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863章 光明聖院

  李七夜行走在荒野之中,一步又一步往外而行,雖然說這是一片荒野,如果換作是凡人而行,那怕他們在這荒野中行走一輩子,都沒有多少的感受。雜♀誌♀蟲
  但,李七夜不一樣,他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他行走在這荒野之中的時候,有著十分清晰的感覺,他能感覺到天地八方光明之力向荒野湧來,向荒野的深處蜂湧而去。
  毫無疑問,這光明之力正是光明聖院的底蘊,在地下有著無數的聖光在流淌著,它們全部都湧向了荒野深處。
  不論是光明之力,還是聖光,它們湧入荒野之中,就是為了淨化荒野之中的黑暗力量,這是光明聖院的自我淨化,也是道統的自我保護能力。
  而且,光明聖院這樣的一個道統,與其他的道統完全不一樣,整個光明聖院的道統,那是光明普照,普渡眾生,整個光明聖院的每一寸土地,你都能感受到那種聖潔的力量,你會感覺自己就是沐浴在聖光之中,這樣的聖光可以洗盡自己的罪惡,淨化自己的心靈。
  也正是因為如此,當黑暗墜入了光明聖院的土地之時,那怕沒有任何人去掌禦或催動著這光明的力量,但,道統本身就會噴湧出聖光,去淨化黑暗。
  光明與黑暗勢不兩立,所以,當黑暗墜入了這個道統的荒野之中,那怕這是人煙罕至,見不到光明渡照的景象,但,道統底蘊中的光明力量依然會第一時間噴湧出聖光,去淨化著魔化大地的黑暗力量。
  “這個老頭,的確了不得,光明達到了如此境界,的確可以和聖人相比。”感受到地下那純粹無比的光明力量,李七夜也不由點頭讚了一聲。
  李七夜口中的聖人,指的就是在十三洲的時候,遠荒的聖人,他最終與輪回荒祖一戰的時候犧牲了自己。
  說起光明聖院,那也是十分有意思的道統,因為它本身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道統,更準確來說,它是一個學院式的道統。
  而光明聖院這個道統的始祖,他就是一個更有意思的始祖了,光明聖院的始祖叫遠荒聖人。
  如果說仙魔道統的始祖長生老人,他一生執著於輪回,探索長生;那麼,光明聖院的始祖遠荒聖人,他就是一生執著於光明。
  遠荒聖人,他曾被人列入了三仙界的十大始祖之一,他一生光明普照,普通眾生,那不知道讓多少的始祖,多少的後人為之感歎。
  所以,在三仙界的千百萬年以來,很多人提起遠荒聖人的時候,都不由肅然起敬,因為他代表著光明,代表著仁慈,代表著博愛。
  有人傳說,遠荒聖人還在三仙界的時候,不論他往哪一站,都是光明普照,他的光明照亮了三仙界的每一個角落,讓黑暗無處遁形。
  也正是因為遠荒聖人如此的光明普照,這使得在遠荒聖人的那一個時代,整個三仙界十分的安寧,恩怨仇恨是少了很多很多,道統之間、門派之間、修士之間的搏鬥拚殺,也是少了很多很多。
  甚至曾經有十惡不赦的壞人,最後在遠荒聖人的光明普照之下,都皈依光明,最後洗心革麵,踏踏實實地做一個好人。
  所以說,在遠荒聖人那樣的一個年代,光明普照,普渡眾生,在那樣的一個時代,是一個痛苦惡疾最少的一個時代。
  也正是因為如此,在那樣的一個時代,光明聖院鼎盛到不可想象,有著億萬子民歸依光明聖院,而且其中不乏一方無敵之輩,他們都願意皈依光明聖院。
  也正是因為遠荒聖人一生光明普照,在後世有人稱他為是最了不起的始祖,所以在後世很多人提起遠荒聖人,都不由肅然起敬,在很多人心麵,遠荒聖人是最值得世人尊敬的始祖。
  他是一個慈悲、憫憐、光明、博愛的始祖,可以說,在這一方麵,沒有哪一位始祖能與之相比。
  也正是因為遠荒聖人創建了光明聖院這樣的一個道統,這也使得光明在這個道統中一直傳承下去,光明一直普照著這片大地。
  光明聖院,其實它不是一個學院,它僅僅是這個道統的統稱,準確地表敘,這個道統叫光明聖院,而不是某一個學院叫光明聖院。
  事實上,在光明聖院之中,在這片廣袤無比的大地之上,擁有的學院千萬座,多如牛毛,甚至可以說,在光明聖院這樣的一個地方,誰都可以建一個學院,沒有什麼硬性的要求。
  隻要你有建學院的地方,或者你有一間房子,你都可以建一個學院,問題是,你要有學生才行,要有人願意跟你修練才行。
  光明聖院,雖然說學院千萬家,真正威震天下,名揚仙統界的是有四座學院,這四座學院分別是:曙光東部、離明南部、聖陀西部以及北院。
  這四座學院是光明聖院最大最強也是學生最多的學院,在後世,也有人說,這個道統被稱之為光明學院,那是取這四個學院名字中的一個字,最後拚湊成了“光明學院”這樣的一個稱呼。
  在光明學院,學生無數,除了這個道統中土生土長的學生之外,還有不少的學生是來自於光明學院之外的其他道統,甚至有些道統的掌權人都曾經來過光明學院入讀悟道過。
  也正是因為如此,光明學院曾經出過很多的真帝、始祖,當然,這些真帝、始祖也不完全是光明學院的學生,但是,他們和光明學院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比如說,王陽明,也就是陽明始祖,陽明教始祖,就是畢業於光明學院,而且王陽明是光明學院土生土長的學生。
  像藥仙、蟠龍、開天刀祖這樣的始祖,在他們成為始祖之後,都曾經在光明學院修道參悟過,他們甚至在外麵自稱是光明學院的半個學生。
  就如驚豔無雙的重華真帝,也是畢業於光明學院。
  可以說,在光明聖院,千百萬年以來,走出的真帝、始祖,那是眾多。
  而且,在光明聖院的很多學院,特別是四大學院,絕大多數的功法秘笈都是允許學院參悟修練的。
  這一點,是十分的難能可貴,要知道,這些功法秘笈有不少是光明學院始祖遠荒聖人所留下來的,它的價值是可想而知了。
  換作是其他的道統,擁有著這樣的功法秘笈,珍藏起來都還來不及,連自己宗門內的普通弟子修士強不到,又怎麼能給外人修練呢。
  光明聖院這樣的做法,聽說是傳承於遠荒聖人的旨意,符合遠荒聖人普渡眾生的理念。
  也正是因為如此,有很多道統的絕世天才,都會被他們的長輩送到光明聖院來修行,這除了可以修練光明聖院的一些功法秘笈之外,更重要的是,不少長輩把門下弟子送到光明聖院來,那是想打磨他們的道心。
  對於光明聖院的底細,李七夜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對於遠荒聖人的真身,李七夜心麵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遠荒聖人,的確是光明普照。”行走在荒野的時候,那怕這已經是人煙罕至的地方了,依然是光明力量無處不在,這讓李七夜感慨不已,說道:“就算是別人眼中十惡不赦的惡魔,也曾經有過光明。”
  李七夜慢慢而行,如同苦修一樣,而在他的磨滅之下,無上恐怖也是一天比一天虛弱了,隻要再繼續下去,無上恐怖遲早有一天被他徹底的磨滅。
  李七夜在這荒野之中,沒日沒夜地行走著,終於走出了荒野,來到了荒野邊沿了,行走到這荒野邊沿,也總算是看到了一些人煙了。
  當李七夜邁出這片荒野的邊沿之時,立即遇到了一群人,這一群人看模樣是想進入荒野的。
  “你怎麼一個人來到這荒野之地了,不怕被野獸吃掉嗎?”這群人迎麵而來,見到李七夜,有人倒有幾分熱情打了一聲招呼。
  這一群人中,有老有少,看模樣,是某個學院或某幾個學院的老師和學生,他們各式各樣的都有,而且的人身上還騰起了淡淡的光明,似乎聖光無時不無刻不籠罩在他們身上一樣。
  其實,有時候,在光明聖院很容易分辨是不是土生土長的人,在光明聖院土生土長的人,都有著幾分的虔誠。
  “這片荒野,乃是凶地,野獸出沒,你一個人,還是速離開。”有一位老師看了李七夜一眼,提醒一聲,也算是好心。
  “我皮粗,隻怕野獸不吃。”李七夜笑了笑。
  事實上,對於李七夜這麼一位看起來普通無比的人,不管他是凡人,還是修士,都沒有多少人會去留意他。
  “聽說,荒野深處有異變,你還是速離開吧。”有一個身上騰著光明的學生,倒是好心,提醒李七夜。
  這就是光明聖院和一些地方不一樣的地方,在這,不少熱腸古道的人。
  “我也有這個打算。”李七夜笑了笑,往外走。
  就在李七夜與這群人擦肩而過的時候,其中一位身穿長袍,麵目蒼老的老人他目光一下子落在了李七夜的眉心上,看到李七夜眉心間的那個烙印。
  

Snap Time:2018-11-19 21:25:48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