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913章 要砍樹

  此時有些人也是傻傻地看著李七夜的洗罪劍,聽起來似乎又好像沒錯一樣。雜の誌の蟲
  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殺人,殺人的的確是洗罪劍,這樣的一件事,聽起來又好像和李七夜沒有關係一樣。
  但是,如果想要怪罪於洗罪劍的話,又有不少人心麵發毛,試想一下,以洗罪劍那一言不合便殺人的風格,任何人都要小心點,誰敢去動洗罪劍,那就得掂量一下自己了。
  洗罪劍,可是始祖的佩劍,更可怕的是,這把劍已經通神了,威力之大,隻怕是很難想象,這不是誰都有實力去對抗這樣的一把始祖之劍的。
  此時,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盯著李七夜的目光冰冷,在目光中閃動著殺意,毫無疑問,對於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而言,他們已經是動了殺心了,畢竟,當著天下人的麵,一言不合,便殺了他們的徒弟,這是讓他們難於咽得下這口氣,而且,這沒有一個說法的話,讓他們的帝威何在?
  “這小子,遲早難逃一死。”下麵有學生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冷笑一聲,誰都看得出來,此時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的確是動了殺意,兩位真帝若真的是出手的話,隻怕李七夜必死無疑。
  所以,看到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露出殺意之時,樹下的許多學生是幸災樂禍,當然,有人心麵也暗暗盤算著,如果趁亂能渾水摸魚把洗罪劍占有己有,那就最好不過了。
  樹下的趙秋實他們這些洗罪院的學生,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都不由心驚肉跳,他們都不由為李七夜捏了一把冷汗,他們一顆心都已經跳到了嗓子下了。
  這可是兩位真帝呀,在他們眼中看來,真帝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一隻手掌就可以屠滅他們洗罪院的存在,現在李七夜一口氣就招惹了兩位真帝,這是何等的危險,隻怕誰都救不了他了。
  在兩位真帝的滔天帝威之下,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嚇得心驚肉跳,都不由為李七夜暗暗地捏了一把汗。?“算了,不上去,這麼高遠,爬著也累,換一個方法吧。”對於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的殺意,李七夜孰視無睹,聳了聳肩,轉身就走,往樹下走去。
  李七夜突然改變了主意,樹下的所有學生都相視了一眼,有學生嘲笑地說道:“沒錯吧,的確是被說對了,他就是找個借口下台階而已。”
  “哼,耍點小聰明而已,卑鄙無恥。”有學生對李七夜不屑一顧。
  另有學生嘲笑地說道:“卑鄙無恥?你也不看一下他是什麼出身?洗罪院的學生,出身於洗罪城的人,能好到哪去?嘿,罪犯惡人的後代,連光明都是放棄的人,卑鄙那隻不過是他的日常而言,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榮譽可言。”
  對於這樣嘲笑的話,這讓趙秋實他們這些洗罪院的學生心麵不由憤怒,但是,又無可奈何,因為所有人都對洗罪城抱著如此的偏見。
  “哈,你不是說要采摘幾個至尊果嚐嚐嗎?”有學生大聲嘲笑地說道:“怎麼,現在想找個借口溜下來了。”
  “沒看到上不去嗎?”李七夜悠然地說道。
  “喲,這借口真的不錯喲,看來你早就是想到這種借口了嗎?”這位學生不屑地說道:“沒那個本事,就別吹牛,真以為自己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不成?不就是得到了一把祖器嗎?哼,你真以為自己是無敵真帝,真以為自己是天賦無上?不就是走了狗屎運,機緣好,得到了一把神器,哼。”
  盡管這個學生一副不屑一顧的模樣,但是,話中還是能聽得出酸溜溜的嫉妒。
  “哦,我就是走了狗屎運,拾了一把祖器。”李七夜悠悠地說道:“那你撿把祖器給我看看呀,你連拾把祖器的狗屎運都沒有,看一看你自己,多麼的癟三!”
  “你”這位學生頓時被李七夜氣得臉色漲紅,一時之間接不上話來。這還真的是被李七夜氣死了,沒辦法,誰讓李七夜手中偏偏有一把洗罪劍呢。
  “哼,別說那麼多沒用的,有本事,就采摘幾顆至尊果來!”另一個學生冷笑,說道:“不要以為有一把洗罪劍就是萬能,有本事就采摘幾個至尊果讓大家瞧瞧。”
  “就是,別淨吹牛,一點本事都沒有,如果沒有那個本事,就快點滾蛋吧,別留在這丟人現眼。”其他學生紛紛開口,有人冷笑不止。
  “沒看到我正換一個方法嗎?”李七夜笑了一下,一點都不著急,此時他已經走下了至尊樹了。
  “換個方法?”有學生看了李七夜一眼,不屑地說道:“你不會說過幾天或者過幾年再來采摘嗎?”
  “不,我覺得,爬到樹梢上,太麻煩了,太浪費時間了。”李七夜悠悠地說道:“我覺得嘛,我還是把至尊樹砍下來,扛回家去。”
  聽到李七夜這話,所有人都愕了一下,一下子,很多人都大腦短路了一下。
  “哈、哈、哈……”緊接著,一陣哈哈哈的大笑響了起來,放肆的大笑如同洪水一樣撲麵而來,任何人都能感受到這是對李七夜的不屑一顧。
  “哈,哈,哈,你是傻了嗎?”一位學生不屑地看著李七夜,就像看著一個白癡一個,說道:“你以為你是誰呀?你以為你是無上真帝還是至尊始祖?竟然敢大言不慚,砍倒至尊樹?你是做白日夢嗎?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沒有人能砍下至尊樹!”
  “無知小兒,你知道至尊樹是什麼樣的存在嗎?”其他學生都洪笑不止,說道:“就算給你砍一輩子,都不可能砍下至尊樹。”
  “哦,是嗎?”李七夜一副愕然的模樣,說道:“世間還有我李七夜砍不下來的樹?不可能嗎?我手中的可是洗罪劍。”
  “師弟,至尊樹也是始祖種下的,它不比洗罪劍差。”在旁的趙秋實忙是低聲提醒李七夜,暗暗地拉了一下李七夜的衣袖,低聲說道:“我們快走吧。”
  “哦,原來是始祖種下的呀。”李七夜一副恍然的模樣,依然不在意,說道:“沒關係,我手中的洗罪劍鋒利著呢,我相信,三五下,就能把至尊樹砍下來。”
  “哼,無知小兒,不要以為自己得到了一把始祖之劍就無所不能,至尊樹,乃是無上神樹,承亙古光明,焉是你能砍伐的。”有一個學生對李七夜充滿了不屑,冷笑地說道:“如果你都能砍下至尊樹,太陽從西邊出來,我叫你一聲老祖宗。”
  “井底之蛙而已,真的以為一把洗罪劍就無所不能。”其他學生紛紛地冷笑。
  “看來,大家都不相信。”李七夜很無奈,拍了拍洗罪劍,說道:“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呢?如果連一棵樹都砍不下來,你還是劍嗎?劍,當該是伐木了,區區一株至尊樹,這算得了什麼,你好歹也是遠荒聖人的佩劍,曾經屠殺八方,血洗萬域,連一株樹都砍不倒,還叫個屁劍呀。”
  “鐺”的一聲,似乎洗罪劍在抗議李七夜這樣的話,一聲劍鳴,似乎表示自己能砍下這棵至尊劍。
  “你看,我洗罪劍都表示了,是能砍倒這株至尊樹。”李七夜一笑,拍了拍洗罪劍,眉開眼笑的模樣。
  聽到洗罪劍一聲劍鳴,不少學生心麵都發毛,一時之間,有不少學生都相覷了一眼。
  雖然說,大家不把李七夜這樣的廢物放在眼中,但是,洗罪劍可不是一樣,它可是始祖的佩劍,威力無匹,就算它不能砍倒至尊樹,但是,一劍出,也會讓人驚悚。
  “哼,不自量力。”有學生不服氣,冷笑地說道:“如果你能砍到洗罪劍,我們都叫你一聲祖宗!”
  “唉喲,我一下子多了那麼多孫子了,那就不好了吧,折壽,折壽。”李七夜搖頭。
  這位學生一下子被氣得臉色漲紅,冷冷地說道:“有本事就砍呀,別淨吹牛皮,剛才吹牛皮說要摘幾顆至尊果,現在又吹牛皮說要砍至尊樹,你除了會吹牛皮,還會幹什麼?”
  “好吧,既然大家都不相信,我是不是該試一下呢?”李七夜無奈何,走到至尊樹旁,“鐺”的一聲響起,拔出了洗罪劍。
  在李七夜拔出洗罪劍的時候,此時此刻,不僅僅是其他的學生,包括了石刻真帝、金蟒真帝,都冷冷地看著李七夜,更準確地說,他們盯著李七夜手中的洗罪劍。
  特別是刻石真帝,目光深邃,因為他嚐試過去抓洗罪劍,知道這把劍有多麼強大。
  事實上,李七夜殺了他們的弟子,他們還沒有動手,他們在心麵還是琢磨不透這把已經通神的洗罪劍,還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強大。
  在這個時候,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都相視了一眼,對於他們來說,似乎,被殺死的門徒弟子,並不是那麼重要一樣,重要的是李七夜手中的這把洗罪劍。
  始祖佩劍,這的確是讓人心動,那怕是真帝,隻怕也不例外。
  s:雙12,請大家關注蕭生的公眾號“蕭府軍團”,領紅包^_^
  

Snap Time:2018-11-16 17:58:10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