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083章 鳳凰爐與古琴

  大黑牛的話讓聖霜真帝心麵一寒,她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雜ミ誌ミ蟲※
  “爐麵有東西”此時柳燕白叫了一聲,往火爐麵一指。
  大家望去,果然,鳳凰爐麵堆滿了黑乎乎的東西,就好像木炭一樣。如果不留意去看,沒有發現什麼,但,當仔細去觀看的時候,便能發現,在木炭麵好像是埋有東西,這件東西大部分被木炭所埋著,看不清全貌,遠遠看,好像是一顆石頭埋在麵。
  “毒咪西叭哞噬……”此時死物所唱出來的真言回蕩於整個巨城之中,充滿了節奏,一時之間,好像整座古城的每一個角落都這樣的真言之聲回應一樣,這讓聽得不由為之毛骨悚然。
  “蓬”的一聲響起,在這一刻,隨著死物的真言之聲越來越嘹亮之時,它們所散發出來的黑氣好像受到了強大無匹力量所吸引一樣,隻見所有的黑氣都向鳳凰爐湧去。
  就在這個時候,鳳凰爐好像是巨獸張開大嘴一樣,它是要把所有的黑氣吞進自己的肚子。
  在“蓬”的一聲中,所有的黑氣奔湧向了鳳凰爐,但是,吸收吞噬黑氣的並不是鳳凰爐的爐口,而是爐壁。
  隻見所有的黑氣一下子湧到鳳凰爐麵前之時,好像聽到“滋、滋、滋”的聲音響起,所有的黑氣一下子都湮沒於爐壁之上。
  鳳凰爐的爐壁就好像海綿吸水一樣,一下子把所有湧過來的黑氣吸了進去,眨眼之間把所有的黑氣是吸得一幹二淨。
  “滋、滋、滋”的聲音響起,隨著鳳凰爐吸進了所有的黑氣之後,整個鳳凰爐都開始視了起來,鳳凰爐的壁爐開始發紅,這就好像是被烈火燒是慢慢變紅一樣。
  隨著鳳凰爐開始發紅,開始亮了起來的時候,鳳凰爐上所銘刻的鳳凰也開始清晰起來,一毛一羽都慢慢地鮮活起來,纖毫畢現,當鳳凰爐的爐壁越來發紅之時,鳳凰也好像是慢慢地活了過來一樣。
  “滋、滋、滋……”的聲音響起,隨著鳳凰爐的爐壁發紅的時候,爐中如木炭一樣的東西,也開始亮了起來。
  這就好像是點燃了爐子一樣,隨著爐溫在升高,爐中的木炭也開始著起火來,隨著木炭開始通紅的時候,整個鳳凰爐開始給人一種複蘇的感覺。
  “力量在凝集。”在這個時候,聖霜真帝也感受得十分清楚,感覺在這那之間,鳳凰爐凝集天地之力,凝集了萬古之力,整隻鳳凰爐在複蘇,似乎在這鳳凰爐有著無上至尊要蘇醒過來一樣。
  在這個時候,鳳凰爐已經開始散發出了至高無上的力量了,它就是一件無上的祖器,它可以轟天地,化萬物,乃是一件十分恐怖無敵的兵器。
  “毒咪西叭哞噬……”一句句的真言之聲越來越嘹亮,隨著鳳凰爐越來越明亮的時候,校場中的所有死物就越賣力,他們不僅僅是把真言唱得越來越響亮了,同時,它們扭動的身體是越來越劇烈,它們似乎是越跳越興奮一樣。
  “蓬”的一聲響起,就在鳳凰爐中的木炭發紅到了一定程度之時,在這“蓬”的一聲中,火苗從木炭中竄了出來了。
  在這“蓬”的一聲中,火苗一下子從爐中跳躍起來,火苗雖然還小,但是,它似乎充滿了無窮的生命力,似乎可以一下子焚燒九天十地一樣。
  這從木炭中所竄出來的火苗,它和一般的火苗並不一樣,這火苗在火光之中閃動著黑色,火焰外圍更是有黑焰所籠罩著,似乎這樣的火苗並不是人間之火,而是來自於陰間地府的死亡之火。
  “蓬蓬蓬”一聲聲響起,在鳳凰爐冒起了火苗之後,隻見在場的一個個死物也都全身竄起了火苗。
  一時之間,所有的死物身上都火焰跳動,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個火人一樣,但是,它們身上的火苗卻閃動著黑色的火焰,讓它們一看去便讓人知道,它們就是人陰曹地府中爬出來的。
  當所有的死物身上是冒出了火苗之後,它們似乎也是變得更加精神了,這就好像是一個活人一樣,在此之前多多少少都有點元氣不足,但是,現在當身上冒出火苗之時,就像一個人一下子滿血複活,甚至是像打了雞血一樣,十分的有神,甚至可以用興奮來形容了。
  “毒咪西叭哞噬……”在這個時候,這真言之聲就越來越嘹亮了,所有死物身上冒出了火苗,它們也更加地賣力去扭動著身體,跳著古怪的舞蹈。
  隨著所有的死物都賣力地唱著真言、跳著舞蹈的時候,鳳凰爐中的火苗也就越來越旺,聽得到“蓬、蓬、蓬”的一聲聲響起,看得到火苗那是一寸一寸地往上竄起來,好像這火苗有生命力一樣,它能一寸又一寸地往上生長。
  “要開始了。”大黑牛喃喃地說道:“嘿,嘿,招死人,本帥牛倒想看一看這是什麼樣的死人!”說著,他雙目一厲。
  聖霜真帝也不由有些緊張地盯著鳳凰爐,所有的死物都聚集在了一起,在這舉起如此邪惡的儀式,要知道,這些死物都是沒有意識的,它們隻不過是是行屍走肉而已。
  現在它們都聚集在這,舉行了這樣的招魂儀式,這背後是有著極為邪惡的力量左右著它們。
  所以,這讓聖霜真帝心麵就不由緊張了,她想知道這將招魂的人究竟是誰!
  “毒咪西叭哞噬……”所有的死物都大聲禪唱著,它們都瘋狂地扭動著身體,隨著它們的禪唱聲越高,鳳凰爐的火苗就越旺盛,而與此同時,它們身上的火苗也隨之高漲,也是越來越旺盛。
  “錚、錚、錚……”就在這招魂儀式要達到高潮的時候,突然之間,一陣琴聲傳來。
  當琴聲響起之時,聲波瞬間衝擊而來,猶如驚濤駭浪一樣,又猶如鋒利無比的利刃一般,瞬間削了過來。
  “呼”的一聲響起,在“錚、錚、錚”的琴聲傳來的時候,不論是鳳凰爐的火苗,還是死人身上的火焰,都一下子暗了許多。
  這就好像是一陣狂風刮過,把所有的火焰都吹得搖曳不止,差一點點就要把所有的火苗都熄滅一樣。
  李七夜他們望去,隻見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張古琴,這張古琴不知道是從哪冒出來的,古香古色,十分的古老,而且整張古琴好像是被漫長無比的歲月河流所洗滌衝涮過一般,給人一種無盡滄桑的感覺。
  這一張古琴冒了出來,無人彈而自響,在這“錚、錚、錚”的琴聲中,蘊藏著無窮的力量,這樣的力量,乃是至高無上,每一縷的琴聲,都可以削盡天下鬼物!
  “這是什麼琴”聖霜真帝望去,不由大吃一驚:“這琴聲,和鎮壓黑石子的琴聲很像,似乎同出一源。”
  “就是同出一源。”李七夜淡淡地說道,目光落於這張古琴之上。
  一時之間,“錚、錚、錚……”的琴聲不絕於耳,隨著琴聲的聲波如刀劍一般削來之時,一下子使得鳳凰爐之中的火苗、死人身上的火焰就明滅不定了,就像是風中殘燭一般,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師父,古琴和它們是敵對的嗎?”看到這樣的一幕,柳燕白也不由為之好奇。
  “是。”大黑牛點了點頭,說道:“這是兩個無上的至尊在交較,那怕他們已經不在這了,甚至其中有人已經死去了,但是,千百萬年之後,它們的力量,他們的意誌,依然在相互較量。”
  “咚、咚、咚……”就在火苗明滅不定的時候,一陣陣驚天動地的鼓聲響起,一陣陣的鼓聲拔地而起,衝擊而上。
  出手的正是那幾個死物,神車皇帝、戰馬霸主……它們雖然死了,但是,在這個時候它們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事情。
  它們抄起了鼓架之上的捶捧,一次又一次地擂動著戰鼓。
  在“咚、咚、咚”的鼓聲之中,隻見鼓聲如同巨浪一樣衝天而起,瞬間向琴聲衝擊而去。
  就這一刻,“咚、咚、咚”的鼓聲就好像是滔滔不絕的巨浪,擋住了削斬而下的琴聲。
  “錚、錚、錚……”琴聲越來越急切,攻勢越來越猛烈,衝擊向鼓聲,要刺穿鼓聲,削滅火苗。
  而神車皇帝、戰馬霸主……它們幾個死物也知道,一旦讓琴聲削滅了火苗,它們就前功盡棄了,所以它們都拚命地捶動著戰鼓。
  鼓聲陣陣,如同驚濤駭浪一樣,一次又一次衝擊向琴聲。
  也正是因為被鼓聲所幹擾,這使得琴聲削下來的威力大減,隨著琴聲的威力大減之後,聽到“蓬、蓬、蓬”的聲音響起。
  在這個時候,不論是鳳凰爐中的火苗,還是死物身上的火焰,都再一次竄了起來,都再一次的明亮起來,而且越來越旺盛。
  “毒咪西叭哞噬……”在這個時候,死物的禪唱聲已經是嘹亮到了頂點了,它們都快要喊破喉嚨了,他們拚命地扭動著身體,讓招魂的儀式推向高潮。
  

Snap Time:2018-11-19 04:32:03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