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829章 四象神殺

  “鐺”的一聲刀鳴,響徹天地,穿透萬古。∪雜Ψ誌Ψ蟲∪
  神獸淩空,雙刀斬下,交錯而斬,在這瞬間,雙長璀璨,似乎一下子世間失明了一樣,整個世界隻剩下了這交錯直斬而下的雙刀。
  雙刀璀璨無比,那散發出來的光芒比百顆太陽的光芒還要熾熱、還要耀眼奪目。
  就在這那之間,交錯直斬而下的雙刀一下子消失了一樣,天空上留下了兩道天痕,這兩道天痕直降而下,以最無上、最神聖的力量瞬間從天而降,以鎮壓的姿態向李七夜鎮壓下去。
  這樣的天痕便是這兩把長刀所化,此時這兩道天痕降下,伴隨著的乃是至高無上的裁決力量,這樣的裁決力量一落下之時,似乎讓任何生靈都必須訇伏在地上認罪一樣。
  在這樣的裁決力量之下,不管你有多麼強大,似乎都必須引頸就戮,隻有等待著被砍下頭顱。
  天痕降下,無聲無息一般,在這那之間,所有人都感覺裁決的力量一下子釘在了自己的心髒上,一下子裁決了自己,道行淺的人在這那之間,不由“哇”的一聲噴了一口鮮血。
  “太強了,是神獸之魂的力量。”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這樣的裁決力量,都不由毛骨悚然,忍不住尖叫一聲。
  就在這一刻,“鐺”的一聲,隻見李七夜隨手一劍,一劍搠天,一劍直撩而上,一劍瞬間刺穿了天穹,一劍刺穿了萬域,一劍刺穿了亙古。
  所以,就在這瞬間,時間如同一下子停了下來一樣,大家都感覺,就在這一刻,本是流淌著的時光被李七夜一劍釘在了空中,再也無法流淌了。
  大家再定眼望去,隻見李七夜隨手搠天的一劍,已經是一劍刺穿了神獸的身體,鮮血沿著劍身緩緩地流淌下來。
  “喀嚓、喀嚓、喀嚓……”在這個時候,一陣陣碎裂之聲響起,緊接著,聽到“砰”的一聲傳來,荒莽原始的世界崩碎,整個四象凶陣碎裂。
  當整個四象凶陣碎裂之後,本是化作神象的鷹王他們都露出了真身,此時,隻見鷹王、陸行龍、血牙魔象、神甲狻猊、刀客豪豬,全部都被李七夜一劍刺穿了身體,鮮血從他們的傷口上緩緩地流淌下來。
  此時一切如同靜止一樣,如同定格了一樣,在這一劍之下,一切都被刺穿,一切都被釘殺在了那。
  隻見鷹王的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他甚至連李七夜這一劍都沒有看清楚,劍光一閃,便是被刺了一個透心涼,連慘叫都來不及,便一命嗚呼,直赴黃泉了。
  當李七夜抽回長劍的時候,聽到“砰、砰、砰”的聲音響起,鷹王他們那龐大的身體一一從空中跌落下來,在地上堆成了小山。
  在這一刻,時光又開始流淌起來,整個世界又恢複了原來的模樣。
  隻不過,此時此刻,在這卻多了無數的屍體,獸屍堆積如山,血流成河,整座行宮如同化作了修羅血獄。
  “荒獸壇完了。”看到這樣的一幕,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有強者好一會兒回過神來,不由打了一個冷顫,說道:“一天之內,便毀了鐵門壇、荒獸壇,再加上前麵被滅的焰旗壇,在短短的幾天之內,中域聖地接近一半的力量被滅,這一次中域聖地損失慘重,元氣大傷呀。”
  好一會兒之後,不少人回過神來,他們都不由麵麵相覷,在這一刻,他們雙目中都露出了恐懼,因為李七夜這實在是太強大了,實在是太恐怖了。
  “劍神,這才是真正的劍神,其他人與他樣比起來,那根本就不配用劍。”有不朽真神不得不驚歎一聲,讚歎不絕。
  對於這樣的稱謂,沒有人會反對,從始至終,第一凶人都是一劍無敵,不管是神門壇的百萬弟子,還是荒獸壇的千萬獸潮,第一凶人一斬出,便是一劍定乾坤,劍落下,便是大局已定。
  這樣的人不稱之為劍神,世間還有誰能稱之為劍神的?
  “中域聖地的那些老頭子再不出來,隻怕再也沒有人能擋得住他了,其他人就算殺出來,再多人也隻不過是送死而已,這必須是中域聖地的老祖出場才行。”有疆國的老祖神態凝重地說道。
  在此之前,中域聖女是想消耗李七夜的血氣和功力,用了人海戰術,現在看來,隻怕人海戰術對第一凶人是沒有效果,再多人殺上來,那也隻不過是自尋死路而已,白白送死。
  “咚、咚、咚。”在這一刻,行宮深處,響起了一陣沉重的鼓聲。
  本是出來迎戰的中域聖地各壇弟子,聽到這樣的鼓聲之後,如同潮水退走,退入了行宮深處。
  “中域聖女撤兵了,看來,是要王王相見了。”看到中域聖地的所有弟子都撤了回去,大家也看得出來,中域聖女將會與第一凶人麵對麵了。
  “今天,該要結束了。”此時李七夜用手帕緩緩地擦著長劍,然後笑了一下。
  陳信正推著輪椅緩緩前行,在這個時候,他心麵也踏實了,那怕前麵是龍潭虎穴,他雙腿也都不會發抖,也不會害怕。
  “中域聖女有怎麼樣的手段對抗?”看到這樣的一幕,有強者不由低咕了一聲。
  在此之前,多少人認為隻要中域聖女放手一搏,護山宗的師祖絕對不可能活著離開,但是,現在卻讓很多人改變了看法了,像護山宗師祖這麼強大的人,這已經不是中域聖女所能對抗的了。
  “隻有請老祖了。”有不朽真神臉色凝重,說道:“我所知,中域聖地還是有幾位十分強大的老祖,包括了千萬世不朽以及紀元不朽,實力是十分強大。”
  “的確強。”聽到這話,不少人心麵為之一凜,對於中域聖地來說,這些老祖才是整個傳承的頂梁柱。
  “一個老祖,或者不見得能打敗護山宗的師祖,但是,幾位老祖聯手,那就不一定了。畢竟強大如中域聖地,他們有著一套絕殺之術。”有對中域聖地了解的老祖神態鄭重地說道。
  “一場龍爭虎鬥要開始了,不管誰勝誰負,都會十分精彩。”此時,也有不少人抱著看熱鬧的心態,十分興奮,不由躍躍欲試。
  輪椅緩緩地推入了行宮深處,在行宮的台階之上,隻見寶座之上坐著一個女子,這個女子正是中域聖女,中域聖女居高臨下,氣勢逼人,有著鳳儀天下的姿態。
  雖然說,此時中域聖女臉色冷漠,但卻沒有害怕的神色,單憑這一點,也讓不少人心麵為之佩服。
  換作是自己,麵對第一凶人這麼恐怖的殺神,想到自己即將要與他生死相搏,隻怕已經是被嚇得雙腿發軟了。
  在行宮的大院之中,在左側高高調起李建坤他們六個人,此時李建坤他們六個人身上血跡斑斑,但至少是安然無恙。
  不過,此時在李建坤他們身旁已經站有六個漢子,他們都手抱著真火爐,隻需要中域聖女一場令下,他們就會把爐中的真火倒在李建坤他們身上,一下子把他們燒成灰。
  “我還是低估了你。”此時中域聖女冷冷地盯著李七夜,臉色冰冷,說話露出了殺氣,殺伐冷厲。
  “很多人都一直低估了我。”李七夜笑了一下,隨意,說道:“該結束了,你想要怎麼樣的一個死法?”?中域聖女臉色冰冷,雙目一厲,冷冷地說道:“你現在放下兵器還來得及,否則,我們立即把他們全部燒死!”
  話說完,她已經望向那六個漢子,隻需要她一點頭,這六個漢子就會一下子把李建坤他們燒死。
  “噗”的一聲響起,鮮血濺射,在中域聖女話一落下的時候,李七夜一劍掃過,六個頭顱高高飛起,鮮血噴湧,六個抱著真火爐的漢子瞬間被李七夜一劍斬殺。
  “好無聊,這樣幼稚的威脅手段,我都看不下去了。”李七夜隨手一劍就斬了抱真火爐的漢子,索然無味。
  “開”在這那之間,有不朽真神出手,一躍而出,大手一張,聽到“蓬”的一聲響起,他的真火傾瀉而下,向李建坤他們六個人籠罩而去,欲把李建坤他們燒成。
  “嗤”的一聲響起,真火還沒有燒到李建坤他們六個人的時候,鮮血狂噴,一個頭顱高高地飛起,緊接著聽到“砰”的一聲響起,無頭屍體重重地摔在地上。
  一尊不朽真神,瞬間被一劍斬殺,頭顱滾得很遠很遠,他雖然有所防備了,依然擋不住李七夜的一劍。
  “我們玩一個遊戲怎麼樣?”李七夜依然坐在輪椅之上,淡淡地笑著說道:“我讓我這丫頭去解繩索,如果在這個過程中……”
  “……你們隻需要傷到或者燒死他們七個人,我就讓你們活著離開。如果你們殺不過來,讓我這丫頭把人解救下來,那不好意思,你們都得死!”
  說到這,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笑著說道:“這也算是為這一場無聊的殺戮添增一點趣味。”
  

Snap Time:2018-11-16 13:58:40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