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118章 大戰將至

  十日之約,不長不短,十日也匆匆過去了。雜誌蟲
  十日之約到了,作為這一場約戰主角的李七夜還沒有到,早早就已經有人到場了。
  甚至在隔好幾天,就早早有人占好了位置,等待著十日之約的到來了,有人是停留在遠處的天空,也有人占據了最高的山峰,更是有了不起的長存直接在遠處築起了天鏡,以供晚輩觀看……?十日之約還沒有到來之時,這顆巨隕已經是熱鬧非凡了,不知道有多少的修士強者不惜從遙遠的地方趕過來,甚至有強大無匹的道統直接把道門開啟在了這顆巨隕之上,大量的弟子湧入到這顆巨隕之上。
  畢竟,對於天下修士來說,這將會是一場了不得的盛宴,這是最強大的真帝對決,誰都不願意錯過。
  如此強大的對決,可以說,每一個時代都是很少見的,對於有能力有實力的修士強者而言,他們又怎麼會錯過這萬載難逢的機會呢。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一場盛宴,這樣的一場決戰,使得第一凶人的大名遠播整個仙統界,可以說,時至今日,仙統界已經無人不知道第一凶人之名了。
  大家都知道,這個第一凶人屠帝斬神,凶猛絕倫,今日又要獨戰明王佛、金變戰神、雲峰五友這樣的七位無敵之輩。
  所以,大戰還沒有開始之時,聽到如此的壯舉,讓仙統界的不知道有多少強者天才都不由為之歎服,感慨地說道:“舉世之間,除始祖之外,還有誰敢如此的獨戰這七位無敵之輩,第一凶人,此乃是年輕一輩翹首,隻怕是金光上師、蘭書才聖之下的第一人了。”
  “的確是凶悍無匹,年輕就是好,何等的氣盛,那怕敵人如狼似虎,也是毫無畏懼。”連老一輩的強者也都不由為之佩服。
  天下人都知道,明王佛乃是佛法無邊,金變戰神好戰無敵,至於雲峰五友,更是強悍無匹了,這樣的七位無敵之輩,舉世之間,還有誰敢獨戰他們了,除了金光上師與蘭書才聖了,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人敢獨戰他們了。
  今日,第一凶人敢獨戰他們七位無敵之輩,這是何等的無畏,這是何等的勇氣。
  “剛過易折。”也有些老一輩的大人物並不看好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太過於囂張也不好,獨戰七位無敵之輩,就算第一凶人再強,隻怕也是會吃虧,一招不慎,就會身死道消,這是何苦呢。”
  “的確,這位第一凶人,出道以來,乃是戰無不勝,可謂是前途無量,成為始祖,那也不在話下,但是,太過於好勝,這將會為他招來滅頂之災。何不再忍讓一二,當羽翼豐滿之後,再戰也不遲。”有老祖也覺得李七夜操之過急,畢竟,現在獨戰七尊無敵之輩,那實在是太過於自信,太過於盲目了,一旦戰敗,那就是把自己的一生前途給葬送了。
  “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獨戰金變戰神他們,自尋死路,嘿,他隻怕還不知道金變戰神是何等的強大,何等的凶悍吧。金變戰神,那可是身經百戰,血戰八荒,所向披靡。嘿,第一凶人所經曆的戰爭,與金變戰神一比,那簡直就是小菜一碟了。”有與李七夜結怨的人,聽到李七夜要獨戰金變戰神,他們就不由幸災樂禍了,期待能看到金變戰神屠殺李七夜一幕。
  金變戰神名動天下,他也有著很多崇拜者,一聽到李七夜要獨戰金變戰神他們,就是憤怒了,不屑地說道:“什麼第一凶人,自我吹噓罷了,也敢與金變戰神為敵,嘿,等著死亡吧,他的慘叫聲會響徹整個天地的,到時候,他就會後悔與金變戰神為敵。”
  大戰還沒有開始,各種議論已經紛紛傳於塵囂,有人覺得第一凶人銳不可擋,必勝,而更多人認為金變戰神他們底蘊無匹,李七夜與他們為敵,那是十分不明智之舉。
  至於作為這一場約戰主角之一的李七夜,卻一直都沒有露臉,似乎消失得無聲無息一樣。
  而金變戰神,一直停留在了那座曾插著聖劍的火山之上,而且,此時聖劍就橫在他的身旁。
  金變戰神端坐在那的時候,就是一尊戰神,戰意高昂,在很遠的地方就已經能感受到了他那股強大無匹的戰意,不論是誰,一旦踏入了這樣的一個領域,都瞬間會被他的戰意攻擊一樣,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錘子瞬間狠狠地砸在了你的頭顱上。
  道行淺的人,會被一下子錘得腦漿濺射,就算是道行強的人,都會被這樣的戰意一下子錘得頭昏目眩。
  所以,當金變戰神的戰意肆虐於天地之間的時候,很多修士強者都不敢靠近,隻能是遠遠觀望,很多人都無法長時間承受他那狂暴凶殘的戰意。
  “太猛了——”不管是誰,遠遠感受到金變戰神的戰意,都不由毛骨悚然,此時金變戰神就像是一頭出柙的凶獸,隨時都會擇人而噬。
  “果然是名不虛傳。”當感受到了這樣的戰意之後,不少人都為之敬畏。
  金變戰神好戰凶殘之名遠播天下,當真正接觸到了金變戰神之後,才真正能體會到他的可怕與凶猛。
  相比起金變戰神的戰意滔天來,明王佛就是完全不一樣,明王佛也是端坐在那座山峰之上。
  明王佛此時並沒有萬丈金身,此時的他也就是普通人那般高大而已,身披著袈裟,身體是一朵金蓮托著。
  他全身散發出金光佛意,隻不過,他的金光佛意並沒有席卷天下,僅僅是籠罩在他周身三尺而已。
  明王佛端坐在那,低眉垂目,雙手合什,似乎在神遊太虛,在默念著佛經。
  盡管明王佛的金光佛意隻是籠罩著周身三尺而已,但卻依然給人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讓人遠遠一看到他,一股仰慕之情便油然而生。
  此時的明王佛,給人一種普通眾生、慈悲為懷、憐憫天下的感覺,是那麼的偉岸,是那麼的值得人去尊敬。
  事實上,明王佛的年紀並不大,雖然他早就名動天下,世間都傳頌著他普渡天下、佛法無邊的種種事績,但是,他並不是那種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相反,明王佛很年輕,甚至是很英俊,是一個十分帥氣的和尚,但是,他端坐在那的時候,佛法精深,這已經讓人忘記了他是一個十分年輕帥氣的和尚,在所有人眼中,他已經是一尊得道高僧,道行深不可測。
  這也不怪大家會有著這樣的感覺,明王佛雖然年輕,但是,他可是楞枷寺的主持,更是佛道的領袖,他是佛法高深,法相壯嚴,讓許多人看了都不由肅然起敬。
  “明王佛,不愧是楞枷寺曆代以來天賦最高的主持。”看到明王佛乃是法相莊嚴,明王不動,他隨意地坐在那,就能鎮壓諸天,這讓很多人看了之後,都不由肅然起敬。
  明王佛、金變戰神已經在那,這讓很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等待著驚天一戰。
  當然,也有一些人在尋找雲峰五友,但,卻未見到他們的蹤影,有人就不由低聲地說道:“雲峰五友呢?”
  “隻怕是壓軸吧。”也有大人物徐徐地說道:“要知道,卷雲神,那可是蘭書才聖的師伯,曾經指點過蘭書才聖。”
  “姓李的,那是自尋死路了,敢與卷雲神為敵,這不是等於與蘭書才聖為敵呢?就算他真的斬了卷雲神,隻怕蘭書才聖都不會放過他的。”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對於這一點,很多人早就想到了,卷雲神是蘭書才聖的師伯,更是曾指點過蘭書才聖,這件事情是天下皆知的,現在第一凶人與卷雲神為敵,蘭書才聖能不為自己的長輩為敵嗎?
  “嘿,說不定蘭書才聖會親臨,那就更好看了。”也有人有著這樣大膽的想法。
  一聽到這樣的想法,不少人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震,不由興奮起來。
  畢竟,很久以來,都沒有誰看過蘭書才聖出手了,如果今天能一見蘭書才聖出手,那的確是一場盛宴。
  “轟、轟、轟……”一陣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決戰還未到來,第一凶人李七夜還未現身之時,隻見一艘艘戰船出現在了天空之上,從天墟駛入了巨隕之中。
  一艘艘戰船駛入巨隕,形成了浩大無比的艦隊,聲勢十分的浩瀚,當這樣的艦隊出現之時,整個天地都不由為之搖晃了一下。
  “轟、轟、轟”轟鳴之聲不絕於耳,整個世間猶如被這樣的艦隊所碾壓一樣,空中的所有雲朵都一下子被衝散。
  “天瞳道統——”在這個時候,有人認出了這樣浩瀚艦隊的來曆,不由吃驚地說道:“天瞳道統的聯合艦隊來了。”
  “天瞳道統的聯合艦隊,這是玩真的了,天瞳道統的千門萬派都聯合起來了。”看到如此浩瀚的艦隊,不少人為之吃驚。
  天瞳道統,乃是仙統界十分強大的道統,有著成千上萬的宗門,今日,天瞳道統的聯合艦隊來了,這就意味著天瞳道統玩真的了。
  

Snap Time:2018-11-16 13:21:43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