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864章 罪族

  這個老人,一直盯著李七夜的眉心烙印,就在他們雙方擦肩而過的時候,這個老人雙目一亮,瞬間綻放了寒光。±雜誌蟲±
  “罪族!”最後,這個老人停下了腳步,望著李七夜的目光一下子綻放了寒意。
  當這個老人一停下腳步,他們一群人也隨之停了下來,涮涮涮的,所有目光都同時落在李七夜身上,一開始,他們中還有很多人沒去留意李七夜這麼一個普通的人呢。
  “前輩,罪族,什麼是罪族?”有年輕的弟子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稱呼,不由奇怪,也多打量了李七夜幾眼。
  “罪族,聽說是被放逐的種族,傳言說,該族的先祖是十惡不赦,就算是我們光明聖院的始祖也渡化不了他,所以才會把他驅逐。他們的後代,就被稱之為罪族。”有一個中年漢子徐徐地說道。
  這個中年漢子天庭飽滿,神態莊正,他此時也不由仔仔細細地打量著李七夜,看不出他有哪些地方是邪惡的。
  “前輩,你確定這位小兄弟是出身於罪族。”這位中年漢子問道。
  “沒錯,的確是罪族。”這個老人盯著李七夜好一會兒,他的目光盯著李七夜眉心處的烙印,徐徐地說道:“以古籍記載,罪族眉心有一個烙印,他眉心中的烙印與書中描述是一模一樣,所以,老夫可以肯定,他是出身於罪族。”
  “什麼罪族不罪族,我沒聽過。”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這個烙印隻不過是意外之傷而已,並非是什麼罪族的烙印。”
  “你狡辯也沒有用。”這個老人目光一凝,徐徐地說道:“當年始祖把罪族驅逐到了洗罪城,就是希望他們和他們的後代能洗心革麵,重新為人。隻不過,後來罪族消失了,有人說他們深入荒野,再也沒有現世於人間。現在看來,你們罪族,的確是遁入了荒野,隻不過,並不是消失了!”
  聽到老人這樣的話,一時之間,他們一群人都不由緊緊地盯著李七夜,而且在這個時候,他們的目光中對於李七夜多多少少都些敵意。
  畢竟,他們中不少是出身於光明聖院,如果說李七夜是出身於罪族,這樣的一個種族,是他們光明聖院所嫌棄驅逐的種族,在使得在他們骨子麵就把李七夜當作敵人了。
  “聽說罪族先祖,都是十惡不赦之人,心生黑暗,甚至是來自於黑暗的魔王,隻怕罪族的後代,都是心生黑暗,屬於黑暗中的人吧。”有一個年紀比較大的青年知道一些罪族的傳聞,就說道。
  “來自於黑暗”聽到這樣的話,頓時讓這群人中的不少年輕人後退了一步,他們盯著李七夜的目光就更加不友善了,敵意更加的明顯了。
  “膚淺。”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就算我祖先是罪族,難道我就是壞人不成?”
  “哼,那可不好說。”有一位身上騰著光明的人,冷聲地說道:“狗是改不了吃屎的,祖先是十惡不赦之人,後輩隻怕也好不到哪去。”
  “罪族,很久沒出現過了。”那位老人神態謹慎,盯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今日罪族出現在這,的確是讓人有些意外。而且,近日,荒野之內發生了異變,有黑暗騰起,聽聞是魔化大地,這麵或許有關聯都不一定。”
  “說不定就是他們罪族搞得鬼。”立即有人把這樣的事情懷疑到了李七夜身上,大叫一聲。
  在這個時候,他們中已經有人向李七夜圍過來了,緩緩拔出了兵器,頗有對李七夜不利之勢。
  “你們想幹什麼?”李七夜看了一眼緩緩圍過來的他們。
  “說,是不是你們罪族搞得鬼?”把李七夜圍住的人群中,一個青年冷喝一聲,冷聲地說道:“你們罪族是不是想對我們光明聖院不利,或者你們祖先對於當年被驅逐懷恨於心,所以想卷土重來。”
  “你們想象力太豐富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徐徐地說道:“你們有這麼豐富的想象力,不跑去說書,去來修練,那實在是浪費天賦了。”
  “休得左右他言。”那個身上騰著光明的青年雙目一厲,冷聲地說道:“速速招來,否則,讓你好看。”
  “前輩,這是否屬實。”那個天庭飽滿的中年漢子不是很肯定,多看了李七夜幾眼,在他看來,李七夜這麼一個普通的人,不可能搞出什麼大陰謀的人,更不可能與黑暗有關的人物。
  “一切小心為好。”這個老人徐徐地說道:“有人進入了荒野,帶回消息說,麵的情況比想象中還要嚴重,黑暗肆虐,隻怕有不祥。”
  中年漢子多看了李七夜一眼,徐徐地說道:“那該如何是好?”
  畢竟李七夜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就算他是出身於罪族,他們也不能平白地冤枉李七夜,或者說把李七夜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我們光明聖院乃是光明普照,驅除黑暗,這等出身於黑暗的人,該當是殺無赦。”那個身上騰著光明的青年按著劍柄,雙目露出了冷光,殺意騰騰。
  這個青年的話說這群不少年輕男女相視了一眼,一下子說要殺李七夜,這樣的決定,還是有些突然了,不過,他們在神態之間對於李七夜多多少少都有些敵意。
  雖然在此之前他們並沒有見過罪族,李七夜也與他們無怨無仇,但是,聽到罪族的曆史之後,這就讓他們在潛意識下把李七夜視為壞人,視為心生黑暗的人,對他有了偏見。
  “這就是你們的光明嗎?”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笑著說道:“不問青紅皂白,就想殺人,似乎和你們道不同的人,都該殺無赦。”
  “哼,休得在這妖言惑眾。”這個身上騰著光明的青年雙目露出殺機,冷聲地說道:“非我族者,其心必異。心生黑暗,必為害一方,殺之,永除後患!”
  “光明聖院的學生,也不過如此。”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搖了搖頭。
  “不知死活的東西,敢辱我們光明聖院,更是罪該萬死!”這個青年“鐺”的一聲,拔出了長劍,殺意一厲。
  “不可輕舉妄動。”在這個時候,這位中年漢子喝止了這個青年。
  這個青年不服氣,但也隻好劍指著李七夜,但他神態不善,若是有機會,他一定會出手殺了李七夜的。
  “前輩,你認為如何呢?”中年漢子看著老人。
  老人盯著李七夜,片刻,徐徐地說道:“你可是從荒野中來?你具體是來自於哪?族中長輩都有哪些人?”
  “可惜,我現在沒興趣回答你。”李七夜搖了搖頭。
  “哼”對於李七夜這樣的態度,這位老人頓時冷哼了一聲,毫無疑問,他是心生不滿,隻不過是自矜於身份,沒有與李七夜一般計較而已。
  “讓我好好收拾他,看他招不招,在我手中,他會老老實實地一五一十全部說出來的。”那個身上騰著光明的青年立即摩拳擦掌,殺意騰騰。
  “發生什麼事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起,猶如天籟一樣,一聽到這樣的聲音,頓時讓人有著心神搖曳的感覺。
  人未見,先聽其聲,這已經讓人心神搖拽了,當人還未到的時候,光明已經普照了。
  在這個時候,隻見光明如同流水一樣,流淌而至,無聲無息,光明灑落的時候,地麵上好像是鋪上了一層白雪。
  這樣的光明普照而至的時候,除了光明中的溫暖之外,還有著一縷清洌的氣息,這清洌的氣息,細細感受,就好像是從冰天雪地中吹來的暖風一樣,能讓人頭腦一清醒。
  光明灑落,在這個時候,一個女子出現在了所有人眼前,當這個女子出現的時候,這群人都紛紛大拜,神態間無比恭敬。
  這個女子看起來很年輕,看模樣是二十多歲的光景,長得很美麗,高挑的身材,落雁沉魚的美貌,一身雪白的衣裳,更襯托得她一塵不落了,更迷人的是她一頭雪白秀發披於肩上,這讓她看起來猶如從冰天雪地中走出來的公主一樣。
  但,當這個女子站在那的時候,讓人注意到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聖光。
  這個女子身上散發出了神聖的光明,不論她往哪一站,都是光明普照,而且背後生有光翼,隨著光翼輕輕扇動的時候,光明如同無數的光粒子一般灑落而下,淨化著天地,驅散著一切的黑暗。
  一個不僅僅長得美麗動人的少女,更是一位光明普照,神聖不可侵犯的女子。
  當這個女子出現的時候,讓這群人都不由為之仰視,不論男女。
  而這個女子身後跟隨著不少的青年少女,一看就知道是一方俊傑。
  “陛下”這群人見到這個少女,都紛紛大拜,神態恭敬,也有不少男女為之仰幕的。
  這個少女乃是光明普照,但是,再仔細感受一下,就能感受到她身上那彌漫不散的真帝氣息。
  毫無疑問,這個少女竟然是一位真帝,隻不過,她的真帝氣息收斂而已。
  

Snap Time:2018-11-19 00:23:26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