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093章 天龍尊者

  最後,遠征船終於停下來了,它停靠在了巨隕的旁邊。雜@[email protected]
  當遠征船緩緩地停靠在了巨隕的旁邊之時,這就好像是一艘巨船停靠在港灣一般,從遠征船來看,似乎有一種歸家的感覺。
  “看來遠征船的目標就是巨隕呀。”看到遠征船停靠在了巨隕旁邊,聖霜真帝不由喃喃地說道。
  “嘿,最可怕的就是禍起蕭牆。”大黑牛嘿嘿地笑著說道:“看來,當年一定是發生了一些肮髒的事情,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聖霜真帝隻能是輕輕歎息一聲,不願意多去評論前人,畢竟當年具體發生什麼事情,她也一無所知,不敢輕易下斷論,以免壞了先賢的名聲。
  “我們上去吧。”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看著巨隕,跳下了遠征船。
  大黑牛他們緊隨其後,也都紛紛地跳下了遠征船,登上了巨隕。
  當李七夜他們踏入了巨隕之時,一股熱浪撲麵而來,似乎在這好像有什麼熾熱的東西在焚燒著一樣。
  整個巨隕之大,讓人無法想象,可以說,這個巨隕比許多巨大的星球還要巨大,如此一個巨大的巨隕,不知道有多少道統在它麵前都如小不點一般。
  如此的巨隕,試想一下,它麵的天地是何等的廣闊,整個天地都猶如自成一體。
  當李七夜他們站在了巨隕的土地的時候,一股熱浪撲麵而來,這頓時讓人有一種幹渴的感覺。
  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處,都是黃土,更準確地說,目光所及,都是焦土,似乎,眼前這片天地都已經被燒焦過。
  隻不過,時間經曆得太久遠了,隨時間的風化,所有的焦土也都又重新返生了。
  在這樣的黃土大地之上,有一股熱浪撲麵而上,那怕頭頂上沒有熾熱烤得人發昏的太陽,那怕地下也沒有冒著熱氣的火山,但是,在這樣的一片黃土之上,就是有著一股熱浪久久無法散去,似乎千百萬年以來都是如此,這樣的熱浪就像陰魂一樣,盤旋不散。
  此時,大黑牛蹲下身體,擊碎黃土,碾碎,仔細觀看了一下。
  “泥土成瓷,隻不過是時間太久了,也被風化了。”大黑牛任由手中的黃土隨風飄散而去,下決論,說道:“當年這曾可怕無比的真火焚燒過,整個大地都被燒成了瓷土,能擁有如此實力的人,舉世之間沒有幾個。”
  “此巨隕,本身就是寶物,泥土之中充滿了神鐵屬性,這就意味著。當年整顆巨隕就是一顆巨大無比的神鐵礦石,但是,在恐怖無比的真火之下,依然被燒煉成瓷。這樣的真火,那是十分恐怖的始祖力量。”說到這,大黑牛冷笑一聲。
  “為什麼要焚燒這呢?”聖霜真帝心麵為之一寒,答案也在她心麵呼之欲出。
  “有過打鬥,在最深處。”大黑牛望著前麵,目光深邃,徐徐地說道:“很強大很強大的對決,這隻不過是餘波所及而已。
  “這,有所謀求之物。”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這是一場漫長的對決,不然的話,當日巨隕飛出,也不會有隕石掉落天雄關。”
  “是的。”大黑牛嘿嘿地笑著說道:“毫無疑問,遠征船是追著這顆巨隕而來,當然,具體中間發生過什麼事情,那就不好說了,不好說了,有人改變了自己的初衷。”
  聖霜真帝心麵惴惴不安,畢竟遠征船全軍覆滅,要知道,當年遠征船的陣容是多麼的強大,是多麼的恐怖,但是,最後,終艘遠征船成為了一艘幽靈船了,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這究竟是怎麼樣可怕的敵人,使得如此多的無敵始祖,都是窮途末路。”聖霜真帝不由喃喃地說道。
  “嘿……”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冷笑地說道:“敵人固然是可怕,但是,更可怕的是有人的魔心,這才是最致命的。要瓦解一支無敵的隊伍,最容易的就是從內部瓦解,可以在短短的時間之內讓它崩分離析。”
  聖霜真帝心麵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欲言,又止。
  “轟、轟、轟……”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隻見有一艘巨大無比的船隻駛入了巨船,懸浮於天空之上。
  在一陣陣“轟、轟、轟”的轟鳴聲中,大地都顫抖起來,泥土飛揚,隻見一隻隻龐然大物,從天而降,重重地落在地上的時候,大地猶如被踏碎一樣。
  這一頭頭龐然大物從天而降的,乃是一頭頭的凶獸猛禽,有高大如山的魔牛,有雙翅遮天的鳳鸞,更是有全身鐵甲的狻猊……
  在這樣的一頭頭凶獸猛禽之上,盤坐著一位又一位神駿的修士強者,他們都顯得年輕,每一個強者都是氣勢如虹,一看便讓人他們都是名動一方的人傑。
  當這樣的一支隊伍從天而降,那之間,讓整個天地充滿了荒莽的氣息,猶如一隻荒下無比的巨獸盤踞在大地之上。
  這樣的一支軍隊列陣於此,那之間讓人感覺有千萬獸潮出現在所有人麵前一樣,這樣的獸潮衝擊而來,可以摧毀眼前的一切。
  “神獸天戎軍——”看到這一支巨獸軍團,有剛抵達這片大地的修士強者看到眼前這一支軍隊,不由驚呼一聲。
  “真龍庭的神獸天戎軍怎麼會派譴到這來了。”看到這支軍團,有不少修士強者不由為之暗暗咋舌。
  真龍庭,離這不知道有多麼的遙遠,而神獸天戎軍乃是由紫龍女帝所創,算得上是真龍庭的一支中堅力量了。
  現在突然之間,神獸天戎軍會出現在這麼遙遠的巨隕之上,這怎麼不讓大家暗暗吃驚。
  率領這支神獸天戎軍的是一位老者,這位老者坐於一頭瑞獸之上,這頭瑞獸乃是赤火鱗獅,鱗獅全身吞吐著火焰,它的身體如同用赤玉所雕刻而成的。
  老者坐於了赤火鱗獅之上,神態冷漠,一雙眼睛吞吐著可怕無比的寒光,雖然他沒有散發出驚天無敵的氣息,但是,他身上散發出了一陣陣龍吟之聲,似乎他的身體麵藏著有一條真龍,隨時都會破體而出。
  “天龍尊者——”看到這位老者親臨,不少修士強者看到它之後,都暗暗吃驚。
  “天龍尊者親自率領神獸天戎軍,難道是要攻打這不成?”看到這樣的一幕,有強者暗暗吃驚。
  天龍尊者,它是真龍庭的親王,是紫龍女帝的族叔,實力十分強大,是一尊長存,有人說他是大成長存,也有人說他是巔峰長存。
  天龍尊者甚少出手,但是,一旦出手,必斬敵人。
  此時,天龍尊者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他是冷冷哼了一聲,說道:“第一凶人,又見麵了!”
  事實上,在天雄關的時候,李七夜與天龍尊者就見過,至少天龍尊者看到了李七夜。就在驕橫商行的拍賣行的時候,天龍尊者就在場。
  “哦,我認識你嗎?”李七夜隻是看了天龍尊者一眼。
  雖然說,天龍尊者記住李七夜了,但是,李七夜卻未曾留意天龍尊者,畢竟當日在驕橫商行的拍賣行中強者多如牛毛。
  “楊成利,便是我不成器的徒弟!”天龍尊者冷冷一哼。
  “哦,我想起來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就是那個什麼飛馬箭神是吧,人,是我殺的。”說到這,他隻是淡淡地笑了一下。
  “看來,第一凶人,要和真龍庭打起來了。”看到李七夜與天龍尊者一下子充滿了火藥味,有遠觀的強者不由低聲說道。
  “第一凶人,就是這麼凶,什麼事他還做不出來?就算真的與真龍庭開戰,那都不足為奇了。”有大人物不由苦笑了一下,在天雄關的時候,他曾經親眼看到第一凶人隨手便斬了大覺禪師,更是斬了明王佛、金變戰神的道身,那是凶猛逆天無匹。
  “敢承認就好——”天龍尊者雙目一冷,作為師父,自己徒弟被殺,他當然不能淡定了。在驕橫商行的時候,他就對李七夜有敵意了,隻不過,他不願意在驕橫商行惹是生非,更不願意在天雄關鬧出風浪來。
  畢竟,不論是在驕橫商行,還是天雄關,都必須給主人幾分情麵。
  現在在這巨隕之上,那就不一樣了,一旦是開戰,天龍尊者也沒有什麼可以顧忌的。
  “沒有什麼不敢承認的。”李七夜風輕雲淡,說道:“我殺的人,多如牛毛,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也不少。如果你想為你徒弟報仇的話,隨時都可以,無非是死人名單上再添一名而已。”
  “好大的口氣——”天龍尊者頓時就有怒火了,自己徒弟被殺,他本就是心麵有怒氣,但是,說起來,為自己徒弟報仇,他還沒走到這一步,畢竟,這是自己徒弟藝不如人。
  現在李七夜這樣輕蔑的神態,一下子就激起了天龍尊者心麵的怒火。
  他乃是一尊強橫無匹的長存,又是真龍庭的親王,手握重兵,此時更是有神獸天戎軍團在握,他天龍尊者怕過何人了?
  多少真帝在他麵前,都以晚輩居之,今日卻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視,視他為無物,他心麵能咽得下這口氣嗎?
  

Snap Time:2018-11-16 11:46:29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