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2995章 送送送都送

  “小姐,你的寶劍。『雜-誌-蟲『”白金寧話一落下,店麵的夥計就立即把寶劍打包好,恭恭敬敬地送到了白金寧麵前了。
  店麵的夥計,那速度就像閃電一樣,就好像怕白金寧不要一樣。
  “姑娘,再挑挑,再挑挑,還有什麼喜歡的嗎?”掌櫃更是熱情了,忙是慫恿著白金寧。
  這樣的待遇,來得太快了,讓白金寧措手不及,這店麵的好東西,很多是她平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這,這樣,這樣好嗎?”白金寧回過神來的時候,她都不由求助地望向李七夜,她還真的怕掌櫃向她要錢,或者向李七夜要錢呢。
  “喜歡,就拿唄。”李七夜完全是無所謂的態度,僅僅是看了一眼而已,對於白金寧而言,這店麵的寶物都是十分難得的好東西,很多都是她買不起的好東西。
  但是,對於李七夜而言,這些東西他還看不上眼。
  “正是,正是。”掌櫃忙是陪著笑容,說道:“隻要姑娘你喜歡,隨便拿,隨便挑,全部都免費贈送給您。”
  白金寧當然明白,掌櫃願意把店麵的好東西免費贈送給她,那是因為李七夜的關係,李七夜這位財神,讓掌櫃恨不得再三的跪舔。
  “那,那,那我再要一隻寶爐吧。”白金寧猶豫了一下,挑中了一隻寶爐,在這個時候,白金寧都覺得不好意思了,都覺得自己太貪心了,畢竟,她已經要了兩件的寶物了。
  “小姐要的寶爐。”白金寧的話剛剛落下,店夥計已經把寶爐給她打包好了。
  “姑娘你看看,這隻金鍾很不錯,乃是西王寶金所鑄,聲清脆,銘神文,有古韻……”此時掌櫃大力向白金寧推薦自己店麵的另一件好東西,對於他來說,白金寧多挑幾件寶物,他心麵才好受一點。
  他從李七夜手中賺得太多了,這錢賺得太狠了,比賺黑錢還要狠,所以他良心是大大地過不去,如果白金寧多挑幾件寶物,他的良心才好受一點,他的良心才不會受到譴責。
  “這,這能行嗎?”白金寧都不由猶豫了一下,畢竟,她已經挑了三件寶物了。
  “行,行,行,怎麼不行。”在白金寧猶豫之時,掌櫃已經讓夥計打包好了。
  “那,那,好吧。”白金寧隻好收入了。
  “看看這把神如何?乃是鞭道大教的無上之寶,軟如真龍,硬如天柱,有八十九道寶符加持,乃是上上之品……”在白金寧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掌櫃又立即是為白金寧介紹另外一把寶物了。
  在這個時候,掌櫃那是恨不得把這些寶物都塞入了白金寧的手麵。
  …………………………………………………………
  在掌櫃的慫恿和大力推薦之下,白金寧又在店麵挑了十幾件好東西,可以說,最後店麵最好的東西,都被掌櫃塞入了她的手中了。
  收著收著,白金寧都不好意思了,在這個時候,白金寧才真正明白什麼叫做收人家的好處收到手軟。
  一口氣免費拿了掌櫃的十多件寶物,白金寧都不敢再厚著臉皮要了,最後白金寧已經心滿意足了,她都覺得,自己已經是前所未有的貪心了,這已經是十分的貪婪了。
  “夠了,夠了,我夠了。”最後,白金寧真的不敢再要了,在她再三推辭之下,掌櫃這才罷手,在這個時候,他的良心也才好受一點。
  事實上,白金寧看著自己一口氣拿了這麼多的寶物,她腦袋也有點發懵,而且,這些都是免費的。
  這就好像天上掉下了餡餅,而且不僅僅隻有一個,最重要的是,這免費的餡餅全部都砸到了她的頭上了,這都真的把她砸得有點昏,她沒有想到,自己會遇到這樣的好事情。
  看到白金寧挑了這些寶物,掌櫃這才長長地籲了一口氣,如釋重負一樣。
  最後,白金寧收拾好了這些寶物,她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詞語來形容此時的心情好,驚喜,狂喜,不可思議,天上掉餡餅了……所有詞語,都無法形容她此時的心態。
  “仙長,歡迎下次再來,歡迎下次再來……”當李七夜要離開的時候,掌櫃帶著店麵的夥計為李七夜送行,再三鞠躬,那怕李七夜走了很遠了,掌櫃和夥計都再三鞠躬,直到李七夜消失在轉角處。
  白金寧也是暈暈乎乎地跟著李七夜走出了店鋪,對於她來說,這樣的經曆就好像是夢遊一樣,似乎這就像是一場夢,但是,這不是一場夢,那怕她驚醒過來了,口袋的寶物依然還在。
  “謝謝你。”當白金寧回過神來之後,她忙是向李七夜道謝,雖然她的聲音說得很輕,但是十分的真誠,發自於肺腑。
  對於白金寧的道謝,李七夜僅僅是笑了一下而已,沒有說什麼。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就在李七夜和白金寧剛轉了一個街角的時候,一聲佛號響起了。
  兩個人在這個時候,剛好出現在了李七夜他們的麵前,擋住了李七夜的道路。
  這兩個人正是明王左童和明王右童,這也不知道他們純粹是巧遇,還是對方有遇,總之,在這個時候,他們就剛剛好碰到了李七夜,擋住了李七夜的去路。
  此時,隻見明王左童合什,宣了佛號,一副慈悲的模樣。
  李七夜隻是撩了一下眼皮而已,都懶得再去多看他們一眼。
  “阿彌陀佛。”明王右童合什,宣佛號,說道:“施主,我們有緣了,沒想到又再次相見。”
  “我與假和尚從來都沒有緣。”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明王左童和明王右童他們兩個人相視了一眼,最後,明王左童合什,徐徐地說道:“善哉,善哉,我佛與施主有佛緣,我等向施主結個善緣如何呢?佛保施主平安,永享太平。”
  “善緣?”李七夜翹了一下嘴角,露出笑容,十分隨意,無所謂,說道:“好狗不擋路,我不和窮逼結緣,特別是窮和尚,那都是沒有一個好東西,不是強搶,就是偷盜。”
  李七夜這話一出,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們頓時臉色大變,這話已經不是指桑罵槐了,而是直接指著他們鼻子大罵了。
  白金寧也被李七夜這樣的話嚇了一大跳,因為李七夜這話不僅僅是得罪了明王左童他們兩個人了,已經是得罪了整個楞枷寺了,甚至可以說,是得罪了天下的所有和尚了。
  “說點好聽的話唄。”白金寧忙是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低聲提醒李七夜,畢竟,和楞枷寺結仇,並不是一件好事,更何況,得罪天下的和尚,那就更不是什麼好事了。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臉色難看,他們都不由同時宣了一個佛號。
  “,,,兩位大師。”在這個時候,白金寧也聞到了火藥味了,知道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要動怒了,她忙是緩了緩氣氛。
  她忙是打圓場,說道:“我們有要事在身,就暫且別過,他日再向兩位大師請罪如何?”
  “善哉,善哉,女施主,我們隻是結個善緣而已。”明王右童合什,說道:“除此之外,我們沒有其他的惡意。”
  “滾。”李七夜沒有好脾氣,冷淡地說道:“趁我還沒有大開殺戒之前,立即從我眼皮底下滾出去,否則,到時候,我砍下你們的兩顆光頭當夜壺。”
  李七夜這咄咄逼人的話,頓時讓明王左童、明王右童兩個人臉色大變,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們是明王佛座前的沙彌,曾出明王佛出入各大道統,倍受人尊敬,什麼時候被人如此視之無物,什麼時候被人如此的斥喝。
  白金寧不由苦笑了一下,知道今天是難於幸免了,那怕她想打圓場,但是,在這個時候都已經遲了。
  在這個時候,白金寧不由頭皮發麻,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們不僅僅是是明王佛座前的沙彌,他們在拜入佛門之前,就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擁有著大神通,實力十分強悍。
  與這麼強大的人強仇,那不是用錢可以能擺得平的。
  “好一個孽畜!”此時明王右童大怒,沉喝一聲,有金剛伏魔之狀,冷聲地說道:“切莫敬酒不吃,吃罰酒!”說著,雙目一寒,頓時露出了殺機。
  麵對明王右童的大怒,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而已,嘴角噙著笑容。
  白金寧在這個時候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拉著李七夜轉身逃走,不願意與明王右童他們正麵交鋒,因為他們兩個人實力太強大了。
  “什麼時候,明王佛座下的童子,也開始攔路搶劫了。”就在雙方一觸即發的時候,旁邊突然響起了一個清脆的聲音,這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這個清脆的聲音,響起了十分的悅耳,但是,這樣的聲音又充滿了威嚴,似乎這聲音的主人擁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勢一樣,一聽到這聲音,那怕未見其人,那都已經讓人心麵敬畏了。
  “哼”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聽到有人說自己攔路搶劫,頓時不悅,冷哼一聲,轉過頭望去。
  

Snap Time:2018-11-13 09:15:32  ExecTime: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