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966章 蒼茫草原

  李七夜離開了古園之後,並非是出聖山,而是直接穿過了聖獸園,走入了聖山更深處,當然,以大黑牛的說法,這已經不屬於聖山了,但,是光明聖院所有人心目中,跨越了聖獸園之後,那是聖獸園最深處。ξ雜★誌★蟲ξ
  當你跨越聖獸園的時候,往更麵而去,其實這是一件凶險的事情。
  在聖山開放的時候,光明聖院也是警告過所有的學生,不可以輕易去冒險,去跨越聖獸園,當然,自尋死路的學生真的要跨越聖獸園,進入聖山更深處,光明聖院也不會去幹涉。
  一般實力淺的學生而言,並不敢貿然去冒險,畢竟,他們都聽過,進去的人,都沒聽說過有誰活著出來。
  真正有實力的學生,更不敢輕易去冒險,因為他們知道這麵的凶險,麵的光明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一旦是跨了進去,就會受到強大無匹的光明力量所拘羈,到時候,當你想出來的時候,就困難了。
  而且,在這麵呆得時間越久,你就越是不想出來,越是願意留在這麵,使得最終再也離不開這個地方,最終坐化在那,這就成了真正的皈依道統。
  當然,這隻不過是很文雅的一種說法而已,說淺白一點,就在是麵呆久了,會被成功洗腦,最後願意貢獻自己,成為了這片天地的一部分,坐化在那。
  就像大黑牛所說的那樣,如果你一旦在麵坐化,就會給光明聖院的道基添磚加瓦。
  說難聽一點,一旦你在這麵皈依道統,坐化在那,就是成了這個道統的養份,成為了肥料,壯大了道源的光明力量。
  當李七夜跨越了聖獸園之後,進入了一片茫茫的草原,當你一踏入這茫茫的草原之時,你不會發現有什麼異樣,道行淺的人,更加不會發現這有什麼問題。
  但是,當你足夠強大之後,你會發現,自己行走在這,並不像是茫茫的草原,似乎眼前這一切都隻不過是幻象而已。
  不論是那隨風搖晃的香草,還是吹拂著的微風,又或者是散落在這廣袤草原之上的一座座山峰,那都如同是幻象的一樣。
  如果你足夠強大,如果你擁有著無上的神通,你便能看到,你所行走的,那像是在一個光明星球之上一樣。
  你腳下的一切都在散發出了光明,每一縷的光明都實質化了,它們化作了隨風搖曳的香草,化作了吹拂著的微風,化作了散落於草原之上的一座座山峰……
  似乎,這的一切都是光明所化,這是光明的世界,在這地下的深處,似乎有著一顆強大到無法想象的光明心髒,它在跳動著,它在衍生著這個世界的一切。
  而你,行走在這茫東的草原之上,那隻不過是行走在這個光明星球的表麵之上而已。
  所以,當能看到這樣的一幕之時,你就能理解為什麼大黑牛會說這已經不屬於聖山了,它與聖山的的確確是兩個界麵,完全不同的領域。
  當然,如果你無法看到這其中的本質,那麼,你就還以為自己行走在茫東的草原之上,這是一個十分安祥寧靜的草原,當微風吹拂的時候,是那麼的舒服,是那麼的自在,讓人有著說不出來的愜意。
  當你行走在這茫茫的草原之中,你會發現不少的屍體,但是,當你看到這些屍體的時候,你不會有什麼驚懼的感覺。
  這些屍體有的是跪坐於草叢之中,也有的是跌坐於山洞麵,也有的伏坐於懸崖之下……
  這些屍體死得十分的安祥,他們都朝著同一個方向,神態寧靜,似乎他們是最自己最開心最快樂的時候坐化在那,他們以最安祥的心態離開了這個世界。
  而且,這些屍體不知道坐化了多久,似乎,千百萬年過去了,但是,他們依然保持著完整,不論是衣冠,還是身軀,都是十分的整齊,甚至連塵埃都沒有落在他們的身上。
  似乎,他們臨死之時都已經焚香沐浴,以最幹淨最體麵最整齊的模樣離開了這個世界。
  也正是因為他們如此的姿態離開了這個世界,這讓他們看起來像是一尊尊雕像一樣,並不像是死人。
  當然,如果在這個時候你能打開大神通的時候,仔細一看這些死者的時候,你會發現,這些死人全身都化作了光明,不論是他們的身體,還是衣物,都已經化作了光明,隻見光明的熾焰已經填充了他身體的每一部分。
  看著這些死去的人,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了一聲,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到了極致,光明也好,黑暗也罷,都是邪術,都是誘惑他人而已,讓天地的生靈成為自己的信徒,最後達到壯大自己的目的。”
  對於背後的奧妙,李七夜當然是一清二楚了,不論是這,還是葬佛高原,其實在這背後,本質是一樣的,隻不過形式不一樣而已。
  甚至說得不好聽一點,他們甚至黑暗沒有多大的區別,最終的目的都是在壯大自己。
  不一樣的是,光明也好,佛法也罷,至少你踏入這個門坎開始,他們代表著仁慈、憐憫,不論是給自己,還是給世人,更多的慰藉而已。
  而黑暗,就不一樣,它充滿了殘酷,充滿了貪婪,充滿了殺戮,充滿了血腥。
  “光明也好,黑暗也罷。”李七夜不由望著遙遠的地方,感慨,輕輕地歎息了一聲,說道:“說到底,最終還是為自己謀求,所帶來的,並不是救贖自己,也並不是救贖世人。他還是他,不管是以遠荒聖人為稱號,還是以荒祖為稱號,這都隻不過是形式而已,並沒有改變本質。”
  行走過了這廣袤的草原之後,李七夜不為所動,不論是光明如何的熾照,如何的安撫人心,在李七夜道心麵,這一切都隻不過是浮雲而已。
  當跨越了廣袤的草原之後,一座山峰出現在了眼前。
  這一座山峰,並不高大,也並不雄偉,但是,當它出現在那之後,一切都變得微不足道了。
  不管四周有沒有高大的山峰,壯闊的江河,這一切在這座山峰之前都變得微不足道,這一座矮小的山峰才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這一座山峰看起來很矮小,但是,它靜靜坐落在那的時候,就有著俯視萬古、睥睨蒼生之勢,一切在它麵前都隻不過是蟻螻而已。
  就是這樣一座矮小的山峰,似乎它是經曆了千百萬的磨難,似乎是被仙人千萬次的夯實一樣。
  它是世間最堅硬的山峰,它是世間最堅實的山峰,就算整個蒼天塌了下來,狠狠地砸在了它的身上,它都不會有絲毫的損壞,甚至有可能是它刺穿了蒼天。
  這樣的一座山峰,不管你有多麼強大無匹的攻擊,不論你有多麼尖銳的寶物,都無法刺傷它絲毫一樣。
  看著這樣的一座山峰,那怕你是再強大的真帝,站在它麵前,都會感覺自己矮了半個身子,甚至沒有那個底氣站直自己的身體。
  “好山。”看著這樣的一座山峰,李七夜不由讚了一聲,在別人眼中,這是一座山峰,但是,在李七夜眼中,這是亙古無雙的道基。
  在這一座山峰之前,有一株老樹,這株老樹也不算高大,老樹乃是歲月蒼桑,厚厚的樹皮似乎留下了無數歲月的痕跡。
  這樣的一株老樹,讓人一看,便知道它是生長了無數歲月,似乎這的土地太過於貧瘠,那怕它生長了無數歲月,都無法讓它生長得高大。
  就這樣的一株老樹,你仔細看,都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但是,如果你是一尊很強大的真帝,在這個時候,你能打開你的獨一無二的天眼,以無上的真知去看這一株老樹的時候,你就會有發現。
  這是一株無上的菩提樹,這株無上的菩提樹似乎跨越了亙古,每一枝每一葉都散發出了最為神聖的光芒。
  這神聖的光芒和光明聖院的光明有相同之處,但,又有不同。
  光明聖院的光明,其實是充滿著誘惑,在誘惑你皈依,而這株菩提樹的光芒,好像是那麼的坦然,它是那麼的寬恕,似乎它是可以擁抱一切。
  不管你是否信奉光明,它都可以擁抱你,當你失意的時候,它可以擁抱著你,當你想離開的時候,也是那麼的自然,它不會給你絲毫的拘羈。
  當你看到這樣的光芒之時,你會想到一個詞憫憐,同時還能想到一個詞寬大!
  這就是它的本質,這是一株舉世無雙的菩提樹,隻不過,真正強大的人,擁有足夠真知的人,才能看得到它的本相。
  否則的話,你僅僅是一個普通人,或者你實力不夠強大,這樣的一株老樹,在你眼中,那隻不過是一株普通的老樹而已,僅此而已。
  “鐺、鐺、鐺”在這個時候,一陣陣鑿石之聲響起,這一陣陣的鑿石之聲回蕩在這寧靜之中,仔細聽地時候,這鑿石之聲充滿了韻律,是那麼的有節奏。
  

Snap Time:2018-11-18 14:05:18  ExecTime: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