道之重,乃是超越一切,歸於所有本源,那怕再廣袤的世界,都是起源於那一點,所以,此劍道,便是那一點之重。
  麵對無量之重的劍,金光上師為之一驚,長嘯不止,伸手捏陰陽,握生死,掌輪回,雙臂掄起,直轟而去。
  金光上師這一擊,強大到無比想象,整個三仙界為之震動,強大的力量鎮壓了九天十地,億萬生靈伏地不起,在這樣的力量之下,眾生都無法喘過氣來。
  “轟”的一聲巨響,一劍斬落,陰陽滅,生死散,輪回斷,一切都煙消雲散,在這那之間,金光上師整個人被轟得飛了出去,鮮血劃過了空間,顯得那到的淒美。
  金光上師被轟得太遠了,劃過空間,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天痕。
  如此的衝擊之力,隻怕再強大的存在,都會被瞬間磨滅,金光上師乃是萬道守護,但,都是受到了極重的衝擊,身上鮮血淋漓。
  看到這樣的一幕,天地眾生都被震撼得回不過神來,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震撼得靈魂出竅,雙腳直打哆嗦。
  如此的威力,實在是太嚇人了,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有多少的生靈被嚇得癱軟在地上,久久爬不起來,更有不濟者被嚇得是屁滾尿流,濕得一褲子。
  如此恐怖的一擊,讓無數的修士強者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幸好這一戰是爆發在了天墟之中,若是爆發在仙統界之內,不知道有多少的道統會遭殃,在這樣的一擊之下,隻怕是不少道統瞬間崩滅,無數的生靈會在那之間灰飛煙滅。
  “太恐怖了。”過了甚久之後,回過神來,有老祖臉色煞白,喃喃地說道。
  金光上師的大道何等的無敵,但是,在李七夜如此至高無上的一劍之下,依然是被斬飛,這樣的一劍,試問舉世之間,又有誰人能扛得起呢??剛才還為金光上師喝采的修士強者,在這個時候,他們臉色煞白,連出聲的勇氣都沒有,他們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嚇得靈魂出竅,一屁股坐在地上,雙腿直打哆嗦,連站起來的勇氣都沒有。
  一劍無敵,除了這四個字,大家都找不到其他的詞語去形容了。
  好不容易,金光上師再一次出現,站在了那,咳血,但是,他神態還是從容,驚歎,說道:“一劍之重,萬古無雙,此為何劍?”?“止劍。”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輕描淡寫,說道:“九道之一。”
  “止劍。”金光上師輕輕地說道:“止於劍,劍出,萬事皆止,好劍,好劍,真的是好劍。”說到這,他都不由驚歎。
  此時,金光上師抬頭,望著李七夜,神態認真,說道:“論大道之力,我終究不敵道兄,道兄的實力,遠在我之上,慚愧。”
  金光上師說出這話,不少人心麵為之一寒,很多人都呆了呆。
  特別是那些看好金光上師,甚至視金光上師為偶像的修士強者,他們都呆住了,不由戚戚焉,心麵十分不是滋味,甚至是悲傷。
  當金光上師說出這話的時候,這已經是認輸了。
  在多少人心麵,金光上師是何等的無敵,他就是當世最驚豔的始祖,最無雙的天才,他們都視之為偶像,是他們心麵無法攀登的高峰。
  但是,今日金光上師卻敗在了第一凶人的手中,對於這些一直以來拜崇金光上師的修士強者來說,那實在是太難受了。
  聽到金光上師認輸的話,不少人心麵戚戚焉,但,金光上師卻很平靜自然,並沒有好悲傷的,顯然,那怕是戰敗,他也能看得淡。
  畢竟,成為始祖,他經曆了多少風雨,世間哪有常勝將軍,在他看來,勝負乃是兵家常事。
  更何況,被一個比自己強的人光明正大打敗,這也不是什麼丟人之事。
  “平常之事而已。”對於金光上師的認輸,李七夜隨意地笑著說道。
  李七夜這十分隨意的姿態,就更讓人為之窒息了,特別是那些長存老祖,心麵更是不由為之顫了一下。
  試想一下,能打敗金光上師這樣的始祖,對於多少人來說,那是無法想象的事情,乃是一種無上的幸榮,也是人生的一大功績,不論是對於誰來說,都值得去驕傲。
  但是,李七夜卻是閑等視之,似乎,那隻不過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似乎,這一切對於李七夜而言,再正常不過了。
  一位始祖,那隻是正常的對手而已,世人,隻不過是螻蟻。那麼,李七夜真正的強敵,又是怎麼樣的呢?
  想到這一點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抽了一口冷氣,心麵毛骨悚然。
  “此一敗,乃是我的榮幸。”那怕不敵李七夜,金光上師沒有絲毫的沮喪,神態自然,望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唯有遺憾的是,我還有一招未出。”
  金光上師一說這話,讓不少對他有希望的人心麵不由為之一振,心麵又燃起了希望。
  “難道金光上還有殺手未出?”有修士強者壓抑不住自己心麵的興奮,說道。
  “這麼說來,你對自己的一招,還是很有信心了。”李七夜不由笑著說道。
  “不,我對自己一招沒有信心。”金光上師望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但,我應該對道兄有信心。”
  “有意思。”李七夜也有興趣了。
  金光上師說道:“此招,乃是創於我手,自認為是得意之作,但,此招大凶,在創此招之時,我自認為,未有人能從此招中活得下來,或許,今日道兄可以改變這個可能。”
  金光上師說得很認真,神態凝重,這就可以想象他的這一招是何等的可怕了。
  不少人聽到此話,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氣,金光上師這樣的存在,當然不會口出狂言,既然他都說,未有人能從這一招活下來,那這一招是多麼的可怕。
  “我倒想試試。”李七夜露出笑容,徐徐地說道:“看一看,這是何等的驚世。”
  金光上師沉吟了一下,說道:“此招,乃是大凶,這不僅是指對於敵人,對於我也是如此。”
  “這是何等凶術?”不少人心麵發毛,都暗暗相視了一眼。
  金光上師開創了此招,連他自己都控製不住此招,這可以想象,這樣的招式,是多麼的恐怖,是多麼的凶險??“難道是兩敗皆傷的禁術?”也有長存不朽大膽猜測。
  事實上,千百萬年以來,也曾經有始祖創出過兩敗俱傷的禁術,這樣的禁術,目的就是為了斬殺比自己更強大的敵人。
  當然,這樣的禁術,那是必須付出代價的,嚴重的話,連始祖自己都會搭上性命。
  “那就可惜了。”李七夜略遺。
  金光上師神態猶豫了一下,目光一凝,綻放出光芒,神態鄭重,說道:“若是道兄敢一戰,我又有何不敢呢?”
  在這個時候,金光上師又再次的燃起了戰意。
  “你若敢,我奉陪到底。”李七夜風輕雲淡,但是,他說出的話卻是鏘鏗有力。
  “好!”金光上師大笑一聲,神采飛揚,說道:“強敵難尋,像道兄這樣良師益友的強敵,更是可遇不可求,若能一戰,又有何憾!”
  

Snap Time:2018-11-21 09:41:17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