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761章 啟程

  將啟程,李七夜離開的時候,很少人知道,隻有柳初晴他們幾人來送行。v雜誌蟲v
  在離開之時,柳初晴一直看著李七夜,雙目不願意移動一下,她隻希望在最後的時刻能多看看李七夜,能再多看他幾眼。
  雖然柳初晴表現的很平靜,但是,氣氛中總是彌漫著不舍,有著離別之愁。
  李七夜心麵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別離,一直以來最讓人心麵沉甸甸的事情,不論是生死別離,還是一別永天涯,都是讓人心麵不好受。
  “回去吧,送君千,終需一別。”最後李七夜輕輕地摩挲著柳初晴的秀發,輕輕地說道。
  柳初晴芳心不由顫了一下,終於要別離了,在這個時候她芳心好像被撕了一下,在這恍然之間,就讓人感覺這一別就是永天涯,隻怕再也無法相見了。
  最後,柳初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不由伸手去緊緊地抱著李七夜,擁抱了甚久,最後她鬆開了雙手,後退了一步。
  在這個時候,眼前這個小姑娘變得是那麼的堅強,她秀目望著李七夜,雙目中柔情似水,但又是那麼的堅定。
  “願你馬到功成,所向披靡。”柳初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堅定地望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我在這,會等你歸來,一直等著你。”
  李七夜不由擁抱了一下柳初晴,在她的秀發上深深地一吻,最後輕輕地說道:“傻丫頭,回去吧,會的,我會活著歸來的,不論天地有多遙遠。”
  “我看著你離開。”最後柳初晴輕輕地說道,她很溫柔。
  比起其他的女人來,她沒有驚才絕豔,她也沒有絕世無雙,但是,那猶如賢妻一般,總是能讓人牽掛著心弦。
  李七夜最後深深地擁了柳初晴一下,輕輕點頭,徐徐地說道:“也好,別了,丫頭。”最後轉身離開,不再回頭。
  九凝真帝也與李七夜同行,消失在天宇之中。
  柳初晴看著李七夜遠去,一直目送他遠走,一直消失到天邊,那怕再也見不到李七夜的影子,她依然是呆呆地望著李七夜所消失的方向,一直站在那,眺望著遠方,猶如化作了雕像一樣。
  她一動不動地站在那,不知道什麼時候,淚水已經濕了她的臉頰,但是,她卻沒有哭出聲來,她不哭出聲來,她也不願意讓自己的愛郎聽到自己哭泣的聲音。
  “陛下,請起駕回去了。”在這個時候,毒鳳神姬輕輕地說道。
  柳初晴依然是靜靜地站在那,過了甚久之後,她這才輕輕地說道:“神姬,還能再見到他嗎?”
  毒鳳神姬沉默了一下,最後輕輕地說道:“會的,公子是一言九鼎之人,他日必定能凱旋歸來。”
  “我知道。”柳初晴在這個時候前所未有的堅強,輕輕點頭,說道:“我隻是擔心他,擔心他戰死在遠方……”?說到這,她身體不由顫了一下,不敢再說下去,她不敢再去想象,因為她怕這樣的事情真的要發生。
  雖然柳初晴她不知道自己的愛郎要去幹什麼,雖然她不知道他要追逐的是什麼東西,但是,她心麵能意識到,他未來將會麵臨著強大到無法想象的敵人。
  所以,這才是她心麵最擔心的事情,她相信他是說得到做得到,隻是她擔心未來有一天他將會戰死在遠方……
  想到這,柳初晴不敢再去想象,她不敢去再去展望。
  “陛下放心。”此時病君安慰地說道:“公子之強,舉世無匹,十三命宮,萬古唯一,舉世之間,已經無人能是公子之敵,相信公子,未來他必定能發凱旋歸來。”
  李七夜把他們五人留了下來,他們五人也忠心耿耿地跟隨著柳初晴。
  柳初晴默默地點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臉頰上的淚水已經幹了,她望著李七夜遠去的消息,不由輕輕地說道:“別了,我會等著你回來的,那怕是永遠。”
  最後,她才轉身離去。
  李七夜與九凝真帝一路遠行,他們一步一天地,速度之快,無法想象,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便跨越了帝統界,進入荒蕪的殘破之地,踏入了這一片天地之後,再也是看不到人煙,就是往來於這的修士強者那也是寥寥無幾。
  一路同行,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氣氛顯得有些壓抑,也顯得有些沉重。
  九凝真帝也能體會、理解這一種別離,因為她也曾經別離過,往往很多時候生死別離反而不是最讓人黯然神傷的別離,往往有時候永隔天涯,那才是讓人神傷的。
  “我也不喜歡回帝統界。”在這個時候,九凝真帝不由輕輕地感慨,說道:“往往,有些事,本已經以為忘記了,事實上,從來沒有忘記過,隻不過是把它埋了起來而已。”
  “有些事情,那怕是千百萬年過去,一個又一個時代過去,任你時間打磨,都是無法把它磨滅,隻不過,自己把它埋得更深而已,埋得讓自己看不到而已。”說到這,九凝真帝也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作為一代驚豔無雙的真帝,她也經曆過無數的風浪,在這一條道路上,也曾經有過很多的事情,隻有經曆了無數的打磨,經曆了歲月的洗禮,這才會讓她走得更遠。
  “人生間,悲歡離合,那是常見。”李七夜輕輕點頭,徐徐地說道:“在一些站在巔峰上的存在看來,人世間的悲歡離合、兒女情深,那是十分的可笑。又不知,他們自己才是真正可笑的存在。當沒有自己所愛的人、愛自己的人,當世間沒有什麼再值得你去牽掛、值得你去守護的時候,心已死,隻是大道未枯而已。”
  “站在巔峰之上,當沒有愛的能力之時,往往便墜入魔道。”李七夜望著遙遠的地方,徐徐地說道:“世人,皆如蟻螻,滅世,那又算得了什麼呢,守護萬世,與自己又有什麼關係呢?大世生死,皆不在心,所以當你吞噬世界、毀滅大世的時候,你會毫不猶豫,在這個時候,你心中隻有自己。”
  “太上忘情。”九凝真帝也不由讚同這樣的一句話,輕輕地點頭,說道:“太上所忘的,隻是個人私情而已。”
  “太上,也不一定忘了個人私情,隻是世人皆離去,獨留自己。”李七夜輕輕地說道:“所以,唯有自己獨行而已。”
  九凝真帝不由沉默了一下,達到了他們這樣境界的存在,的確是經曆了太多。隨著自己走得越來越遠,身邊的一個個親人、一個個朋友、一個個自己所愛的人、一個個愛著自己的人……他們都紛紛老死,都紛紛消失在這時間長河之中,最後隻剩下自己一個人繼續獨行。
  所以,在世間才會有了這麼一句話太上忘情。
  事實上,太上,又何曾忘情,隻不過世人皆遠離,唯有自己獨行。
  但是,太上獨行,那是為了更大的守望,他不在乎個人的生死,不在乎宗門存滅,他所守望的是這個世界,三千世界的廣袤疆土。
  “太上也好,黑暗也罷,那隻不過是在那一念之間而已。”李七夜徐徐地說道。
  “世間,終有道兄所念。”九凝真帝明白,她輕輕地說道:“道兄依然獨自前行,那隻是放下自我,守望天地。”
  “你說得這種東西太高尚了。”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行走了這麼久,他也終於露出了笑容。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世間萬事,順手而為,我隻是做自己而已,去探討自己而已,隻想知道自己未來的模樣,至於其他,都隻不過是隨手而為。救世者也好,守望世界也罷,這都不是我去想的事情。”
  “叩道問佛,所問道的隻是佛,但所得神通,那也是佛道隨之誕生而已。”九凝真帝徐徐地說道:“本心成佛,神通自在,這便是道兄的境界。這已經非我輩所能企及,我輩也隻不過是苦苦掙紮而已,還遠未達到這樣的高度。”
  “大世前行,隻要心存一念,未來你也能做得更好。”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沒有誰一生下來便淩絕萬世,便通達萬古,隻有經曆了無限的打磨,才會成就大圓滿。”
  “但願如此吧。”九凝真帝輕輕點頭,目光深邃,神態堅定。
  “你打算從何處上去?”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問道。
  “走古道。”九凝真帝徐徐地說道:“我知道,在荒蕪廢棄之地有古道可行,通達仙統界,我們從那上去。”
  通往仙統界,方法不僅僅隻有一二種,其中最常見的方法便是強行登臨仙統界。
  當然,不論是李七夜還是九凝真帝,都有這個實力,他們都能強行登臨仙統界。
  隻不過,這種方法更麻煩,需要更充足的準備,所以他們並不強行登臨仙統界。
  更何況,強行登臨仙統界,也會伴隨著不小的風險,雖然說風險出現的機率是比較底,但是,風險一旦出現,輕則重傷,重則身死道消。
  然而,走古道相對安全,也更加容易。
  

Snap Time:2018-11-15 12:12:42  ExecTime:0.123