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865章 聖霜真帝

  這個女子站在那,光明普照,真帝氣息彌漫,讓人為之敬畏仰望。雜誌蟲
  “院長,何事在此呢?”這個女子開口了,聲音十分的悅耳,如天籟一般,讓人不由為之著迷,讓人聽得心悅神怡。
  這個女子是跟那位天庭飽滿的中年漢子說話。
  “陛下……”中年漢子忙是抱拳,忙是回答這個女子的話。
  這個女子輕輕搖首,打斷了中年漢子的話,說道:“院長此禮夢惜受之如愧,院長與我們北院諸老平輩,夢惜隻是北院的學生,以輩份而論,院長大人乃是夢惜的長輩。若是院長不嫌棄,稱我名字便可。”
  見這女子如此的平易近人,讓這群的年輕男女都不由為之驚歎一聲,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強大到她如此地步了,還依然的如此虛懷若穀,還如此的謙遜,那實在是難得。
  “慚然,我是白活了一大把年紀。”中年漢子愧然一笑,說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夢姑娘,鄧老說,這個小兄弟乃是出身於罪族,我們隻是想考證一下。”
  中年漢子中口的“鄧老”,也便是剛才一直盯著李七夜,最先稱李七夜為“罪族”的老人。
  這個女子頓時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當她的目光籠罩在李七夜身上的時候,頓時讓人感覺光明普照,有著大地回春的感覺,好像整個人浸泡在溫水中一樣,特別的舒服,而且在這樣的目光之下,讓人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這位公子可是出身於罪族?”這個女子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一時之間也看不出端倪來,隻不過,讓她覺得奇怪的是,在她的目光之下,李七夜依然是神態自若,好像沒把他當作一回事一樣。
  “哦,你是誰呀?”李七夜看了這個女子一眼,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目光是那麼的隨意,是那麼的無禮,當然,至少在這群年輕男女看來,李七夜這樣的舉動實在是太無禮了,一點尊重都沒有。
  “放肆,敢在真帝麵前大言不慚,不知死活。”那位身騰光明的青年立即對李七夜厲喝一聲,他對於眼前的女子是無比的仰慕,對於他而言,能如此近的距離一見她的真顏,那都已經是心滿意足了。
  現在李七夜敢如此的無禮,他立即斥喝,恨不得出手好好教訓李七夜一頓。
  這個女子輕輕擺手,製止了這個青年的斥喝,依然是光明普照,給人一種神聖尊貴的感覺,但卻又那麼的平易近人。
  “人海茫茫,閣下不知我也應該。”這個女子並不見怪。
  “哼,這等無知之人,連聖霜真帝都不知,井底之蛙。”有年輕男女冷哼一聲。
  可以說,他們中誰人不仰慕眼前這位女子呢,雖然她年紀與他們相偌,但她已經站在巔峰了,已經是一尊無敵的真帝,也是他們光明聖院的驕傲。
  聖霜真帝,在光明聖院,那可謂是名如雷聲貫耳,在整個仙統界,也是大名赫赫的存在,在年輕一代,可謂是驚才絕豔,堪稱絕世無雙。
  聖霜真帝,出身於光明聖院的北院,年紀輕輕,就已經是一尊絕世無雙的真帝了,更重要的是,聖霜真帝她不僅僅是出身於光明聖院,是這個道統中土生土長的真帝,而且,她還出身於聖靈族。
  聖靈族,那可是高貴的種族,該族一出生背後便擁有著一對光翼。
  如此的出身,又是光明聖院土生土長的真帝,試想一下,聖霜真帝又怎麼不讓光明聖院的所有人以之為驕傲呢。
  “哦,原來是真帝。”李七夜笑了一下,很隨意。
  李七夜這樣的姿態,立即招來不少人的反目了,不少男女立即怒視李七夜,對於李七夜如此的不敬,十分不滿。
  “閣下可真是出身於罪族?”聖霜真帝看著李七夜,目光中的聖光如流水一般,十分的溫柔,很多人在她這樣的目光之下,都有著一種皈依的心態。
  但是,李七夜卻絲毫不受影響,笑了一下,聳了聳肩,說道:“什麼罪族不罪族的,我沒聽過,我隻是從這荒野中出來而已,你們說罪族,那就罪族了。”
  “夢姑娘,罪族的眉心有一個烙印。”那個叫鄧老,也就是一開始認為李七夜是罪族的老人,他叫鄧壬森,實力很強大,他說道:“他眉心處的烙印與罪族的熾印描述是一模一樣的。”
  聽到鄧壬森的話,聖霜真帝不由仔細地看著李七夜眉心處的烙印,作為一尊真帝,而且是聖光普照,那怕她是真帝氣息收斂,不以真帝氣息鎮壓別人。
  但是,在她的目光如此注視之下,換作是其他人,隻怕早就難於承受,或者早就伏拜於地,但,這對於李七夜絲毫影響都沒有。
  “什麼罪族烙印,見識短淺。”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這隻不過是意外之傷而已。”
  “你”鄧壬森可是一個有地位的人,被李七夜這樣一頂撞,頓時臉色難看,如果不是聖霜真帝在這,他早就發作了。
  “閣下眉心處的烙印,可否認我一觀。”聖霜真帝徐徐地說道。
  作為一尊無敵真帝,她的話十分有份量,換其他人完全無法抗拒,就算她不以真帝之威鎮壓人,就但她不以無敵的氣勢威懾人心,很多人一聽到她這話,都無能抵抗。
  “又有何不可。”李七夜渾然不在意,笑了一下。
  聖霜真帝手指輕輕地一拈,在她指尖閃爍著一縷的聖光,這一縷聖光跳躍著,這樣的一縷聖光好像是有生命一樣,似乎如同是聖光精靈。
  這個時候,聖霜真帝手指輕輕一點,這一縷聖光輕輕點在了李七夜眉心處,她也沒有惡意,隻是想試一下李七夜眉心處這個烙印而已。
  “啵”的一聲響起,當她這一縷聖光點在了李七夜眉心處,它一下子消散,而似乎受到很強大的力量所碾散一樣。
  “你身上有黑暗氣息。”聖霜真帝一下子感受到了一種黑暗,不由驚訝。
  “不會錯了,他就是出身於罪族,他就是來自於黑暗的生靈,我們應該把他抓起來。”那個身上騰著光明的青年大叫一聲,這個青年叫做路世茂。
  這個時候,這群人都嚇得不輕,有人甚至一下子拔出了長劍,對李七夜露出了殺機了。
  連聖霜真帝都說李七夜身上有黑暗氣息了,那就絕對假不了了。
  李七夜眉心的烙印乃是黑暗之眼所留下來的,試想一下,它能沒有黑暗氣息嗎?這樣的黑氣力量對於李七夜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也就留個傷疤而已,隻需要一點時間,它就會消散而去。
  而對於別人來言,這樣的黑暗力量,那是十分強大的力量。
  “果真是罪族。”鄧壬森雙目一厲,冷冷地盯著李七夜,神態間就已經對李七夜不善了。
  “荒山野嶺,鬼物出沒,誰敢保身上不沾點黑暗氣息。”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有點黑暗氣息的就是罪族呀,這未免太愚蠢了吧。”
  “你”被李七夜如此挑釁,鄧壬森頓時雙目一厲,露出殺機。
  李七夜懶得理會他,隻是看著聖霜真帝,對於他而言,聖霜真帝這級別的真帝那還有點意思。
  “閣下是從荒野麵出來的?”聖霜真帝不由遠眺了一下荒野深處。
  “進去找點東西,那已經是一片魔土。”李七夜聳了聳肩,完全是無所謂的態度。
  “荒野已經成了凶地。”聖霜真帝收回目光,看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若是閣下沒什麼急事,切莫離開為好。”
  “哦,你想留我?”李七夜笑著看聖霜真帝。
  “光明聖院,除了洗罪城之外,其他地方都是聖光普照,每一寸道土,都是聖光彌漫,神聖的力量無處不在。”聖霜真帝說道:“閣下一定是在荒野麵沾到了黑暗,如果你貿然離開,隻怕會被聖光鎮壓,到時候,對於閣下來說,那是一場苦難。若閣下願意,先留洗罪城也不錯。”
  “陛下仁慈寬厚。”聽到聖霜真帝這樣的話,這群男女都紛紛佩服,敬仰無比。
  “洗罪城。”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說道:“反正我是流浪八方,逗留洗罪城又有何妨。”
  當然,對於李七夜而言,他不急著離開,留於哪都無所謂,反而,對於洗罪城,他有深厚的興趣。
  “院長大人,洗罪院可以收留吧。”聖霜真帝對中年漢子說道,他就是洗罪院的院長。
  “無妨,洗罪院新學期也開始,正欲招新生。”中年漢子忙是說道。
  “閣下就錙於洗罪院吧,洗罪院也有聖光之力,不過它更柔和,你留於洗罪院,既然是消散身上所沾的黑暗氣息,也可以慢慢去適應聖光之力,這比一下子踏入光明聖院好很多。”聖霜真帝對李七夜說道。
  “又有何妨。”李七夜完全不在意,笑了一下,說道:“有時間,記得來洗罪院來看我。”
  “放肆”李七夜這樣輕佻的話,頓時讓這群男女大怒,不少人怒視李七夜。
  s:祝大家周末快樂,還有月票的同學,請投一下了,萬分感謝。
  

Snap Time:2018-11-20 23:58:59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