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120章 隻想一戰

  金光上師收回了目光,神態自然,徐徐地說道:“此大陸,雖與我們仙銅山有著莫大的淵源,也並非是不可棄也。雜誌蟲當然,若是道兄願意讓步,我們仙銅山願意給道兄所需要的東西,隻要我們仙銅山能做得到。”
  聽到金光上師這樣說,不少人都暗暗點頭,都覺得金光上師這已經是十分通情達理了,已經是十分的寬宏大量了。
  當然,也有十分強大的長存在心麵不以為然,所謂的通情達理,所謂的寬宏大量,那無非是強者之間的相互讓步,相互妥協而已。
  如果遇到其他的修士強者,遇到其他的宗門大教,莫說金光上師,仙銅山都不需要與你討價還價,直接把你驅逐出大陸便是了。
  當然了,金光上師親自出麵,一般的修士強者也不敢與之相爭。
  但是,第一凶人就不一樣了,他的強大擺在了那,不管是金光上師親自出麵,還是蟄龍出手,第一凶人都無所畏懼,所以,仙銅山想與第一凶人硬來,那是不可能的,那是自找死亡。
  “不需要。”對於金光上師所伸出的橄欖枝,李七夜笑了笑,搖頭,一口拒絕了。
  第一凶人拒絕了金光上師的好意,很多人都不意外,似乎這一切都是意料中的事情。自從第一凶人出道以來,他給過誰情麵了?再強大的敵人,他都未曾當作一回事,所以,現在那怕是金光上師了,他也一樣不給情麵,依然是隨心所欲,為所欲為。
  “道兄底蘊之厚,我輩難於想象也。”被李七夜一口拒絕,金光上師也不生氣,笑了笑,說道:“此大陸,我也可以不要也。我仙銅山的淵源,可以慢慢追溯。至於無上仙物嘛……”
  說到這,金光上師停頓了一下。
  而其他人聽到這,心麵也都不由緊張起來,大家都不知道金光上師會怎麼樣選擇。
  畢竟,這是一件可以讓人成為仙統級別始祖的無上仙物,換作任何人都會怦然心動,都不會輕易放棄,金光上師強大如斯,舉世之間又有幾個人能與之為敵?他並不怕任何人,在所有人看來,金光上師完全沒有必要放棄,這件無上仙物,實在是太貴重了。
  “雖然說,此物可以讓人登臨仙統,不過,萬古以來,又有幾位仙統級別的始祖是依靠外物的呢?”金光上師笑了一下,十分的灑脫,當他如此灑脫一笑的時候,充滿了魅力,也是充滿了自信。
  雖然說,金光上師不是什麼絕世美男子,但是,他的魅力不是那種依靠皮囊的美男子所能與之相比的。
  “就算是沒有此等無上仙物,未來我也自信能登臨仙統。”金光上師自信一笑,自信的男人,不論什麼時候都充滿了魅力,他含笑地說道:“此無上仙物,我也可以棄之。”
  金光上師這話一出,讓所有人都不由大吃一驚,大家都沒有想到金光上師竟然連這無上仙物都可以放棄,畢竟,這可是能讓人成為仙統級別始祖的無上仙物呀,換作任何人,都會忍不住想要得到,但,此時金光上師卻如此的輕鬆放棄。
  金光上師這樣的姿態,實在是太讓人吃驚了,而且,誰都看得出來,金光上師可以放棄這件無上仙物,並非是因為他害怕李七夜,而是他可以作出這樣的選擇而已。
  “金光上師,就是金光上師,此等胸襟,實在是無人能及,不愧是一代無敵始祖。”聽到金光上師這樣的一席話,讓人不由驚歎。
  李七夜不由笑著鼓掌,讚了一聲,點頭,說道:“這話說得好,大道無憑,若是想依靠一件無上仙物成為仙統始祖,道路終究不長久,那怕能成為仙統始祖,未來也會留下隱患。”
  “道兄來此,隻怕也不是為了此物而來吧?”金光上師也未有得意,未有驕傲,十分認真地說道。
  “不。”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神態自若,說道:“我就是一個俗人,一個俗不可耐的人,我的確是為了此物而來,此物,我有用處。”
  李七夜這麼一說,就讓一些人相視了一眼了,在一些修士強者看來,在這件事的態度上,第一凶人與金光上師兩人之間,就立判高下了。
  那怕這件無上仙物可以讓人成為仙統級別的始祖,金光上師還是能閑等視之,最後他還是可以放棄,不去勉強。
  但,第一凶人卻偏要得到它,似乎是不惜一切代價。
  在這件事上看來,第一凶人不論是氣度,還是胸襟,似乎都不如金光上師。
  “明白。”金光上師卻是理解,點頭,說道:“道兄既然來取,那必定是有道兄的道理。”
  “我想,你也不會就此離去。”李七夜笑了一下,胸有成竹。
  “道兄,知我也。”金光上師不由露出了笑容,喜悅的樣子,撫掌,說道:“看來,道兄已經明白我的來意了。”
  “多少吧。”李七夜隨意地說道。
  “今日,我來此,不是與道兄談恩怨,也不是與道兄爭取此物,這都是人間小事而已,不必多去糾纏。”金光上師十分的認真,說話十分的真誠。
  大家都不由意外,在此之前,李七夜大戰溪皇與蟄龍,溪皇乃是金光上師的妻子,蟄龍是金光上師的護道人。
  現在,金光上師卻不是了卻恩怨而來,也不是為了搶奪大陸中的無上仙物而來。
  “今日來此,我想與道兄一戰。”金光上師說到此,神態鄭重,也是十分的嚴肅。
  “專程來與我一戰嗎?”李七夜笑了笑,對於金光上師的目的一點都不意外。
  旁觀的人都不由暗暗吃驚,金光上師願意放棄這塊大陸,可以放棄無上仙物,但,他卻偏偏還要與李七夜一戰,這樣的要求,在不少強者看來是有些理解不了,有些想不明白。
  但是,真正的無敵之輩,看到金光上師的神態,他們心麵恍然,他們能理解金光上師的心態。
  不理解的人,則認為,這塊大陸、無上仙物,這些東西都值得金光上師一戰,如果這些東西都放棄不要了,還有什麼必要與第一凶人這種凶猛無比的凶人一戰呢?搞不好會讓自己戰死!
  隻有真正的無敵強者,才會明白金光上師那種寬闊的胸襟。
  燕雀安知鴻鵠之誌!世間的凡俗之輩,又焉能理解金光上師的無上氣魄呢。
  “是的,專程來與道兄一戰。”金光上師神態鄭重,也是顯得尊敬,徐徐地說道:“還望道兄不吝指教。”
  “好像,沒有什麼動力。”李七夜卻興趣缺缺的模樣,笑著說道。
  大家不由呆了一下,金光上師可以放棄爭奪無上仙物和這塊大陸,隻想與第一凶人一戰,但是,第一凶人卻是興趣缺缺的模樣,這讓很多人都不由為之意外。
  能讓金光上師如此的重視,如此求戰,對於多少人而言,那是無上的榮幸,但,第一凶人卻不以為然。
  “第一凶人不會是怕了吧。”有年輕修士忍不住嘀咕地說道。
  “怕到未必。”有強者輕輕搖頭,說道:“既然金光上師都不爭無上仙物和這塊大陸了,第一凶人為什麼要與人拚死拚活?好東西明明是唾手可得,誰會傻到去拚命呢?”
  聽到這樣一說,很多人都覺得這話太有道理了,既然金光上師都不爭這無上仙物和這塊大陸了,第一凶人當然是沒必要去拚死拚活了。
  “還請道兄指教。”金光上師不死心,抱拳,說道:“若道兄不戰,又焉能讓人死心!”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你倒是戰意高昂!”
  李七夜這話反而讓人意外,此時的金光上師看起來十分平和自然,他身上沒有任何滔天的戰意,但,第一凶人卻讓他戰意高昂。
  “對手難逢。”金光上師輕輕說道:“才聖兄曾再三推崇道兄,所以我不自量力,欲與道兄一戰,見識一下大道高峰!”
  “高處不勝寒。”對於金光上師這樣的心態,李七夜笑笑,點頭,能理解。
  一般的修士強者,或者沒有那種感覺,但是,那些強大的老祖、無敵的長存,聽到這樣的話之時,心麵都不由顫了一下。
  高處不勝寒!這就是金光上師。
  萬古以來,金光上師算不是絕世無雙,也談不上是萬古最驚豔的始祖。
  但是,在這一個時代,金光上師的確是夠驚豔,夠絕世無雙。
  在這個時代,舉世之間,唯一可以與金光上師相匹的就是蘭書才聖了,但是,蘭書才聖一直以來都是閑雲野鶴,並沒有好勝爭強之心。
  試想一下,舉世之間,還有何人與金光上師為敵呢?
  雖然,在金光上師年少之時,會遇到一些暫時的對手或敵人,但,隨著他越來越強大,這些曾經的強敵都已經變得微不足道了。
  無敵,此時金光上師就是無敵,至少在他自己的時代,他已經無敵了,同一代的修士,已經無法與之相比了。
  高處不勝寒,在同一代人已經無法與之相敵,環目四顧,而無對手,這是怎麼樣的孤獨!
  

Snap Time:2018-11-19 00:52:41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